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6 新加坡最終彈(終)

夕陽西下,彈丸小國的浮沉如同此刻眼前新加坡河里的浮光掠影。
  雅濱花園37層的花園陽臺上,陸景和印尼華商領袖、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悠閑的下著圍棋。
  周晉成鬢角花白,穿著對襟休閑衫,落下一粒黑子,笑著道:“你在機場碰到哈帝-沃倫了?”
  陸景昔日的對手都已經如落花流水般離開新加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也獲得了新加坡石油的控股權。
  陸景笑著點頭,拿起乾隆御用的茶碗喝著大紅袍,譏誚的道:“累累如喪家之犬。”他從來就沒有把沃倫公司當做對手。
  英國的勢力正在全世界范圍內大幅衰退。英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早不復日不落帝國時強盛。到最后,往日高貴冷艷的英國人需要面對的重大課題是英格蘭獨-立公投。
  陸景舒爽的靠在青藤椅子上,輕松的道:“興趣不大。”
  周晉成又笑起來,蒼老的手指指著陸景道:“你啊,是個驕傲的人。”陸景笑笑,手指拈著溫潤的棋子在棋盤上落了一粒白子。今天下午,兩人的心思不在下棋上,而是聊天。
  在客廳里看書的計萍看看時間,起身給姥爺與和華的陸先生續茶水。
  陸先生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三十歲都不到,只比她大五歲。不是很英俊。不過他的眼睛很有靈韻。宛若畫龍點睛一般為他加分不少。溫潤、略帶磁性的京韻普通話很有特色。
  計萍給白底藍瓷的風俗人物圖案茶壺里加滿水,略等一會。讓茶與水的味道混合,熟練的拎起瓷壺給姥爺和陸先生倒茶。熱氣騰騰的茶湯順著壺嘴在空中滑過美麗的弧線落入白瓷茶杯中。茶香四溢。
  周晉成和陸景的談話并沒有避諱計萍。周晉成直截了當的問道:“陸景。你這次準備在印尼投資多少資金?”細節問題,他大致上都和陸景探過。
  陸景胸有成竹的豎起一只手,道:“我準備投資5億美元給云豐集團。”
  云豐集團在印尼主要從事石油、稀有金屬、鉆石、醫藥這幾項業務。這是印尼最賺錢的產業。周晉成能成為印尼華商里領袖并非無因。
  周晉成錯愕的笑起來,這出乎他的意料,“陸景,你的魄力比我想的要大啊。行,我接了。我給你云豐集團18%的股份。”
  陸景笑著點點頭。喝茶、下棋。
  看著頗有大家風度的陸景,計萍暗自思忖著:云豐集團18%的股份已經是云豐集團的第二大股東。周家在云豐集團持股也不過是38.6%。
  計萍又偷偷的看了陸景一眼。像陸景這樣的強力男人,能左右一個小國家政局、經濟。堪稱巨頭。難怪新加坡李氏家族的黃千兒會愛上他——新加坡年輕男女的圈子中這點事早傳遍。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自己呢,此刻對這個年輕的巨頭不也有些心馳神動?她傾慕這樣有能力的男人。家里給她介紹的陳博延和他一比簡直太渣。但是陸景這樣的男子,你喜歡他沒有用,得讓他對你有興趣才有成功的可能。
  陸景并不知道他身邊乖巧坐著看他和周晉成下棋的女孩在想什么,和周晉成下了一盤棋,喝了一壺茶,于夕陽余暉在天際邊燒盡時告辭離開。
  他約了張靜云一起吃晚飯。這是在黃海機場時就約定好的事情。新加坡事了,他也需要和崔七月的這位未婚妻好好的談談。
  周晉成的二兒子周明誠送陸景離開雅濱花園。周明誠三十多歲。容貌和周晉成有些肖似。臉上帶著和熙的微笑,精明強干。在電梯口等電梯時,周明誠笑道:“陸先生,臘月二十。云豐集團將會在京城舉辦一個珠寶展會,希望陸先生能撥冗參加。”
  父親希望他能和陸景建立起親密的私人關系。他正在努力。
  陸景在心里算了下時間,道:“明誠。我到時候要在京城的話肯定參加。要是沒能趕回去,請你不要見怪。”
  周明誠忙客氣了幾句。送陸景離開。
  …
  …
  張靜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交流學習半年。陸景和她約的地方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外的一家西餐廳里——餐廳名叫:蘋果與咖啡。
  略顯暗淡的燈光營造著餐廳閑適輕松的氣氛。乳白色的方塊軟座錯落有致的擺放在一張張鋪著精美卡其色桌布的方形餐桌邊。一曲舒緩的沒有歌詞的音樂將西餐廳的小資情調勾勒的淋漓盡致。
  陸景和宋雨綺一起步入西餐廳中時,張靜云已經獨自的等在餐廳雅座中。
  “陸景。宋助理…”張靜云站起來,怯生生的打著招呼。看到陸景還帶著旁人,心里頓時松口氣。她可不想和陸景“約會”。陸景在這方面名聲可不好。
  “張靜云,等了一會吧?我和一個老朋友下棋去了。見諒,見諒。”陸景和宋雨綺微笑著坐下來,“點餐吧。”
  張靜云嬌柔軟語的點餐,又小心翼翼的問陸景、宋雨綺要吃什么。看得出來,她平常在外都是受人照顧的小妹妹,一旦請客吃飯就不知道怎么辦。
  “我來點吧。”陸景看著文弱清秀的張靜云,笑著接過菜單。
  張靜云小聲的道:“不好意思啊,我也沒來過這里吃飯,只是聽同學推薦這里很不錯。”
  宋雨綺笑了起來。她同學肯定先問,是男生請你吃飯還是女生請你吃飯?一聽是男生,肯定就推薦了這家小資韻味十足的個性餐廳。這家餐廳里現在用餐的基本都是喁喁私語的情侶。
  “蘋果與咖啡”餐廳的西餐味道很不錯,聽著陸景和張靜云毫無營養的閑扯做開篇,宋雨綺的思維不自覺的轉向來的時候,陸景給她說的與周晉成見面會談的結果。
  和華持有云豐集團18%的股權意味著什么?和華對旗下各大公司的持股也只有15%。云豐集團這完全是成為了和華的附屬公司。
  “不然,你以為周晉成為什么要給我這么多股份呢?”陸景那時如是說。
  很明顯,這是和華在期貨市場取得重大戰果之后,所帶來的附屬品。這也是和華在東南亞擴張影響力的布局。
  “靜云,我和你談一點正事。”晚餐進行到一半之后,陸景已經將張靜云的稱呼換成了“靜云”。
  看著借故離開片刻的宋雨綺,再聽聽陸景的話,張靜云的心一下提了起來,嬌嬌怯怯的道:“陸景,什么事啊?”
  “別緊張。”陸景安慰了一句,張靜云的膽子比兔子大不了多少,“是有關于你和崔七月聯姻的事情,你有沒有打算解除這門婚姻?”
  “啊…”張靜云輕聲驚呼,漂亮的柳月眉舒展開,帶些苦惱的道:“我想啊。可是我家里肯定不同意。等我今年研究生畢業之后就要和他結婚。”
  說起婚姻,她十分抑郁,但也沒法反抗家里的決定。
  陸景雙手在桌子上攏在一起,笑道:“你畢業之后結婚倒沒什么。我就怕崔七月會要求提前和你結婚。他現在的處境很艱難。靜云,我的同學被崔七月指使人潑了濃硫酸毀容。我要讓他付出代價。你和他的婚姻現在是他唯一的助力,你可不要松口答應嫁給他。半年之后,我會解決他。”
  “哦——”張靜云有些高興的點頭。只是,她習慣了把情緒隱藏起來,不論是苦惱、興奮,表現出來都是帶點淡淡的味道。配著她嬌怯、文靜的氣質,活脫脫一個紅樓夢里林妹妹的模板。
  陸景笑笑。他就是擔心張靜云柔弱的性格,特意來和她談一談。不然崔七月成了張家的女婿,自己和詩經還不好下手對付他了。又叮囑道:“你要是頂不住你家里的壓力,盡量的拖著。實在不行,去珀斯躲一躲。”
  張靜云咬著嫣紅的嘴唇,有點不高興,陸景把她當什么都不懂小女孩,涉及到結婚的事情,她就算性子弱,也不想當人偶呢。“我知道了。”
  “行吧,我明天去珀斯,有時間我們再聯系。你在新加坡這里要是遇到事情打這個電話。”陸景將李宏深的電話給了張靜云。李宏深也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學生。詩經要張靜云有事找他,他現在離開新加坡,自然要安排下。
  “嗯。”張靜云接過陸景的便簽紙。
  陸景聽她“啊”、“哦”、“嗯”這幾聲,忍不住笑起來。倒不是笑她話少,而是這幾個單音節的調子很容易讓人想起某些事。
  張靜云身段窈窕,胸挺腰細,腿長臀翹。算是個美人。偏偏性子柔弱如水,逆來順受的小媳婦般。很能激起男人把她壓在身下狠狠鞭撻的欲-望。
  張靜云只是性子弱。都讀研究生了,該知道的東西都知道。一看陸景就不是好笑。忍不住翻個白眼,模樣嬌俏無比。
  她最近和陸景接觸的幾次,算不上朋友,但相處的還是融洽。這會消除了陌生感之后,膽子變得大了些。
  陸景哈哈一笑,結賬之后,和宋雨綺一起離開。
  先把崔七月的最后一條退路斬斷,再慢慢的收拾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