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53 失望去新加坡

新加坡中央醫院是新加坡規模最大,歷史最長的公立醫院,建于1821年,醫院擁有29種醫學專科,其中整形外科、燒傷科、腎病科、核醫學、血液病理科室是該院的優勢學科。
  住院部a級病房中,時鐘滴滴的走著,靜謐的房間里,一名修長美麗的女孩雙目失神的躺在潔白的病床上,脖子上、手上,纏繞著白沙布。
  夜色漸漸,人未入眠。
  少頃,走道里傳來腳步聲,還有話的聲音。病房的門被推開,先進來的是父親,“晚婷,你同學來來看望你了。”
  跟著楊父身后進來的陸景。身邊跟著宋雨綺、何夢明、明雪。醫生、護士、保衛都在門外。放下花籃,陸景幾人坐下,楊父倒著水,客氣的閑聊著。
  陸景是晚婷的同學,他當然不能那么聽。陸景這一行人的派頭在那里,出行的美女助理,三個,精悍的保鏢,女的,不前呼后擁吧,至少是個眾星拱月。他在京城里當市民,看人的眼光不算太差。
  而且,這幾忙前忙后操勞費心的宋助理就是陸景的助理。前些來病房里看女兒的盛總對宋助理客客氣氣。顯然,陸景是晚婷公司老總的老總。
  楊母在賓館里休息著。這三四,夫妻兩個輪流照顧女兒。沒什么活干,有特護在。但看著女兒那失神的眼睛,心疼的要命。心理醫生都來幾趟,沒什么效果。
  “那個,楊叔。我單獨和晚婷聊幾句?”陸景坐病床前的椅子上道。
  “成,您聊。您聊。”楊父著,先退了出去。
  最后出去的宋雨綺將手里拿著的手袋給了陸景。輕輕的帶上門,陸景給了她一個肯定的微笑,坐到楊晚婷病床前,看著閉著眼睛的楊晚婷臉色憔悴。
  她的臉沒有受到損失,依舊是國色香的容顏,只是將來白膩如玉的頸脖上的疤痕會將這份美感破壞殆盡。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愧疚感涌了上來,輕聲道:“晚婷,我知道你沒睡著。我帶了一件禮物來。希望你喜歡。”
  楊晚婷的性子本來就是很清冷。再加上這樣巨大的打擊,整個人估計都崩潰了。陸景見楊晚婷沒反應,自顧的從宋雨綺遞給他的手袋中拿出了一個錄音筆,按了播放鍵。
  “張總,請你來是想問你兩個問題。墨承的死是你干的吧?”
  “別浪費啊,我只給你預備了三支煙啊。言歸正傳,第二個問題,楊晚婷被潑濃硫酸是你安排的。”
  “不,不是…”
  “那就是了。”
  “商總。商總,你聽我,我真不知道你的事啊…”
  “張總,行了。別演戲了。你通過下線派去的人我們已經在馬來西亞抓住了,你要不要通個話?我還知道這件事是崔七月交給你辦的,對不對?”
  “大羅。處理掉。我們走。”
  “商總,不要…”
  “自己留著吧。”
  錄音播完。陸景將錄音筆收了起來。輕輕的握住了楊晚婷的沒有受傷的右手,陸景能感覺到她在輕輕的顫抖。沉聲道:
  “晚婷,從組織、策劃、實施、接應一共6個人,我全部都處理了。報紙我帶來了,雨綺用紅筆標注了。擱這兒,你回頭自己看。”
  楊晚婷緩緩的睜開眼睛,兩行清淚滑落,聲的嗚咽著,像一只受傷的獸。
  陸景拿出一只mp3,把崔七月和夏如龍、長井靜香的對話內容播了一遍。
  “晚婷,幕后者有三個人。主使是崔七月,嫁禍的是夏如龍,唆使的是長井靜香。你受傷這件事是受了我的牽連。這三個人,我會讓他們為你毀容付出代價。”
  楊晚婷哭泣的更厲害,有些苦盡甘來的情緒涌起,哽咽道:“陸景…,謝謝。”
  聽到病房里有哭聲,楊父冒頭進來,見陸景握著女兒的手在話,又退了出去,嘴里念叨著,“謝謝地,總算有反應了啊。”這幾女兒不管誰和她話就是不吭聲,總算有反應了。想著,拿出和華配的手機趕緊給妻子打電話。
  晶瑩剔透的淚花滾滾而來。楊晚婷哭得宛若梨花帶雨、嬌怯柔軟。想著她被濃硫酸潑到身上所受的痛苦,陸景心里很難受,抿了抿嘴,找到紙巾給她擦著眼淚,“哭吧,哭出來回好受一些。晚婷,咱們這次在期貨市場的對盤就是夏如龍、長井靜香。很快的。就在這兩。”
  陸景親昵的動作讓楊晚婷有些不好意思,接過紙巾,哭泣后的語調很柔軟,“陸景,我自己來。”
  陸景這才恍然,他有些失態了。楊晚婷只是皮膚傷,其它都好端端的。將紙巾放在楊晚婷枕頭邊,看著楊晚婷擦拭著眼淚,問道:“餓不餓?”
  “有一點。”楊晚婷眼睛紅紅的道。
  話音才落,肚子咕咕的叫起來。楊晚婷不好意思的偏過頭,晶瑩剔透的粉臉上浮現出紅色,秀麗動人。陸景笑了笑,出門給宋雨綺了一聲。一會兒,養胃的米粥和幾式可口的點心便送來。
  大家進來病房里話,楊晚婷偶爾答幾句話。片刻后,楊母也從酒店里趕過來,好好的謝陸景一番。著話,陸景道:“晚婷,你安心養病。好了之后,可以陪著你爸媽在新加坡玩幾。我保證安全上不會有問題。新加坡的旅游業業很發達,景色,吃都很有特色。我改再來看你。”
  “好的。”楊晚婷心神放松,困意很快就上來,和陸景、宋雨綺、何夢明、明雪話別。
  楊父母送了陸景回來,特護已經將病房收拾干凈。夫妻倆對視一眼,去外面合計了下,又回來。楊母問道:“閨女,那個陸景真是你高中同學?”女兒又不是公司的什么經理,這后生殷勤得有些過了。但是,當著他們倆父母的面殷勤,也沒這號膽子大的人吧?
  女兒心思去了,當父母的很高興,可是這解開女兒心思的男人,他們作為父母也想問問。
  楊晚婷迷糊糊的道:“是啊,我五班的,他在七班。”
  見女兒呼吸悠長,將將入睡。夫妻有對視一眼,搖搖頭,輕輕的出去了。明再問是一樣的。
  …
  …
  “新加坡情況怎么樣?”從新加坡中央醫院里出來,陸景一行人上了加長的奔馳商務車。喝著溫水,陸景舒展著眉頭問道。能解開楊晚婷的心結,他心里松口氣,不然愧疚會又多一分。
  宋雨綺匯報道:“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已經上漲到了美元。這兩傅總已經在投入資金在期貨市場中拉鋸戰。對手盤的資金很多。”
  陸景點點頭,微微沉吟著。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為三井的長井靜香加入了。對手盤的資金增大了。
  看看陸景的臉色,宋雨綺接著道:“在李宏深的幫助下,阿卡夫山莊的以3500美元每月的價格租下來了。阿卡夫山莊背山面海,山腳下臨近還有一塊臨海荒蕪的土地,李義濟暗示可以那塊地可以作為做地產開發。”
  一起住宅,陸景忍不住笑起來。離開新加坡之前,還和雨綺以后不能把工作地點架設在住的地方,沒想到雨綺這么快就想著在新加坡置業了。
  宋雨綺知道陸景笑什么,俏臉微紅。何夢明和明雪兩都莫名其妙。
  回到麗都酒店已經是晚上8點左右。陸景回到臥室里洗過澡,換了灰色的睡袍點了一支煙慢慢的抽著。他準備略微瞇一會。晚上10點45是紐交所wti期貨開始交易的時間。他回頭還要去見傅婕、ek公司的團隊、董冰等人
  “怎么又抽煙啊?晚婷的事情不是已經開始解決了嗎?”宋雨綺推開門進來。半個時的功夫,換了一套衣服,不復剛才ol女郎的絲襪套裙打扮。
  飄逸的粉色長裙裹著修長曼妙的身姿,曲線起伏。白色的坎肩,高挽的秀發,沒有常見的優雅、貴氣,而多了些嫵媚的成熟女人韻味,很能吸引人的目光。
  “想著怎么處理期貨上的事情啊。”陸景回答道,滅了煙,將秀美婉約的宋雨綺抱在懷里,欣賞的看著她。“看什么啊?”宋雨綺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女為悅己者容。換一套衣服,她并不嫌麻煩。
  陸景笑笑,低頭在她秀白的頸脖上吻了一口。濕潤的吻讓宋雨綺輕輕的仰著頭,“陸景,徐陽成和黃千兒來求見你。”
  “我換衣服得十幾二十分鐘啊。”陸景嘿然一笑,和宋雨綺熱吻著,一手揉著她高聳挺立的峰巒,變幻著形狀。有幾沒見雨綺了,能夠私下里相處一會,他不想那么快結束。
  宋雨綺白了陸景一眼,享受著他的愛撫,呼吸漸漸的重了幾分…
  …
  …
  陸景換了衣服到總統套房的客廳里,徐陽成和黃千兒在客廳里喝著茶。見陸景出來,徐陽成帶點惋惜的和陸景握手,“陸先生,楊姐的事情,我聽了,那幫人實在是太不講規矩了。”
  他剛聽,陸景一下飛機就去了新加坡中央醫院探望楊晚婷。
  陸景平靜的道:“是有點。所以有人要付出代價。”這個話題他不想多談,看向有幾沒見的黃千兒,黑色的上衣,牛仔褲,很有青春活力,“千兒,有幾沒見了。”
  “是啊。”黃千兒抿嘴笑起來,混血的容顏格外嬌美,拿出一張請柬,“陸哥,29日是我的生日,我特意來邀請你參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