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65 形勢大好

30日晚,夜色清冷。九龍怡欣大廈34樓博遠基金的辦公室里,氣氛十分緊張。
  劉博遠帶著一幫職員死死的盯著電腦屏幕。今天凌晨收盤時,博遠基金就已經爆倉,需要繳納約1億美元的保證金。劉博遠憑借著他在香港金融界的人脈,在一天的時間內募集到了7千萬美元。
  22點45分,紐‘交’所開盤。
  “劉總,我們被強制平倉了部分頭寸…”一名職員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說道。
  劉博遠咬著牙道:“報虧損。”
  “5.97億美元。”
  聽到這個數字,劉和順心臟猛的跳了一下,把他家里所有的財產都拿去賣了都沒有6億美元。
  劉博遠重重的坐在寬敞的辦公桌后,手撐在桌子上,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他現在面臨著傾家‘蕩’產的困境。還有沒有解決辦法?劉博遠拼命的想著。
  這時,一名職員打斷了劉博遠的思路,大聲道:“劉總,油價還在下跌。已經跌破了43美元。我們是繼續持有,還是斬倉割‘肉’離場。”
  繼續持有,虧損就只是賬面虧損,但是得為明天的保證金發愁。斬倉割‘肉’,虧損將會是實際虧損,好處是不用擔心油價繼續下跌賠得更慘。
  “爸…,我們認輸吧。”劉和順艱難的開口,看著父親認真的說道。現在和華這個層次的較量,真的不是博遠基金夠資格參與的。
  劉博遠悵然的嘆口氣,“我們現在連認輸的資格都沒有了啊。”說著。頹然的靠在黑‘色’的老板椅上,吩咐道:“小李。斬倉三分之二。”
  辦公室里陡然的升起一股悲壯的情緒。幾名職員都是愣愣的。一旦斬倉,博遠基金虧損這么嚴重。還能生存下來嗎?
  劉和順抿著嘴,搖搖頭。他知道父親還是想博一搏油價會在未來上漲。但是,博遠基金撐得過眼前這一關嗎?
  時間慢慢的過去,劉博遠猶豫了很久,最終撥了陳旭江的電話,心如刀割的說道:“陳董,我在信業銀行8%的股份想要轉讓,你有沒有興趣接手?”
  …
  …
  凌晨時分,新加坡中心商務區略顯沉寂。少數幾棟大樓燈光璀璨。行人寥寥。
  三井物產新加坡辦事處的辦公室里,燈火通明。三井此次‘操’作石油期貨的團隊就在這里工作。
  一百平的奢華辦公室內,十幾名‘交’易員在電腦前忙碌的‘操’作著。氣氛十分緊張。
  wti期貨價格今天凌晨收盤在43.17美元,晚上開盤后迅速的跌破43美元。正在‘逼’近42.50美元。
  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員中村宏介深鎖眉頭,看著電腦屏幕上跳動的數字,深深的感到無力。
  截止目前為止,三井住友銀行80億美元的資金目前已經消耗了大半。情況有些不妙。
  看著電腦屏幕上不斷下行的價格,坐在辦公室主位上的長井靜香握著酒杯的手指關節有些發白。
  她怎么都沒想到,油價會連續兩天下跌。她親耳聽到陸景說他在騙夏如龍。承認資金不足,怎么和華的資金如此的充沛?為了這個局,她‘花’費了很多心血。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準備收購新加坡石油,試圖成為一家既有上游油田和煉廠、又有下游倉儲和分銷網絡等一系列完整供應鏈的海外中資石油企業。
  這觸犯了三井財團的利益。三井物產的副社長武藤順照和高盛旗下的杰潤配合設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如果不是和華在最后關頭‘插’手。他們就已經成功。
  她的布局,就是因勢利導的‘誘’使和華參與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博弈。和華確實如她所愿投入巨資到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中。為此,她準備了80億美元的資金。還包括盟友:沃倫財團、摩根大通、杰潤。
  但是,和華的資金居然比他們四家加起來還要多。現在的局面。資金量不如和華,只能發揮輿論上的優勢來促使國際上的游資參與做多。但這需要時間。
  中村宏介看看千嬌百媚的長井靜香。低聲道:“長井行長,我建議我們立即停止購買wti期貨,并斬倉止損。”
  “不行。”長井靜香下意識的回答道。
  中村宏介皺皺眉,他最討厭這些不懂裝懂的外行,“長井行長,連續四天下跌,賺錢效應已經產生。油價已經步入一個下降的通道中。我們做多是在給對手送錢。”
  長井靜香的凝眉沉思。
  她的助理竹田一郎道:“中村君,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高盛在今天凌晨已經明確的表示看多。高盛在金融市場上所能影響的資金至少有近千億美元。”
  中村宏介道:“竹田君,高盛卻是有很強的市場號召力。但是,市場上的中小資金又不是傻子,現在明顯的油價在下行,他們自然也會參與賺錢。這有一個慣‘性’的過程。和華在此次行動中,至少動用了200億美元的資金。”
  “這么多…”竹田一郎震驚無比,對中村宏介這樣資深‘交’易員的判斷,他是相信的。早期,三井對和華的資金量估計在120億美元左右。居然差了這么多。
  見長井靜香還在猶豫,中村宏介的聲音拔高了幾分,說道:“長井行長,不斬倉我們的虧損將達到12億美元。如果今晚油價跌破41.20美元的關口,我們就需要繳納保證金了。請你盡快決斷。我建議斬倉。我們的實際虧損也就3億美元左右。”
  “斬倉吧。這里‘交’給你處理。”長井靜香臉‘色’浮起鐵青‘色’,猛的站了起來出了辦公室。
  竹田一郎趕緊追了出去,下樓坐到停車場里的白‘色’的寶馬x7中,他小心翼翼的問道,“長井小姐,現在怎么辦?”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尋找資金。
  “等著,等和華力有不逮。”長井靜香冷聲低聲道,現在已經全然沒有千嬌百媚的美‘女’風范。
  就算能撐下去,3億美元的虧損也不是她能遮掩的住的。這筆虧損會影響她在三井財團內部的前景。她明年就要嫁給松阪士夫,她并沒有打算在家里做一個日本全職家庭主‘婦’。
  竹田一郎縮了縮脖子,識趣沒再和長井靜香說話,小聲吩咐司機送長井靜香回公寓。
  …
  …
  回到新加坡市區內的公寓里,長井靜香‘亂’糟糟的心情才好了些,站在落地窗前沉思著。遠處點點燈火的現代化高樓大廈與海景‘交’輝相應。
  她絕不愿意認輸。
  長井靜香給夏如龍撥了個號碼,“米奇,你和摩根士丹利總部溝通的怎么樣了呢?”
  新加坡半島怡東酒店的行政套房中,夏如龍正愜意的靠在窗前的軟椅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敲擊12.1英寸的戴爾筆記本電腦鍵盤,金屬風格的鍵盤面‘摸’著十分舒服。上面正顯示著狂瀉直下的wti期貨價格。
  “我已經溝通了,放心吧。靜香。”
  長井靜香道:“米奇,明天三井物產期貨公司會發表策略分析報告,認可油價即將上漲的觀點。如果和華的資金要出逃,我希望你能阻擊。”
  “沒問題。”夏如龍一口答應。瞥了眼已經是42.46美元的wti期貨價格,心里發笑。長井靜香終究是外行。期貨市場,難道就是單純的做多、做空嗎?
  長井靜香掛了夏如龍的電話,又撥了哈帝-沃倫的手機。
  …
  …
  “fu-ck,油價怎么會繼續下跌?”新加坡中央醫院的特級病房中,哈帝-沃倫看著投影儀上的數字,對心腹卡文-伯克、‘女’秘書艾琳娜咆哮道。
  他實在已經無法忍受油價的繼續下跌。損失都是他的錢啊,同時他還需要面對渣打銀行和澳大利亞銀行家、基金經理的問責。
  艾琳娜戰戰兢兢的給哈帝-沃倫倒了一杯水。‘床’頭柜上的座機忽而響了起來。哈帝-沃倫的手機轉移到了座機上。
  艾琳娜按了接聽鍵。“長井行長,你有什么事?”哈帝-沃倫的脾氣已經耗盡。顧不得什么風度。
  電話里傳來長井靜香嬌媚的聲音,“沃倫總裁,看樣子你虧損的很嚴重啊?”
  哈帝-沃倫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
  電話是免提的,卡文-伯克嘴角泛起一絲苦笑,不是很嚴重,是相當嚴重。沃倫公司遠東分公司的虧損已經達到了1.6億美元。而且,這還是他們昨晚才進入市場中。
  長井靜香嬌聲道:“三井的虧損也會嚴重。沃倫總裁,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和陸景談談。”
  哈帝-沃倫粗聲粗氣的道:“談什么?我才不會和那個婊-子養的小雜-種談判。要談你自己談。”
  “三井已經無法取信于和華。沃倫財團在新加坡影響力很大,應當可以找到一個夠分量的中間人。”長井靜香沉靜的道,收斂了怒氣,她的智商很快讓她找到對付陸景的方法,“沃倫總裁,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再過一個‘交’易日就是元旦和周末了。”
  卡文-伯克瞬間明白過來,這是要拖延時間,等待高盛的聲明發揮威力,對還在猶豫的哈帝-沃倫點了點頭。
  “好。我和新加坡詹副總理有些‘交’情。我會請他出面。”
  長井靜香愉快的笑起來,“沃倫總裁,還有個消息要和你通氣,開悅資本的符‘玉’龍吃里扒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