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55 陷阱

周一上午,紐約交易所大廳WTI原油價格開盤之后不斷的上行。
  “”
  “”
  “”
  交易員聲嘶力竭的大吼。交易大廳十分喧鬧。期貨市場作為一個零和游戲,當油價開始波動時,就意味有著有人虧損,有人賺錢。這是資本的戰場。
  上午11點,一直上揚的油價突然重挫,有大量的資金入場賣空。
  “”
  “”
  “”
  原油期貨交易市場頓時又亂成一團,消息、指令才從這里發出,又匯聚,最終體現在WTI原油價格上。
  香港,博遠基金位于九龍怡欣大廈34樓的辦公室里,劉和順緊鎖眉頭看著電腦上跳動的WTI原油期貨價格,問道:“爸,WTI價格下跌了,接下來怎么辦?”
  信業銀行的董事、博遠基金的總經理劉博遠淡定的吩咐道:“繼續買。”
  辦公室里,幾名操盤手應聲在電腦上下單,忙碌的操作著。
  在如火如荼的石油期貨交鋒中,博遠基金也準備分一杯羹。操作室就設在博遠基金的一間辦公室中。種種跡象表明,國際原油價格即將大漲。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隨即劉博遠漂亮的"juru"女助理穿著藍色的外套在門口冒頭,“劉總,博遠基金捐贈給中華慈善總會用于印尼海嘯的物資需要您簽字。”
  “好的,我這就來。小雁,你把材料送到我辦公室。”劉博遠合上手里的掌上筆記本電腦,招呼道:“和順,你跟我來。”
  12月26日,昨天凌晨,印度洋發生大地震并引發海嘯。印度尼西亞、斯里蘭卡、印度、泰國、馬爾代夫、馬來西亞都遭受到災害,出現大量的人員傷亡和財物損失。
  地震本身影響到孟加拉、印度、緬甸、新加坡、泰國等地。引發的海嘯波及范圍多大6個時區:索馬里、毛里求斯等等地區。受災最為嚴重的是印尼。
  此次印尼海嘯,全球震動。各方救援工作已經在開展。中華慈善總會在香港組織募捐,作為香港金融界的頂尖人物之一,劉博遠自然受到了邀請。博遠基金將會捐贈物資約合124萬港元。
  劉和順跟著父親出了辦公室。門輕輕的關上。穿過寬敞的走道去往總經理辦公室。助理莊雁送來報表,劉博遠手腕一劃,簽上姓名,輕輕的品著茶。“和順,有話就問吧。”
  站在窗戶邊看著深沉夜色的劉和順沉吟著問道:“爸,為什么要做多原油期貨?和華好像在做空啊。EK公司剛對外發布了策略分析報告。”
  “怎么,你相信和華的判斷?”劉博遠笑了笑。
  劉和順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咳嗽一聲道:“相信。陸景這個人很討人嫌,但是他做事情、做項目。我自嘆不如。”
  劉博遠放下茶杯,欣慰的笑道:“嗯,你小子張大了。”兒子在信業銀行工作一段時間后表現不錯,現在到了博遠基金來幫他。有做私募基金的經歷,上手很快。博遠基金上下對他的能力很認可。
  “我和和華的董事陳旭江見過面,他向我透露和華目前是做空。這個消息比EK公司的策略分析報告要準確的多。不過和華做空是勢單力薄,我可沒興趣陪著他們玩。”
  劉和順奇怪的道:“爸。你不是與和華緩和了關系嗎?”
  他和陸景的恩怨始源于對香港名媛葉妍,這位被時代周刊譽為亞洲最富有的女人的愛慕。父親和陸景的恩怨是在蘇蘭電器借正英家電的收購戰中。
  “哈哈…”劉博遠大笑,“緩和是緩和,我做多石油,是基于我對市場的判斷。也不是要與和華唱反調!石油期貨市場上,這么多做多石油的機構,公司,多我一個不多吧?”
  劉和順聽的怪怪的。父親看樣子還是對和華很有怨念啊。
  …
  …
  “陸景。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新加坡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會議室里,傅婕坐在可滑動的轉椅上轉過來,見陸景掛了給唐詩經的電話,嫻雅的說道。
  橢圓形的會議桌上擺放著十幾臺筆記本電腦。助理步山梅管理這六臺電腦。蘭驥、上官紹分別用SIT聊天軟件指揮著不知道在世界何處的交易員下單。董冰和她帶的三名職員在一旁幫忙打雜。
  “再看一會吧。交鋒正激烈著。”陸景打個哈欠說道。紐約時間周一的上午11點多,新加坡已經是28日的凌晨。
  經過前幾天在市場上的試探之后,傅婕在今天晚上大幅做空,現在每一秒鐘。都有數億的資金在入場博弈。這樣緊張大戰的情況,他想睡也睡不著。
  “也行。”傅婕疲倦的用手指壓著眼角不存在的魚尾紋,自嘲的笑道:“放松了幾天,生物鐘愣是調整不過來。那我不招呼你了。”
  “我會很安靜的。”陸景笑著說道。看向會議室左邊墻壁上掛著的大屏幕。上面是實時的WTI原油價格:美元每桶。
  投影儀上跳動的數字,正在顯示著和華與對手們在WTI原油期貨市場上的殊死較量。看不見的刀光劍影在數字中搏殺,血花片片。
  陸景將椅子搬到窗戶邊,不知道什么時候,窗外又下起雨。新加坡這段時間還在雨季中,這是他25日抵達第二場雨。宋雨綺送了一杯冰咖啡進來,在陸景背后附耳小聲問道:“情況怎么樣?”
  “好像還行吧。”陸景不太確定的說道。他對期貨操作不怎么懂。油價這會正在下行中。
  這時,上官紹眼睛死死的盯著屏幕道:“傅總,2號交易員資金不夠了。需要調配5億美元給他。”
  “山梅,給資金。”傅婕干凈利落的指揮著。
  “不行,油價又上漲了。傅總,我這里也差資金,給我10億美元。”蘭驥大叫著。
  “給…”傅婕言簡意賅,眼神堅定。白膩如玉的雙手扶在黑色的老板椅手柄上,不動如山。
  宋雨綺悄然的吐吐舌頭。這殺伐果斷之氣,果然有指揮千軍萬馬的氣勢。新加坡這里只是指揮部,操盤手在香港富躍投資基金安排的地方。
  步山梅叫了聲,“傅總,我們的資金已經只剩下100億美元了…”這是第一個節點。消耗了100億美元的資金,說明期貨市場上的大戰已經白熱化。
  傅婕看向陸景。
  陸景擺擺手,“傅總。你自己決定。現在你是最高決策者。”
  傅婕沉靜的點點頭,吩咐道:“山梅,動用這筆資金…”
  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開悅資本的執行副總裁符玉龍。“陸先生,今天的油價波動得很厲害啊…”
  寒暄著。陸景笑道:“三井、摩根大通的資金量很足…”
  “陸先生,不只是這樣。”電話里符玉龍的聲音壓低了幾分,“渣打銀行的資金入場了。他們在做多,可能有50億美元的資金會跟著渣打銀行走。”
  陸景微微一怔,這是個意料之外的對手,道:“符總,不管有多少對手盤有多少資金。我還會繼續做空。”
  “陸先生,和華的情況很危險啊。”符玉龍長長的嘆口氣,他知道陸景不會聽他的勸,說道:“明天晚上我們一起喝一杯。”明天晚上是李義濟外甥女黃千兒18歲的生日。作為新加坡有頭有臉的人物,他也收到了邀請。
  “行,明天見面聊。”陸景笑笑,答應下來。和宋雨綺一起出了房間。金碧輝煌的客廳里亮著燈,在雨夜中格外的明亮。回到書房。陸景把符玉龍的消息說了一遍。
  余樂倒吸一口涼氣,“完了,陸景,這有點超乎預料之外啊。”
  陸景揉著臉,平靜的道:“也正常。渣打銀行背后是由英國的沃倫財團控制。我聽說夏如龍前段時間拜訪過沃倫公司遠東區總裁哈帝-沃倫。
  我和哈帝-沃倫早有過節,他被我弄得丟掉了在沃倫財團第五順位繼承人的身份。渣打銀行的舉動可以預見。”
  “你啊,說的和武俠小說一樣。有過節,有恩怨,他就要花費這么大的資金來找你麻煩?”坐在一旁的明雪說道。
  今天晚上是大戰開始。她和何夢明都從39樓EK公司的辦公室搬了上來。
  陸景笑著說道:“你把武俠小說的江湖往大了放大,不就是這樣嗎?”
  墨靜雯和何夢明都輕笑起來。陸景這明顯是在鬼扯。是有那么點道理,但是幾大財團的碰撞,可比“江湖大戰”更兇險啊。這影響可不是那些幾千人、幾萬人。
  三井財團、高盛、摩根大通、和華、沃倫財團,這幾方加起來所影響的人至少是數十萬的數目。
  陸景開了句玩笑,正色道:“哈帝-沃倫能說服沃倫財團作出在原油期貨市場和我們做對手的決策,根本的原因第四石油新加坡要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
  沃倫財團在遠東地區的利益,很大一部分在石油上。今年世界500強排名第二的英國石油公司(BP)里面就有沃倫財團的股份,他們的話語權不小。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我們現在保下來了,下一步就是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李義濟目前態度**。這場大戰將會是一個決勝的契機。我們動了日資和沃倫財團的蛋糕。和三井物產較量的時候,香港財經新周刊的沈健林就提醒我,可能會有多個資本針對和華。”
  這番話說的很透徹。宋雨綺沉吟著問道:“那這是意料中的事情啊。余樂,你怎么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