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7 新加坡最終彈(九)

和風細雨再次籠罩著獅城。五輛豪華車組成的車隊從麗都酒店出發。領頭的一輛加長的凱迪拉克威風凜凜,行駛在新加坡街頭,猶如陸地巡洋艦般。
  街邊不時的有人拿起手機拍照,議論著是不是那個小國的王室來新加坡了。
  加長的凱迪拉克車內,傅婕嫻雅的微笑道:“陸景,這場面有些過了。”她穿著黑白色的針織衫,簡約時尚,凸顯著她作為成熟女人優雅的一面。神采奕奕。
  今天是她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履新的日子。陸景調了五輛豪車組成車隊來送她上任。打頭的這輛加長凱迪拉克具備防彈功能,造價達到了1000萬,仿佛陸地巡洋艦,緩緩而行,威武霸氣。
  陸景笑著道:“送我們的大功臣上任。不為過,不為過。”
  坐在這車里的步山梅、宋雨綺、余樂、墨靜雯都笑起來。
  傅婕扶著秀氣的金絲眼鏡微微一笑,對陸景的嘉許也沒有謙虛,休息了兩天后,她的精氣神也基本恢復過來,問道:“陸景,長井靜香約你見面是怎么回事?”
  剛才車隊剛從麗都酒店出來時,陸景就接到了長井靜香的電話。
  宋雨綺、墨靜雯都掩嘴吃吃嬌笑。她們倆知道內幕。
  余樂一臉八卦的表情,附和道:“是啊,陸景,別說長井靜香專門請你去雅濱花園喝咖啡啊?”
  陸景嘿嘿一笑,“這事說復雜也復雜,說簡單也簡單。我給松阪士夫打了個電話。就說長井靜香在新加坡操作石油期貨產生了巨額虧損。”
  余樂驚訝的道:“就這一句話?”傅婕和步山梅的興趣也被勾起來,好奇的看向陸景。
  陸景解釋道:“松阪士夫和長井靜香是未婚夫妻的關系。但是這兩人的關系一直不大和睦。長井靜香私生活糜-爛。松阪士夫到處都有外室。
  據我的消息。他們兩人還是三井財團繼承人的直接競爭對手。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長井靜香產生巨額虧損。松阪士夫肯定會做點文章。具體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但從長井靜香給我的電話而言,松阪士夫的動作應該是擊在長井靜香的痛處。”
  宋雨綺溫婉的笑著道:“陸景,你就會出歪招。這可是歪打正著。”
  陸景笑道:“說明白了自然簡單。我31號晚上可是把頭殼都給想疼了。”
  傅婕恍然,點評道:“陸景,你這手很不錯啊,三井內部的門道,松阪士夫肯定比我們要精通的多。”
  步山梅有些不解的道:“陸先生,昨天晚上油價大漲4.2%。長井靜香就算有虧損,也補得回來吧。”
  陸景道:“這個疑問,得等到我見到長井靜香才能知道。”
  位于新加坡中心商業區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辦公樓在1月4日上午迎來新的掌舵人,總經理傅婕。
  第四石油公司副總經理南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大股東代表墨靜雯,前任總經理陳九林在“不夜城”頂層三十五樓的大會議室內和傅婕完成交接。隨即,傅婕召開了第一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干部大會。
  陸景、宋雨綺、陳九林到陳九林的辦公室喝茶閑聊。陳九林笑呵呵的給陸景續水,摩挲著頭皮道:“陸先生,有件事我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陸景坐在靠窗戶的高背沙發。笑著道:“陳總,那說說看。”
  陳九林道:“陸先生,康光熙你見過。他的能力、水平很不錯,我想推薦他留在新加坡分公司這里工作。他要是跟著我回國。一身本事就荒廢了。”
  陸景笑笑,“這事你等會和傅總說一聲。人才肯定有位置的。陳總,你什么時候離開新加坡。我送送你。”
  陳九林微怔,隨即胖臉上眉開眼笑。陸景送他,這是對他工作能力極大的認可。也是他日后東山再起的資本。有幾個人能當得起陸景相送?搓搓手道:“陸先生,我現在歸心似箭吶。應該是后天上午和南總一起飛回京城。”
  陸景笑著點頭,對身邊穿著暗色工作套裙的宋雨綺道:“雨綺,幫我排一下行程。”
  宋雨綺手里拿著筆記本,拿筆刷刷的記下來了。
  陳九林琢磨了下,遲疑的問道:“陸先生,你還要在新加坡呆一段時間?現在國際原油期貨的價格蹭蹭的上漲…”
  他聽聞和華這次至少有200億美元的資金陷在市場里出不來。有可能要虧損七八十億美元,怎么看陸景這意思,氣定神閑。
  “我應該會在一周內離開新加坡。”陸景也沒有解釋,和華的后手不用到處嚷嚷,看看手表,起身道:“陳總,我這里還有點事,先走了。”
  陳九林笑呵呵的送陸景、宋雨綺下樓,目送兩人宛若情侶般打著雨傘步行消失在中央商業區的人流中。笑著搖搖頭,如此人物,自己的擔心只怕是多余的。
  …
  …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大樓因為整棟大樓24小時都有人工作號稱“不夜城”。距離長井靜香所居住的雅濱花園只有十分鐘的路程。陸景和宋雨綺在雨中漫步著。
  宋雨綺挽著陸景的手臂,一臉幸福的依偎在陸景肩頭,輕聲道:“陸景,真想這條路走不到盡頭。”
  “傻妮子。”陸景親昵的在宋雨綺秀美的額頭啄了一口,手摟著她的細腰,“你不是一直都在我身邊嗎?”
  宋雨綺莞爾一笑,說起來,她陪著陸景的時間確實很多,甚至都超過了陸景的妻子衛婉儀,想著那時候死皮賴臉的留在他身邊,真是值了,“陸景,你怎么拒絕黃千兒了?”黃千兒的姿容比她還要勝一籌。
  陸景笑著搖搖頭,手滑到宋雨綺豐腴的俏臀上撫著,“不拒絕難道答應嗎?我這兒又不是美女收藏夾。”
  宋雨綺嬌笑,停下來,在雨傘下挽著陸景的脖子,笑問道:“那你和明雪吻的怎么樣了?她現在看到你就躲。”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抱著高挑修長的宋雨綺,在她嫣紅的嘴唇上吻了一口,“調皮。”
  宋雨綺依戀的靠在陸景懷里,享受著他的寵溺。停下來的大樓正是雅濱花園。
  長井靜香的單身公寓布局和酒店的豪華套房沒什么區別。一室一廳。布置的很奢華,家電一應俱全。趙姿檢查了一邊悄然的站在門口,警惕的打量著。
  客廳的沙發處,長井靜香臉色憔悴,穿著白色的睡衣,嗤笑一聲,“我都這樣了,還害你干什么?陸景,我需要單獨和你談談,請你的保鏢和助理出去。”
  陸景皺皺眉頭。長井靜香神色傲然的道:“陸景,如果你想知道夏如龍手里頭寸的分布,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去做。”陸景想了想,對宋雨綺和趙姿打了個手勢。
  等宋雨綺、趙姿出去后,長井靜香惡狠狠的盯著陸景,全無魅惑人心的美人風范,“陸景,你到底對松阪士夫說了什么?他怎么知道我動用了80億美元的短期資金?”
  “多少資金?”陸景坐在長井靜香對面的沙發上,聽到這句話,一下子坐直了身-體。
  長井靜香這次居然動用了80億美元的資金。而和華的團隊預估三井住友銀行至少有20億美元,卻沒有想到竟然是這么多。陸景在這一刻才知道他錯的有多么離譜。
  量子基金肆虐東南亞的時候,資金規模是60億美元。對比就知道長井靜香手里的資金能造成多大的破壞力。幸好和華的資金雄厚,不然還真要在陰溝里翻船了。
  長井靜香狐疑的看著陸景,“你不知道?”
  陸景點點頭,坦然的道:“我預估你至少能調動20億美元的資金,沒想會是這么多。”
  長井靜香譏笑著彈了彈指甲,“哼,陸景,你總是小瞧其他人。”
  陸景微笑著道:“這話錯的太厲害。長井小姐,我從來不會小瞧敵人。你籌劃多時,我沒有提防到。不過,貌似你很瞧不起的人給了你致命一擊啊。”
  “八格牙路。”提起松阪士夫,長井靜香再也忍不住情緒,爆發了,尖銳的嗓音吼道:“別再提那個王八蛋。”
  陸景嘿然一笑,他自然是不怕長井靜香發脾氣的。略微一琢磨,步山梅的疑惑倒是可以解答了。
  長井靜香投入的資金太多,昨晚大漲的油價也彌補不了她的虧空。從31日晚上的談判時長井靜香的話語可以推測,她肯定斬倉了部分頭寸。也就是說,她手里有很大一部分虧損是實際虧損。
  80億美元的短期資金,其中還有巨額的虧損,松阪士夫要拖后腿,那真是不要太容易。
  嘰里咕嚕的用母語發泄了一會,長井靜香氣喘吁吁的坐回到沙發上,手按著胸口,道:“陸景,這次新加坡的交鋒我已經失敗,我在三井內部的地位也受到削弱。今天晚上我就會平掉全部的頭寸。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有人擠兌。我手里還差1.8億美元的現金。我要和你做一個交易。”
  陸景淡淡的笑道:“長井小姐,你要價很高啊,說說你的條件。”
  長井靜香冷然的道:“我知道夏如龍在香港的操盤團隊的地址。昨天晚上石油大漲,他只來得及平調手中約三分之二的頭寸,他手里至少還有價值200億美元的頭寸。”
  陸景的眼睛微微一亮。(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