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3 和華很強勁

萊佛士酒店不僅是一座酒店,還是新加坡著名的旅游勝地。傍晚時分,陸景與容光煥發的宋雨綺步入酒店大廳時,發現不少背著旅行包的旅客在酒店穿梭著。略顯得喧鬧。各種面孔都有。還有統一帶著紅色旅行帽的,導游的小旗幟上寫著中青國旅。
  等在酒店里的李宏深迎了過來,“陸哥,宋姐。我三叔在餐廳里等你們。”
  幾天不見,進了一趟新加坡警局的李宏深精神了些。一身筆直的休閑裝將他與旅客區分開。陸景笑著和他握手。寒暄幾句,三人一起前往24樓的高級餐廳。
  相比于一樓的喧鬧,24樓的走道里顯得極為靜謐。高檔酒店的風味從厚厚的棕色地毯、格調高雅的墻壁裝飾上撲面而來。萊佛士酒店之于新加坡就像半島酒店之于香港。
  高級餐廳門口,淡馬錫副總裁徐陽成穿著灰色的商務裝,文質彬彬的等候著。
  見陸景、宋雨綺在李宏深的陪伴下走過來,徐陽成微笑著和陸景握手。陸景笑道:“徐總,有勞了。”安排徐陽成在門口等著,李義濟今天的儀式很隆重。
  “陸先生,客氣了,請!”徐陽成謙遜一句,微笑著邀請陸景進入餐廳內。
  三井、沃倫財團巨變的消息瞞不住人。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在今天上午遭到神秘大客戶擠兌,上午十點邊關停了營業網點。據說長井靜香已經被三井住友銀行的高層召回東京。
  沃倫遠東公司的總裁哈帝-沃倫已經接到了回倫敦敘職的通知,據說新總裁在10日就會上任。
  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此時強勢的提出要求收購新加坡石油的請求,誰勝誰負一目了然。新加坡的權貴們如何選擇不問可知。現在唯一的疑問就是和華是怎么消化約150億美元的虧損?
  和華這等龐然大物。他站在餐廳門口迎接陸景的舉動就顯得非常正常了。
  來萊佛士酒店高級餐廳用餐的賓客中不乏新加坡社會的名流。各種銀質的餐具、花樣繁多又不失整體風格的燈飾,顯得琳瑯滿目。彰顯著餐廳的富麗堂皇。
  陸景和徐陽成往金碧輝煌的餐廳中走時,不少人都詫異的看過來。淡馬錫的副總裁。李氏家族的親信人物徐陽成在新加坡上流社會中的知名度很高。
  李義濟早早的站了起來,身邊是她的妻子沐清、外甥女黃千兒。
  “陸先生,你來了。”李義濟和陸景握手后,又對宋雨綺點頭,“宋助理,你好。”介紹著身邊的貴婦人,“這是我的妻子沐清。”
  沐清約莫四十多歲,保養得體,穿著湛藍色繡花襯衣。休閑褲,舉手投足有幾分雍容華貴之氣,笑著和陸景握手,“陸先生,和華的威名現在傳遍新加坡,我同時是淡馬錫的董事,希望以后有機會和陸先生合作。”
  這番略帶恭維的話說的很得體。陸景微笑道:“plu電訊、景華微芯都與淡馬錫有合作。有李夫人這番話,我想以后淡馬錫與和華肯定有更多合作的機會。”
  李義濟、徐陽成、李宏深、沐清、黃千兒都微笑起來。李義濟招呼陸景和宋雨綺落座。
  “陸哥…”黃千兒混血兒的嬌美臉蛋上帶著幽怨的喊了陸景一聲。她出席這個場合,就是為了和陸景交際。這讓她有些嬌羞、期待。
  黃千兒穿著藕荷色的真絲連衣裙。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遮不住,粉嫩如玉的兩條祼露胳膊上一條翡翠手鐲,總在有意無意的吸引著男士的目光。
  陸景笑著點點頭,“千兒。你今天這身裝扮和你很般配。”
  雖然知道陸景只是例行的客氣話,黃千兒還是笑顏逐開,盈盈的淺笑著低下頭。
  沐清微笑著。12月底在摩根士丹利宣布看多之后。她認為陸景會變得一文不名,她就沒有讓黃千兒和陸景繼續交往。但是沒想到和華居然有如此雄厚的財力。不過。她這位外甥女看樣子對陸景的很傾慕。倒不用她做思想工作了。
  李宏深忙前忙后的通知服務生上菜,將自帶的82年拉菲打開來醒酒。精美的菜肴很快就送了上來。號稱紅酒皇后的拉菲莊82年紅酒十分醇厚。口感極佳。
  飯桌上的話匣子慢慢的打開。陸景和李義濟聊的很融洽。
  臨近這頓飯的尾聲時,李義濟笑著道:“陸先生,有個問題不知道當問不當問。”見陸景笑著點頭,試探的問道:“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巨額虧損…”
  陸景微笑道:“李部長,162億美元的虧損對和華來說,可以內部消化。”他自然不會告訴李義濟和華還有資金在反向做多。
  李義濟面露震驚之色,看向徐陽成。徐陽成同樣一臉掩飾不住的詫異。陸景這話說的太霸氣了。
  要知道,162億美元的虧損對任何一家企業來說都是傷筋動骨,足以引發連鎖反應的事情,陸景卻是如此的輕描淡寫。只是,有具體的數字,徐陽成相信陸景也不會是說假話。對李義濟輕輕的點頭。
  李義濟琢磨了下,下定決心,“陸先生明天上午有時間嗎?我堂兄希望能和你見面談一談。”
  宋雨綺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李義濟的堂兄就是新加坡的總理。和華如今也走到了這一步。決策者已經足以和小國的政治旗標人物平等對話。
  談什么陸景心里有數,這是要決定新加坡石油公司的歸屬,當即笑道:“我有時間。”
  李義濟滿意的笑了笑,從黃千兒手中拿過一張請柬遞給陸景,“陸先生,1月8日晚,亞洲的青年才俊們將會在文萊的皇宮舉行一場酒會。這個世界,有時候很大,有時候也很小。我推薦陸先生去轉一轉。”
  李宏深羨慕的看著那張請柬。這個聚會是亞洲范圍內的一個高規格的聚會,基本上都是亞洲各大財團、超大型企業的繼承人、各國的王室之類的人物。他們未來會在亞洲政治、經濟等領域成為領軍人物,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他一直都很想去,可惜沒有資格。他三叔倒是夠資格。
  陸景接過請柬,微笑著遞給宋雨綺,笑著道:“我看能否排得開時間。”
  李義濟嘴角泛起苦笑,這口氣大的,又無奈的搖搖頭。陸景有說這句大話的底氣。因為,他現在業已經是和華財團的執掌者。
  一頓飯吃得這兒也差不多了。陸景就準備告辭。黃千兒突然的道:“陸哥,我有點不勝酒力,你能不能送我回房間休息?”
  陸景的心思何等細膩,黃千兒要干什么他很清楚。只是他沒有將黃千兒收納房中的打算。正要拒絕,李義濟笑著道:“陸先生,千兒大概是有幾句話想和你說說。不知道能不能麻煩你送送她?”
  陸景剛才在請柬的事情上已經算是拒絕了李義濟一次,再拒絕就顯得不近人情,無奈的道:“行吧。雨綺,你在樓下稍微等我一會。”
  …
  黃千兒訂的房間就在萊佛士酒店22樓。陸景扶著黃千兒的手臂送她到2223號房間。在走道上時迎面碰到七八名旅客。幾名男子打量著臉紅如燒、身材前凸后翹的黃千兒。羨慕的眼光落在陸景臉上。
  今晚大概又一朵水靈的白菜要被豬拱了。
  刷卡開門。陸景送開扶著的黃千兒。他知道黃千兒沒有醉。打量著房間。這是一間五十多平的豪華房間,寬敞的雙人大床布置在中間。書桌,沙發,電腦,電視,一應俱全。透明玻璃隔斷出衛生間、浴室。落地窗外新加坡城的夜景璀璨。
  看著站立在窗戶邊的陸景,他的背影挺拔。黃千兒在飯桌上鼓起的勇氣緩緩的消退,嬌羞的靠在甬道的墻壁上,微微仰著頭,挺著酥胸,“陸哥…”
  她很清楚剛才那幫旅客看她的目光。她確實有這個打算。就算只有半個小時,也足夠陸哥把她變成女人。
  陸景回過頭,嘆道:“千兒,你啊…!我不會同意的。你舅舅的意思并不是金科玉律。你沒有必要委屈你自己。”
  黃千兒咬著嘴唇倔強的道:“陸哥,跟著你我不覺得委屈。”
  陸景笑著搖了搖頭,他都不知道他自己什么時候這么受小女孩的歡迎。18歲的黃千兒比他小8歲。才見過幾次面就說有感情簡直莫名其妙。
  只是,以他的性子,肯定不會去批評女孩兒愛慕虛榮。男人喜歡漂亮女人的容顏,女人喜歡強大的男人都不需要批評,這是天性。
  黃千兒低下頭,輕輕的將藕荷色的真絲連衣裙的拉鏈拉開,雪白如瓷的肌膚露在空氣中。真絲連衣裙緩緩的滑落。飽滿的酥胸被淺灰色的文胸包裹著,挺翹豐滿。平坦的小腹。
  性感的灰色半透明三角褲遮掩著女孩最隱秘的風光。蝴蝶結的絲帶系在雪白的髖骨上。誘惑著見到它的男人將它拉開。穿著肉色絲襪的渾圓的雙腿并的沒有一絲間隙。
  黃千兒將文胸解開,又白又翹的香乳如同潔白無瑕的玉碗倒扣。黃千兒大著膽的看著陸景的眼睛,緩緩的走向他,“陸哥,我知道你喜歡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