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4 新加坡最終彈(六)

EK咨詢公司的策略分析報告發出去后,盛高格忙忙碌碌的和人聯系。陸景的五名助理、趙清芷、楊晚婷、董冰都清閑下來。觀摩著此刻傅婕指揮的期貨大戰。
  見陸景在窗口邊開口一句“長井小姐”頓時將大家的興趣都勾起來。趙清芷歪歪頭,披肩的黑發如綢緞般滑落到右邊肩頭,努努嘴,小聲問道:“明雪,二哥給長井靜香打電話干什么呀?”
  明雪明媚的笑一笑,輕聲道:“這我哪知道?問雨綺姐和董冰。”她和董冰的私交很好,并不稱呼董冰為“董小姐”。
  宋雨綺正在給陸景沖咖啡,撕著雀巢速溶咖啡的包裝袋,螓首微垂的溫婉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不是你們腦子里想的那樣。”
  坐在明雪身旁的何夢明輕輕一笑。陸景的性子太多情,有時候她們私下里說話也取笑他。晚上來酒店這里休息的李逸落就和他關系親密。不過,他應該是看不上長井靜香。
  正喝著咖啡的余樂眼睛很賊,看到董冰臉色有點不自然,笑問董冰:“董校花,你應該知道點什么吧?”
  董冰瞪余樂一眼,剛回麗都酒店那會兒在39層做檢測時,陸景在走廊里給她說過長井靜香八成和夏如龍在一起滾床單,只是這種話她不好意思說出口。
  看了一眼正在打電話的陸景,董冰推測道:“長井靜香和夏如龍在一起,陸景是想打草驚蛇吧!”
  …
  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的一間豪華行政套房間中的戰況激烈。長井靜香的尖叫聲放蕩無比。清脆的日語手機音樂鈴聲在臥室床頭柜上不斷的催促著。
  “米奇,慢一點。慢一點。”長井靜香對俯在她身上的夏如龍說道,喘著氣。費力的伸手接了電話。她和夏如龍兩人晚上都不可能錯接任何一個電話。
  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名字,長井靜香臉色古怪。“米奇,居然是陸景的電話。他不會想通了要繼續和我們談判吧?”
  “那怎么可能?靜香,接電話吧。”夏如龍沒有長井靜香這么喜歡幻想。以陸景寧折不彎的性格,根本就不存在投降這種說法。
  “陸景,你什么事情?”長井靜香調整了下語調,但還是帶著掩飾不住的春情。
  陸景一聽長井靜香的聲音就知道對面是什么情況,道:“嗯,有點事情通知下長井靜香小姐。我剛得到最新的消息:夏如龍在全力做空。長井小姐,你不要送了身-體。還要賠上資金啊。”
  “什么?”饒是以長井靜香的定力,還是給陸景這句話弄得失態,眼眸圓睜。
  夏如龍這會離長井靜香十分近,電話里陸景的話他聽的十分清楚。正在挺身的動作驟然停了下來。
  “長井小姐,夏如龍這個人很賊,不要被他賣了還要替他數錢。我言盡于此了。”緊接著,“滴”的一聲,電話掛斷。
  長井靜香微怔,看向夏如龍。“米奇,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如龍給她說的情況是保持輕倉避免油價被和華大幅拉低之后爆倉。等和華的資金出逃時他會出一份力。
  但是,陸景現在說夏如龍在全力做空。這完全是背棄他們幾家聯盟的做法。
  剛才夏如龍接唐詩經的電話時,她離得有些遠,沒有聽到電話里唐詩經給夏如龍說了什么。這時。心里禁不住浮起疑竇。
  到底怎么回事?如果陸景說的是真的,那她可就被夏如龍坑了。這是智商上被夏如龍碾壓。她完全不能忍受。
  …
  麗都酒店這里,陸景嘿嘿一笑。掛了電話。至于,電話那邊夏如龍和長井靜香到底會吵成什么樣他就管不著了。
  “怎么一臉奸計得逞的狡猾模樣啊?”明雪好笑的對坐到她身邊的陸景說道,冷艷的漂亮眼睛中帶著傾慕的笑意。
  “有嗎?”陸景笑著摸摸臉,將手機放進休閑西裝的口袋里。這才發現大家都在關注他給長井靜香打電話,接過宋雨綺遞來的溫熱咖啡,解釋道:“
  摩根士丹利既然決定和高盛合作,看多石油后市。我們可以做空的時間就不多了,就今天晚上一晚上。我剛才已經給唐詩經打過電話,明天陳董事就會啟程去美國和貝爾斯登洽談、游說。避免有人認為我們觸動了美國制定的金融規則。
  但是,只剩下一晚上的做空時間,我懷疑我們根本就無法打擊到長井靜香、夏如龍。最多是把克拉克-門羅和哈帝-沃倫這兩只小嘍啰給清除掉。我試探下他們兩人的情況。”
  明雪琢磨著道:“這試探有沒有效果啊?夏如龍要是沒有反向做空,那可就什么用了。”
  陸景道:“雨綺、董冰,你們跟我去了浮爾頓酒店。當時夏如龍的神情,你們應該有印象吧?”
  宋雨綺用尾指挽了挽鬢角的秀發,很有女人韻味的動作,說道:“夏如龍的表情至始至終都很輕松。一副成足在胸的模樣。”
  董冰攪拌著咖啡,點點頭,“夏如龍在今天的談判中表現的確實很放松。根據夏如龍自己的說法是,摩根大通銀行只是輕倉做多。油價再怎么下跌,對他的影響不大。”
  陸景打個響指,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問題就在這里。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占據上風,油價徑直往下走,而且我擺明今天晚上會繼續做空。夏如龍說他輕倉做多,我是不信的。以夏如龍的智商,他怎么會不撈一筆?余樂,你說呢?”
  余樂不假思索的道:“那肯定的。以夏如龍在華爾街的人脈、關系,他完全有能力獲知高盛、摩根士丹利的資金何時進入市場。送上門的賺錢機會怎么能不賺?”
  楊晚婷略微有些不解。這撈一筆對打壓和華并沒有任何的好處啊,反倒是在幫助和華。
  余樂笑著解釋道:“晚婷,夏如龍肯定是算準了高盛、摩根士丹利會介意。何況,跟在我們后面做空可以大賺一筆,回頭做多的時候力量就大了。不過,期貨是零和游戲,他賺的錢是三井、沃倫財團以及其能影響到的做多資金。很有點犯忌諱。要是真的”
  說著,對陸景擠眉弄眼的道:“陸景,你這個電話可是驚起鷗鷺一雙啊!”
  以他的智商,很清楚大勝可期的情況下長井靜香和夏如龍會做什么。
  只不過會議室里這會女生很多,話不能說得太猥瑣了。沒準,夏如龍正要射的時候長井靜香不給弄了。嘿嘿…
  陸景笑了笑,看了看,幾個女孩略帶嬌嗔的表情,拿起咖啡杯喝咖啡。余樂這話他可不好接。
  宋雨綺問道:“陸景,如果夏如龍在全力做空,以他的能力,那今天晚上他有可能平倉啊。而且,你給長井靜香打過電話,那夏如龍面對質疑不是更要撤出資金?這樣一來,和華還是無法打擊到長井靜香、夏如龍。”
  這才是這次期貨大戰的根本目的。
  陸景收斂了笑容,沉吟著道:“夏如龍肯定不會在長井靜香面前承認他在做空。所以我說給長井靜香打這個電話只是試探。效果怎么樣還不好說。”
  董冰插話道:“那你為什么不把和華與貝爾斯登接觸的消息告訴長井靜香呢?通過她的口告訴夏如龍,說不定可以誤導夏如龍認為你會繼續做空。那么他今天晚上就不會平倉撤退。”
  陸景搖搖頭,“只是可能。而且,如果是從我嘴里說出的這個消息,夏如龍必然會懷疑。這是畫蛇添足。要讓夏如龍自己去發現這個消息。當然,怎么讓他在今晚知道這個消息,我還得好好琢磨琢磨。”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通過唐詩經告知夏如龍。但是,夏如龍、崔七月可以通過詩經來設局對付他,他卻不愿意這么對自己的女人。
  陸景幾人正討論著的時候,期貨市場的大戰稍歇,傅婕摸著耳垂上的鉆石耳釘,饒有興致的問道:“哦,陸景,你們在討論什么…”
  會議室里的眾人還不知道夏如龍已經從唐詩經那兒得知和華與貝爾斯登接觸的消息。
  …
  長井靜香沒有從夏如龍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心情不佳的穿上衣服離開了和夏如龍幽會的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
  如果夏如龍在全力做空,夏如龍的盈利就是建立在她的虧損之上,這是她絕對不能忍受的事情。
  坐到車中,長井靜香吩咐道:“去三井物產新加坡辦事處的辦公室。”金黃色的凱迪拉克剛剛啟動,中村宏介就打來電話道:“長井小姐,油價下跌的太厲害,我建議再平倉一部分頭寸。否則我們的賬面虧損將要達到6億美元。”
  “等我去了再說。”長井靜香眉頭大皺,語氣不善的說道。
  ….
  夜色中,夏如龍站在酒店豪華行政套房的藍色落地窗戶前看著長街上的車輛。新加坡的夜晚很繁華。
  夏如龍英俊的臉上勾起一抹淡淡的自信微笑: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這場較量,他才是最后的贏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