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8 悠閑的夜

新加坡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的酒吧是長方型布局,臨近新加坡河方向裝著落地玻璃,180度的觀景角度。夜雨中的新加坡城燈火點點,景色迷人。
  陸景和董冰坐在酒吧盡頭的吧臺處。“不要得寸進尺”這句話里有許多未盡的意味。
  陸景禁不住莞爾,舉起酒杯和董冰輕碰,笑著道:“董冰,我覺得我臉皮應該厚一點。沒準還有贏得佳人芳心的機會。”
  董冰笑靨如花的白了陸景一眼,“陸景,我承認你是個很出色的男生,和你相處也很愉快。但是,我不希望我們的關系過線。”董冰明快的一笑。將這番話說出來后,心里輕松了不少。她可不想和自己的閨蜜丁靈愛上同一個男人。那會讓她有偷竊感情的負罪感。
  董冰處事落落大方,坦承對陸景的好感,又劃下一條線。空氣里仿佛有她芬香的氣息。
  只是陸景并沒有放棄勸說,灑然的笑道:“董冰,珀斯又不是一座縣城,難道還沒有你我之間保持距離的空間嗎?小靈見到你會很開心。”
  董冰粉色的水晶高跟涼鞋作勢要踢陸景,嬌嗔道:“信不信我踢你?”
  “當然信。”陸景笑著略微側身。他現在可不敢讓董冰踢他,這妮子會真的用力踢的。
  董冰翹起嘴角,一縷明麗的笑容在她極具英倫風情的容顏上勾勒出,換了一個話題,“哦。陸景,問你一個問題。你在新加坡表現的太警覺了,你怎么知道三井會對我們竊聽?”
  前段時間每次進出麗都酒店都要檢查。比機場的安檢還嚴格。弄得她很難受。
  陸景小口的抿著紅酒說道:“我從晚婷在機場被毀容得出的結論。長井靜香要不是擁有竊聽的渠道,肯定會建議在晚婷身上做手腳。我都想知道夏如龍、長井靜香的頭寸分布,他們有怎么會不想知道和華的倉位情況?”
  “原來是這樣。”說起晚婷的事情,董冰感嘆著看了陸景一眼,揮手作別,瀟灑的離開吧臺處。
  陸景已經動用重金聘請了全世界的燒傷專家齊聚珀斯為晚婷診斷。治愈的機會不小。據宋雨綺說,初期花費了3000萬美元。再加上為了晚婷寧可毀掉自己的商業信譽,難怪晚婷會對他有感覺。
  不過,她對陸景只是欣賞。陸景不是她鐘意的男生。
  看著董冰窈窕的倩影,陸景微微一笑,心里泛起美好的情緒。董冰是個與眾不同的女生。突然間,他倒是有些明白,為什么前世里董冰會一直是單身。
  …
  1月7日,陸景視察過新加坡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之后,便帶著助理飛往珀斯和眾多紅顏一起度假。
  送行者眾多。計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新加坡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淡馬錫總裁、副總裁徐陽成、詹皓的兒子、沐清、符玉龍、李宏深、黃千兒、周明誠、計萍、新加坡的財經媒體等人。
  余樂和董冰在機場送別陸景之后,坐飛機回了香港。董冰是拒絕了陸景的邀請。余樂知道陸景是和他的女人一起度假。索性請假回香港陪女朋友寇小蠻。
  隨著和華的話事人陸景離開新加坡,和華財團在新加坡掀起的巨浪逐漸趨于平靜。新加坡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在清理之后重新對外預售。
  1月9日,新加坡石油公司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共同舉行簽字儀式,正式對外宣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持有其50%的股份。
  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財經媒體的熱議。顯然,第四石油公司邁出了成為全球航油領域領頭羊的堅實一步。警惕者有之,懷疑者有之。叫好者亦有之。
  據說第四石油的工作受到了上面的表揚。
  黃海。中心區新城大廈27層,華府傳媒的董事長辦公室中。聽到敲門聲。崔瀚放下手里的報紙,“請進。”
  全權負責華府傳媒事務的執行總裁路龍陪著一名年輕人走進來。臉上帶著幾許討好的笑容。崔瀚笑著站起來,迎了出來,“方少,你怎么有空來我這兒?”
  來得人是唐詩經的跟班方破虜。讓崔瀚為之動容的身份,卻是黃海市新任市長徐凱定的外甥。
  方破虜笑著拍拍崔瀚的肩膀,親熱的道:“你小子少來這一套。”他已經適應了他在黃海的圈子里地位上升。但是崔瀚作為有望繼承崔家的繼承人,他沒必要拿捏。
  兩人說笑著分賓主在待客沙發處坐下來。等路龍出去后,方破虜開門見山的道:“喏,崔瀚,我有點事情和你商量。是關于崔七月的事情。他現在在文舟?”
  崔瀚微怔,繼而嘿嘿一笑,他很清楚方破率和唐詩經的關系,道:“那怎么可能?九叔現在很不待見崔七月。崔七月在文舟哪里待的下去。他在黃海。”
  說著,又笑道:“方少,還有件事,你可能不太清楚。崔七月本來是想和交州張家的張靜云結婚。但是張靜云人在新加坡交流學習,死活不同意。哈哈,以前是崔七月看不上張靜云,現在風水輪流轉。張靜云看不上崔七月了。該啊!”
  “這話說的。啊哈,有點入我的心坎啊。”方破虜暢快的哈哈一笑,從茶幾上拿起火機,點了一支煙。他知道崔七月其實是喜歡詩經姐。可惜詩經姐不僅不喜歡他,還記著以前的恨事。
  心道:詩經姐真有點紅顏禍水的意思啊。一個虞文昌、一個崔七月。愛恨情仇吶。好在自己只能是喜歡詩經姐,沒有追求她的勇氣。
  方破虜吐出口煙圈,“崔瀚,崔七月在黃海就好辦了。我想找找他的麻煩。你有什么好建議?”他今天來就是與崔瀚合計的。話說的很直白。
  崔瀚對這件事早就有腹稿。六大世家里面的人都知道唐詩經要報復崔七月,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種。方破虜這明顯是沖鋒的“小弟”。說道:“方少,我聽說黃海政協鄭主席的孫子鄭鵬和崔七月有點過節?”
  方破虜眼睛頓時微微一亮,“有這事…”
  …
  位于浦寧區文化路的中天酒吧是黃海最有泡吧氛圍的酒吧。深受夜店一族的喜愛。
  崔七月開白色的保時捷緩緩的經過閃爍著霓虹的酒吧,淡雅幽靜的咖啡屋,停在了中天酒吧門外。片刻后,獨自進入酒吧,拿了一張酒臺喝著悶酒。
  酒吧人流熙熙攘攘,五顏六色的燈光絢麗。閃爍不息。崔七月郁悶的灌著酒。
  新加坡那邊的事情已經完結。他和高修平的資金除了給夏如龍鎖住了要幾個月之后才能拿回來以外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損失。高修平已經回到渝都經營海益汽車。
  但是,他的處境要艱難得多。他因為承認了指使人將ek公司的職員楊晚婷毀容很不得崔九叔歡心。現在更是連負責文舟晶圓廠的差事都被剝奪。
  而夏如龍的失敗,將他重新獲得崔家繼承人的地位的希望給掐滅了。
  這些天他獨自一人來中天酒吧喝著悶酒,順帶解決下生理需求。以他英俊的相貌,身材、豪車,這都不是問題。
  …
  中天酒吧的一角,莫少鋒和劉怡秋坐在一起,遠遠的打量著酒吧中鶴立雞群的崔七月。崔七月身上的氣質與常年廝混酒吧的男子完全不同。
  劉怡秋笑著問道:“少鋒,有事情要發生?”她不得不承認,崔七月是一個很有內涵的男子。
  “當然,今天有人通知我來看一場戲。”莫少鋒嘿嘿笑道。他現在在黃海的一些圈子內很吃得開。眼光癡迷的看著劉怡秋。
  劉怡秋個子修長窈窕,穿著紫色毛衣,黑色的打底褲,整個人曲線畢露。高聳的乳-峰像山峰一樣挺立,打底褲勾勒著渾圓的俏臀曲線,勾-引著男人的目光,美俏艷麗。
  劉怡秋雖然只是來幫他重建長陽射擊俱樂部,作為一個有戀姐情懷的男人,成熟的劉怡秋對他而言很有吸引力。
  “哦?”劉怡秋笑著看向莫少鋒,鉆石耳墜輕搖,很有女人韻味。
  莫少鋒禁不住吐了口口水,很想在她臉蛋上吻一口,又怕得罪這位,道:“秋姐,是崔瀚通知我的。絕對有好戲。”
  劉怡秋微微一笑,翹著手指,優雅的喝著酒,溫聲道:“少鋒,我還能不相信你?”她本來就是以色娛人,倒不介意和莫少鋒玩玩男女間的游戲。
  說話間,酒吧外突然進來一群人。“鄭少,鄭少”的打招呼聲不斷。進來的青年約莫二十多歲左右,穿著休閑衫,長得很帥氣、陽光。徑直走到崔七月面前。
  崔七月這會喝得醉眼惺忪,大馬金刀的坐著,“鄭鵬?怎么,你找我有事情。”
  鄭鵬的跟班怒斥道:“瑪德,你居然敢在鄭少面前坐著說話。”
  “誒…”鄭鵬擺擺手,“崔少,外面那輛保時捷是你的吧?我記得你原來借給了寇凌開。雪詩一直都想要我買一輛豪車給她。可是我哪里買的起?崔少,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看那輛車實在不順眼,一時沖動沒忍住,把那輛車給砸了。所以過來向崔少道個歉。對不起啊。”
  崔七月哪還會不明白怎么回事,勃然大怒的站起來去拎鄭鵬的衣領,“你麻痹的,鄭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