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2 早晨百態

和泰里,高達200多米共49層的唐風大廈在周邊高樓林立的環境中傲然而立,大氣磅礴,彰顯著唐風集團作為黃海第二大民營企業的實力。
  寬敞溫暖的辦公室中,唐風集團的掌舵人唐論語在辦公桌后處理著集團事務。神情平靜,如同深淵大海般的寧靜。
  這時,‘私’人手機突然響了。
  放下老‘花’鏡,看看號碼,唐論語滄桑英俊的臉龐上浮起一抹和熙的笑意,接了電話,“詩經,這么晚還沒睡?”黃海上午11點,紐約正是深夜12點。
  “睡不著。爸,給你匯報一件事情…”唐詩經將和華與三井、摩根大通、高盛、沃倫公司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主要是在紐‘交’所wti期貨上的‘交’鋒說了一遍。
  這件事,唐論語有關注過。聽著事情的來龍去脈,唐論語微微倒吸著涼氣。
  剛想說年輕氣盛又覺得不妥。和華在做空上動用了300億美元,同時,還有能力反向對沖做多,那和華的資金是多少?和華的資產是多少?
  “詩經吶…,這叫我怎么評價陸景?”唐論語苦笑連連,做了一輩子的生意,居然看人有走眼的時候。他都沒發現陸景不是小狐貍,而是頭大鯊魚。
  和華的資產要是達到接近2000億美元這個級別,已經可以算的上是世界準一流財團的水準。
  而國內的六大商業世家每家的資產大約都在200億-300億美元左右。
  和華接下來的劇烈擴張、在地區經濟上的影響力,可想而知。假以時日,在海外的影響力也必將是與日俱增。
  以唐風集團與陸景的密切關系。必將受益。這是唐風集團隨之壯大的機遇。
  然而,他的心結在于。他最得意、最有才華、最漂亮的二‘女’兒卻是要不計較名分的和陸景在一起。陸景和‘女’兒在機場當中熱‘吻’的事情,他怎么會不知道?
  唐詩經嫣然一笑。愉快的道:“爸,從最現實的利益角度你也不應該再反對我和陸景的事情了。”
  這么犀利的話,唐論語還要怎么回答?無奈的道:“詩經,我是為你好。既然你決定了,我不反對吧。你媽那兒,你好說說。她希望你好好的過日子。”
  “爸,我會的。平凡是福。但是我并不接受這個觀念啊。”唐詩經輕挽著秀發說道,涉及到她的終身大事,征得父親的同意后。依舊平靜而淡然,自信滿滿母親會同意。
  這是黃海唐六小姐的風范。
  說完這件事,唐詩經接著道:“爸,天辰娛樂已經基本完成收購米高梅的手續。我想,唐風集團成為黃海第一大民營企業的日子已經快了。”
  唐論語笑著道:“這都是虛名。水到渠成的事情。”
  說笑了幾句,掛了電話,唐論語看看腕表,給裴家的掌舵人裴高峰撥了一個電話。
  和華如此的龐大,六大世家主持的頂級企業家俱樂部要給予陸景更高的待遇才行。
  …
  …
  下午三點時分。黃海最有名的‘私’房菜餐廳——香樟樹餐廳中,裴吳越宴請妻子崔橫‘波’和情人兼得力助手童兮兮一起吃飯。
  崔橫‘波’穿著短袖襯衣和黑白格子的半身裙,顯得格外的清純嫵媚。結婚后,她已經由清新明快的少‘女’變成了嬌俏嫵媚的少‘婦’。看了眼身姿高挑的童兮兮。心里很是不滿。
  童兮兮苦笑著,低頭抿著全國暢銷的果酒碧‘玉’香。她也不知道裴吳越今天發什么神經,居然讓她和他妻子同桌吃飯。她和裴吳越的這層關系。誰不知道啊?
  ‘精’美的五六碟特‘色’菜肴擺在墨‘色’的方桌上。濃郁的酒香飄散在包廂中。
  看著滿臉笑意,得意無比的丈夫。崔橫‘波’忍不住撅嘴問道:“吳越,你今天很高興?”
  裴吳越俊美的臉龐上全是笑容。朗聲道,“橫‘波’,我昨天晚上賺了近1億美元,你說我應不應該高興?”
  昨天晚上油價大漲,他在期貨市場中狠狠的大賺了一筆。
  童兮兮有些無語,道:“這應該還不夠吧?”意有所指。這個理由根本就不足以讓裴吳越得意忘形的將她和崔橫‘波’拉到一起來吃飯。
  裴吳越扶了扶他的海派風格的‘精’致眼鏡,微微一笑,“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展現出超強的實力,我有所收益。我即將成為康橋集團歷史上最年輕的董事。今天請你們吃飯是分享我的喜悅。”
  今天中午裴家的話事人、康橋集團董事會主席裴高峰將他叫去談了一個小時。他即將擔任康橋集團的董事。今天他29歲8個月。
  崔橫‘波’和童兮兮恍然,對視了一眼,依舊有火‘花’在空氣中擦出,但氛圍要好了些。
  吃著菜,說笑著,裴吳越撥了一個電話出去,“傅姐,恭喜你啊。”
  電話里,還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大樓里工作的傅婕笑著道:“恭喜我什么?我做空可是給和華導致了巨額的損失。”
  裴吳越笑道:“傅姐,你這可是打馬虎眼啊。現在亞洲的金融界誰不知道,和華這次能把油價拉下來的‘操’盤手是你。一般人可做不到這一點。”
  傅婕嫻雅的微笑,“吳越,有事情就說吧,我還忙著呢。”
  裴吳越也不客氣,問道:“傅姐,和華巨額虧損,怎么沒有聽到一絲不利的聲音呢?”
  裴高峰沒有告訴他具體的情況。
  傅婕沉聲道:“和華在香港還有資金做對沖。”
  金融圈子,其實也是一個相互吹捧,相互標榜的圈子,否則有能力,也不會被人知道。倒是不介意告訴他一點內幕。
  對這個比她小5歲的后起之秀、合作伙伴,她很欣賞,也很認可他的能力。
  當然,裴吳越比起能夠讓她為之效力的陸景還是要差上一籌。
  裴吳越暗自咋舌,怪不得裴高峰說和華在期貨市場表現出超強的實力。
  300億美元做空,至少是300億美元對沖做多。還要暫時拿出資金填補上150億美元的虧空。和華果然是大手筆。
  裴吳越腦子里浮現出陸景那張平實的臉,和好友、英俊的崔七月對比了下,輕輕的嘆口氣:詩經果然是好眼光。
  …
  …
  夕陽正斜掛在遠方的山頂上,鋪陳下一片金紅‘色’短短的光芒。
  崔家老宅,崔家掌舵人崔九霄的住處,古香古‘色’的兩層小宅院中,崔九霄在庭院里緩緩的踱著步子。沐浴在夕陽中的文竹、塔松矯健多姿。
  “九叔,我來了。”崔九霄的沉思被‘門’口的一名文藝氣息很濃重的青年打斷。在黃海經營華府傳媒的崔瀚。崔九霄招招手,道:“進來吧。”
  崔瀚在穿著黑‘色’西裝的助理引領下,步入到這方象征著崔家最高權力中心的庭院中,心情略微有些‘激’動,“九叔,我打聽清楚了,天辰娛樂確實已經確認收購好萊塢電影公司米高梅。他們正在物‘色’米高梅的高管人選。”
  崔九霄點點頭,他找崔瀚來的真實目的不是說這件事的,“崔瀚啊,你那家文化傳媒公司雖小,卻很有價值。好好干。”
  崔瀚心里大喜,臉上浮現出一絲控制不住的‘激’動,“九叔,我會努力的。”
  崔九霄“嗯”了一聲,語重心長的道:“崔瀚,你的表現我會時刻關注。你去吧。”
  崔瀚一愣,沒想到這次會見這么的簡短。出了庭院之后,看到整潔的水泥路邊,崔無雙正坐在他的專車——一輛銀‘色’的世爵跑車中等候著召見。
  崔瀚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九叔這是認可他競爭崔家的繼承人位置。心里頓時給歡喜填滿。
  崔無雙打開車‘門’下車,鄙夷的看了崔瀚一眼,挑釁道:“崔瀚,你以為唐詩經和陸景暗中支持你的事情九叔不知道嗎?家中的董事都知道。”
  崔瀚對一貫‘性’格霸道的崔無雙沒有什么好感,小時候沒少受他的欺負,臉‘色’微冷,和崔無雙錯肩而過。突然間,腦子里一道靈光閃過,笑著對崔無雙揚聲道:“無雙,謝謝!”
  “神經病。”崔無雙沒好氣的回頭丟下一句話,進了崔九叔的院子。
  崔瀚坐到車里,微微一笑。他打聽到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的信息是向詩經姐打聽的,和華的消息略微知道一點。崔七月、高修平和夏如龍聯手準備對付陸景的計劃,好像已經破產了。
  也就是說崔七月在崔家再也翻不起‘浪’來。剛才崔無雙一說倒是提醒他了,九叔將他列入崔家的繼承人行列,應該就是因為和華的強大。而他是崔家中唯一與陸景有‘私’‘交’的人。
  難怪九叔說“好好干”。
  崔瀚琢磨著,笑容滿面的給陸景發了個短信,看他什么時候回黃海,到時候請他吃飯。
  …
  …
  1月5日上午,傅婕履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第二天,隨即向新加坡政fu重提收購新加坡石油的意愿。這一消息迅速的在新加坡上流社會中流傳。
  新加坡的權貴都知道和華即將虧損七八十億美元,分崩離析只在旦夕之間。怎么和華還如此的強勢要求收購呢?
  下午時分,陸景收到了李義濟準備在萊佛士酒店宴請他吃晚飯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