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62 和符玉龍密談

黃千兒尖叫聲將別墅客廳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黃千兒雙手驚惶的捂著胸口轉身,憤怒的看著哈帝-沃倫。她還從來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正聚集在客廳巴洛克風格拱形窗戶邊聊天的李宏深七八個人扭頭一看:黃千兒的晚禮服都拉下來,光潔滑膩的玉背露出來。
  “怎么回事?誰欺負千兒…”李宏深帶著他的朋友和黃千兒的高中同學橫穿舞池焦急的快步向黃千兒走去。瑪德,敢在這兒沾千兒便宜。
  黃千兒喊陸景的名字,他就停下來腳步,和楊晚婷并肩而立,距離黃千兒不到兩米,正好看到她胸前白膩誘人的兩團風光。
  36c。陸景腦子里閃過余樂的點評,隨即暗道一聲慚愧,向黃千兒走去。黃千兒喊他的時候被人這樣調-戲,他自然是要為黃千兒出頭。
  陸景已經看到是哈帝-沃倫那個老色鬼搞的把戲。
  其實,按理說,這樣高檔次的酒會上,不應該出現這樣赤-裸裸、惡心的行為。但哈帝-沃倫顯然不在意明天全新加坡城的上流人物取笑他是色中餓鬼——踩小姑娘的裙子。
  “哇喔---,又白又翹…,真是性感的小貓咪啊…”哈帝-沃倫高高瘦瘦,穿著黑色的西裝,聳著肩膀笑容滿面的和身邊胖乎乎的克拉克-門羅說著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真漂亮…”克拉克-門羅點點頭,短而粗的脖子上有幾層肉皺褶,眼光癡迷的看著黃千兒的酥胸,恨不得上前把她抱在懷里好好的把玩那一對豐翹的軟玉。
  哈帝-沃倫身邊的幾人都附和的嘿嘿笑起來。
  陸景走到黃千兒身邊,正好聽到這幾句話,皺著眉頭。冷眼看著哈帝-沃倫、克拉克-門羅一群人,“笑什么,很好笑嗎?”
  當眾作出這種事情還得意洋洋。真尼瑪人至賤則無敵。
  “你是什么人?”哈帝-沃倫身邊一名金色卷發的男子不滿的回了陸景一句。這小青年是誰?說話挺囂張的。
  “哼…”哈帝-沃倫臉上的笑容慢慢的陰沉下來。他身后的跟班不認識陸景。他怎么會不認識?眼神逐漸變得怨毒。
  他原本是沃倫財團第五順位繼承人,但是因為和華通過香港的人脈拖延了他負責的一項石油收購項目導致被家族的對手抓住猛烈攻訐。致使他被家族長老會剝奪了繼承人的位置。
  他現在僅僅是沃倫公司遠東區總裁。這個位置和有機會繼承在大英帝國內部舉足輕重的沃倫家族的候爵爵位相比,簡直不值得一提。
  克拉克-門羅無所謂的聳聳肩,打量著陸景。和華話事人,久聞大名,如雷貫耳。
  作為杰潤公司亞太區總裁,他目前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糟糕的表現引起了總部一些高級合伙人的不滿。國際原油價格已經連續幾天下跌,全是眼前的年輕人一手操作。
  當然,這位年輕的俊杰離死期也不遠了。現在只是夕陽最后的絢爛。
  哈帝-沃倫和克拉克-門羅身后五六名白人的鼓噪聲在領頭的兩位沉默下慢慢的消失。
  陸景轉身將手彎處搭著的黑色西裝外套給正泫然欲泣的黃千兒披上。遮住了她乍泄的春光,溫聲安慰道:“千兒,沒事。”
  “陸哥…”黃千兒緊緊的握著陸景的手,哭訴道:“陸哥…,他,他占我便宜…,剛才跳舞的時候,他還摸我屁-股。”精致的混血兒臉蛋上兩行熱淚滾落,梨花帶雨。
  任誰給人這樣調戲,都會難受的很。
  陸景皺皺眉。“沒事,我來處理。”正準備說話時,李宏深帶著他的朋友和黃千兒的高中同學十幾人趕到。
  “怎么回事?”人群中有名高個子男生質問。黃千兒可是今晚的公主。他們都是護花使者。“陸哥。”李宏深向陸景打了招呼,怒聲道:“誰干的…”
  他和黃千兒的關系處的還不錯,眼神看向哈帝-沃倫和克拉克-門羅七人。瞬間,他便認出哈帝-沃倫這個老色鬼。聲勢不自覺的小了些。他知道他三叔輕易都不會得罪哈帝-沃倫。
  “千兒,你沒事吧。”黃千兒的同學上來抱著她的肩膀安慰著,有人幫她扣上西服的扣子,將風光捂得嚴嚴實實,一起小聲安慰著他。
  李宏深氣勢弱了些,對哈帝-沃倫、克拉克-門羅點點頭。道:“沃倫先生,我是千兒的表哥李宏深。我三叔李義濟公務繁忙已經離開宴會。出于紳士風度,我想你應該向千兒小姐道歉。”
  既然李宏深出面了。陸景到嘴的話又縮回去。說起來,李宏深才是主人。
  哈帝-沃倫聳聳肩。他根本就不把李宏深放在眼里,笑哈哈的道:“李,我只是想開一個玩笑。如果千兒小姐感覺到了冒犯,我愿意道歉。sorry!”
  哈帝-沃倫沖黃千兒微微撫胸躬身。很標準的貴族禮儀。但語氣毫無誠意,敷衍的很。
  李宏深謙和的笑了笑,看向黃千兒,準備結束這件事。能拿到一句道歉很不容易了。只要千兒說一句“沒關系”,這件事就算圓滿結束。
  李宏深同來的十幾人臉色有些氣憤。但也明白憑他們這些年輕人壓不住哈帝-沃倫。哈帝-沃倫在新加坡的上流社會中,名氣很大,老色鬼。
  黃千兒低頭抹著眼淚,心里涌起屈辱的感覺。她本身就不是李義濟的親外甥女,只是因為長得漂亮,被推出來招待陸景才受到重視。
  黃千兒咬咬牙,正準備忍氣吞聲時,陸景淡淡的開口道:“哈帝-沃倫,你就這樣道歉?道歉要看著受害人的眼睛,誠心實意的請求原諒。你的貴族禮儀學到狗身上去了嗎?”
  我靠。全場的來賓都瞪大眼睛,鴉雀無聲。這話罵的爽。看黃千兒的胸是很爽,但看不慣哈帝-沃倫的行為的人大有人在。
  二樓欄桿上看熱鬧的符玉龍嘿嘿一笑。陸景罵得大快人心啊。哈帝-沃倫在新加坡調戲女人的行為。他也看不過眼。尼瑪,當眾踩女人的裙子是心態啊?踩不下來是不是還要用手拉?
  李宏深等人震驚的看著陸景。有人小聲問道:“深少,這位陸哥是誰?”
  “新加坡這里敢罵哈帝這老王八的人不超過十個指頭。好生猛。”
  “和華的話事人。”有著模特身材的女孩說道。剛才黃千兒說了。
  “怪不得。小米。有沒有覺得他好帥啊?”
  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哈帝-沃倫眼神猛的變寒。跨出一步,盯著陸景,“你再說一遍試試?”他的身高足有1米9,高出陸景半個頭,很有壓迫感。
  陸景懶得和哈帝沃倫廢話,轉身去找侍者拿了一杯紅酒過來,猛的潑在哈帝-沃倫臉上。“嘩”,紅酒酒液濺了個滿堂紅。
  “哦---!”誰都沒有想到陸景會有潑哈帝-沃倫一臉。接下來的舉動跟讓人想不到。
  “*!”哈帝-沃倫雙手往臉上一抹。他壓迫陸景,就有打陸景的意思,亞洲人的力量還不被他放在眼里。但是給陸景潑的兩眼一瞇。只是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陸景喊,“打這個婊-子養的。出事我負責。”
  他老早就看哈帝-沃倫不爽了。
  陸景當先一腳把哈帝-沃倫給踹倒。李宏深身后的幾名男生興奮跟著陸景沖上去,剛才實在太憋屈。黃千兒幾名女生嚇了一跳,誰都沒想到會動手。心里感覺很解氣,尖叫著后退。哈帝-沃倫的跟班沖了上來。場面頓時大亂。
  突如起來的斗毆讓尖叫聲,怒罵聲,叫好聲。口哨聲,喝倒彩聲,充斥著整個別墅。
  陸景招架了兩下。沒有往前沖,狠狠的踹了哈帝-沃倫幾腳,重點照顧他的襠下。然后退出了越來越大的戰團。在趕進別墅客廳內的趙姿的護衛下,拉著楊晚婷的手快步出了新苑23號別墅。
  “哈哈,痛快!”月色照耀在別墅外的馬路上,皎潔無比。陸景回頭看了一眼燈火輝煌,鬧哄哄的別墅,神色興奮的說道。
  剛才在休息室時,楊晚婷嬌羞的收回目光。讓他心里愉快的想唱歌,打了哈帝-沃倫一頓。心里那股愉悅的情緒完全宣泄出來了。
  楊晚婷禁不住莞爾,“你是不是早就想揍哈帝-沃倫那丫的?”她也看不慣哈帝-沃倫的行為。太可惡。
  借著月色看著楊晚婷清麗秀美的容顏。陸景稀罕的道:“晚婷,你在罵人啊?”
  楊晚婷是京城人,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聽起來很舒服悅耳。“那丫的”在京城方言里是罵人的意思。
  楊晚婷醒悟過來,羞赫的一笑,說道:“林黛玉都有罵人的時候呢。”一起走向停在別墅外的黑色加長賓利,發現陸景還握著她的手,想了想,讓陸景握著。
  灰姑娘要褪下她美麗的光環,也要得到午夜鐘聲響起以后。
  坐到黑色的加長賓利中,楊晚婷靠在柔軟舒適的車椅上,接著陸景倒酒的機會,悄然的將手抽回來,心里長出一口氣,認真的道:“陸景,我準備回來工作。”
  “好啊。”陸景有些欣慰,晚婷終于從被燒傷的心理創傷中走出來,看著她如若深潭般明澈的眼眸,國色天香的容顏,突然的,很想吻她。
  …
  …
  半個小時后,陸景的車快要到新加坡麗都酒店時,徐陽成打來電話,“陸先生,沃倫總裁被送到了醫院,好像前列腺受到了損傷。這…”(未完待續)
  ps:今天去了深圳北一趟。更新晚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