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58 打扮一新

印尼海嘯并沒有影響到新加坡的日常生活。在官方統計數據中,新加坡并無人員傷亡。
  黑色的加長賓利平穩的從市區駛向沿海的新苑別墅區。看著車窗外繁華的新加坡城市夜景,高樓大廈間燈火通明。遠遠望去,如同火樹銀花不夜。楊晚婷清淺的笑了笑。
  低聲和余樂著今晚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局勢的陸景捕捉她美麗的笑容,心情好了些。
  余樂欣慰的點點頭。楊晚婷受傷,他同仇敵愾。
  陸景的想法很不錯。不管回頭專家會診的結果如何。至少,楊晚婷的心理創傷可以恢復的七七八八。只不過往日的冰美人,只怕性格會更內向了。
  車抵達新苑23號別墅。停車場里聽著一圈豪車。道奇、牧馬人、寶馬、奔馳、勞斯萊斯、奧迪、邁巴赫、法拉利等等。仿佛是世界名車會展。
  別墅門口,穿著燕尾服的英俊侍者笑臉相迎。正在門口招待客人的李宏深看到陸景挽著一位高挑的美女在助理余樂的陪同下走過來,忙和身邊的一位客人了幾句,迎上來,“陸哥,晚上好。我三叔還要等會才到。貿工部在討論援助印尼的事情。”
  陸景微笑著和李宏深握手,“李部長公務繁忙可以理解。這是我今晚的女伴$長$風.cf**.楊晚婷。”
  李宏深愣了下,陸景這么鄭重的介紹身邊的女伴由不得他不重視,忙伸手和楊晚婷握手,“楊姐。你好…”
  楊晚婷按照師玄機對她的囑咐,伸出沒有被燒傷的右手和李宏深握了握手。氣質優雅動人。
  李宏深被楊晚婷的麗色震懾,帶著陸景三人入場。別墅中。已經有不少裝扮入時的客人拿著酒杯相互交談著。
  李宏深將陸景送到黃千兒面前才轉身離去。心里猛的一驚:楊晚婷不就是ek公司那位被毀容的女職員嗎?
  回頭看看楊晚婷高挑婀娜的背影,突然有些明白,為什么三叔面對陸景時壓力為什么那么大。陸景的怒火,幕后主使者能承受的住嗎?
  二樓觀景陽臺處,華燈初上,海潮迭起。明月的倒影在波浪中起起伏伏。
  黃千兒今晚穿著優雅的紅色露肩晚禮服,裙擺如魚尾。挺拔飽滿的曲線和纖細的腰讓她在四五名話的靚麗女人中鶴立雞群。
  見陸景過來,黃千兒混血兒的美麗容顏上浮起笑容,笑盈盈的道:“陸哥。謝謝你來參加我18歲的生日宴會。”聲音帶著少女清脆甜美氣息。
  “好的事情哪能不來啊。”陸景笑著將手里的禮物遞給黃千兒,禮物自然是雨綺幫他準備的,道:“千兒,生日快樂。”
  笑了幾句,陸景、楊晚婷、余樂三人在二樓精美的西式浮雕走廊欄桿處俯視著一樓金碧輝煌的大廳,私下里著話。
  …
  …
  “千兒,那是誰啊?看你滿眼放光的樣子。”陸景幾人剛離開,黃千兒的朋友笑著捅了下她的腰。
  黃千兒就讀于就讀于萊佛士初級學院,她原本在李氏家族中并不受重視。現在身邊的朋友都是她的高中同學。
  黃千兒明眸流波的道:“我眼睛放光有什么用,他又看不上我。你們沒看他身邊的那個女伴嗎?漂亮的一塌糊涂。你覺得我還有機會?”
  “誒,千兒,不要轉移話題哦。”
  “是啊。是啊。”朋友們笑兮兮的催促著。女孩子湊在一起,自然而然的會談論優秀的男人。
  “他是和華的話事人。你們知道和華是什么公司嗎?”
  “切”一個有著名模身材的女孩笑道:“千兒,你還賣起關子了。”
  黃千兒只得介紹一二。道:“景華手機你們應該用過吧,那是和華名下的產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也有和華的股份。”
  “哦。這么年輕的大富豪!”幾名高中生驚呼著。有人道:“千兒,你一會一定要介紹我和他認識。”
  “得了吧。你要是有千兒那么大的胸,或許還能爭取下。”
  幾人笑著,時間過得飛快。穿著燕尾服的老管家派頭十足的走過來,“千兒姐,李先生已經到了,宴會馬上開始。請你去二樓的休息室。”
  …
  …
  陸景和余樂、楊晚婷閑談著高中時候的趣事,起那會的校內足球聯賽等等。沒一會,李宏深來請他去二樓的一間休息室中。
  安靜的休息室中,棕色的真皮沙發圍了一圈。陸景三人進去之后,到是發現有不少熟人。玉樹臨風的夏如龍正在和一名肥胖的白人男子交談。
  許久不見的老色鬼哈帝沃倫在楊晚婷進來的瞬間,眼睛從長井靜香身上挪了過來。長井靜香正在和徐陽成笑著,她的助理竹田一郎在一旁記錄著。
  印尼華商領袖、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和海成集團董事長薛立輝拿著酒杯交談著。海成集團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林業公司,壟斷了馬來西亞紙漿出口市場80%的份額。
  世新電子的首席執行官李正誠和snl晶圓廠的景安易閑聊著。開悅資本的符玉龍和新加坡的名流攀談著。顯然,在座的都是今宴會上的頂尖人物。
  陸景微笑著對符玉龍點點頭,走向周晉成、薛立輝。周晉成六十多歲,微微發福,前額已經發稀。薛立輝五十多歲的樣子,個子不高,發福的厲害,氣度很沉穩。
  寒暄幾句,薛立輝后悔的感嘆道:“陸景,早知道景華微芯的前景這么好,我當時就不是借公司債給你了。老葉誤我啊。”
  薛立輝的老葉是恒躍集團的葉文俊,葉妍的大伯。陸景笑道:“薛總要有意的話,可以參與到景華微芯中來。景華微芯在建業的二期工程很需要資金。”
  “我有意,有意。回頭咱們談談詳細的情況。”薛立輝立即笑著道。
  幾人都笑起來。薛立輝有些急了。聊了幾句,周晉成把陸景拉到一邊,笑著問道:“陸景,我準備再返回印尼投資,你有沒有興趣去印尼投資實業?”
  印尼海嘯對他而言是一個重返印尼的機會。
  98年印尼排華,印尼華人資本大出逃,他和陸景在那時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目前,華商在嶺南的資本發展的很不錯。他和陸景的關系自然是越發的融洽。
  陸景琢磨了下,“周先生,我出資吧。投資印尼的實業我沒什么興趣。”著,頓了頓,提醒道:“周先生,重返印尼,必要的武裝力量不能少。”
  “我知道,98年慘痛的教訓我不會忘記。”周晉成笑了笑,低聲道:“你和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倫公司怎么回事?好像你們的關系很僵。”
  著,看了看,各自話的夏如龍、克拉克門羅、長井靜香、哈帝沃倫。
  陸景言簡意賅的道:“利益沖突。”
  周晉成人老成精,微微一笑,不再什么。他原本還想和一下。他在南洋這一帶略有些薄面。
  這時,李義濟在隨性人員的陪同下,帶著今晚的公主黃千兒進來。打了一圈招呼,李義濟笑著了一番感謝的話,邀請道:“宴會即將開始,請諸位移步到一樓大廳。”
  別墅里已經是賓客入云。由于某些原因以及李義濟的關系,黃千兒的生日宴會規格很高。
  一樓客廳的中央,李義濟拿著話筒發表了一番祝福之后,在優雅舒緩的舞曲之下,扶著黃千兒獨舞了今晚第一支舞。賓客都在圍觀著叫好。
  “黃姐的舞姿很不錯啊。”哈帝沃倫三十五歲左右,穿著紳士服,碧眼藍眸,消瘦而高挑的個子,在夏如龍身邊笑著道。眼睛有些放光。從西方審美的角度來,他更喜歡乳大臀翹的女人。
  夏如龍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微笑著道:“等一會,千兒姐應該很樂意和沃倫總裁共舞一曲。”
  哈帝沃倫哈哈一笑,對一旁的長井靜香道:“長井姐,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三井是什么看法?”
  長井靜香穿著精美的黑色長裙,柔媚無比,“沃倫總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背后的強力支持是和華。等原油期貨市場分出勝負,這件事也就塵埃落定了,你呢?”
  剛才,徐陽成和她聊了聊,新加坡政府大致上就是這個態度。誰贏了誰便可以收購。
  哈帝沃倫露出個很有紳士風度的笑容,傲然的道:“確實如此。”輕輕的瞥了一眼陸景所在的方向:這個癟三。
  …
  …
  曼妙的舞姿,黃千兒如同嬌艷的玫瑰在18歲的生日宴會上綻放。李義濟的舞步很好,配合著外甥女的舞步。
  一首五分鐘的舞曲完畢,現場掌聲雷動。生日宴會的氣氛推向**。
  接下來是大家共舞的時刻,服務人員很快將場地清出來做舞池。李義濟跳了一支舞后,邀請陸景到二樓的一間會議室里話。
  新苑23號別墅房間很多,容納今晚得200多名賓客毫無壓力。安靜的會議室中,徐陽成開了一瓶紅酒,倒了兩杯。芬香的紅酒味道飄散開。
  李義濟舉杯向陸景示意,“陸先生,對楊姐的事情,我表示歉意。”侄兒李宏深剛才已經向他匯報過,陸景今晚的女伴就是楊晚婷。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