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370 新加坡最終彈(二)

“下面有請李逸落小姐為大家帶來一首好聽的歌曲,《第一次愛》。有請。”拍賣落定,臺前明麗的女主持人高聲宣布道。穿著一身精美白裙的李逸落緩步從側門進入餐廳。
  東南亞的名流們立即被這位清純秀美、宛如神女般的女子吸引住。掌聲雷動。這位當今亞洲樂壇天后級的女歌手人氣極高,美麗的容顏和舒緩空靈的歌喉都同樣打動人心。
  音樂的節奏緩緩的響起來。餐廳的燈光暗了下來。李逸落空靈的嗓音響徹在餐廳中。柔曼舒緩。李逸落的情歌唱法是一絕,憑著她獨特的音質具有很高的識別度。
  周晉成的外孫女計萍看著身邊閉上眼睛陶醉的輕哼著歌曲的陳博延,輕輕的搖搖頭。她姥爺和舅舅準備讓她和這位陳氏子弟深入交往,只是看他這么癡迷女歌星,她的心便先冷了半截。
  一曲唱完,又是掌聲雷動。李逸落鞠躬道謝,然后跟著經紀人琳姐徑直走向10號桌,純真明沏的眼眸直勾勾的看著10號桌邊微笑著輕輕鼓掌的青年。
  “宋助理,董小姐。楊總…”李逸落輕提裙擺,禮貌的和眾人打著招呼,然后看向陸景。
  看著李逸落美到極致地眼線,秀直的鼻梁,這是生下來就要注定要吸引所有男人目光的女人。陸景心里涌起久別重逢的喜悅之情,溫潤的笑道:“逸落,你的歌唱得越來越好了啊。”
  “謝謝。”李逸落秀美精致的臉蛋上浮起一抹興奮的緋紅,向陸景笑著道謝。中德混血兒精致容顏上的笑容仿佛春暖花開時的姹紫嫣紅。風情動人到極致。
  縱然她可以得到全世界的掌聲,但在她的心里。都比不上他的一句贊許。
  滿桌的人都給李逸落絕美的笑容晃了一下。陳九林回過神,心里暗自咋舌。他和陸景在香港中環廣場大廈的電梯中第一次見面。陸景身邊就有一位絕美的女子:清麗動人,明眸酷齒,美麗逼人。
  今天陸景身邊又帶著一位絕色美女,和華董坤城的女兒董冰,明麗動人,帶著英倫風情。現在又來一位李逸落,一看就對陸景大有情意。乖乖,正常人擁有這其中一位,就是人生的樂事、莫大的福氣。而陸景居然能擁有三位。實在是令人羨慕啊。到底是年輕力壯…
  陸景的身邊坐著董冰和宋雨綺。李逸落只得坐在黃千兒身邊。說笑了一會,李義濟的隨員過來通知去23樓會議室商談。陸景站起來,對7號桌哈帝-沃倫挑釁的目光視而不見,對宋雨綺、董冰說道:“我們走吧。逸落,我們回頭見面聊。”
  李逸落點點頭,沒有多問。她今晚的住處就在麗都酒店39層,陸景辦正事自然是不會帶她的。
  南然站起來,對陸景懇切的道:“陸先生,小心為上。祝你一切順利。”陸景這一去。必定是要面臨著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倫最兇險的一次反撲。這就像是古代拳師上擂臺,一會就是“你死我活”的較量,十分兇險。
  陸景笑了笑,和南然握握手。“我會的。”和楊玉立、陳九林道別后,帶著宋雨綺、董冰往門外走去。
  …
  浮爾頓酒店23樓的會議室布置的極為奢華,正中的墻壁上掛著一幅張大千的山水畫。兩側乳白色的方塊沙發邊都安置著落地臺燈。灰銅色的金屬材料如同古時的格子窗點綴著會議室四周。精致而具備現代氣息。
  陸景一進門就看到詹皓正在會議室中間和先到場的哈帝-沃倫、長井靜香、夏如龍、李義濟說著話。幾人的隨行人員四散在周圍,大約有十幾人。
  見陸景一行進來。一名儒雅的中年人走到詹皓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裝作相談甚歡沒看見陸景一行進來的詹皓這才和李義濟看過來。徐陽成過來迎著陸景,將三人帶到會議室的中間。陸景搶先微笑著道:“詹總理。我和逸落是朋友。剛才出價1000萬新元情非得已,我要想詹總理說聲抱歉。”
  他只是要展示下今晚強硬的談判態度,而不是要往死里得罪位高權重的詹皓。
  李義濟對陸景的態度倒是一怔,隨即微微笑了笑。這位倒不是一味的強勢。
  詹皓不悅的臉色稍緩,涉及到男女情事,他也不好多說什么,哈帝-沃倫老色鬼的名聲全新加坡人都知道,道:“陸先生,我代表新加坡商會謝謝你捐款1000萬新元。”
  輕飄飄的一句話算是把剛才的事情揭過。見陸景笑笑,詹皓微微側身,道:“陸先生、沃倫總裁、長井行長、夏總裁,你們幾位都是老相識了。我就不一一介紹。
  新加坡石油公司因為經營問題,目前處在虧損狀態中。新加坡政府原則是同意由外資來并購新加坡石油。你們幾位的競爭,可以敞開了談一談。”
  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事情,以詹皓的身份不便明說。說了,和華也不會承認。操縱油價的名聲,美國華爾街的五大投行都不敢公開承認。輿論壓力太大。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直想要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但是這會觸犯到三井、沃倫財團的利益。新加坡的權貴已經有共識:以這次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較量結果作為評判。
  是以,詹皓直接用這個話頭來引出談判的意思。說完后,詹皓又交代了幾句場面話,借口有事情,帶著隨行人員離開。擺明了是讓三井、沃倫財團、摩根大通與和華自己談。
  雖然哈帝-沃倫請他作為中間人邀請陸景和談,但是他并沒有居中說和的意思。這種臨時協議肯定會撕毀,到時候他作為中間人是兩面不討好。
  既然人到了,他也就沒有多呆的意思。
  李義濟坐到上首水墨山水畫下的沙發上,伸手微笑道:“你們談。我保證今晚的談話不會泄露出這間會議室。”
  哈帝-沃倫、長井靜香、夏如龍互相看了看,走回到左手邊的沙發處坐下。李義濟的一位隨行人員從門外送了紅酒、咖啡、溫水、清茶各式飲品進來。
  夏如龍選了一杯紅酒,輕輕的品著。新加坡的權貴作為旁觀者都認為這次談判有問題,陸景能看不出來?但是他對能否和陸景達成和解協議并沒有太大的興趣。今晚的和談實際上長井靜香一手推動的。目的不外乎是拖延時間。
  哈帝-沃倫選了一杯正宗的紅茶,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
  一個男人如果命根子給人廢了,這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他沒有和陸景談判的意思,只是遵從心腹卡文-伯克的建議。拖延時間對沃倫財團來說很有利。
  陸景坐在右側的沙發上,淡淡的一笑,對哈帝-沃倫仇恨的目光視而不見,選了一杯碧螺春,抿了一口。
  董冰和宋雨綺分別站在陸景身后,這樣的場合,她們倆還沒有資格落座。淡馬錫的執行董事、副總裁徐陽成都沒有資格落座。哈帝-沃倫的女秘書艾琳娜、夏如龍隨行的兩名白人男子都是肅然而立。
  能坐下的都是一方首腦。
  談判的氣氛漸漸的濃厚起來。今晚的主戰場在wti原油期貨市場,操盤手分布在全球一些不為人知的地方。但是做決策的人全部都在浮爾頓酒店23樓這間精美的會議室中。
  數百億美元的資金走向就將在他們的口中決定,影響的將會是今晚全球的油價走向。無數人是傾家蕩產、還是財富增長就在這里決定。
  房間的燈光帶著淡淡的明亮色。
  坐在左側一排單背乳白色沙發正中的長井靜香開口打破了會議室內的沉默,婉婉而談:“陸景,連續4天的油價已經讓三井、高盛、沃倫財團、摩根大通虧損嚴重。但是,如果今天晚上和華的資金還不撤離原油期貨市場,等到元旦之后恐怕就撤不出去了。這是我們今天能坐下來談判的基礎。”
  長井靜香穿著流蘇性-感黑裙,小露香肩,牛奶白滑膩的肌膚展示她的魅力。坐在乳白色的沙發上,酥胸豐翹,別有一番動人的風韻。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臉色平靜。
  長井靜香心里松口氣,接著道道:“連續4天的油價大跌,已經產生了賺錢效應。很多中小散戶都在做空。和華完全可以趁著今晚的機會平倉,撤出資金。我保證三井、沃倫財團、摩根大通的資金不會阻止你撤離原油期貨市場。”
  這句話一說出來,房間里嚴肅的氣氛悄然的松了些。坐在主位上的李義濟點了點頭。長井靜香的話很有說服力。
  實際上國際上的大財團,很少有是被商業競爭打敗的。都是劇烈的社會變革才導致的衰退,或者是自身的失誤產生巨額虧損才導致分崩離析。
  只是陸景的話讓李義濟十分不解,“長井小姐果然打的好算盤。看來你這個談判也沒有多少誠意啊。”
  陸景很冷淡的刺了長井靜香一句。
  董冰這段時間跟在陸景身邊學習,對市場的情況很了解。長井靜香的話也就哄哄外行。在高盛、三井都發布策略分析報告看多石油的大背景下,有多少中小散戶會繼續做空wti期貨?
  和華動用了300億美元做空,這家巨額的資金在一個交易日之內根本就撤不出市場。長井靜香確實沒有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