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59 十八歲生日宴會(上)

陸景輕輕的抿了一口,道:“李部長,我說過,有些人一定會付出代價。”
  李義濟無奈的苦笑,看樣子六條人命根本無法平息陸景的怒火,他還要追究幕后者的責任。
  以自己的情報網絡,隱約聽說這件事和三井有些關系。
  昨天晚上,和華與三井、沃倫財團、摩根大通在wti期貨市場大戰。據說雙方投入的資金多達近百億美元,“戰況”十分激烈。
  李義濟嘆口氣,他不準備勸陸景平息怒火,說明邀請陸景的來意,“陸先生,我準備將阿卡夫山莊周邊的6.87畝土地出讓給和華,來表示我的歉意。”
  這個話,李宏深隱約的和宋雨綺提供。陸景早有心理準備,還和余樂討論過,估計能從中獲得1至2億的優惠,平靜的道:“我會安排人來新加坡完成土地的拍賣程序。”
  李義濟輕輕的點點頭,這表示陸景不會“遷怒”于他,心里隱隱有些不舒服的感覺。想他堂堂新加坡貿工部部長,李氏家族下一代的掌舵人,居然需要向一個年輕人低頭。這成什么事?
  但還是得忍著,“陸先生,關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動態,我了解過,這個項目,我建議再等一周再做決定。”
  陸景微微皺眉,沉吟了會,明白了李義濟的意思,這是要等和華與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倫財團分出勝負之后,再決定新加坡石油的去向,“行。我同意李部長的觀點。”
  李義濟心里稍微舒服了點,微笑著舉起酒杯,“陸先生,千兒對你很崇拜。一直問我你的故事。祝你今天晚上能玩得愉快。”
  陸景嘴角泛起一絲苦笑,“謝謝。”抿了抿紅酒。李義濟這是要把黃千兒推介給他。
  問題是,他身邊的女孩已經夠多了。黃千兒也不是能讓他動心的女生。
  …
  …
  楊晚婷站在一樓客廳的角落里觀看著在300多平米的客廳中翩翩起舞的男女們。有些茫然。
  她想起在四中時,林蓉帶她去參加定海四中和京城英華國際學校的聯誼舞會時的情形。
  陸景去樓上和新加坡的貿工部部長談事情去了。余樂正拿著酒杯滿場和美女搭訕。用他的話說,他泡妞去了。
  “美麗的小姐,我有幸邀請你跳一支舞嗎?”一名英俊的白人青年,微笑著站在楊晚婷面前邀請。
  楊晚婷搖了搖頭,用英語回答道:“很抱歉。”
  英俊的白人青年深深的看了楊晚婷一眼,無奈的行禮,退開。
  片刻后,楊晚婷又遇到幾名邀請她跳舞的男士。有兩個還給她留了名片。如此耀眼的絕色佳人,就算是站在角落里依舊引起了宴會中男人們的注意。
  和黃千兒跳過一支舞的李宏深看到楊晚婷的窘迫,想了想,上前道:“楊姐,如果你不愿意和陌生男子跳舞的話,我可以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很多女子不喜歡和陌生的男人跳舞。因為跳舞本身是一件介乎調-情和交際之間的事。想占占便宜輕而易舉。當然,和熟悉的人跳舞,便不會是這么個意思。
  看著眼前的英俊的男生,楊晚婷清冷而禮貌的道:“不用了,謝謝。”
  李宏深一愣。苦笑著離開,他是來解圍的,沒想到還是被拒絕。看樣子楊姐今晚是不想跳舞了。李宏深吃癟,回到朋友圈子內被哄笑了一通。
  一名青年道:“真是高傲的白天鵝啊,不知道今晚誰能邀請她跳一支舞。有沒有人和我打賭?”
  這邊正說著話,一名玉樹臨風的中年男子微笑著走向楊晚婷,“不好意思,打擾一下,你今晚的這套裙子十分漂亮,我可問一下你在哪里購買的嗎?”
  楊晚婷應付著仰慕者應付的有點心浮氣躁,仿佛又回到了毀容之前。她本來的性子不擅長交際的。見這名男子走過來。她本來是要拒絕的,突然來這么一個問題。一下子把她給問住,想了想。如實的說道:“我也不知道。”
  英俊男子帥氣的笑笑,“不要緊。我猜想應該是你的一位朋友送給你的。哦,可以請你喝一杯紅酒嗎?今晚有提供18世紀的波爾多紅酒,需要精心的鑒賞才能挑出其中的珍品。”
  楊晚婷搖搖頭,拒絕道:“謝謝。我對紅酒沒有鑒賞能力。”
  她還沒有談過戀愛,一貫對男生不假辭色,雖然眼前的英俊中年男子風度翩翩,給人好感,但是她并沒有和他交往的打算。中年男子來找她不會是單純的和她交朋友。
  英俊男子正要說話,身邊一個聲音響起,“夏如龍,你應該先給晚婷介紹下你自己。”
  夏如龍英俊瀟灑的臉上露出尷尬的神色,回頭一看,果然是陸景冷笑著站在一米開外。他來挖陸景的“墻角”,居然被陸景當場撞破。扭頭一看,樓梯上的長井靜香笑吟吟的舉杯致意。顯然,她并沒有按照說好的方法示警。
  “陸景,你回來了。”楊晚婷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厭惡的看了看夏如龍一眼,原來他就是夏如龍,快步走到陸景身邊。
  看著如同一只手足無措的小獸找到依靠般的楊晚婷,陸景溫和的笑了笑,挽住她的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肅容,對夏如龍道:“夏如龍,我聽過你和崔七月的電話,你欠晚婷一個道歉。”
  崔七月建議監控楊晚婷,夏如龍告訴崔七月可以和長井靜香聯系。楊晚婷毀容,這就是幕后的三個直接當事人。
  夏如龍冷哼一聲,“陸景你利用詩經對崔七月的厭惡在黃海機場的候機室里吻詩經,我對這件事很不滿。”
  他心愛的女人被陸景抱著又啃又摸,他心里能好受?他很樂意挖陸景的墻角讓陸景嘗嘗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
  陸景瞇著眼睛笑,笑容里充滿了冷意,正是陸二少千錘百煉的標志性笑容,“自作多情。天辰娛樂已經以55億美元的代價收購米高梅。米高梅的控股股東科克里安已經簽字。剩下的就是報給歐盟和美國相關主管部門審批。夏如龍,你利用詩經來消耗我的資金目的已經達到了。”
  夏如龍心里痛苦又興奮,表情有些古怪的看著陸景,“你知道這是個坑?”
  痛苦是因為他鐘愛的女人唐詩經在陸景的心中份量很重。和崔七月預測的一模一樣,只要是詩經提出用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陸景肯定會滿足詩經的要求。在陸景和唐詩經的感情當中,他才是多余的。
  興奮,則是因為簽字之后,按照協議,相關的金額賬戶已經鎖定。順利的消減了陸景55億美元的資金。這會是導致和華財團崩潰的因素之一。
  “不是只有你一個聰明人,夏如龍。”陸景不屑的道:“難道你以為和華連200億美元的資金也湊不出來?”
  夏如龍很快就反應過來,道:“陸景,200億美元的資金我相信和華能夠拿出來,問題是,這筆資金和華能持有多長時間?”
  通過各種金融手段,和華可以將和華體系內公司的資金在短期之內抽出來,但要是這筆資金長期在外那是不可能的。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那你可以試試看。夏如龍,晚婷的事情,我一定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夏如龍斜睨了陸景一眼,道:“虛張聲勢。”
  他給陸景用雙面間諜的假消息坑過一次。陸景這番作態,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陸景的“演技”再好,還是要基于事實。
  慘痛的代價?我也想你付出。
  楊晚婷看著兩人唇槍舌劍,心里有些古怪,她很少看到陸景如同斗雞一樣的很人爭鋒相對。陸景最常見都是平靜的陳述意見,基本上每個人都會認真的掂量他的話。
  突然間,楊晚婷有些明白了。夏如龍是陸景的強力對手,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這時,舞曲的前奏響起,等待跳舞的賓客紛紛與舞伴前往舞池。
  陸景沒再理會夏如龍,對楊晚婷道:“晚婷,我們一起跳一支舞。”
  “我不會跳的…”楊晚婷猶豫著,轉念一想,要是當著夏如龍的面拒絕陸景豈不是落他的面子,陸景幫了她很多,帶些無奈的輕聲道:“好吧。”
  看著陸景和楊晚婷步入舞池。夏如龍眼神閃爍,直覺告訴他,今天晚上他不找個借口和陸景接觸,陸景也會找個借口和他接觸。
  因為,他要試探陸景做空的決心。
  而陸景想要告訴他,和華有很多資金,不會受到收購米高梅的影響。
  陸景的鬼話,他肯定是不信的。那么,他現在應該在原油期貨市場上采取什么策略?是繼續做多,還是做空。
  …
  …
  陸景輕扶著楊晚婷的細腰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淡淡的幽香從鼻端傳來,楊晚婷身姿高挑,穿著高跟鞋基本和他一樣高,清亮的眼眸溶溶如水。
  楊晚婷看到陸景有些失神的看著她,心里有些羞澀,小聲的問道:“陸景,你剛才在騙夏如龍?”
  已經從樓梯上走到二樓欄桿處的長井靜香神色微動,轉身看向一樓的客廳尋找著陸景的身影。她塞在左耳里的耳麥中清晰的傳來楊晚婷的聲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