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92 關小寧

陸景沉吟著,溫柔的撫摸著關寧的清純絕美的臉蛋。
  關寧被中央歌舞團的一名老藝術家收為關門弟子,04年下半年一直都是在江州、京城兩地跑。
  關寧的父親關海山在江口做電子元器件的生意。母親寧柔在京城生活。關寧則是在江州景華國際學校里面擔任校董、財務總監。她有會計師資格證。
  對寧阿姨要關寧會京城工作的要求陸景能理解。只是…
  關寧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握著陸景撫在她臉上的手,抿嘴笑著問道:“你不愿意我回京城?”
  陸景笑笑,“這哪里能講我不愿意啊。你去京城的話,我以后陪你的時間可能就少了。”
  他在京城的時候,晚上都和嬌妻婉儀膩在一起。除非是婉儀故意放縱他。他不會夜不歸宿。
  “可是我見你的次數卻多了啊。”關寧秋水似的眸子笑盈盈的看著陸景,寬慰著他。她知道她在陸景心中的份量。
  其實,她也不怎么想回京城。江州有她和陸景眾多沒好的記憶。只是,她無法辜負老師的期望,老師對二胡藝術的追求太執著。而且她媽也希望她能在身邊一起生活。好在,父母都知道她和陸景的事情,不會安排她相親,催她嫁人。
  陸景灑然的一笑,“好吧,我答應了。”他又怎么會拂關小寧的意思呢?
  “好--。”關寧清麗不可方物的絕世容顏露出嫣然的笑容,讓花園里姹紫嫣紅的鮮花在這一刻都失去了顏色。她知道陸景會答應她的。
  何夢瑤靜靜的坐在關寧身旁,聽著她和陸景說話。好友關寧要離開江州。她有些舍不得。只是,她平時工作忙碌。一年里到有兩三個月不在江州。欲言又止。
  陸景輕輕的握住何夢瑤的手,溫潤的一笑。他知道嬌羞深情的夢瑤想說什么。何夢瑤能從陸景的眼睛里讀出他在想什么。就像陸景能從她的眼睛里讀出她在想什么。嘴角抹出一縷清淺的笑意,清聲的道:“關寧,我以后去京城看你。”
  “好啊。”
  “關寧、夢瑤,你們倆坐好啊。我推你們蕩秋千。”陸景輕輕的推著秋千架,看著他心中鐘愛的兩個女孩在秋千架上蕩漾著。似乎很久沒有玩過小孩子的游戲了。
  悅耳的笑聲在空中灑落。
  “啊…,陸景,你推的太高了。我待會掉下來了。”
  “啊….”
  “說了讓你們抓緊的啊。放心吧,我今天早上讓人檢查過秋千架的。”陸景奔跑著將兩人推向了天空中,呼呼的出口氣。看著秋千架的大幅度的搖擺。關寧和夢瑤歡笑的神情映入眼簾。
  秋千慢悠悠的緩下來,兩個絕美的女孩在秋千上一起喁喁私語,神情放松而愜意。不時的看向陸景,輕輕一笑。
  花香、女孩兒的幽香、上午陽光溫暖的味道混合在了一起,令陸景深深的陶醉,真希望時光定格在這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關寧放在一旁的手機音樂響起來。曼妙悠揚的旋律飄蕩出來。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
  陸景將手機拿給關寧,關寧看看號碼,接了電話,“歌兒…。什么事呀?”
  “關寧姐,你和哥在一起吧?我們是晚上的飛機回京城嗎?”謝清歌問道。
  “是啊。等晚婷的手術完我們就去珀斯機場。”關寧輕笑著道,“怎么了。你們社里的領導催你回去上班嗎?”
  謝清歌俏皮的吐吐舌頭,道:“沒有呢。我和晚瑤、小明、清芷、明雪在逛街呢。清芷準備和我們一起走。她說直接回京城過年。不回香港上班了。”
  關寧明眸淺笑。無聲的對陸景道:“小芷賭氣了。”
  陸景笑著搖搖頭,手擁著關寧。何夢瑤。在珀斯度過十幾天的假期之后,大家都要陸續的返回。關寧、歌兒她們今晚回京城;紫琪、碧兒明天上午回江州…,她們約好錯開時間。
  …
  …
  楊晚婷的修復手術在緊鄰珀斯國際大學的和華醫院進行。這是和華自己的私人醫院。具有世界一流的設備。成立的主要目的是為和華的高管們服務。
  手術定在下午三點。寬敞、潔白的病房中,楊晚婷的父母看著正在和女兒說話的同學、同事,偷偷的抹眼淚。天可憐見,女兒還有被治愈的希望。不然,這輩子就算是毀了。
  他們前些天得到了通知,前天下午抵擋珀斯。
  楊晚婷穿著雪白的病服,帶一點局促的和陸景、關寧、丁靈、明雪、趙清芷、何夢明、謝清歌、董晚瑤說著話。她不太習慣人多的場合。
  好在明雪是調解氣氛的高手,她原來在云春當頭牌的時候,如何把握談話節奏對她來說是必修課。這讓楊晚婷感覺稍好了些。
  說說笑笑,時間過得飛快。穿著白色護士服的高挑白人女郎帶著迷人的微笑進來,“陸先生,時間到了。楊小姐需要做進入手術室的準備了。”
  陸景一直站在窗戶邊,看著楊晚婷和大家說話,這時點點頭,站起來,“好的。”眾人陸陸續續的從病房里離開。陸景微笑著鼓勵道:“晚婷,加油!”
  楊晚婷如若深潭般明澈的眼眸仿佛觸電了般,惶然的縮回去。她還不知道怎么面對陸景。出于禮貌,蚊子般的嗡了一聲。
  留在最后出房間的楊父、楊母悄然的對視一眼,搖搖頭。自家女兒,他們能不了解?這神態只怕是有些情意了。可惜,陸景不是良配啊。已婚不說,看他身邊這些漂亮的女孩,好幾個都不必女兒差。
  陸景一行人到醫院五樓的貴賓休息室里休息,等待手術結果。楊晚婷這次手術主要是修復脖子上、肩頭的皮膚。作為專家組對醫療方案的一個驗證。
  等到一周后的下一次手術,就是對左手上大面積燒傷皮膚的修復。最后一次手術是對她燒傷的皮膚處進行恢復性的修復,一勞永逸。
  窗外,夏季的陽光和熙,花壇里青綠的灌木叢中似乎帶著絲絲燥熱。陸景笑著摸摸趙清芷烏黑得如同綢緞般光滑的披肩長發,“小芷,剛才你挺活躍的啊。”
  小丫頭挺講義氣的。ek公司四大花旦以她為首。她剛才在安慰楊晚婷。
  “二哥,我煩死你了。”趙清芷身材窈窕,穿著水藍色的裙子,白皙的長腿、如玉的手臂露出,氣質清雅如詩。美麗的丹鳳眼對著陸景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我都長大了,你還老是摸我的頭。”
  陸景一喊她來珀斯度假,她立刻就答應。可是來了珀斯之后,她們都在珀斯里到處游玩,陸景卻和關寧姐們在微草島上恩愛。她心里煩死了。
  “小芷,我只聽說男人的頭和女人的腰不能摸,沒聽說女孩的頭不能摸啊。”陸景也不介意,笑呵呵的說道。眼神從趙清芷清雅絕倫的俏臉上下滑。
  酥胸挺拔,圓潤迷人的曲線展示著她的美麗。陸景心道:小丫頭真是張大了。
  “二哥,你真是個大色-狼,你眼睛看哪里呢?又占我便宜。”趙清芷郁悶的側身對著陸景,嬌嗔的捂著胸口。
  一屋子的女孩都笑起來,幾記白眼飛向陸景。這理解可真夠歪的。
  明雪掩嘴嬌笑。清芷說的是她的年紀長大了,陸景心里肯定是在想清芷的胸長大了。真色。不過,清芷都24歲了,這家伙不會現在才發現清芷已經是個大美人了吧?
  陸景哪里知道小芷這丫頭這么敏感,他眼神只是滑一下而已,他要是反問一句:哪里長大了?那才是調戲她。這時只能無語的道:“小芷,你穿著裙子,我能看到什么啊?啊…,那個,等晚婷的手術完,我帶你藍海島去騎馬。”陸景哄著小丫頭。
  藍海島、半月島是陸景購買的四座小島中用于開發旅游和酒店的島嶼。微草島和青葉島是他的私人莊園。
  趙清芷撅撅嘴,思考一會,道:“好吧。二哥,說話要算數啊。”
  董晚瑤和謝清歌禁不住笑起來。清芷對陸景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一哄就開心。要知道,她現在早不是高中時的小迷糊了,香港、京城多少青年才俊想“哄”她開心都沒轍呢。
  …
  …
  楊晚婷的手術很順利。從手術室出來時,臉上帶著一縷沉靜的微笑,額頭上的發絲粘了起來,在手術室里受了不少苦。
  陸景一行人默默的和她道別后,一起離開。在夕陽下,陸景帶著趙清芷、董晚瑤、謝清歌一起去藍海島騎馬,七點多才返回lidor海邊別墅區。
  大家陸續的要離開珀斯,再住在海島上不方便。
  送關寧、謝清歌、趙清芷上了飛機后,陸景又送丁靈上了飛往法蘭克福的飛機。從機場里出來,璀璨的燈光顯示著珀斯機場的繁華。返程的車中音樂舒緩,街道上的陰影倒過。陸景心里忽而有些空蕩蕩的。
  豪華商務車中,坐在陸景身旁的何夢瑤,清麗脫俗、明艷動人,輕輕的握住了陸景的手,聲若清簫的安慰道:“陸景…”(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