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5 酒會行程安排

新加坡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的布局呈一個環形。一共有10個房間。除開陸景住的總統房和夫人房,楊晚婷她們居住的8間房間在200多平米的大客廳的左側。
  穿過簡雅的走廊,陸景敲了7號房間的‘門’。
  “來了。”房間里楊晚婷應了一聲,打開‘門’,卻是看到陸景在‘門’口,頓時臉上有些慌‘亂’。
  30號晚掙扎著拒絕他之后便再也沒有和他單獨相處。每次在餐廳里看到他的目光看過來,她也不敢回應,只是低下頭。難以忘記29日黃千兒生日宴會上和他共舞的愉快、喜悅之情,也難以接受他的風流多情。
  “陸景,有事情嗎?”楊晚婷輕聲問道。晚婷的身高有1米73,穿著高跟鞋不比陸景矮多少,螓首微微低著。
  修長纖巧的頸項給立領的白‘色’襯衣遮住。水藍‘色’的牛仔‘褲’勾勒著她修長、纖細無瑕的美‘腿’。潔白如‘玉’的腳踝在粉‘色’高跟鞋中絢著‘迷’人的韻味。如‘花’似‘玉’的‘女’孩子。
  陸景幾乎難以抑制想要和她親近的想法,點點頭,“晚婷,不請我進去坐坐。一兩句說不完的。”
  楊晚婷想了想,抿了抿嘴,邀請陸景進入她的房間。傅婕等人搬出麗都酒店之后,楊晚婷和趙清芷、董冰都搬到了40樓的總統套房中居住。
  看著走在前面的楊晚婷緊身牛仔‘褲’勾勒出的柔‘臀’渾圓翹起的曲線。陸景深吸了兩口氣才抑制住了那股躁動。
  套房是整體的結構。1.8米寬的大‘床’在正中,32英寸的液晶電視在墻壁邊。待客的高背沙發、方塊墩子在落地窗前。帶著藝術風格的落地臺燈多了幾分情趣氣息。
  ‘床’頭柜上擺放著一本汪國真的詩集,臺燈亮著。楊晚婷拿了一瓶礦泉水給陸景。見陸景的視線落在她的‘床’頭柜上,輕聲道:“我看會書,就準備睡覺。”
  楊晚婷坐在方塊軟墩上,修長的雙‘腿’并攏,歪在一旁,螓首低垂。當和陸景坐得這么近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回憶起心中驀然悸動的情緒。
  看著楊晚婷‘精’致的眉目。國‘色’天香的容顏,陸景感覺仿佛這個美麗‘女’孩的內心世界向他展開了一角。他有很濃厚的興趣去了解她的全部。只是,阻隔重重。
  陸景說明他的來意:“晚婷,新加坡中央醫院的燒傷專科很出名,但是還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治療專家。我已經讓雨綺邀請了全世界最好的燒傷科醫生齊聚珀斯。專家組目前通過你的病歷了解到部分情況。具體診斷方案要對你現在的情況作出檢查后才能確定。”
  楊晚婷的心臟忽而的劇烈跳動,容貌被毀是她心中永恒的痛,驀然的抬頭,如若深潭般明澈的眼眸看陸景,聲音有些變調,“陸景,真的嗎?”
  陸景肯定的點頭,道:“我們后天去珀斯。晚婷,專家組給出的初步結論說有40%的把握讓你的燒傷在身-體上不留任何痕跡。你知道。醫生一般都會說話留三分。”
  聽著陸景的話,楊晚婷雙手顫抖著捂著臉,淚水止不住的從晶瑩無瑕的小手指縫間流出來。“嗚嗚”的哭泣著,哽咽的道:“陸景…,謝謝。”
  陸景從沙發上站起來,輕扶著楊晚婷的柔嫩的香肩,“晚婷,不哭。不哭。我是想給你一個驚喜來著。”
  邀請在全世界各地的燒傷專家的事宜很早就在做。他只是現在才告訴楊晚婷。就算只有1%的治愈希望,他都會努力。
  楊晚婷怎么能不哭呢?在樟宜國際機場被燒傷的痛苦。被診斷毀容后的絕望,洗澡時看著那如同蜈蚣般丑陋的疤痕。她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忐忑、憤怒、哀傷、‘迷’茫。
  在驟然聽到有希望治愈時,情緒完全的發泄出來。楊晚婷哭了很久,等情緒稍微穩定后才發現她靠在陸景的肩頭哭泣,將他的衣服‘弄’濕了一大片。
  陸景很溫柔的拿紙巾幫楊晚婷擦著臉上的淚‘花’,柔聲呵護著,“晚婷,你的傷會治好的。別擔心。”
  “陸景…,對不起,將你的衣服‘弄’臟了。”楊晚婷有些赫然的說道。臉上浮起不知道是酒后的紅霞,還是嬌羞的緋‘色’。她還靠在陸景的肩頭。
  陸景輕輕的‘摸’了‘摸’楊晚婷披肩的秀發,“沒事。”見楊晚婷的情緒穩定,站了起來,“晚婷,那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后天我們一起出發去珀斯。”
  楊晚婷淚眼婆娑的嗯了一聲,想要站起來宋陸景,這沒防著坐得太久,‘腿’腳麻木,“呀”的一聲驚呼差點跌倒。“小心。”陸景眼疾手快握住了楊晚婷如雪的皓腕,將她拉起來,雙手將她扶著。
  楊晚婷表情嬌澀的道:“陸景,謝謝。”再差半步,就要給陸景摟在懷里了。她有些不適,但心里并沒有反感。
  陸景笑了笑,道:“晚婷,要謝我,以后就在ek公司好好工作啊。為我這個老板創造效益。”
  見楊晚婷站穩了,陸景松開了她的手,走到‘門’口,又回頭依依不舍的看了這個神清骨秀,風姿過人的‘女’孩一眼。剛才扶著她的手讓他想起了29日晚和她共舞的悸動。似乎她身上的淡淡幽香在鼻端、心里久久的沒有消散。
  感覺陸景溫潤的眼神似乎能看到自己心里去,溫潤的愛慕之情一如當晚,楊晚婷的瓜子臉上浮起幾抹緋紅,燥熱從心底涌到了脖子上,頭上。愣愣的站在原地。
  “晚婷,晚安。”
  “晚安。”
  “嗒”的一聲‘門’被帶上,楊晚婷的心臟忽而跳得厲害。她不知道改怎么處理陸景對她的愛慕之情啊。轉念又想到容貌有恢復的可能,巨大的喜悅從心底洶涌而出。
  坐了很久,‘亂’糟糟的腦子一片漿糊。感覺到有些疲倦,楊晚婷去了衛生間的鏡子前準備卸妝睡覺,看著鏡子里臉頰緋紅的自己,楊晚婷用冷水輕輕的拍了拍。
  突然間,她意識到,她今晚要為陸景失眠了。
  或許是容貌有恢復可能的感‘激’,或許是心里從未有過的感情…
  …
  …
  下午一點許,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送行車隊抵達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今天第四石油公司黨委常委、副總經理南然,陳九林等人要飛回京城敘職。
  離登機還有一會,送行的傅婕等人在機場大廳里和南然、陳九林閑話著。
  “和華虧損162億美元的消息已經傳出去。現在很多人都在等著看和華的好戲啊。”南然笑著說道,“傅總,墨小姐,余助理你們似乎都很淡定啊。”
  墨靜雯、余樂作為和華的代表來送南然、陳九林一行。本來說要來送行的陸景上午去和新加坡總理見面去了。
  傅婕一身素雅的藍‘色’套裙,知‘性’雅致,在機場大廳里分外引人注目,微笑道:“和華可以消化這筆虧損。”
  南然點點頭。經此一役,和華、傅婕在京城金融圈子的名頭只怕要大得嚇人。國投、中金、匯金,國開行,這些國家的主權投資基金要是負責人空缺的話,傅婕是當仁不讓的人選。
  陳九林附和的笑笑,心里略有些焦急。沒有陸景的送行,他回京城就少了一層光環。
  說說笑笑著半個小時過去,一輛賓利飛馳而來。陸景和宋雨綺從機場外進來。看到陸景的身影,陳九林心里松了口氣。
  “南總,陳總,差一點就沒趕上給你們送行了。”陸景、宋雨綺走近前,和眾人寒暄著。笑著宣布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將會成為新加坡石油的控股股東。”
  “啊…”知道內情的南然、陳九林、康光熙、傅婕都是一臉的震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準備收購新加坡20.6%的股權。新加坡這里的風‘波’全部都是這一事件的導火索。
  沒想到陸景居然能談到50%以上的股權。這就是和華打敗三井、沃倫財團、杰潤、摩根大通的威懾力了。
  余樂略一琢磨,奇怪的問道:“陸景,以前購買20.6%的股權都阻力重重,這有點說不通啊。”
  “其實,這有說到我們那天的一個疑問了。松阪士夫怎么敢在背后捅長井靜香的刀子?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的最大壓力是沃倫公司。三井只是敲敲邊鼓。現在沃倫公司遠東區負責人換人,阻力自然就沒了。”陸景微笑著解釋道。
  這時,機場催促登機的廣播響起。陸景一行送南然、陳九林過了安檢。
  看著陳九林胖胖的身影消失在機場通道盡頭,康光熙輕輕的嘆口氣。陳總的離去,三井、沃倫公司的巨變。新加坡這里要翻開新的一頁。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陸景一行人‘交’談著離開機場大廳時,正好碰到哈帝-沃倫拖著巨大的黑‘色’旅行箱獨自一人從一輛寶馬轎車上下來。形單影只,無人相送。
  哈帝-沃倫看到陸景,怔了怔,臉上‘露’出刻骨銘心的仇恨,轉身離開。他已經無力對抗陸景了。
  傅婕嫻雅的笑了笑,不知道長井靜香離開新加坡時是不是也這么凄涼?感嘆的看向正臉‘色’平靜的坐進車中的陸景。他的敵人窮途末路。
  一行人乘車浩浩‘蕩’‘蕩’的駛回新加坡城。新加坡午后的陽光和熙而燦爛。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