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5 新加坡最終彈(七)

“老徐,情況怎么樣?”浮爾頓酒店的豪華套房中,靠在沙發上剛醒來的李義濟疲倦的揉揉臉,問著身邊的徐陽成。今晚和華與三井、摩根大通、沃倫財團談判失敗,他沒有回家,在酒店里關注事情的進展。
  “李部長,還有一個小時紐交所就要收盤。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市場上的資金在節前的觀望氣氛十分濃厚。和華做空十分順利,已經將wti期貨價格拉到了39.67美元。”
  隨行的秘書忙過來給圓桌上的白瓷茶杯續水。李義濟咕咚喝了一大口,感覺好了點,自嘲道:“人上了年紀就熬不得夜了。老徐啊,這什么情況?”
  徐陽成坐在書桌的電腦邊,陳述道:“淡馬錫的投資部門測算,和華手里預計有近200億美元的資金,這么大量的資金,長井行長、沃倫總裁、夏總裁都不會與和華對手做多,免得自己爆倉。等著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資金入場之后,擊潰和華就很簡單。”
  李義濟坐直了身-體,琢磨了下,笑著感嘆道:“年輕人就是膽子啊。美國人制定的金融秩序都敢挑戰。”
  徐陽成手指從筆記本電腦鍵盤上拿開,喝著咖啡,微笑著道:“李部長,華爾街五大投行以高盛、摩根士丹利實力最為雄厚。但是,以陸景所表現出來的能力,他肯定會和美林證券、雷曼兄弟、貝爾斯登聯系。”
  李義濟點點頭,“那也是。”站起來活動了下手腳,“既然今天晚上沒有大的動向,你們也早點休息吧。嘿…”
  和華這么瘋狂的做空,等元旦假期一過,手里的天量資金只怕在劫難逃。無法從國際原油期貨市場撤出。
  這真是最后的瘋狂啊。只是不知道是三井、沃倫財團、摩根大通能不能頂得住賬面虧損呢?
  …
  …
  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小會議室里,凌晨時分,昨晚深夜時分的熱鬧依然不見。傅婕神色疲倦的靠在椅子上。不時的輕聲問著期貨市場的情況。
  步山梅、蘭驥、上官紹等人各自處理著手頭的事務。
  陸景讓幾個女孩都回去休息了,剩下他和余樂在這里值班。余樂小聲笑道:“陸景。要不你先去休息會,你今天白天還要陪李逸落吧?疲倦很影響興致的。”
  “我日啊。你腦子里就想那些事啊。怎么,29號晚上把你從酒店叫回來壞了你的興致?”陸景笑著罵道。
  余樂嘿嘿笑道:“得,別假正經了。明雪、靜雯她們又不在這兒。嘿,我猜今天晚上夏如龍肯定沒有盡興。你那個電話最大的效果就在這里。”
  陸景笑笑,說道:“這個另外說。至少是讓他們之間的信任不在,分而化之。只是,怎么把他們給逮住卻是很困難。”
  說笑兩句。陸景和余樂一起去外面抽了只煙,回來繼續想著。紐交所就快要停盤了,他還沒有想到合適的辦法告知夏如龍:和華與貝爾斯登接觸的消息。
  不知道,夏如龍今天晚上有沒有平倉?如果,他平倉了,這費盡心思的一網撈下去,撈起來的就是哈帝-沃倫這條小魚了。
  陸景正想著,忽而聞到淡淡的清香味道,耳邊響起傅婕的聲音,“陸景。還沒有想到辦法?”傅婕坐到了陸景身邊的椅子上,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
  余樂在另一邊已經趴在會議桌上睡著了。步山梅等人都強撐著等最后一刻的到來。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道:“想破腦袋了。主要是現在新加坡、香港這里都是深夜。不好運作。美國本土那邊的金融人物我又不是很熟悉。傅總,情況怎么樣?”
  傅婕精致秀美的容顏上帶著倦色、釋然之后的輕松,喝著手里的咖啡說道:“你給我的300億美元都花完了。還有五分鐘紐交所就要停盤。之后是元旦兩天休息。我的任務算是完成了。這段時間可把我累得夠嗆。”
  陸景看著傅婕,一身黑色素雅套裝,曲線動人,三十四歲的麗人,兩個孩子的母親,依舊是風采過人的女子,真誠的道:“傅總。這趟辛苦你了。”
  “讓你欠我一個大人情,說起來還是我賺了。”傅婕嫻雅的笑了笑。“陸景,你也不要糾結這次沒有和夏如龍、長井靜香分出勝負。以后還有機會。只要和華的資金能脫身就是勝利。”
  陸景點頭,微笑著道:“心里明白,但仍感覺可惜。”
  傅婕輕輕的一笑,“都是人精啊。”
  陸景感嘆道:“是啊,商業上的布局,還是要以幾年為時間段。我臨時起意想要在期貨市場上和他們較量,確實倉促了。”
  陸景和傅婕隨意的說著話時,步山梅突然的道:“傅總,陸先生,停盤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從還停留在會議室內的幾人身上涌起。新加坡這里的操盤團隊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接下來就看香港楊星長那邊的了。
  “好,大家辛苦了,放假一周。”傅婕宣布道。
  …
  …
  陸景一覺睡到下午五點,腦子疼的厲害,見了前來拜訪他的符玉龍之后,到總統套房里的游泳池里鍛煉。符玉龍已經順利的從開悅資本離職。休息一段時間后,就可以去和華工作。
  池水的嘩嘩的響著,陸景一邊仰泳,一邊思考著自己的思路。
  他原本的計劃就是用強大的資金擊潰長井靜香、夏如龍。結果,長井靜香說幾億美元的虧損可以承受。可見她并沒有一味的做多,肯定做了技術性的處理。
  夏如龍說油價跌到40美元都和他沒有關系。并且是有可能在反向做空。油價下跌的越狠,他賺得越多。
  這次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較量只怕要以哈帝-沃倫為首的資本力量慘敗、長井靜香暫時小虧、夏如龍大賺而結束。
  當然,自己也不會因為傅婕手里的300億美元資金被套牢而導致和華分崩離析。
  只是心有不甘。
  宋雨綺快步從客廳里出來。夕陽下,陸景正在酒店頂層的露天泳池上仰泳。波光粼粼,就露了個頭在平滑如鏡的水面上,看起來十分愜意。走到碧藍色的泳池邊,微笑著喊道:“陸景,唐小姐打電話來了。等你給她回電話。”
  “我就來。”陸景一個猛扎子游到岸邊。扶著欄桿,從泳池里起來。唐詩經估計是要就和貝爾斯登副總裁比爾-拜倫與陳旭江見面的事情。
  陸景就穿了一條泳褲。渾身濕漉漉的,勻稱的身材在夕陽下展著男性的魅力。宋雨綺欣賞著陸景的身材,俏臉微微發熱。陸景的腿和腹肌都很性感。
  陸景在宋雨綺秀美的臉蛋上吻了一口,調笑道:“雨綺,你看什么啊?眼睛想要偷魚的貓。”
  “才沒有呢。”宋雨綺嫵媚的笑著白陸景一眼,秋波漣漣,嘴里哪里肯承認,否則又要給他取笑。和陸景并肩一起往外走。
  陸景沖涼后。回到臥室里給唐詩經回電話。電話里唐詩經清潤的聲音傳來,“陸景,我已經和拜倫先生約好時間,等陳董事過來就可以。你那邊的情況如何?”
  現在已經是紐約時間1月1日,這場較量的結果也該出來了。
  陸景輕嘆口氣道:“詩經,平手吧。夏如龍很厲害。他昨晚應該已經平倉資金出逃了。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如何讓他相信我接下來還要做空。可惜沒有找到好的辦法。”
  還是時間太過于倉促。昨天晚上剛剛和夏如龍見面,才估摸著判斷夏如龍又能做空了。
  唐詩經聲音帶著詫異,“陸景,如果米奇相信你繼續做空,你會怎么辦?”
  陸景笑道:“當然是轉手做多啊。元旦之后油價就會猛漲。夏如龍要是還在期貨市場里面。肯定要虧死。”
  “可是,你有那么多的資金嗎?”唐詩經語調有些遲疑。
  陸景的心思很敏銳,坦然的道:“有。詩經。怎么了?現在還沒休息?”語氣輕柔。新加坡這里是傍晚時,紐約是凌晨。
  唐詩經輕輕的呼出一口氣,“陸景,昨晚和你通話之后,我和米奇打了個電話,我將和華會與貝爾斯登接觸的消息告訴他了。”
  以她的智商、眼光自然能判斷的出來,夏如龍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會怎么辦?只是,她是無心的。并不是想陷害夏如龍。
  陸景一下愣住。狂喜的心情從心底猛然爆發,在房間里來回走動著。隨即。又克制住心底的情緒,安慰道:“
  詩經。我知道我和夏如龍的決戰,你不想參與。你告訴夏如龍和華與貝爾斯登接觸的消息是無心之失。夏如龍就算事后知道了也不會怨你的。”
  唐詩經忍不住“噗嗤”一笑,嫵媚的嬌嗔道:“陸景,什么跟什么啊?我又不是多愁善感、沒有決斷的女人。就算米奇認為我是故意幫你泄露信息給他,我也會認了。
  陸景,為難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能為你做一點事情,我不會后悔的。”
  陸景一愣,感受著唐詩經的情意通過電波傳來,她確實是與眾不同的女子,心潮起伏,柔聲道:“詩經…”
  唐詩經溫柔的笑著,應了一聲,道:“陸景,米奇這個人很謹慎,你不要以為你穩操勝券。我們可都只是猜測他還沒有平倉。”
  “詩經,我知道。”陸景心情暢快的說道,“詩經,等我去美國,我們好好逛逛。”
  唐詩經嘴角浮出一抹動人的微笑,托著香腮說道:“陸景,等著你的女人很多。還是改天我帶你去旅游度假吧。”
  陸景笑了起來,心里滾燙發熱,又撓撓頭。縱然心許,可調戲唐御姐的難度真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