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4 對等的地位

吃飯的時候,夜里又下起雨來。新加坡的雨季,天氣就像小孩子的脾氣,不知何時就來一場雨。陸景快走兩步坐進等在門口加長的黑色凱迪拉克中,呼呼的喘著粗氣。
  宋雨綺吩咐司機開車后,笑著從手袋里拿出紙巾給陸景擦頭發絲上的水,嘴角帶著歡快的微笑,“我以為你要很久才下來。”
  聽著雨滴落在車頂蓬上的輕響,陸景靠在車椅上,無奈的道:“再晚一點我的意志力就要崩潰了。”
  腦子里閃過剛才黃千兒驚艷的畫面。
  宋雨綺忍不住咯咯嬌笑,在陸景耳邊親昵的小聲道:“貌似你的意志力一直都不強啊。陸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把新加坡石油收購,你再把黃千兒收了,那可就財色雙收。”
  到陸景這個位置,不用他去追女孩子,自動的會有漂亮的女孩來追他。各種誘惑很多。她不喜歡的緊。可是也不會管陸景的事。衛婉儀、關寧都不管,她管什么呢?
  陸景苦笑著拍拍宋雨綺的手背,咬著她的耳朵道:“雨綺,笑話我是吧?我說了我對黃千兒沒有那個意思。哼,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
  宋雨綺嫵媚的一笑,依偎在陸景懷里,難掩對他的獎勵之意。這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是現代集團的會長鄭夢先打來的。
  …
  …
  車抵達新加坡麗都酒店時。陸景也結束了和鄭夢先的通話。鄭夢先是恭賀和華在新加坡大獲全勝。現代集團在新加坡也有辦事處。一些情況都有了解。
  三井財團在新加坡連續折戟了兩位負責人。沃倫遠東公司更換總裁。摩根大通夏如龍敗走美國。杰潤亞太區總裁走馬換將。這完全是和華大勝。
  是不是大獲全勝,陸景心里有底。和鄭夢先笑著聊了幾句,剛到總統套房里。又接到印尼華商領袖、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的電話,邀請他明天下午去他家里喝下午茶。
  總統套房的客廳中正在舉辦小型的慶祝酒會。今天凌晨紐交所收盤之后,和華與對手的爭奪就告一段落。整整一天的時間發酵,各路消息早已經傳出去。
  酒會的事情,陸景是交代宋雨綺去籌辦。不過,宋雨綺凌晨時和陸景折騰到天亮,渾身酸軟。中午才補夠睡眠起床。晚上又要陪陸景去萊佛士酒店赴宴。索性將手里的事情交給了明雪和何夢明處理。
  陸景進入總統套房客廳的時候。客廳里正發著舒緩的音樂。宋雨綺一聽就知道是李逸落的情歌。
  乳白色的沙發布置了一番,在寬敞的客廳里散落著圍城一圈。明雪、何夢明、墨靜雯、余樂、董冰、楊晚婷、趙清芷、傅婕、步山梅幾人喝著酒隨意的聊著。內部的酒會。權當休閑放松。
  宋雨綺笑著和幾人打著招呼,將陸景落下,取了零食和酒水與大家聊起來。陸景給眾人揮揮手,去了書房里接著和周晉成接著聊。
  等宋雨綺坐下。傅婕笑著問道:“宋助理,陸景和李義濟談得怎么樣?”
  李義濟請陸景吃飯本身就代表著新加坡權貴親近的態度。話題肯定會涉及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事情。誰都知道,和華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金主。
  宋雨綺道:“陸景明天去和新加坡的總理談。問題應該不大。”
  傅婕笑了起來,嫻雅的扶了扶金絲眼鏡,道:“問題確實不大。哦,你們打算什么時候離開新加坡回香港?陳九林和南然明天的飛機回京城。”
  宋雨綺沉吟著道:“我給陸景訂了后天的機票。我們準備去珀斯。”說著,看了眼楊晚婷。
  傅婕點點頭。陸景要說忙,有時候確實很忙,要說清閑。有時候也很清閑。和華旗下各公司的事務基本都有專人夫人。還有一個共有的決策機構:和華議事會議。
  他放權不管和華的事情基本沒什么大問題。甚至用郵件就可以管理。這得益于和華的架構以及陸景身邊聚集起的一群精英。
  何夢明微微歪頭,小聲的對明雪道:“你還回ek公司嗎?我也有點想回了。”
  何夢明連陸景吻她的事情都和明雪說了。兩人的關系很親近。明雪明媚的一笑,低聲笑道:“小明。少來哦--。陸景現在身邊缺乏得力的人手,你舍得看他整天忙得腳不沾地啊?是不是怕去珀斯見你姐?”
  陸景的身邊缺乏能夠代替他批閱郵件的助理。陳笑、何夢瑤、丁靈這樣的水平,不是誰都能達到的。她、小明、靜雯、雨綺姐、余樂都達不到。
  何夢明悠悠的嘆口氣,有點發愁。她實在擔心她姐知道她和陸景的關系后發脾氣。可是,終究是要面對的。怔怔的出神。明雪拿起一杯酒,悄然去了書房看陸景打完電話沒有。
  陸景正和周晉成討論著在印尼的投資事宜。和華手里擁有巨大的資金之后。必然要在地區性的經濟事務中發揮巨大的影響力。否則,錢就只是個賬面數字而已。唯有花出去。進行投資,才能變成權力、影響力。
  投資云豐集團,進軍印尼,是一部不錯的棋。印尼在東南亞擁有豐富的油氣資源。
  明雪伸出白嫩的小手在陸景眼前笑吟吟的晃了晃,放下酒杯,就準備離開了。那天默許陸景吻她之后,嘴唇輕碰,她的心情就仿佛四五月的時云春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一樣燦爛。
  愛情,能讓女人容光煥發。
  “周先生,這樣吧,我們明天下午再詳談。我手頭有點事情。”陸景匆匆的說了幾句,將要離開的明雪攬在懷里才掛了電話。
  明雪今天穿著秀雅黃色的襯衫,烏黑秀麗的披肩發,一點一滴的透露出女人的小嫵媚。水洗白的牛仔褲將修長的雙腿包裹得凹凸有致,臀翹腿長。
  “你要干嗎?”明雪冷艷的眼睛看著陸景,很努力的認真的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
  只是,有時候女孩子不發脾氣其實就是默許。陸景哪里會不知道,將手機揣在衣兜里,雙手將明雪抱著,聞著她身上的幽香,溫和的笑道:“明知故問。”
  明雪也繃不住了,明媚笑起來,如同云春的山茶花綻放,手掌輕輕的撐在陸景胸口,“陸景,就這樣,好嗎?”
  陸景低頭明雪。書房里明亮的燈下暗香浮動倍顯精致俏麗的明雪,肌膚如雪,有著殘雪般的冷艷。“可是我想把我們那天沒有做完的事情做完。”
  明雪猶豫的咬著櫻唇。她只是進來給陸景送一杯飲料的,可沒想著讓他“欺負”自己。書房的門可是開著的,回頭又要被發現。
  明雪消瘦而窈窕,看她遲疑的表情仿佛一只小獸在思考著人生,陸景都不忍心再欺負她,撫摸著她豐翹的小臀,低聲道:“好了,不欺負你。明雪,我今天都快郁悶死了…”
  把黃千兒的事情說了一遍,在明雪粉膩的耳垂邊呼氣道:“她全都脫光了。我差點就出了洋相。落荒而逃。嘿,晚婷那天晚上看到過黃千兒的胸有多大…”
  明雪偏頭看著陸景,戲虐的調笑道:“陸景,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節操了?”
  陸景無語的翻翻白眼。
  陸景一郁悶,明雪就禁不住輕笑起來,神采飛揚,眨眨眼睛道:“陸景,你現在休息的好,心情好,誰要是惹你不給你吃得骨頭都不剩啊?我倒是沒看出來黃千兒那丫頭這么勇敢呢。我可是不敢惹你的。”
  說著話,陸景情-欲消退,道:“明雪,你和黃千兒對我來說,是不同的。我們倆認識都有七八年了。我和她才認識幾天?”
  “是啊,你都不知道我那會多怕你呢!還罰我每晚來白云賓館彈鋼琴給你聽。后來我才知道你聽不懂。”想起云春的往事,明雪不忿的用高跟鞋踩了陸景一腳,這次他穿著皮鞋的。嘴角浮起溫柔的笑意。
  她有點明白黃千兒的心態。當時,她不也是想要尋求陸景的強力庇護。她那會不知道多羨慕秋蘭姐。黃千兒八成也是的。
  “陸景,我們后天去珀斯?我看到你的行程上還有去見張靜云的安排?”
  “嗯,我要和她開誠布公的談一談。長井靜香現在的結局是去給松阪士夫當全職太太。沒準還會成為生孩機器。崔七月直接下令將晚婷毀容,我非得把這口氣出了不可。”
  想起楊晚婷被毀容的痛苦遭遇,明雪神情黯淡。她和楊晚婷的私交也很不錯。
  楊晚婷心里的創傷在陸景的鼓勵下恢復,現在是用衣服遮住了身上的疤痕,但是她心里的疤痕只怕這輩子都消不掉,只要一洗澡看到身上的疤痕就會想起來。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明雪的秀發,安慰道:“放心吧,我會治好晚婷的。”
  和明雪在書房里說了一會話,給明雪笑了一回張靜云的清白裸-體自己也看過,不要回頭見面又落荒而逃。陸景瞪她幾眼,在她的俏臀上試了試手感。惹得美人明眸嬌嗔。
  溫存了一會,陸景和明雪到客廳里參加慶祝酒會。和大家愉快的聊了幾句,陸景到楊晚婷的房間里去找她說話。明雪“躲”著他,只是嬌羞。晚婷躲著他則是拒絕。
  只是,他要親口邀請晚婷去柏斯。她的治療將會在柏斯進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