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1 新加坡最終彈(三)

“老徐,怎么回事?”李義濟不解的問徐陽成。他對金融并不是很了解。
  徐陽成在李義濟身邊小聲為他解釋道:“李部長,和華動用的資金不下于1oo億美元,怎么巨額的資金平倉的話,將會立即拉高ti期貨價格。和華的資金到時候不僅無法安全的撤離,而且還因為原油期貨價格的上漲為三井、沃倫財團、摩根大通解套。。”
  做空的大資金想要撤出,必定需要有人接盤。現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中的做空接盤資金不足,和華一開始撤離資金,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就會上漲。
  李義濟頓時恍然,長井靜香的話里居然有這么險惡的陷阱。6景,好像也不怎么懂金融吧。
  長井靜香這番話在腦子里想了很多遍,沒想到6景一口就否決。當然,她也沒指望一開口就能將6景打動。這就像武道高手過招,不會打太久的時間,但是也不會一招就分了勝負。
  長井靜香微笑著道:“誠意我是有的,就怕你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算啊。”
  6景淡淡的說道:“長井靜香,一個交易日之內,和華這么大的資金量根本不可能撤出。所以,你勸我撤出見好就收的話就不用說了。”
  長井靜香道:“能撤出一部分資金也是好的。我可以保證我們三井在元旦假期之后也不阻擊你。當然,高盛那邊我無法保證,你把杰潤弄得賬面虧損將近17億美元。高盛的高級合伙人們很有意見。”
  “貌似三井的信譽不怎么樣吧?”6景譏諷的說道。拿起潔白如玉的茶杯喝了一口。
  他不會相信長井靜香的保證。
  當年宋太祖在滅南唐之前對大將曹彬說許他一個樞密使的位置。結果等曹彬滅掉南唐回來之后,宋太祖只賞了曹彬五十萬貫。樞密使那是絕口不提。這還是天子金口玉言的許諾。這都可以改。長井靜香的保證又算什么?
  和華幾百億美元的資金不可能憑著長井靜香的個人信譽來保證。她的個人信譽值不了這么多錢。
  長井靜香臉上的笑容越的嫵媚,千嬌百媚的女人味散開。“那你想要怎么樣?”
  6景道:“我索性今天晚上繼續做空。我縱然會虧損的多一些。但是,只要能把你們幾個拉下馬就行了。錢的用途么,最終的作用還是用來報仇。”
  6景這話說的很直白。長井靜香笑吟吟的道:“幾億美元的虧損只是會讓我有些麻煩,還不至于讓我失去在三井內部的地位。6景你的想法行不通。米奇、沃倫總裁你們呢?”
  夏如龍很灑脫的聳聳肩,“我只是個職業經理。虧損過大肯定有影響。但是我現在是輕倉狀態。ti期貨價格即便是跌到4o美元也和我沒關系。”
  哈帝-沃倫藍色的眼睛盯著6景,露出個很標準的貴族式微笑,帶著輕蔑,“我還是有點家底的。幾億美元我還是虧損的起。”
  6景輕輕的鼓掌,笑道:“果然都是好氣魄。明人不說暗話。如果你們沒有足夠說服我的理由,我還是準備試試。看看到了明天凌晨你們還是不是這么淡定。”
  董冰詫異的看著6景。這次談判就因為由長井靜香、夏如龍提起的,6景這番話就很自然的占著心理上的主動地位。她算是見識到如何在商業談判中將一絲的優勢擴大。
  哈帝-沃倫臉色有些不好看,大口的喝著紅茶,末了還讓人拿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過來。6景的意思是不介意他多損失一點,只要讓自己等人傷筋動骨就行。
  有這么不講規矩拿錢砸人的嗎?
  一個有錢人被人用錢多來威脅,這份屈辱感就會尤其的重。哈帝-沃倫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夏如龍很放松的喝著紅酒,不時的還看看李義濟的反應,仿佛會議室里劍拔弩張的談判不過是小事情。
  長井靜香的笑了笑。“6景,和華繼續拉低油價將會得罪高盛。你這樣會觸及美國人制定的金融秩序。我知道你的憑仗,你和摩根士丹利的曾明經有聯系,對吧?”
  說著。長井靜香站了起來,對李義濟道:“李部長,方便安排幾間安靜的房間休息嗎?”
  “沒問題。”李義濟一口答應下來。
  長井靜香回頭問了問助理竹田一郎時間。然后對6景嬌媚的笑著道:“還有二十分鐘就要紐交所就要開盤了。不如我們先休息會等會再談。6景,你最好和曾總裁確認下。”語氣高深莫測。
  宋雨綺的心立即提了起來。她知道6景的全部計劃。和摩根士丹利合作自然就不用擔心高盛。這兩家本來就是業務上的競爭對手。但是長井靜香這么有把握的讓6景去查。只怕事情有變。摩根士丹利不會與和華合作了。
  可是,曾明經為什么沒有電話打來呢?他和6景的私交不是很好嗎?
  6景深深的看了長井靜香一眼。放下二郎腿,起身道:“行啊。我等會打個電話問問。”輕輕的拍了拍宋雨綺的手背,“沒事。”
  董冰心里卻是升起不好的預感。她感覺到6景似乎有些失望,或者說強自鎮定。
  李義濟讓隨行的人員去準備空休息室。片刻后,6景和長井靜香、夏如龍、哈帝-沃倫等人各自去了休息室。會議室里就剩下李義濟和徐陽成等人。
  “老徐,你怎么看啊?”李義濟苦笑著揉揉太陽穴。
  這個級別的商業斗爭還真是傷腦筋。一不留神就是個坑。這可不是幾個人隨便的簡單斗口瓦解對方意志什么的。而是幾家企業的決策者在說話。
  徐陽成沉吟了一會,說道:“李部長,和華的麻煩恐怕大了。1oo多億美元估計會虧損大半。”
  摩根士丹利不與和華合作對抗高盛。等元旦兩天的假期一過,市場會對高盛策略分析報告做出反應。和華的資金只能割肉離場。
  李義濟倒吸了口涼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過是虧損5億美元左右就已經讓新加坡滿城風雨。和華要是虧損六七十億美元,那動靜可就大咯。
  “剛不可久啊!6景的性格...”李義濟輕嘆了口氣。
  …
  23樓東側的休息室里。氣氛有些沉悶。董冰和宋雨綺都是一臉的擔憂。6景在落地窗前撥了曾明經的電話。電話很快接通。里面傳來曾明經疲倦的聲音,“景少?”
  “曾總,是我。”6景咳嗽一聲,“曾總,摩根士丹利對與和華合作是什么態度呢?”
  曾明經此刻正在香港的辦公室里,他一直都在等6景這個電話,現在這個電話終于來了,說道:“景少,摩根士丹利無意與和華合作。我們對石油后市是看多。今天的華爾街日報會刊登摩根士丹利的觀點。”
  6景沉默了一下。腳下的皮鞋輕輕的碾著木質地板。
  曾明經硬著頭皮解釋道:“景少,對不住了,我沒能完成你的委托說服總部與和華達成協議。”
  6景瞇著眼睛笑了笑,“曾總,你知道我不是生這個氣。”既然失敗了,為什么不早點反饋結果呢?
  曾明經長嘆口氣,“我畢竟還是摩根士丹利的雇員啊,摩根士丹利內部下了封口令。”
  作為摩根士丹利的大中華區副總裁,他不可能為了和6景所謂的私交去違背摩根士丹利主席布倫特-馬南的意志。這絕對是得不償失。
  “我明白了。”6景淡淡的說了一句。掛了電話,對宋雨綺、董冰說道,“我們回去吧。”
  宋雨綺愣了愣,沒說話。為6景打開了休息室的門。董冰小聲建議道:“6景,不行的話和三井的長井靜香那些人談談。”
  6景抿了抿嘴,搖搖頭。帶著宋雨綺、董冰徑直坐車回了麗都酒店。
  …
  同一時間。浮爾頓酒店23樓西側的休息室里,夏如龍大口的抿著紅酒。這是他思考問題時的習慣。身側。三人的隨行人員都在一旁等候著。
  哈帝-沃倫來回踱步,嘿嘿笑著。聲若夜梟,“長井小姐,你覺得6景要是知道摩根士丹利看多,他會怎么辦?”
  長井靜香眺望著落地窗外新加坡河的夜景,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他將失去最后的憑仗。上策自然是來找我們談談。下策是狗急跳墻,和我們死磕…”
  話音還未落,門外一名李義濟的隨行人員敲門進來,“沃倫總裁,長井行長,夏總裁,6先生一行剛剛坐車離開了浮爾頓酒店。李部長讓我來通知一下各位,今晚的談判到此為止。”
  “哈哈,這小子被嚇得屁滾尿流了…”哈帝-沃倫放聲大笑。
  這時,夏如龍放下酒杯,“沃倫總裁,我的判斷和你恰恰相反,6景這是要狗急跳墻了。今晚他肯定會繼續做空。我們要準備保證金的事情了。”
  哈帝-沃倫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好看。這意味著他又要虧錢了。
  長井靜香細聲細語的道:“米奇,你確定?”
  夏如龍點點頭,“靜香,6景就是個寧折不彎的性子。他要死肯定想多幾個墊背的。七八十億美元的大虧損,足以動搖他在和華財團內部的威望了。”
  “喲西!”長井靜香臉上煥出神采。和華財團本就是一個松散的企業聯盟,核心人物就是6景。只要6景的威望不足以驅使和華財團那些實權派,和華財團就是罷了牙齒的老虎,沒什么威脅。
  “保證金,我們還是能湊一湊的。米奇,這次你的功勞很大啊。”長井靜香嫵媚的對夏如龍拋了一個媚眼。能說服摩根士丹利不與和華合作,還是依靠了夏如龍在摩根士丹利的人脈。
  夏如龍微微一笑。他在摩根士丹利的人脈其實并沒有長井靜香想象的那么大。但是,他肯定不會告訴他的這兩位合作伙伴。(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