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56 大戰起

余樂苦笑道:“雨綺姐,沃倫財團參與到市場中站在我們的對立面,我們很危險埃”
  說著,伸出手比劃道:“渣打銀行本身應該沒多少資金入場,這樣的期貨大戰,他們肯定不敢挪用客戶的資金。否則一旦出事,他們的信譽將會受到極大的損失。
  這一方就算55億美元,摩根大通銀行的投資部門我們預估可以拿出20億美元,杰潤和三井前期的投入還在期貨市場中的資金加起來有16億美元,這就能抵消我們91億美元。
  再加上盤中不確定的資金。還有已經出手的三井住友銀行,我認為長井靜香手中至少有不下于20億美元的資金。傅總手里的200億資金未必低得住了。香港那邊對沖有200多億美元。和華還需要借貸給天辰余樂55億美元用于收購米高梅。
  這樣一算,和華已經消耗了500億資金。高盛還在一旁虎視眈眈。杰潤虧損在原油期貨市場上的12億美元,高盛肯定要拉高油價救回去。
  各位,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形式,并不是十拿九穩了。”
  陸景手里有970億美元的空閑資金。但是還要預留給一旦高盛對外發布策略分析報告稱油價即將大漲所帶來的市場沖擊,以及應對高盛的資金入場。
  這將會有些吃力了。一旦失敗,和華財團將會分崩離析。
  宋雨綺、何夢明、墨靜雯、明雪都輕輕的吸了口氣,余樂所說的危機確實存在。在金融領域,余樂的分析很有水準。令人信服。
  因為手里的天量資金,一直穩坐釣魚臺的心態在這一刻被打破。奢華水晶燈下穿著紅藍格子中長款襯衣精致明艷的墨靜雯欲言又止。
  陸景喝著手里的冰咖啡。環視了自己的五名助理,微笑道:“余樂說的只是一種推測。情況不會惡化的。我心里有數。哦,靜雯,什么事情?”
  余樂笑道:“靜雯,你要是感謝陸景幫你父親復仇的話,我們可以回避。”
  張子昂是讓墨靜雯父親墨承猝死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崔七月是剩下的一個。張某昂24日晚被gi公司的人處理掉了。交州日報已經刊文。
  墨靜雯沒好氣的瞪余樂一眼,警告道:“余樂,你再亂開玩笑,我和你連朋友都不是了啊。”
  余樂摸摸鼻子道。“得,我不說了。”
  幾個女孩都笑起來,聲若銀鈴。怎么感謝陸景呢?余樂的意思,是以身相許。墨靜雯臉皮薄,不發飆才怪了。
  見余樂住嘴了,墨靜雯這才對陸景道:“恒新集團跟在和華后面做空石油。”說著,俏臉帶些粉紅,小聲道:“我給我媽提過一次,你要做空。”
  “啊…”宋雨綺幾人恍然。雖然墨靜雯給她媽透露了消息。但是幾人并沒有覺得不對,ek公司發布的策略分析報告,本就是對外宣布和華在做空。
  陸景笑笑,“沒事。油價還是要跌的,你讓你媽早點撤出來。這次大戰,我的把握也不是100%啊。”強大的阻力。他是有所預料的。
  陸景這句話讓屋子里的氣氛慢慢的凝滯。墨靜雯嗯了一聲。幾人紛紛回到書房擺放的辦公桌后面處理著各自的事務。開著小窗口,關注著紐約交易所的油價變化。
  顯然。余樂所說的事情,正是陸景所擔憂的。阻力很大。和華沒有全身而脫的絕對把握。不然,陸景也不會讓墨靜雯通知她媽早點撤出來。
  …
  …
  印尼海嘯的余波還在發酵,迅速的成為新聞爆點。28日凌晨,油價小幅的震蕩下行在鋪天蓋地的印尼海嘯新聞報道中顯得微不足道。東八區時間,28日凌晨5點,紐交所wti原油期貨價格定格在45.86美元。
  香港。各界人士給印尼的物資援助,捐款活動紛紛進行著。走在大街上也可以看到慈善機構的捐款箱。
  人類在天災面前是脆弱的,無力的。憐憫之心讓一輛紅色本田的女車主下車,捐贈了500港元。然后上車,前往位于皇后大道的怡雨形象設計會所。
  門廳處,服務員接待著前來的女車主,接過她遞來的會員卡,恭敬的遞回去,“寇女士,請問您預約了那位設計師為您服務呢?”
  “我預約了師設計師。”寇凌挽著秀發說道。
  服務員連忙道:“寇女士,師設計師今天臨時有事請假一天。請您諒解。您可以等待明天,或者我們推薦一位空閑的形象設計師為您服務。”
  寇凌蹙起娥眉,“師設計師不在?算了,我改天再來吧。”轉身推開玻璃門離開了。
  師玄機是怡雨形象設計會所最好的個人形象設計師。不在的話,她也不想用其他的個人形象設計師。
  …
  …
  “陸景,油價緩慢下降了。”新加坡中央醫院的a級病房中,楊晚婷換了一身長袖高領的休閑裝,輕聲來看望她的陸景說著話。
  “昨天晚上花費了很大的代價。今晚還有大戰。”陸景嘴角泛起一絲苦笑,把手里的聯合早報遞給楊晚婷,對病房里楊晚婷的父母道:“叔叔、阿姨,今天沒事的話,我邀請晚婷去散散心。”
  “啊…,沒事,沒事。你們年輕人去玩。”楊父一愣,隨即答道。楊母卻是狐疑的看著陸景和女兒。這兩天問了,女兒說陸景都已經結婚了。沒那個意思,來看她,對她好,是因為心里的愧疚。可是,陸景這小伙子當著他們的面這么帶走晚婷,她怎么感覺怪怪的呢?
  楊晚婷有些猶豫,毀容之后,她沒有信心再面對曾經熟悉的人和事,看著陸景殷切的目光,想了想,還是答應下來,“好吧。”
  略微收拾了下,楊晚婷和陸景一起出了新加坡中央醫院。坐進黑色的商務車,離開醫院。楊晚婷有些忐忑的問道:“陸景,你要帶我去哪里?”
  陸景笑道:“帶你去酒店開房,怕不怕?”
  楊晚婷“啊”了一聲,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心里有些黯然。要是沒有毀容,陸景說這樣的話,她肯定要生氣。但是,現在明顯是一句話玩笑話。
  陸景微微笑了笑,“晚婷,今天晚上黃千兒在新苑23號別墅舉行18歲生日酒宴。我想請你作為我的女伴參加。”
  楊晚婷抿了抿嘴,逃避道:“陸景,我不想去。”低頭看了看手腕上如同蜈蚣般丑陋的疤痕,心里的哀傷涌起。她現在沒有勇氣在任何宴會中出現。
  “所以,我需要先送你一件禮物。”陸景笑笑,心里有些痛。
  陸景說帶楊晚婷開房只是說說。商務車直接停在了新加坡麗都酒店樓下。陸景和楊晚婷坐專用電梯到39樓,徑直回了楊晚婷原來居住的房間。
  一名裝扮時尚的女人等在房間中,“陸先生,你好。”楊晚婷微微一怔,她沒料到房間里會有人。陸景介紹道:“晚婷,這位是香港著名的個人形象設計師,師玄機。”
  師玄機身著短袖衫配小馬甲,印花的長褲腿腳上鑲著幾朵綠色的圖案,寬大的褲幅露著小巧的腳尖,頭發披散著蓋著肩頭,整個人顯得修長而挺拔,可人之外又多了幾分性感。
  “楊小姐,你好。”師玄機臉上帶著親和的笑容和楊晚婷握著手,笑意盎然,淡施粉黛的臉上有微微香氣飄來。
  陸景已經給她說過楊晚婷的情況,看著楊晚婷的姿容,果真是國色天香、神清骨秀。如果沒有毀容的話,這會是一個令任何男人都心動的女孩。
  楊晚婷怯怯的和師玄機握手,轉身看向陸景,明眸帶著哀求,“陸景…”
  她搞不清楚陸景要做什么。可是,她不想別人看到她衣服下的傷痕,哪怕是一位女設計師。
  “沒事的,晚婷。師小姐會幫你設計幾個完美的形象,可以讓你應付日常的生活、交際、酒會。”陸景輕輕的撫摸著楊晚婷披肩的秀發,溫聲道:“晚婷,不管怎么樣,生活總是要繼續的。”
  師玄機適機的道:“楊小姐,我處理過不少你這樣的案例,沒關系的。咱們盡量少用化妝品,靠著衣著和裝飾來彌補缺陷,展示你的美麗。”
  楊晚婷咬咬嘴唇,同意下來。
  陸景笑了笑,“師小姐,那你們開始忙吧。我在隔壁瞇一會。”
  早上他只睡了一會,就去了新加坡中央醫院見楊晚婷。不管怎么樣,他需要先回復楊晚婷對生活的信心,勇敢的面對同事、熟人。而如何穿衣打扮,就需要專業的人士來幫忙、設計。
  …
  …
  長井靜香抵達新加坡之后,除了和夏如龍見面鬼混,她住在三井住友銀行在新加坡購買的公寓中。
  此時暮色正好,夕陽余暉照在楝樹梢頭細碎的紫色花朵上,幽香撲鼻。傍晚時分,小雨漸漸的停了。夕陽拖著嘗嘗的影子照射在公寓的客廳里。
  長井靜香穿著精美的黑色長裙,白色小西裝外套客廳里接見匆匆趕來的手下本村弘毅。本村弘毅是一名三十多歲的日本男子,有點猥瑣,手里拿著一個黑色的袋子。
  “今天晚上,陸景將會參加黃千兒的生日宴會,我也要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