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6 花樣年華的底細

陸江點點頭,微微一笑,“看出來了?”花樣年華開業之后所暴露出來的問題才會更多。這就像打靶,先要把靶子豎起來。若是一直是出于停頓整業狀態,有些問題反倒不好查了。
  “恩。”陸景笑了笑,葉成和去省|廳培訓是示敵以弱,看來大哥是打算調省里的力量來動花樣年華。省公|安|廳|廳|長是師書記的人,想來協調起來并不會很困難。
  陸景想了想說道,“如果邢盛知道消息,他有沒有可能通知花樣年華?現在的通信技術,應該是可以查到對應號碼的通話錄音吧?”
  “哦?”陸江神色動了動,笑道:“你呀,盡琢磨這些鬼名堂。我知道了。”
  “哥,花樣年華后面的人會不會多了一些?熊書記如果知道…”
  陸江抽著煙,煙霧讓他清秀的面龐有些模糊,“凡事都有個度,如果花樣年華的齷蹉太多,證據確鑿,是沒有幾個人肯出頭說話的。”說著,笑了笑:“具體的時機,省|廳的同志會把握,你不用擔心。”
  …
  江州大學在元月十日舉行期末考試,還有二十天的時間,關寧宿舍的幾個女孩子都忙著自習。吃過晚飯走在去教室的路上,腳踩在硬硬的石板上,讓人懷疑地上是不是鋪了一層霜。
  幾個人一邊走著,一邊跺腳,手插在厚厚的外套衣兜里取暖,呼出的濁氣都是白色。白明俊鼓動著大家今晚一起去大禮堂看校園情歌大賽五進三的比賽,總好過去清冷的自習教室苦挨。
  他已經提前讓人幫大家占好了座位。徐瓊皺著鼻子道:“白情圣,位置不好,我們去也沒什么意思呀?”白明俊呵呵笑著道:“我保證是前十排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歌手們的容貌。”
  徐瓊有些意動,說道:“你們去不去呀?聽說情歌王子胡宇飛長的很帥哦。”
  葉儀把她抱在懷里,捏她精致的小臉蛋,“你個小花癡。”陸景看著幾個人笑鬧,小聲問關寧:“怎么感覺白明俊和徐瓊關系很好啊。他換目標了?”
  關寧挽著陸景的手,笑兮兮的在陸景耳邊低聲道:“曲線救國呢。白明俊是校學生會的干部和社團聯的一些人很熟,能拿到座位。”明亮的路燈下樹枝在北風下嘩嘩的亂響。陸景看著她柔滑如脂的臉龐伏在自己的耳邊,聞著她的幽香,有種食指大動的感覺。
  關寧在江大呆了近一個學期,已經有許多人認識她,不過看到她牽著一個男孩的手,都識趣的沒有過來。現在江州大學里面不知道圖書館門前擺玫瑰圖案,放煙花慶祝生日的人找不出幾個。
  走到岔路口,一行幾個女孩子最終決定去看比賽,復習也不差這一晚上。九六的時候學校還不流行圣誕節,否則的話這幾天活動會更多,校園里隨處可見各種活動的海報。
  大禮堂的人氣明顯比上次火爆。一行六個人跑到大禮堂前面去坐著,引的后面晚來了沒有座位的學生不滿,“空著位置不讓人坐,原來是給人留著的。我們難道不是江大的學生嗎?為什么要區別對待?”
  溫暖如春的禮堂里,報幕的司儀穿著紅色的拖地長裙,畫著精致的妝容,眉眼如畫,照例感謝了領導一番,才開始介紹比賽的流程。
  坐得近了,陸景能看到司儀臉,貌似是他進入江州大學之后的那位金牌主持人。陸景想著這紅色的長裙穿在關寧身上該是何等的驚艷。司儀卸了妝也算得上是美女,可惜比起關寧這樣禍水級別的美女還是有些差距。
  比賽唱到一半時,白明俊把陸景拉到大禮堂的后面,在一處溫暖的休息室里抽煙,從休息室里偶爾還能看到門外走過的工作人員。有畫著妝,穿著各色服飾的伴舞人員,有指揮卸掉音響效果的人員…
  白明俊敬了陸景一支煙,笑道:“陸景,你讓我們江州大學的男生們怎么活啊,現在表白送玫瑰花不到一千支都不好意思說話了。我求你幫我個忙?”
  陸景點了煙,笑著道:“你說說看。”
  “幫我策劃一個追蘇蕓的方案怎么樣?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放心絕不會讓你白忙活,等事成了,我請你和關寧吃飯。”
  陸景笑道:“這種事我怎么好亂出主意。要看個人悟性。我倒是奇怪了,你怎么想著追蘇蕓,按你那天給我說的,江大校花級的美女也有幾個,美女級別更是不少啊。”
  白明俊豎起食指搖了搖,說道:“我喜歡蘇蕓文靜的性格,我們高中就是同學,我高她一屆。好不容易都到江大了,也算是人生中的一種緣分,我是不會放棄的。”
  陸景笑著點點頭,明白白明俊的心情。不過這事他不會出主意。
  吸了會煙,見陸景沒什么幫忙的意思,白明俊笑道:“得了,知道你是個講究人。不說這個,我們回去看比賽吧。”
  兩個人從吸煙室走回到座位。陸景這一次很專心的聽著歌。一直到結束,幾個人都議論紛紛。出了大禮堂,在路邊看到一輛很拉風的桔紅色世爵跑車,一個長相英俊的男人正靠在跑車上抽煙,形象氣質俱佳。
  幾個從車邊路過的女生大著膽子看那男子,還吃吃的笑著小聲討論著。
  陸景看到男子身邊的賀爽,立刻就認出來他就是方華天。方華天的眼睛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大學里面的女生,仿佛尋找獵物,當他看到關寧時眼睛亮了一下。陸景忍不住皺著眉頭。
  賀爽則是雙眼搜索著,當他看到陸景時,伸手指著陸景對方華天說道:“方少,陸景出來了。”
  “我看到了,他女朋友不錯。”方華天站直身體,拍了拍賀爽的肩膀。
  賀爽會意的喊道:“陸景!”
  徐瓊拍手嬌笑道:“陸景,帥哥的跟班喊你了。”白明俊的臉色有些嚴肅,提醒道:“別亂說,方華天是江州有名的公子哥,被他盯上沒有好事。”徐瓊吐了吐舌頭,躲到葉儀懷里。
  陸景倒是有些詫異的看了白明俊一眼,心想著他家的關系是誰?能認出方華天的多半和江州官場有些關聯。
  陸景笑了笑,“走吧,不用理他。”說著話,幾人下了臺階準備回宿舍。賀爽走過來攔住幾人,不爽的道:“陸景,你怎么回事?方少叫你過去。”
  陸景瞇著眼睛,冷笑了一聲,說道:“方華天算那根蔥,他叫我過去?他有這個資格嗎?”
  說著,用手指在賀爽的胸口戳了戳,把他戳得連連后退,“賀爽,就你這眼色還當跟班,早點回家洗洗睡吧。”
  “草!你以為你是誰啊!”看著陸景那副囂張的架勢,賀爽憤憤的罵了一句,連退幾步。他認識方華天少說也有三年,還沒有人在他面前說過“方華天算哪根蔥這句話”。心里正想著該不該動手時,方華天挽著一個美麗女孩的手走過來,笑的很有風度,“陸少架子好大,賀爽都請不動你。”
  陸景向前踏出一步,將關寧擋在自己身后,阻隔了方華天yin邪的視線,淡淡的說道:“方華天,有屁快放,沒屁滾蛋。”
  他身邊的女孩要說話,被方華天伸手攔住,然后對陸景笑道:“我過來只是想要告訴你一聲,少動點花樣年華的腦筋,你們惹不起我們。”
  陸景笑了笑,想著大概是大哥的示弱舉動讓他們那些人認為大哥也不過如此,“方華天,你覺得你**官很大?或者,你覺得華省|長的官很大?真搞不懂你的自信從那里來。說起話來和三歲的小孩一樣幼稚。搞不清楚狀況,早點回家吃奶,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大哥的背景應該是若隱若現,省里估計是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不過隨著他在江州的時間越來越長,江州市里知道的人會越來越多。
  方華天臉上海掛著笑,有些僵硬,心里極為惱怒,不過他不是那種把情緒掛在臉上的人,“我們走著瞧吧。看看到底是誰搞不清楚情況。明天晚上花樣年華會重新營業,歡迎陸少過去體驗我們花樣年華的服務。”說著招呼陳晨,賀爽跟著他一起走了。
  陸景對他最后那句示威的話倒沒什么感覺,花樣年華越早開業,死的越快。
  白明俊腦子里轉著有省里面和市里面那個位置上有姓陸的官員。幾個女孩都知道陸景家里有些背景,雖然有些好奇,但也沒有說著這個話題,轉而說起跑車帥哥身邊的那位美女的事情。
  那美女叫陳晨,是英語系的名人,剛才也進入了情歌大賽的前三名,在江大里面很有些名氣。又說道胡宇飛和她唱歌孰優孰劣。這屆情歌大賽會在12月30號晚上舉行決賽,角逐前三名的名次。
  陸景淡淡的笑道:“我倒是認為她不會拿到第一名。”蘇蕓問道:“為什么?我覺得她唱歌挺好聽的啊。”
  陸景笑了一下沒有回答,心說:“30號的時候,花樣年華也該被拿下了吧,那時候方華天說不定已經進去了。看陳晨對方華天的那個依戀樣子,這樣的情況下,她要是能拿到第一,那才是有鬼。”
  送她們幾個回宿舍的時候,陸景叮囑了關寧幾句,讓她這幾天小心,有事給自己打電話。方華天的目光讓他心里不舒服。關寧乖巧的點著頭。
  陸景心里想著,保鏢的事情看那天老頭子心情好,找他問一聲。現|役的軍|人是不想了,退|役的軍|人請一個過來也不錯。
  …
  周六的早晨總是讓人不自覺的感覺到慵懶,陸景歪著頭去拿衣服兜里的手機,陳笑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景少,我爸今天中午請你在羅馬假日西餐廳吃午飯,你有沒有空啊?”
  “中午沒事,行啊!就請我一個?能不能帶朋友過去。”陸景想著一會去找關寧,帶關寧一起去。
  陳笑遲疑了一會,說道:“就你一個人來行不行呀?”陸景覺得有些奇怪,還是答應下來,莫非有什么事情要談?
  掛了電話,陳笑拍了拍胸口,心道:“好險,總算糊弄來了。希望中午吃飯的時候別處差錯。”
  想著自己的小心事,她摸摸自己的滾燙的臉頰。
  明亮的西餐廳內,陸景笑著和陳笑的父親握了下手,神態從容不迫,倒是讓陳樂義暗贊了,一般男生見女士家長能有這個反應,那心里素質是很強的。
  陳樂義說道:“你好,我是陳笑的父親陳樂義,這是我的名片。”陸景接過來看了一下,陳樂義是一名律師,工作地點在北京。
  “哦,陳叔叔好!我沒有制名片,有些失禮了。”
  陳樂義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陸景,以為他年青人好面子,就笑道:“先點餐吧。”把菜單遞給陸景,問道:“小陸,你是笑笑的同事?”
  陸景愣了一下,說他是笑笑的同事也說得過去,就點了點頭。他感覺這餐飯怎么有點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