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369 新加坡最終彈(一)

董冰明凈的鵝蛋臉上浮起幾許潮紅,她又不是小女孩,很清楚夏如龍此時手里mp4里播放的不是什么好東西。隱蔽的用白色的高跟皮鞋輕踢了陸景小腿一腳,發泄下她心里的不滿。
  陸景面無表情,心里郁悶的很:這妮子還真舍得用力啊。又沒給你看。
  宋雨綺看到董冰的反應,差點笑出聲。她早知道那是什么。夏如龍和戴姆勒-克萊斯勒亞洲區首席執行官助理安琪-羅伊斯的激-情視頻還是她拷貝進去的,
  這是當時收購現代汽車的時候,因為要監控內奸,無意中發現了夏如龍的秘密。陸景現在是要用這個視頻來換取符玉龍免于吃官司。
  夏如龍關掉了mp4中的視頻,眼神閃爍,心里仿佛吃了一只死蒼蠅般惡心。
  他是未婚,三十多歲的男人有需求需要釋放很正常。并不會受到道德譴責。但是,這個視頻如果發出去,對他的名聲、形象影響很大。
  雖然,實質的傷害可能很小,但是,他可沒有帕里斯-希爾頓那樣的背影、財富。他終究是靠才華吃飯,不是靠臉蛋吃飯。
  在心里衡量了一會,夏如龍沉聲道:“把視頻都給我,符玉龍的事情,我會幫你想辦法。但是…”他豎起一根指頭,“如果還有下次,我絕對不會再受你的威脅。”
  陸景舉杯示意,輕松的道:“放心,今晚的和談我不會這個視頻威脅你。我希望在今晚紐交所開盤之前聽到符玉龍順利離職的消息。”
  開除和離職是兩碼事。符玉龍的事情,讓夏如龍來處理。不過一句話的事情,只要改變下長井靜香的看法就可以。
  這并沒有危及到夏如龍的核心利益。今晚的和談。肯定不能用這個視頻作為手段。
  “你明白就好。”夏如龍冷冷的說道,將mp4收進衣兜里。轉身離開。今晚的好心情被破壞的差不多了。且看你得意到什么時候。
  “就這么簡單?”看著離開的夏如龍,董冰感慨的問道。
  “能有多復雜?”陸景扶著掩嘴輕笑的宋雨綺的香肩,齜牙嘶了一聲,“董校花,你下次下腳輕一點啊。”
  董冰翻翻白眼,嬌嗔道:“還有下次?下次我肯定告訴關寧和小靈。虧你這樣的身份,怎么像狗仔一樣專門拍人這樣的**視頻。”
  陸景嘿然一笑,他可不會有什么慚愧的心思,解釋道:“無意中拍到的。要不是出了符玉龍這檔子事。我也沒打算拿出來。”
  心里倒是想起前世里聽到得一句郭德綱相聲的臺詞:上流社會不看這個,人家來真的。
  宋雨綺幫陸景作證,“董冰,這是在韓國漢城無意投拍到的。國安五處的特工幫忙裝得攝像頭。”
  董冰的性子落落大方,處事明快,宋雨綺都這樣說了,她也不再鄙視陸景,驚訝的道:“雨綺姐,我們和特工部門還有聯系?”
  宋雨綺點點頭。溫婉的笑道:“沒聯系的話我們住的新加坡麗都酒店可就被三井全程監控了。”gi公司得到一些安保技巧的傳授。很多東西、技巧,需要一代代人的積累。
  聽著宋雨綺和董冰說話,陸景的思緒飄到了煙詩凝身上。這幾天忙的厲害,有段時間沒有給她打電話了。今天晚上一過。他應該就能輕松下來。
  …
  …
  晚上八點整,各自攀談、交際的東南亞名流們返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數十張圓桌邊坐滿了賓客。陸景和宋雨綺、董冰、楊玉立、南然、陳九林、黃千兒等人坐在10號桌。
  不遠處的7號桌便是長井靜香、夏如龍、哈帝-沃倫等人。哈帝-沃倫臉色怨毒的看著陸景。只是。今天這個場合大家都帶著保鏢,打肯定是打不起來。
  這時。淡馬錫執行董事,副總裁徐陽成走到臺前。吸引了餐廳眾人的注意力,“尊敬的各位來賓,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參加今晚由我們新加坡商會舉辦的慈善晚宴。12月26日凌晨,印尼海嘯…”
  作為司儀的徐陽成宣布慈善晚宴開始后,新加坡副總理詹皓受邀到臺前為印尼海嘯的死者發表一份緬懷、悼念的講話。
  詹皓約莫五十多歲,穿著西裝,中等身材,略顯消瘦、容貌樸實,很精神、干練,說話聲音帶著很富有感染力的男低音。陸景偏頭低聲問陳九林,“詹皓和歐美資本的關系如何?”
  陳九林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平倉之后就蓄養的白白胖胖,道:“很親密。詹皓在新加坡位高權重,他本人是美國常青藤大學布朗大學的畢業生。我聽說,之前,他不怎么贊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
  傅婕還沒有履新,他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主持工作,由南然的支持,加上他的威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運轉正常。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心里有些明白沃倫財團請詹皓做中間人的背景。這是一位親歐美的新加坡政治精英。
  這時,聽到詹皓說道:“最后,我提議,全場起立為印尼海嘯中死難的民眾默哀一分鐘。”
  陸景隨著眾人一起站起來神色肅穆的默哀。在大自然的天威面前,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但是在他心里,他是不會同情印尼土著。九八年印尼排華,這些土猴子沒少對華人干壞事,可以說是無惡不作,罄竹難書。
  他的肅穆,是對自然災害的敬畏和對生命脆弱的憐憫、感慨。以及多無辜死亡的人的哀悼。
  “禮畢。”徐陽成的聲音響起,餐廳里肅穆、莊嚴的氣氛稍緩。嘩嘩拉開椅子坐下的聲音響成一片。隨后,一男一女兩位主持人上場調節氣氛,主持募捐。
  淡馬錫首先以1000萬新元的價格拍下了副總理詹皓的一曲鋼琴曲。在詹副總理彈了一曲之后。隨即場內的氣氛慢慢的活躍起來。接下來的七八件拍賣物品,募捐的金額都是100-500萬新元。
  “下面一件拍賣…”俊俏的男主持緊張的吸了口氣。然后大聲宣布道:“李逸落小姐演唱她的知名曲目《第一次愛》。李小姐將會在獻唱之后全程與慷慨的善長仁翁同席。”
  1號桌的李義濟身邊的隨行人員很快就舉牌報價,200萬新元。這是他們邀請李逸落來新加坡獻唱的合同中談好的。一首歌曲能拍200萬新元。這完全吻合李逸落亞洲樂壇玉女天后的身后。
  “逸落小姐的這首歌,我愿意出240萬新元。”5號桌的一名青年舉牌說道。
  既然有人愿意出更高的價格,1號桌的李義濟笑了笑,對隨行人員擺擺手,示意放棄報價。
  “陸哥,這是新加坡的橡膠大王陳家的子弟。他是李逸落的粉絲。”黃千兒對陸景輕聲說道。明眸躲閃,心里有些忐忑。她那天半蹲下來給陸哥敬酒似乎讓楊小姐誤會了什么,陸哥有可能不待見她。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李逸落的粉絲不少。
  “沃倫公司出300萬新元。”哈帝-沃倫授意身邊的艾琳娜喊道。李逸落是天辰娛樂的招牌女歌星。天辰娛樂是和華旗下的公司,他豈會不知道。陸景讓他不痛快。他不介意花點小錢搞點事情出來。
  “雨綺,報價500萬。”陸景笑了笑,吩咐道。他從來不低估哈帝-沃倫的無恥程度。讓李逸落陪著哈帝-沃倫再坐一個小時,鬼知道會出什么事。
  宋雨綺舉牌報價。女主持人立即尖叫著感嘆道:“10號出價500萬。哇喔---。”
  黃千兒剛剛提到的陳氏家族青年垂頭喪氣。他今晚和女神徹底無緣了。500萬拍下一首歌,他就算是想瘋狂一把,家里也不會讓他瘋。
  長井靜香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哈帝-沃倫,道:“沃倫總裁,你這個可是幫陸景捧他旗下的歌星啊。我聽說李逸落之所以沒有任何緋聞是因為陸景親自關照過。她曾經在江州音樂學院學習過,應當和陸景有過交集。”
  艾琳娜一看哈帝-沃倫的臉色就知道情況不妙。長井靜香名為勸阻。實際上是撩撥。果然,哈帝-沃倫痛得齜了下牙,費力的挪動了下身-體,道:“艾琳娜。報價。”
  “7號桌,600萬新元。”
  陸景微微皺眉。宋雨綺繼續直接喊價道:“900萬新元。”
  一下子加300萬新元,全場的目光頓時被吸引到宋雨綺身上。和華眾人在新加坡這里名氣最大的是墨靜雯。因為她除了是陸景的助理外還是和華的董秘、新聞發言人。認得陸景、宋雨綺的人不多。竊竊私語聲。嗡嗡的響起。
  “喲,那個白裙的秀美女人是誰?”
  “不知道。陳大班在那一桌。看來應該是和華的人了。”陳九林在新加坡的知名度相當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新加坡股市上的明星企業。他本人是新加坡的航油行業里的龍頭大班。
  “嘖嘖。看到那個青年身邊的女孩沒?真漂亮,好有氣質。”
  董冰一臉淡然的喝著溫茶。以她的姿容、氣質。就算是東南亞名流匯聚這個檔次的宴會,她依舊是璀璨奪目的明珠。對眾人的目光,她早已經習以為常。
  艾琳娜嘴唇微動,看向哈帝-沃倫。900萬新元買一首歌太不值得了。長井靜香咯咯嬌笑,“沃倫總裁算了吧。我們待會還要和陸景談判,鬧得太僵可不好。”
  話是這么說,同一桌的夏如龍卻是心里搖搖頭。長井靜香明顯是再勸哈帝-沃倫不要再丟面子了。長井靜香就是這么一個罌粟花般的嬌媚女人。
  哈帝-沃倫臉色微變,“艾琳娜,999萬新元,我就不信他敢超過詹副總理的鋼琴曲1000萬新元的價格。”
  在慈善宴會上,這是有相當的規則的。比如:今天官面身份最高的是新加坡政府副總理詹皓,1000萬新元就是今天的最高單價。
  聽到7號桌的報價,董冰放下茶杯,取笑道:“陸景,你得報價999.99萬新元了。”
  還有一個多小時就要開盤了吧?今晚的宴會確實比呆在麗都酒店要激烈。一首歌曲,哈帝-沃倫都要和陸景做意氣之爭。
  陸景淡然的笑了笑,攔住了要舉牌的宋雨綺,“雨綺,報價1000萬新元。”
  “好,那就1000萬新元。”宋雨綺舉牌報價。就算陸景要報價2000萬美元,她都會幫陸景報價。
  1號桌的詹皓臉色微微一變,起身道:“等這首歌拍下來后,李部長,你請他們來23樓的會議室。”說著,徑直出了餐廳。現場微微有些嘩然。誰都看得出詹皓的不滿。
  隨行的人員頗為不滿的看向10號桌的陸景等人。李義濟和徐陽成微微皺眉。陸景做的有點過了。
  7號桌邊,哈帝-沃倫冷冷一笑,譏笑道:“艾琳娜,不報了。由得他鬧去。”長井靜香則是咯咯的開心笑起來。這個結果很完美。
  不出意外,主持人三聲叫價之后,和華拿下李逸落的這首歌。
  南然和陳九林有些迷惑陸景為什么要這么做?得罪新加坡位高權重的副總理并沒有什么好處。“這…”董冰郁悶的看著陸景,剛才笑歸笑,但陸景得罪詹皓并不是她希望看到的,輕聲質疑道:“陸景,你是不是太冒失了?”
  陸景平靜的道:“沒什么,不得不爭。以我的地位,我可以不給詹皓面子。”
  他不會看著李逸落去給哈帝-沃倫戲弄。還有一層意思,他要為今晚的“和談”展示一下他的態度:有些規矩,他愿意守就守,不愿意守,他可以不給詹皓的面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