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8 陸地巡洋艦

從雅濱花園里出來,回到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時,小雨未歇。毛毛雨浸潤著新加坡這座現代化的大都市。
  陸景在書桌前給唐悅打了電話,談了半個小時,坐到書桌前,愜意的揉揉臉。
  夏如龍手里有價值200億美元的頭寸,差不多是有近10億美元的資金還沒有撤出。和華早期預計夏如龍可以拿出20億美元。但只看長井靜香的資金都超出預計,夏如龍的資金肯定也超出了。
  從長井靜香的話推測,夏如龍的資金在30億美元左右,那他一共撤出了20億美元。不得不說,夏如龍非常機警,手腕高超。
  在這次石油期貨的較量中,長井靜香、夏如龍都表現出極高的金融素養。根本不是簡單的買賣期貨就能打擊到的。要不是松阪士夫背后捅長井靜香一刀,自己可拿她沒辦法。
  而夏如龍,要不是長井靜香泄露摩根大通的操盤團隊所在地,自己也拿他沒有辦法。現在卻是有些說道了。
  “陸景,你和長井靜香談的怎么樣?”臨近中飯時分,余樂從不夜城趕回來聽聽陸景和長井靜香見面的結果。墨靜雯還留在那里用餐。
  陸景靠在軟椅上喝著苦咖啡,微笑道:“長井靜香想要和我做一個交易。雨綺,具體情況你給余樂說說。”
  宋雨綺在書桌的筆記本電腦前幫陸景批閱幾封不太重要的內部郵件。介紹著情況,然后道:“還得先核實下長井靜香給我們的地址是不是正確的。如果確有其事,1.8億美元的資金會在明天凌晨紐交所收盤之后打給她。她運作的80億美元短期資金有部分是明天1月5日到期。我們占據著主動。”
  “果然是功夫在盤外啊。長井靜香在三井內部的前途大概完了。”余樂坐到書房中他的位置上感嘆道。“有和華的資金救助,她大概能保住三井住友銀行新加坡分行行長的位置。”
  陸景笑了,放下咖啡杯,神情懶洋洋的,仿佛沒有休息好,說出的話卻是石破天驚,“我沒打算履約。”
  “啊…”宋雨綺詫異的扭頭看身邊的陸景。對他這句話十分不解。陸景在雅濱花園時已經同意了長井靜香的交換條件啊。
  余樂感嘆的神情直接僵在臉上,“不是吧。陸景?你這樣搞,你的商業信譽可就沒了。”
  陸景臉上的笑意有點冷,道:“我對敵人從來不講商業信譽。長井靜香現在只是前途完蛋而已。這還不夠。晚婷被毀容的事情,是她挑唆崔七月做的。她至少要付一半的責任。她必須要付出代價。”
  “我日。你夠狠。”誰會想到陸景這樣一諾千金的人會毀約?余樂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沖陸景豎起大拇指。商海爾虞我詐。長井靜香要被陸景坑慘了。
  陸景承諾的資金不到位。1.8億美元,長井靜香在明天凌晨幾個小時內八成湊不齊。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肯定會出事。長井靜香勢必要為此事負責。這就不會是簡單的前途終結了。
  宋雨綺溫柔的笑了笑,有些理解陸景的決斷。
  她聽明雪和何夢明說了,陸景在香港知道楊晚婷被毀容的消息后,憤怒的把手機都給砸了,手掌被碎片扎出血。怪不得他一回來就給唐悅打電話,壓根就沒有給自己提讓和華銀行調配資金的事情。
  “吱--”
  書房掩著的門被推開,趙清芷、何夢明、楊晚婷三人站在門口,手里提著大袋小袋。看情況是剛剛逛街回來準備吃午飯。楊晚婷國色天香的容顏上兩顆珍珠般的淚珠滾滾而落,手里的袋子落在地上,捂著嘴努力不哭出聲。轉身飛快的跑開。
  “二哥…,我們都聽到了。”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俏皮的眨了眨,清雅如詩的少女。二哥為晚婷的事情連商業信譽都不要了。看晚婷感動的…。
  何夢明明艷的笑一笑,搖搖頭,拎起地上的衣服袋子和趙清芷一起走進書房。
  …
  …
  下午時分,哈帝-沃倫位于新加坡海濱的豪宅中來了兩位不速之客。正在家中休養的哈帝-沃倫心情不悅的招待著兩人。
  傭人們將正宗的英式下午茶、糕點送到了二樓奢華的小會客廳里。哈帝-沃倫心情不佳。沒有品嘗美食的興趣,語氣不善的質問著:“丹尼爾。你來新加坡做什么?”
  小會客廳正中擺放著一套組合沙發,深棕色,海豹皮。彰顯著富貴之氣。
  坐在哈帝-沃倫對面沙發上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細看來,和哈帝-沃倫典型英國紳士容貌有幾分相似。他是沃倫財團的第二順位繼承人,丹尼爾-沃倫。
  沃倫財團的十二名執行董事之一,位高權重。
  “你不知道?”丹尼爾-沃倫碧綠色的眼睛冷幽幽的看著他聲名狼藉的堂弟,曾經的沃倫財團第五順位繼承人,以無可挑剔的姿勢慢悠悠的喝著紅茶。
  哈帝-沃倫一肚子的氣不知道怎么發。他在新加坡時間1月3日晚上,紐交所開盤時被紐交所強制平倉了2億美元的頭寸,損失十分慘重。
  丹尼爾的來意,他能猜到。只是沒有料到家族長老會會派他的死對頭來查他。心里陰靄陣陣。
  “說說吧,關于這次巨額虧損的事情。沃倫家族在澳洲的合作伙伴們等著你給出一個交代。”丹尼爾-沃倫漫不經心的吃著手里的糕點。
  哈帝-沃倫陰沉著臉道:“這次巨額虧損是因為和華公司挑戰美國人制定的金融秩序,強行做空石油。我誤信了三井住友銀行長新加坡分行行長井靜香的話…”
  對哈帝-沃倫推脫責任的話,丹尼爾-沃倫不置可否,淡淡的停著。末了,很突兀的問哈帝-沃倫身后豐乳肥臀的美艷秘書艾琳娜,“伯格小姐認為呢?”
  艾琳娜哪里會想到她會被問到,支支吾吾的,“我,我…”
  丹尼爾-沃倫微微一笑,拿起毛巾擦擦嘴。宣布他的結論,“哈帝。你的這些理由我已經聽過了,你在10日之前需要出現在倫敦向家族的長老會解釋。遠東公司總裁的職位將會由霍華德來擔任。”
  說著,丹尼爾-沃倫指了指他身側約有1米9身高的中年男子,男子微微躬身。
  聽到這個結論。哈帝-沃倫臉色陰沉要滴出水來。
  丹尼爾-沃倫絲毫不介意,帶著霍華德到哈帝-沃倫的豪宅中的直升機坪。他今天是坐直升飛機過來的。
  坐上直升飛機,螺旋槳帶起強大的氣流,飛機很快起飛。丹尼爾-沃倫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照片,“和華…”
  照片上是陸景挽著他的助理宋雨綺。
  …
  …
  香港。
  夜色降臨,華燈初上。富躍基金大廈的頂層,楊星長慢慢的抽著煙。一旁的陳超扶了扶眼鏡,問道:“楊哥,今晚陸景下達的指令有些奇怪啊。”
  元旦之后。和華在新加坡做空的團隊就解散了。做空的頭寸,富躍產業基金會在近期內割肉離場。預計虧損在84億美元左右。
  香港這邊的資金是對沖做多。和華在新加坡虧損的資金,會在這里補回來。但油價是一個緩慢的上漲過程。今晚富躍產業基金卻是大幅拉漲油價。
  這頗為蹊蹺。
  楊星長沒回答陳超的問題。有些事情要保密,gi公司今晚的秘密行動他知道,笑著問道:“陳超,你說油價今晚能漲多少?”
  陳超遲疑了會,沉吟著道:“5%左右吧。”
  楊星長哈哈大笑,拍拍陳超的肩膀。“那你可就錯了,今晚油價至少要漲10美元。沖到50美元大關之上。”
  陳超嚇了一跳,“楊哥,這...”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在歷史上一天之內大漲10美元以上的例子有,可是并不多見。
  “怎么,擔心和華犯忌諱?嘿,今天晚上高盛做多的資金要進場了,我們只是推波助瀾。”楊星長高深莫測的笑道:“今晚等著看好戲。”
  眼睛看向落地窗外。摩根大通銀行亞太區投資部的操盤團隊在香港的那棟樓中呢?
  …
  …
  夏如龍最近的心情很愉快。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他跟在和華后面做空,已經賺到了約12億美元。這份業績足以讓他在摩根大通銀行脫穎而出。
  現在國際上主要的金融機構都認為國際原油價格即將上漲。他要繼續反手做多石油,這又會大賺一筆,為他的履歷增添光輝的一筆。
  和長井靜香鬧翻之后,元旦兩天假期由新加坡返回香港,接著,飛到美國參加普林斯頓大學在紐約的一個校友聚會。
  校友聚會選在了哈佛大學附近的一座莊園中。高聳入云的尖角屋頂,雄偉的中世紀城堡風格的外墻承載著昔日斑駁的歷史。上午無風,藍天白云。悠揚的薩克斯音樂飄蕩進人心里。
  “米奇,最近過得怎么樣?聽說你在國際原油期貨上大賺了一筆。”禮堂的圓拱型石窗處,夏如龍的一位校友笑著問道。卷發、圓臉,整潔的西服,商務精英的打扮。
  “都是公司的利潤。我最多拿一筆豐厚的獎金。”夏如龍略帶點得意的說道。
  正式的酒會在晚上開始,他們這些人是時間比較自由的人,先來到這座名為馬爾克斯的莊園中聚會。
  “你和我們普林斯頓大學的女神唐關系處得如何了?我聽說你這幾年都在亞洲。”
  夏如龍看向禮堂左側巴洛克風格的圓柱處站著交談的人群中穿著青色旗袍,冷艷性感的唐詩經。唐詩經是無論在哪里都會成為焦點的女人,可是,與他再難以保持親密的友誼。
  心里很有些沉痛,岔開了話題。聊了幾句,一名圓臉的魁梧胖子笑哈哈的走過來,親熱的道:“親愛的米奇,我找了你好半天了。”
  “斯圖亞特,好久不見啊。”夏如龍和走過來的青年熱情的擁抱了一下。
  斯圖亞特-高爾德,他的好朋友、校友。高爾德家族的繼承人。在摩根、洛克菲勒兩大超級財團在步入21世紀衰退后,美國有一批財閥乘勢而起。高爾德家族是其中的佼佼者。
  “與和華那個青年較量得如何?我看詩經對你有些冷淡啊。”斯圖亞特-高爾德大大咧咧的問道。他對夏如龍的情況知道的比較多。
  夏如龍抿了口酒,略帶些矜持的笑道:“不分勝負吧。我大賺了一筆。他大虧了一筆。”
  斯圖亞特-高爾德哈哈大笑,“這還叫不分勝負?明顯是你略占上風。好,好。報了在現代汽車收購上的一箭之仇。”
  夏如龍謙遜的笑著,這時,手機突兀的響起來。夏如龍看看號碼,心里忽而涌起一股不詳的預感,今天可是交易日,沒有重大的事情,他的下屬職員不會打他的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