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66 斬倉時間

31日凌晨5點,天將拂曉,下了一夜的雨停了下來。寂寥的星辰在東方若隱若現。
  陸景回房間接了唐詩經關心的電話之后,返回總統套房70平的精致餐廳中。熬了一夜的和華眾人正在餐廳三三兩兩的圍著富貴的紅木餐桌吃著宵夜。
  明亮的燈光散落,餐桌上的點心、粥、小菜都冒著絲絲熱氣。眾人紛紛的和陸景打招呼。
  “陸景,電話打完了?”
  “景少,今天的小米粥很地道啊,你可以嘗嘗。”
  “二哥,又是誰關心你啊?”
  陸景25日來新加坡之后,與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倫財團的較量開始理解。大家的作息時間基本都變成了美國時間。現在美國東部時間是30日晚6點。
  陸景笑著一一回應,坐在趙清芷身邊的空位上,笑著摸摸小丫頭剪短的披肩長發,道:“小芷,ek公司今天發一份看多的策略分析報告,呼應一下高盛。”
  趙清芷不滿的白陸景一眼,漂亮的丹鳳眼靈動無比,她不喜歡陸景摸她的頭發,老把她當小女孩,可是他每次都要摸,“二哥,我煩死你了。現在是工作之外的時間呢。”
  正在趙清芷右手邊一旁說話的何夢明、明雪、楊晚婷都輕笑起來。也就清芷會這么說陸景,很隨意的語氣。其實,清芷心里很喜歡親近她的二哥。
  陸景哈哈一笑,“那我給你算加班費好了。”
  說了兩句話,趙清芷她們幾個吃得差不多,起身消食,一會準備回房間里睡覺。宋雨綺給陸景拿了一杯熱氣騰騰的牛奶過來,坐在他身邊的白色木質靠背椅上。笑盈盈的輕聲問道:“陸景,你心情不好啊?唐小姐那兒沒給你好消息?”
  她自然知道陸景是和唐詩經通話去了。
  “沒有。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美國和歐盟的主管部門審批通過的概率很大。詩經那邊正在準備材料。”
  陸景笑笑。目光從楊晚婷曲線柔美動人的身姿上掠過,落在雨綺秀美的臉龐上。他剛和唐詩經通完電話。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晚婷拒絕他的話。
  唐詩經不計較他已經結婚、女人眾多的事情,愿意和他在一起。但是楊晚婷會考慮這些因素。
  陸景心里浮起幾許自嘲:我果然不是當情圣的料子。
  宋雨綺對陸景嫵媚的輕笑,秀美的眸子里含著愛意,“陸景,今天wti期貨市場上有不少做空的資金。應該是賺錢效應產生,市場上中小資金在跟風。”
  “應該是吧。”陸景喝著牛奶,微笑著說道。這時,衣兜里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里面傳來符玉龍沉重的聲音,“陸先生,很抱歉在凌晨打擾你了。我想著你應該還沒休息。開悅資本的總裁高思遠剛通知我:我被開除了,而且即將面臨著法律官司…”
  聽符玉龍說完,陸景沉吟了下,道說:“符總,我一直想邀請你來和華工作,現在我還是這個想法,和華很缺你這樣的人才。你和開悅資本之間的法律官司,我會幫你過問。總不能你和我說幾句話就是觸犯法律了吧?”
  “就是啊。”符玉龍郁悶的出了口氣。心情微微放松下來,他給陸景打這個電話是想讓陸景幫他洗脫官司。以陸景的地位、影響力,所謂的法律官司對他來說不會太麻煩。
  自己呢。心里還有一層試探的意思:陸景對他的欣賞,他很清楚。但是這個欣賞到底是針對開悅資本執行副總裁這個職位,還是針對他這個人呢?
  聊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對還在餐廳吃飯的宋雨綺、余樂、傅婕、董冰說了說符玉龍的事情。
  宋雨綺秀美的娥眉微蹙,“陸景,這有點不好辦啊。符玉龍是開悅資本的雇員,他在合同上本就是出于劣勢地位。”
  企業和職工之間,誰處于強勢、誰處于弱勢。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余樂在一旁插話道:“新加坡政府的屁-股這次該不會做歪了吧?我們現在的優勢很明顯。”
  傅婕一身素色的套裙,身-體曲線跌宕起伏。若有所思的小口抿著小米粥。優勢要轉化為勝利還有一段路。作為此次操盤的負責人,她現在還不敢掉以輕心。
  董冰道:“要是開悅資本執意要鬧。新加坡政府恐怕也不好插手。陸景,你答應得太爽快了。”
  她在哈佛攻讀了四年,對歐美的三權分立的體系略有了解。新加坡的社會架構和歐美差異不大。
  陸景笑著道:“董冰,別擔心,我手里正好有張牌,再不打出來就要過期了。符玉龍在基金上的操作水平很高,值得我投資。”
  他現在基本上是依賴于記憶在金融市場上獲利。這次操盤則是依賴于傅婕的能力。但傅婕是國企干部,他也不能每次都找她幫忙。還是要招募金融精英為和華所用。
  …
  …
  參加完一個政府會議已經是中午,西裝革履的李義濟在五六名隨行人員的陪同下,腳步匆匆的前往位于新加坡政府大廈不遠處的萊佛士大酒店。
  始建于1886年的萊佛士酒店(l)由來自于亞美尼亞的富豪薛克茲兄弟修建,世界僅存的幾個最大的19世紀旅店之—,富有殖民時期特色,深為作家和影星所喜愛。新加坡著名的雞尾酒singaporesling就是在這里調制而成的。
  這是一個以豪華套房、高級餐廳及歷史出名的旅館。酒店中有一個熱帶花園、博物館和維多利亞風格的劇院。萊佛士酒店之于新加坡就像半島酒店之于香港。
  萊佛士酒店不僅僅是一座酒店,還是新加坡著名的旅游勝地。每天都有大量的游客前來游玩,但僅限于一樓大堂和購物場所。李義濟在隨行人員的護衛下,穿過人群,直達酒店的高級餐廳中。
  “義濟,你來了。”簡雅、華美的餐廳中。新加坡副總理詹皓已然在座,微笑著起身和李義濟握了握手。
  詹皓是這屆新加坡政府中的兩名副總理之一,兼任財政部部長和內政部部長。位高權重。和李義濟的私交不錯。李氏家族的第三代繼承人。他需要結交。
  “詹總理…”李義濟笑著落座,和詹皓寒暄著。今天這頓飯看來只敘私誼。只是。他不知道詹皓請他吃飯有什么事。
  萊佛士酒店的餐廳里,正在用餐的客人都是彬彬有禮,輕聲細語。很快,服務生送了精美的酒菜上來。
  詹皓品著菜,說道:“義濟,哈帝-沃倫今天上午給我打電話,希望我調停下和華與三井、沃倫財團之間的商業糾紛,你之前一直在處理這件事。你怎么看?”
  李義濟微怔。隨即笑道:“只怕又是緩兵之計…”
  前不久,三井讓他出面作為中間人與和華和談,接過武藤順照等輿論風波過后,立即撕毀協議,找和華的麻煩。
  新加坡的權貴都在關注最近幾家公司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較量。新加坡交易所的原油期貨也是世界上主要的原油期貨之一。詹皓肯定也知道。
  詹皓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閑話幾句,道:“那讓他們自己去談吧。今天晚上8點新加坡商會在浮爾頓酒店舉辦救助印尼海嘯的慈善晚宴,屆時,我會把他們召集到一起談談。你也來。順便將新加坡石油并購的事情說清楚。”
  他肯定不會久留。到時候,就需要李義濟告知他。這幾家巨無霸公司的談判結果。
  “行。”李義濟略微一琢磨,明白詹皓的意思,答應下來。
  …
  …
  元旦將近。辦公室里的氣氛更加閑散。煙詩凝百無聊賴的翻著辦公桌上的報紙。國安的工作保密性很強,但是文職部門和其他政府機關差不多。
  她已經調離了一線崗位,作為一名處-級干部,她每天的工作十分悠閑。
  打量著寬敞的辦公室,煙詩凝無奈的嘆口氣,腦子里浮起從新加坡回來時陸景的私人飛機上,陸景抱著她熱吻、愛撫的旖旎情景。這份炙熱的感情在近二十天沒和陸景見面后,慢慢的沉淀。如今,在她的心中越發的濃烈。
  煙詩凝拿出手機翻著陸景給她發的短信。嘴角慢慢的浮起一縷動人淺笑,帶著嫵媚少婦韻味。想了想。撥了一個電話給堂兄煙玉成,準備旁敲側擊的問問陸景的情況。009昨天還給她打電話說。和華在新加坡的安保形勢十分嚴峻。
  雖然她和陸景在京城的流言已經消失,但是女人的矜持、嬌羞讓她不會主動給陸景打電話。
  “詩凝?呀,難得你給我打電話啊…”接到堂妹煙詩凝的電話,煙玉成極為詫異,笑著說道。
  煙詩凝微笑著說了幾句,問道:“成哥,你現在還在新加坡麗都酒店辦公嗎?”
  “我?我早到仰光了。”煙玉成呵呵笑著,他知道煙詩凝要問什么,道:“現在傅總倒是還在新加坡麗都酒店里工作。她的正式任命早已經下達,預計會在元旦之后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履新。
  詩凝,和華的局面現在非常好啊。據說昨天又拉了一個大跌。我估計元旦之后,和華就會大獲全勝。
  嘿,如果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借此機會收購新加坡石油,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航油市場的地位就會非常穩固。傅總、陸主任都能從中受益。”
  沒有提到陸景的名字,實際上就是在說陸景所做的事。
  “大獲全勝?那他也快回京城了。”煙詩凝心里念叨了一句,隨即暗自啐了自己一口:想什么呢,丟人的妮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