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60 十八歲生日宴會(中)

同時一時間,新苑別墅區的某棟別墅中,本村弘毅和幾名組員屏住了呼吸。
  楊晚婷的聲音同樣傳到了他們的耳中。
  “3號,干的漂亮。”本村弘毅在指揮頻道夸獎道。3號在搭訕楊晚婷的時候給她發了一張名片,順手將竊聽設備安在楊晚婷裙擺下沿。此時正在發揮作用。“4號準備出動。”
  “收到…”頻道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
  舞曲悠揚。楊晚婷跟著陸景的舞步笨拙的輕搖,等待著他的答案。
  和華在新加坡這里的資金和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的資金是分開的。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并不會消減和華投入到國際原油期貨的資金。只是,陸景這么迷惑夏如龍有什么用意呢?
  “當然是騙他的。”陸景笑著回答,感覺到楊晚婷身-體有些僵硬,道:“晚婷,沒事,你跟著我的步子走就行了…”
  耳麥里傳來陸景教楊晚婷跳舞的話語,長井靜香注意力稍稍分散,看著舞池里并不高明的陸景在教美女跳舞,嘴角浮起譏誚的笑意。
  騙夏如龍?騙他什么?
  長井靜香在宴會中也是極為出色的美人兒,她在二樓走道的欄桿處略站了一會,就有一名年輕的男子過來邀請她跳舞,西裝革履,英俊瀟灑的小男生。
  “很抱歉…,我有點累了。”長井靜香拒絕了邀請,打法走小男生,慵懶的靠在欄桿上。手持著酒杯,千嬌百媚的注視著正一路上樓來找她。一路樓梯上賓客打著招呼的夏如龍。
  “靜香,你剛才怎么不提醒我?”夏如龍終于走到長井靜香身邊。看著一樓下,很有些惱火的說道。
  長井靜香咯咯嬌笑,耳垂上那宛如淚滴晶瑩的藍水晶耳墜搖晃著性感的女人魅力,“米奇,讓陸景看到你正和他的女伴**。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夏如龍皺眉,“問題是,我還沒有成功的邀請到楊晚婷。”假設剛才是他和楊晚婷跳了一支舞回來,他倒是很樂意給陸景看到。
  長井靜香撅嘴嬌嗔,仿佛親密的情人。說道:“哼,你要成功了,我心里就不舒服了。”
  “…”見長井靜香這般作態,夏如龍只得放棄繼續追責。這兩天,他和長井靜香戀奸情熱。
  長井靜香搖了搖手中的高腳玻璃杯,和夏如龍碰了碰,問道:“你試探陸景的情況怎么樣?”
  夏如龍沉吟著道:“陸景說天辰娛樂以55億美元收購米高梅對和華的資金沒什么影響。我看他近期做空的決心很大。今天凌晨wti期貨價格已經跌到了45.06美元。”
  “那你打算怎么辦?”
  “陸景手里肯定還有資金,是短期資金。他堅持不了多久。但是油價肯定會下行。我準備斬倉一部分頭寸,避免油價下行導致爆倉。”
  長井靜香驚訝的問道:“你這是準備放任和華拉低油價?”
  夏如龍聳聳肩。“這不是還有你們嗎,我手里的資金有限。從一開始,我就入場與和華血拼,到現在我已經虧損了很多。當然。如果和華有出逃的跡象,我會全力阻止。”
  長井靜香釋然的點頭,“行吧。我需要征詢投資部門的意見。”
  三井和摩根大通銀行的入場資金數額不一樣,配備的期貨頭寸也不一樣。交易策略自然不會相同。
  夏如龍笑了笑,湊在長井靜香耳邊深吸了一口。道:“靜香,敢不敢去下面和我跳一支舞?”
  跳舞當然不只是跳舞。長井靜香是訂了婚的女人。如果能和她當眾**,會非常的刺激。
  他在華爾街工作過,很多交易員為了追求刺激來尋找交易中的一瞬間靈感,會一邊和美女**一邊操盤。
  長井靜香嬌媚的白了夏如龍一眼,不介意和夏如龍貼的更近一點,“有什么不敢?不過你得答應我今天晚上來5次。”
  “沒問題。”夏如龍一口答應下來,牽著長井靜香的手往樓下走,意氣風發。雖然,油價還在下降,但是陸景撐不了多久。又有美女夜夜相伴,他想不高興都難。
  此時,一曲舞曲畢。長井靜香嫵媚的笑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心里卻是對剛才的疑問有了答案:陸景不是資金持續不了多久,而是他手里應該沒有多少資金了。
  后繼乏力。否則,他怎么會說騙夏如龍呢?如果能把夏如龍、三井嚇得斬倉,和華豈不是可以以少量的資金拉低油價,然后正好出逃。
  這個消息她絕不會和夏如龍分享。她本身就是從事金融業務,怎么可能對期貨市場一無所知?
  三井現在要做的是全力拉升油價,把陸景拖死在期貨市場中。至于夏如龍的斬倉虧損那就虧損吧。坑“隊友”、“炮友”,她沒什么心理負擔。
  …
  一曲舞曲畢。陸景放開楊晚婷纖細的腰肢上的手,微笑著伸手護著她一起往舞池外走。
  “晚婷,你跳的很好的啊…”陸景夸獎道。跳到最后,楊晚婷的舞步慢慢的熟練。
  楊晚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輕聲道:“以前在四中的時候,和林蓉一起跳過。好久沒跳,都快忘光了。”
  到舞池邊,陸景從侍者的托盤里拿了兩杯紅酒,遞給楊晚婷,舉杯輕碰,“cheers!”
  “cheers!”楊晚婷美麗的鵝蛋臉浮起微笑,她今天晚上很開心,都快要忘記毀容這件讓她煩心的事。
  余樂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打個招呼,笑呵呵的豎起大拇指,“陸景。在你邀請晚婷跳舞之前,晚婷已經拒絕了十六個搭訕者。李宏深那幫大學朋友都快羨慕死你。”
  余樂指了指右手邊角落里聚集的一群年輕男女。隔著密密麻麻的人頭。陸景透過縫隙看了過去。
  李宏深謙和的舉起杯示意,嘴角帶著苦笑。他們這邊還打賭來著。結果,陸哥一回來就將他們的女神邀請下場跳舞。
  陸景點了點頭致意,回頭略有些不滿的道:“余樂,我不是讓你陪著晚婷說會話嗎?”
  以楊晚婷的性子,她不擅長于這種熱鬧的交際場合,他離開前還叮囑余樂一句,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自個泡妞去了。
  余樂嘿嘿一笑,“我在遠處留意著晚婷的。陸景,這些來和晚婷搭訕的男人即便是再帥。晚婷也不會答應他們的邀請啊。晚婷,你說是吧?”
  楊晚婷什么性子,他哪能不清楚?如果一個男人不能讓她放下戒備,她話都不會多說的。真當四中三大校花中“冰美人”的稱號是白來的啊?
  楊晚婷低頭品著酒,俏臉微紅,她不太習慣余樂的玩笑。搞得好像她和陸景有什么似的。
  “你小子…”陸景無語,喝著酒,問道:“師玄機的私人電話,你拿到了吧?”他在晚飯的時候就留意余樂和師玄機聊得很投機。
  余樂略帶些得意的笑道。“這好像不是什么難事吧?”
  楊晚婷有些吃驚的抿著紅酒。想起關于余樂的某些傳聞,突然覺得她這位挺拔、英俊的高中同學很陌生。那種隨意的男女交往方式,她不能理解,也不認可。
  陸景和余樂隨意的說著話。舞曲的前奏又響起來。
  這時,一名異常高挑穿著淺藍色長裙的女子走過來。她盤著高貴的發髻,優雅的向陸景伸出白皙修長的手。丹鳳眼里帶著溫文又崇拜的意韻,“陸先生。我可以邀請你共舞一曲嗎?”
  …
  新苑別墅區的某棟別墅中,隨著高挑的美女接近陸景。本村弘毅緊張了起來。這是今晚關鍵的一步。雖然,他的小組通過迂回的手段監聽到了楊晚婷和陸景的對話。
  但要是能將監聽設備直接安裝在陸景身上,今晚的收獲會很大。指不定長井小姐會再撥100萬美元的資金下來。
  “頭兒,你覺得4號有希望嗎?”坐在椅子上監控的矮小組員轉過椅子問道。
  “應該有希望吧,4號可是咱們警察廳有名的一枝花。”
  “我看希望非常大。沒聽到他剛才和他的助理談什么話題嗎?吾未見好色如好德者。”
  “別扯淡賣弄你那點古文了。男人誰不好色?4號這么漂亮,失手的可能很小。”
  聽著小組成員的討論,本村弘毅沉吟著道:“有分析表明,2%的男人會認為女人的大腿是最誘人的地方,陸景很有可能屬于這2%之中。4號成功的概率很大。”
  說話間,4號邀請的話語清晰從耳麥中傳來。
  …
  陸景打量著眼前的靚麗美女。身高比他還高,足有180以上,方臉鳳眼,皮膚白皙,身材被藍色的禮服修飾得極好。波濤洶涌,曲線起伏。雙腿很長,踩在高跟鞋中,亭亭玉立。很具有視覺沖擊感。
  陸景贊賞的點了點頭。
  楊晚婷注意到陸景的目光,心里嘆口氣,剛想著余樂的事情,陸景好像也好不到哪兒去:風流多情。
  修長高挑的女子對陸景淺淺的笑了笑,優雅而帶著期許。
  陸景婉拒道:“很抱歉,美女,我有舞伴了。”不理失望的高挑女子,扭頭問身邊的楊晚婷,“晚婷,我們再跳一支舞?”
  “啊…”楊晚婷一愣,沒想到陸景會向她發出邀請,略微遲疑了下,點了點頭,嘴角有一抹不自覺的明艷微笑。剛跳出了一點昔日在高中時跳舞的感覺,她也有點想要重溫。
  看著陸景和楊晚婷慢步進入舞池,余樂嘿嘿一笑,打量著比他還高的美女。這妞勇氣可嘉。
  可惜,他還沒見過陸景理會才見過一面的女子的搭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