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94 同意餐廳

霍華德-康納是和華利益的代言人。陸景搖搖頭,“下次吧。我一會去和華醫院和楊晚婷道別,明天早上的飛機去紐約。”
  陳笑哦了一聲,微微頷首。
  蘇曉玉秀美的小臉化著精致的妝容,顯得清純亮麗,問道:“陸景,和華在新加坡的事情我一直關注著。第四石油新加坡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50%的股權過高,會不會引起西方的敵視?”
  陳笑好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助理。
  陸景溫和的笑道:“曉玉,就算股份不高,一樣的會被西方敵視。沃倫財團就是這個態度。不過,他們暫時沒有實力、機會來管我們的事情。總之,咬牙頂住。反正,和華過段時間就要把手里的股權重新賣給第四石油。到時候就是國內和西方的角力。我們抽身而退。”
  說著話,旖旎的午餐進行著,一頓飯下來,三人喝了兩瓶紅酒。陸景坐車送陳笑、蘇曉玉回別墅午休。lidor海邊別墅區是提供給和華高管休假的度假別墅。午后的別墅區中十分寂靜。陳笑和蘇曉玉兩人住在一起。
  車停在陳笑的別墅是30號別墅前。三層樓的歐式小別墅,白木柵欄,尖聳的褐紅色屋頂,青綠草坪,充滿異國情調。
  進屋換了拖鞋,陳笑半(醉半撒嬌的抱著陸景的手臂,尖尖的雪-乳壓在陸景手臂上。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彈軟。陸景溫柔了摸了摸她精致的小臉。對身后牽著他襯衣角的蘇曉玉道:“曉玉,你先坐一會。我先扶笑笑上樓。”
  到別墅里,陸景當著蘇曉玉的面也沒怎么顧忌。輕輕的撫著陳笑綢緞連衣裙下渾圓緊致的小臀,將她打橫抱起來。陳笑啊的驚呼一聲。小臉變得緋紅,嬌羞卷縮在陸景懷里。
  她沒醉呢。心里甜蜜又羞澀。她在景和、景華、和華擔任多年的領導職位,酒量早練出來。被說三個人分兩瓶紅酒,她一個人喝下去都不會醉。
  “笑笑,先午休了。我去一趟醫院和晚婷道別就回來。”
  “嗯。”陳笑乖巧的在陸景懷里應著。全然沒有指揮wts礦業公司這樣的礦業巨頭的陳總風范。
  蘇曉玉羨慕的看著被陸景抱上樓的陳笑,沮喪的揉揉臉,為了和陸景這頓午飯,她打扮了一個多小時,可是,陸景都不肯多看她幾眼呢。微微的倚在沙發上。心里忽而又有些期待一會陸景抱她上樓的繾綣溫馨。
  十幾分鐘后,陸景才下樓,脖子上還有一個女人的發絲。蘇曉玉一看就知道陸景肯定和陳總接吻了。扶著走到她面前的陸景的左手,踮起腳尖,將陸景脖子上的發絲拿掉,明眸婉轉的看了陸景一眼,柔聲道:“給你的楊同學看到了,你追她的計劃可就泡湯了。”
  陸景苦笑道:“曉玉,這點事。你們都知道了啊?”伸手扶著蘇曉玉的香肩。打量著她。他有一年多沒有見過蘇曉玉了。1米56,嬌小玲瓏的蘇曉玉娟秀婉約,身材很是有料,前凸后翹。性感的黑色緊身連體裙下雪白的美腿修長動人。
  蘇曉玉微微仰頭看著陸景,笑道:“這你瞞得了誰啊?墨靜雯的家事都沒見你管,楊晚婷一毀容你就憤怒的拍桌子。”她在漢城那段時間和墨靜雯、徐詠碧的關系很不錯。
  陸景笑了笑。“曉玉,我這會打算先去給晚婷道別。再回來睡午覺,其實是準備和晚婷好好談談。”
  在珀斯這十幾天和紅顏們一起度假。他的心十分放松、愉悅。和大家也談了很多。
  自己喜歡美女,對女孩子有好感,有關心的女孩子的舉動都沒什么。可如果女孩子不接受他的感情的時候,他最好還是要克制一下。不然這輩子光情債他就還不完。
  用紫琪笑他的話說:你小心微草島的房間不夠住了。
  聽得出陸景的話里有放棄的意思,蘇曉玉微微有些吃驚,“陸景,我看楊晚婷對你不是沒有感覺,以你的水平,追她的話,她肯定會和你在一起。”
  陸景沒好氣的拍拍蘇曉玉豐潤的俏臀,“說的我跟禽-獸似的。”
  “哎喲——”蘇曉玉豐翹的酥胸都微微顫動著,單手背到身后捂著屁-股,緋媚的嗔了陸景一眼,又吃吃的笑起來,多情的明眸里有掩不住的情意流淌著。她很享受現在和陸景說話的狀態。
  其實,以前陸景也會和她開玩笑,只不過不開那種男女間曖-昧的玩笑。可是,她對陸景表白后,陸景在她面前就沒有那么灑脫了。今天或許是喝了酒,也或許是這段時間陸景心情不錯。總之,她很享受這份寫意、自如的感覺。
  這番魅-惑的美態,陸景哪里還忍得住。他和蘇曉玉早就坦誠相見過。還在她嘴里釋放過兩次。當即,輕輕的抱著蘇曉玉,低頭噙著她小巧可愛的耳垂。蘇曉玉頓時渾身一顫,在酥胸、俏臀給陸景握住揉捏之后,動情呻吟出聲,“啊…”
  陸景聞聲懸崖勒馬,長長的出口氣,聞著蘇曉玉身上的紫羅蘭香水味道,他剛才在樓上就差點沒把持住,“威脅”道:“小妮子,中午吃飯時的帳我還沒和你算,別惹我啊,小心我把你吃掉。”
  蘇曉玉哪里怕這個威脅,俏麗而婉約的看著陸景的眼睛,伸出手指在他心口輕輕的畫了個圈,“我才沒有惹你。陸景,我比你還要大一歲呢。不是小妮子。”
  陸景笑著吻了吻蘇曉玉的紅唇,蜻蜓點水的吻,無視蘇曉玉眼睛里泛起的幽怨,在她耳邊輕聲道:“曉玉,我去和晚婷道別,很快就回來。這身衣服別換了。等我回來睡午覺。”
  蘇曉玉“啊”了一聲,掩住嘴,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陸景一直都不肯接受她的感情,怎么今天突然答應下來了?
  陸景笑笑,灑然的坐車前往和華醫院,留下嬌小玲瓏、娟秀婉約的蘇美人在客廳里思緒萬千、春潮涌動、情難自己。
  …
  陸景的蘭博基尼座駕在珀斯的環線上風馳電掣。想明白日后的行事準則之后,他的心情很好。但求灑脫,不負美人。
  車到和華醫院正是下午2點許。陸景將車停在7層樓高的住院大樓前,蹭蹭的快步上樓。
  楊晚婷的第一次手術很成功,齊聚在和華醫院的全世界燒傷科醫生組成的專家組認為她被治愈的希望達到80%。
  宋雨綺、小明、明雪、靜雯、晚瑤她們幾個開車去了珀斯的沙漠中看風景。這會還沒有回來。她們回頭會去看晚婷。陸景單獨來看楊晚婷也正好是有些話想和她說。
  楊晚婷的病房在3樓。她手術后要精心護理皮膚,并不限制走動。陸景到病房時,楊晚婷正在和她媽媽在病房的茶幾處說話。“呀,陸景來了。”楊母忙站了起來,去衛生間里洗過手,拿一次性的杯子給陸景倒水。
  “阿姨,不用倒水,我來和晚婷道別的。我明天去美國。”陸景笑著對楊母說道。和楊母客氣了一番,陸景邀請晚婷到住院大樓下的花園里走走。
  楊晚婷遲疑了下,答應下來,換了粉色的條紋襯衣、卡其色的七分褲,跟著陸景下樓。
  看著女兒和陸景下樓的背影,楊母輕輕的搖頭,在陸景進門的瞬間,她就感覺到女兒的情緒變得好起來。可惜,陸景不是良配。他要是肯離婚另娶晚婷,她才會同意。
  和華醫院的住院大樓下是寬敞的四車道水泥馬路。馬路邊栽種著白楊、水杉等樹木。在午后的微風中沙沙的響著。
  和華醫院每天接待的病人數上限為20人。全然沒有國內醫院的喧鬧,安靜無比。陸景和楊晚婷在有著斑斕日光碎影的小石林間路上漫步著。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晚婷,你的手術效果很不錯啊。”陸景陪著楊晚婷慢步,看看楊晚婷粉色襯衣下的雪白如玉的脖子,沒有任何的瑕疵,笑著說道,“我明天去美國,你的下一次手術時,我不在珀斯了。”
  楊晚婷輕輕的抿了抿嘴,“哦。”她聽到陸景要離開珀斯,鬼使神差的同意陪著下來和陸景一起走走。可是,她心里還沒有想好怎么面對陸景啊!
  從那晚知道有被治愈的可能,已經為他失眠了好幾晚。但終究難以下和他談一場戀愛。
  陸景扭頭看著滿臉猶豫、苦惱的楊晚婷。她的身姿高挑,有著修長的美感。容顏清麗秀美。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微笑著道:“晚婷,不要苦惱了。我們說說別的話。你心中理想的男生是什么樣的?權當我做個采訪。”
  楊晚婷沉默了好一會,反問道:“陸景,你心中的理想女生是什么樣的?”
  陸景一下給問的愣住,“這…”。關寧、何夢瑤、衛婉儀、唐雨瑤、黃紫琪、李菲菲一張張容顏從腦子里飄過。
  陸景無奈的笑了笑,道:“給你問住了。換個問題吧。”
  楊晚婷禁不住莞爾,美麗的鵝蛋臉兒解凍開,淺淺的一笑,賞心悅目的笑容,想了想,緩緩的,輕聲道:“陸景,你是不是知道能夠治好我所以才喜歡我?”(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