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380 要停電

“大功告成,我們可以休息了,今天新加坡這里的一切事務都將會有一個結果。”
  看著電腦屏幕上已經攀至50美元的WTI期貨價格,陸景愉快的將手里咖啡杯最后一口咖啡喝完。看看墻壁上圓玉盤狀的石英掛鐘,1月5日凌晨1點。
  “不容易啊…”余樂站起來伸著懶腰,“陸景,你不擔心夏如龍用手里的資金買多對沖?”
  陸景笑著指了指電腦屏幕上的WTI期貨價格,“今天晚上油價上漲到50美元之后,就不會再繼續大漲了。夏如龍的虧損不可避免。”
  余樂明白了,大局已定。
  和華手里還捏著大量的賣空頭寸,就算高盛、摩根士丹利今晚想繼續拉高油價,也得先把和華手里300億美元的做空資金消耗完。
  …
  …
  根據rose報上來的情況,摩根大通銀行剩余的10億美元資金一共產生了42.84億美元的賬面虧損。目前,他還有約8億美元的窟窿需要填。他對沖的方案效果不大。
  這一情況,已經被摩根大通銀行亞太區的高管得知。這也是他為什么要把此次操作放到愉景花園的原因。然而,卻被迫搬回了公司里。
  金黃色的余暉落在窗外白楊、楓樹組成的林蔭道上,夏如龍定定的站立著如同一尊雕塑。
  “咯吱——”外形如同木扉的房間門被推開。斯圖亞特-高爾德出現在門口,他走了進來。“米奇,我們校友的聚會就要開始了。你的事情解決沒?”
  夏如龍嘆口氣。“還沒有。斯圖亞特,我需要你的幫助…”
  聽夏如龍說完情況,斯圖亞特手捏著下巴沉吟,“8億美元的資金…,好吧,米奇,這個忙我幫你。”斯圖亞特做出決斷。
  作為高爾德家族的繼承人,他手里能調動的資金約有20億美元。短期的幫夏如龍周轉一下不是問題。對夏如龍的才能他還是很認可的。
  斯圖亞特微笑著道:“米奇,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到高爾德家族的企業里面工作一段時間呢?”
  夏如龍心里泛起苦笑。他能拒絕嗎?他有能力固然歸有能力,但是個人身家可沒有8億美元。而以他的人脈,一晚上的時間想要湊齊8億美元資金的難度很大。點點頭,“斯圖亞特,等我處理完這件事。”
  他只是向斯圖亞特借8億美元。油價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會繼續上漲,他有把握能夠還上這部分資金。只是這需要時間。
  “沒問題。走吧,我們參加宴會去。在下一個交易日來臨之前,我會將資金打到你的賬戶上。”斯圖亞特熱情的挽著一臉無奈笑容的夏如龍走出安靜的休息室。
  此時,馬爾克斯莊園內已經裝扮的如同節日的盛會般。侍者穿梭。普林斯頓大學的校友們各自聚成圈子交談著。老中青的年齡都可以看到。
  既然資金問題解決,夏如龍的心情也慢慢的調整過來,只是對陸景使“陰招”的不忿耿耿于懷。夏如龍和斯圖亞特-高爾德聊了十幾分鐘,開始在宴會現場交際著。
  “嗨。米奇,你還是單身嗎?”。
  “米奇,你現在越來越帥了。憂郁與滄桑的氣質混合啊。”
  夏如龍無語的拍拍額頭。他憂郁、滄桑都是給今天的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大漲鬧的。熱絡的和眼前的五位白人女郎打著招呼。“露絲。米婭,保拉…”這幾位女郎中不乏大學事情他的愛慕者。
  說笑著。一起回憶著往昔的歲月。氣氛融洽無比。突然間,夏如龍眼角的余光看到一身青色旗袍的唐詩經和和華的董事陳旭江、貝爾斯登副總裁比爾-拜倫幾人一起交談。“美女們。失陪一下。”夏如龍說一聲,向唐詩經走去。
  幾名女校友理解的笑笑。其中一名叫米婭的金發女郎還頗為不忿的撅嘴。其余幾人都羨慕的看向不遠處的唐詩經。夏如龍喜歡唐詩經的消息在普林斯頓大學的高級社交圈子里不是新聞。
  夏如龍走到唐詩經的圈子里,熟練的和陳旭江、比爾-拜倫幾人打著招呼,客氣寒暄了一圈,視線落在唐詩經身上。一襲青色旗袍,腰細臀翹,曲線性感難言,宛若高貴的美人魚。
  唐詩經微微笑了笑,很輕,很客氣的笑容。她無意間誤導了夏如龍。這讓她和夏如龍之間的隔閡很大。夏如龍遲疑了一會,道:“詩經,有時間單獨聊聊嗎?”。
  陳旭江饒有興趣的看著夏如龍。唐家六小姐和陸景的關系,他略有耳聞。陸景和唐詩經在黃海機場里當眾熱吻,這種消息他哪里會不知道。陸景的八卦在和華內部一向很有市場。
  而夏如龍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校友中似乎很有人緣。在美國常青藤大學的精英校友中能脫穎而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有才華、很有魅力的男子。
  唐詩經想了想,頷首道:“好的,米奇。”優雅的旋身對陳旭江、比爾-拜倫幾人道:“各位,我失陪一會。”和夏如龍一起走到莊園客廳的拱形窗戶處。
  不知道什么時候,悠揚的薩克斯在莊園客廳內響起。歡笑聲陣陣,充滿了老友重逢的喜悅。
  夏如龍找侍者拿了兩杯紅酒回來,遞給唐詩經一支酒杯,感嘆著道:“詩經,真懷念我們初次見面的那個聚會。”
  唐詩經輕輕的淺笑,白膩如玉的尾指輕挽著耳邊烏黑的秀發,成熟的女人韻味溢了出來。聲音清潤的道:“人生若只如初見。就沒有后面的煩惱了。”
  “看,又欺負我不懂古文了不是?”夏如龍自嘲的笑笑。他很清楚他和唐詩經最大的隔閡在那里:他愿意為唐詩經改變,但是無法成為中國通。唐詩經身上有很濃郁的西方文化色彩。但她更喜歡東方文化,不愿意為他改變。
  唐詩經冷艷的笑了笑,優雅的舉起酒杯,“一句感嘆而已。”
  夏如龍沉默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他和普林斯頓大學的女神之間,隔閡越來越深了。“詩經,我在今天結束的期貨市場中虧損嚴重。我剛剛向斯圖亞特-高爾德請求了幫助。他同意幫助我。這,可能要讓陸景失望了。”
  唐詩經水靈的臉龐上浮起驚訝的神色,問道:“米奇。斯圖亞特-高爾德應該不會無償的幫助你吧?”
  在美國,不管多么要好的朋友,談利益交換從來就不是什么難以啟齒的事情,反而很常見。
  “我會在油價大漲,大賺一筆之后前往高爾德家族的企業中工作一段時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通用電氣(GE)。”
  唐詩經沉吟著,嫣紅的嘴唇抿著紅酒,“米奇,這場較量你輸了。”
  夏如龍臉色漲的通紅,又慢慢的壓了下去。輕嘆口氣,“沒錯。如果是騎士之間的較量,從結果來看我確實是輸了。但陸景并沒有達成他的目的。我已經借到周轉的資金。這筆虧空會在不久之后填補上。要不是答應去高爾德家族工作,我在摩根大通銀行的地位不會動搖。”
  唐詩經嘴角泛起苦笑。夏如龍還是那么的好勝,畢竟是同學一場,“米奇。祝你工作順利。”
  夏如龍的話沒有錯,把眼光放到一個月、三個月之后。夏如龍在這次期貨較量中根本沒輸。甚至還盈利了。但是,如果把這個案例放到經濟學教材中會是什么情況呢?
  教科書上大概會這么寫:1月4日。和華大幅拉高油價致使摩根大通銀行還停留在期貨市場上的頭寸產生巨額虧損,虧損金額為X億美元。和華的資金撤出市場,大戰收官。
  至于,之后夏如龍的措施,只能算是補救措施。
  當然,從摩根大通銀行的角度來說,夏如龍的虧損只是暫時的,只要他能賺回來,就沒有問題。他的地位確實不會動搖。
  如果把這次較量看著陸景和夏如龍別苗頭,競爭追求她的資格的話,夏如龍也已經失敗了。
  “謝謝。”夏如龍微微苦笑,猶豫了一下,艱澀的道:“詩經,祝你幸福。”
  唐詩經笑著點頭,“我會努力掌握住我的幸福。謝謝你,米奇。”
  夏如龍心里長長的一嘆,向唐詩經舉杯,俄而,兩人向相反的方向離開。很多事情,已經明了。包括,感情。
  …
  …
  總統套房間里的燈光微暗,薄薄的白色空調被蓋在陸景和宋雨綺的身上。
  大床咯吱咯吱的響著,酣暢淋漓的感覺從身下結合處傳來。宋雨綺不好意思大聲尖叫,重重的喘息著,眼眸迷離的看著在她身上馳騁的男人,提臀迎送。
  讓自己的女人飛起來后,在極致的舒爽中噴薄,陸景溫柔的愛撫著臉頰酡紅、豐腴溫婉的佳人,共同享受著步入云端的余韻。
  “陸景,我昨晚偷偷溜進來的時候給清芷和小明看到了。”
  “看到了,我也舍不得讓你回去啊。我昨天晚上喝了一大壺咖啡呢。”陸景笑著刮了刮宋雨綺的鼻梁,“雨綺,今天晚上我們舉辦個慶祝酒會。我們過兩天就可以回去了。”
  “回哪里去啊?”宋雨綺溫婉的笑著,“你不是說要去珀斯度假嗎?張漓、葉妍、關寧、吳總、心藍姐她們的機票我都訂好了。況且還有晚婷的事情要去一趟珀斯呢。”
  陸景嘿然一笑,這一點他倒是挺對不起雨綺的,只是事情總得讓她安排才放心。正說著話時,手機響了起來,陸景看看,是唐詩經從紐約打來的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