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2 新加坡最終彈(四)

“滴-滴-”的掃描儀閃著綠燈。麗都酒店39層的專用檢測房間內,明麗的燈光下陸景伸展著雙臂配合著gi公司的安保人員檢測。
  國字臉的男子手里拿著最新的電子掃描儀給陸景檢測了三遍,沉穩的道:“陸先生,確認你身上沒有監聽設備。”
  “嗯。易國,這段時間你們辛苦了,再堅持兩天。”陸景穿上西服外套,從口袋里拿出一盒中華,掂了一顆出來,遞給和華的商業情報副主管易國。
  易國受寵若驚的接了煙,道:“陸先生,這是我們份內的事情。不辛苦。”
  ek咨詢公司女職員楊晚婷被崔七月派人在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會讓后,和華的安保等級再次加強。他親自到新加坡這里來負責安保工作。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勉勵了易國幾句。新加坡政府今晚的安保很到位,沒出現那晚在新苑的特工。出了檢測的房間,陸景臉上全然沒有剛從浮爾頓酒店回來時氣急敗壞的神情。對面女士的檢測房間內,宋雨綺和董冰還沒有檢測完,隱約聽到說話的聲音。
  女人們總是要慢一些。陸景在走廊上吸著煙等著宋雨綺和董冰出來。39層房間走廊駝色的地毯上繡著花鳥圖案,大氣奢華,彰顯著麗都酒店五星級的實力。
  尼古丁的煙味吸入喉嚨,陸景的思緒一下子飄散開:其實,他今天晚上應該留下來和長井靜香、夏如龍虛與委蛇一番,然后可以看看兩人得意之后又頹然的表情。
  “發愁的抽煙啊?”董冰先出來。穿著杏色繡花連衣中裙在走廊溫暖的壁燈下顯得婀娜多姿,倒影動人。語調有些罕見的溫柔。她很清楚如果陸景現在面臨的“絕境”:如果虧損七八十億美元。和華離分崩離析不遠了。
  陸景輕吸了兩口,笑道:“不是。是無聊的抽煙。”
  董冰搖搖頭。秀麗的杏眼看著陸景輕聲安慰道:“陸景,一次失敗沒什么。有莫總對你的全力支持,以你的能力和才華,兩三年和華就可以恢復現在的規模。”
  對她父親是否會在陸景失敗后繼續支持他,她心里也沒底。涉及的利益太大,商業理念也有些區別。只是,莫氏集團的總裁莫心藍肯定會全力陸景。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董主席,不要亂發同情啊。情況沒你想得那么糟糕。”
  見陸景輕松的神情不似做偽。董冰心里疑竇叢生,眨眨眼睛問道:“那是什么樣的?摩根士丹利沒有選擇與和華合作,我看你在酒店的表現也很意外的啊。”
  陸景微笑道:“我確實很意外。我以為憑借我和曾明經的關系,又有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價格優勢,摩根士丹利的那些高管應該同意與和華,瓜分摩根大通、高盛、三井、沃倫財團近200億美元的資金。
  但是,摩根士丹利選擇了與高盛合伙來瓜分和華手里300億美元的資金。這是一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結果。”
  “怎么說?”董冰明眸看著陸景,他并不算英俊的面龐上似乎在溫和的壁燈下染上了一層智慧的色彩。
  陸景手拿著燃燒的香煙。灑脫的聳聳肩,“很簡單。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關系雖然是競爭關系,說到底還是熟人。他們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有過很多次合作。不說知根知底,至少是有很堅實的合作基礎。
  選擇與誰合作。摩根士丹利的主席布倫特-馬南認真的想想就會做出選擇。我固然是希望能和摩根士丹利達成合作協議,但也做了無法達成協議的準備。”
  說著,陸景狡黠的笑起來。“長井靜香和夏如龍現在肯定心情極好,沒準還會一起去開房慶祝下。可惜…”
  “哦----。”董冰緊繃的心情驟然的放松下來。沒問陸景的準備措施是什么。對陸景的能力,她早已經很認可。只是陸景說長井靜香要和夏如龍去開房。讓她忍不住嬌嗔的白了陸景一眼。
  她身邊的追求者多如牛毛,個個都是彬彬有禮,還沒有人在她面前說這樣的話題。雖然知道陸景說的情況十有八-九會發生,但是太直白了。
  陸景嘿然一笑,到電梯口滅了煙。他知道董冰嗔他一眼是什么意思。
  …
  …
  宋雨綺檢測完畢后,陸景、董冰、宋雨綺三人一起去了40樓的傅婕辦公室。
  總統套房小會議室內,傅婕、步山梅等人忙碌的操作著和華的資金。明雪、余樂、盛高格等人都在辦公室內關注著緊張的交鋒。
  紐交所已經開盤二十多分鐘了。
  “陸景,談的怎么樣啊?”見陸景三人進來,坐在橢圓形會議桌邊最外側看著白色蘋果筆記本電腦屏幕的明雪纖細的十指從鍵盤上離開,明媚的笑著問道。
  陸景去之前大家就有共識:今晚談不出什么東西。只是,新加坡副總理詹皓作為中間人邀請,陸景不得不去。
  “當然是談崩了。”陸景笑著坐在明雪身邊,和眾人一一打個招呼,對會議桌對面長發披肩的趙清芷說道:“小芷,你們的策略分析報告做出來沒?”
  趙清芷自得的笑起來,美麗的大眼睛笑得如同彎月,“二哥,當然做出來了。我、小明、明雪、晚婷四個人配合很默契的。喏,這是打印稿。”將手邊的一份a4紙訂起來的文件推給陸景。
  陸景大致了掃了掃,微笑道:“行,盡快發出去。老盛,你手里有發布的渠道吧?”
  盛高格點點頭,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他到底是四十多歲的人了,需要咖啡提神,“我們可以現在各大網站的財經頻道上刊登。然后向各大報紙投稿。一兩個小時內。金融業界就會關注到和華對后市石油看多的看法。”
  ek咨詢公司要發布看多的策略分析報告,聚精會神聽著陸景和盛高格說話的幾人一點都不意外。
  陸景認可的點點頭。這種小事,他自然是不管的。眼神微微掃過坐在趙清芷身邊座位上的楊晚婷清麗秀美的臉蛋。楊晚婷用力的抿了抿嘴。低下頭,避開陸景的視線。陸景心里自嘲的一笑,這算是一得一失了。
  陸景和明雪、趙清芷、盛高格說話的時候,宋雨綺和董冰已經向傅婕、墨靜雯、余樂等人說明了情況。
  傅婕沉思著敲了兩下身下黑色辦公椅的金屬扶手。摩根士丹利都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看多的文章,意思表達的很清晰。這個消息實在有些突然,不得不啟動備用方案。
  但是啟用備用方案,還有個問題需要解決。“陸景,摩根士丹利不選擇與我們合作,反而看多石油后市。今晚我們繼續做空是不是會觸動美國人的神經?”
  這個問題拋出后。會議室里立即安靜下來,這也是大家目前最關心的問題之一。得罪了美國人,和華日后在歐美市場的開拓將會變得極為困難。
  陸景看向余樂,余樂正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陸景打了手勢,示意他解釋一下。
  余樂坐直身-體,自信的道:“肯定會觸動一些敏感的美國人的神經。但也只是一部分人。高盛是昨天凌晨表態看多。摩根士丹利是今天晚上表態。
  不管這兩大投行在全球金融領域有多么大的能量,也不可能在兩三天之內讓全球的資金都聽他們的。所以,我們今天晚上繼續做空,風險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當然。我們依舊要在美國五大投行中活動下,不能讓長井靜香、夏如龍把臟水潑到我們身上來。”
  董冰一下子明白過來。和華的資金是分布在數以千計的賬戶中,就算摩根士丹利和高盛要查,短時間內肯定查不到。誰知道和華在做空?根本就沒有人有證據和華在做空。
  高盛、大摩又不是金融皇帝。市場需要有反應時間。只要和華沒被抓到證據,事后怎么解釋都是可以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敏感得喜歡搞陰謀論。
  只是,她心里還有疑問。陸景的預備方案是什么?
  “那就做空吧。啟動應急的方案。”傅婕很快下定決心,斷然的說道。
  陸景點了點頭。應急方案,他早和傅婕討論過。想了想。去書房里打了一個電話。
  …
  …
  距離浮爾頓酒店十分鐘車程的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的一間豪華行政套房中,夏如龍裹著一條浴巾和長井靜香一起喝著紅酒說話。
  長井靜香臉上從云端下來的緋紅還沒有消散,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白玉般的身-體曲線玲瓏,一絲不掛。她不介意將她美妙的胴-體展現給夏如龍看。
  “米奇,這次談判沒有達到預定的效果啊。”
  “靜香,陸景那么精明的人,不可能被你的言語打動,讓你拖延時間。他現在肯定要大幅做空,準備拉人墊背,你只要撐過這一關就好了。沒問題吧。”
  夏如龍走到長井靜香面前,扶在沙發扶手上,低頭用舌尖撩撥著她的紫珠。
  “好癢。”長井靜香嫵媚的嬌笑,一手抱著夏如龍的頭,“我沒有問題。就怕哈帝-沃倫可能撐不住了。”
  兩個小時前,與哈帝-沃倫在浮爾頓酒店分開時他臉上憂心忡忡。她已經聽從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員中村宏介的告誡,在昨晚平倉了部分頭寸。實際虧損3億美元。賬面虧損比較小。
  “沃倫財團在遠東的實力并不怎么樣。”夏如龍笑道,心里默默的盤算著他的打算。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來。夏如龍拿起手機后臉色微微一變,居然是唐詩經的電話,略微停了2秒,接通了電話。(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