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 行動

“去哪里?”陸景扭頭去問小女孩。小女孩叫陳敏,沒心沒肺的在車后座上笑著。她選擇和賀爽私了。賀局長的秘書王鳴本來是打算賠償二萬,后來陸景冒了頭,他才將賠償價格提高到五萬。
  武達沖拿了簽過字的和解協議回分局里面。王鳴也陪著賀爽離去。賀爽臨走之前還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看來是心氣難消。
  不過,陸景懶得管他,葉成和到江州來的最終目標就是局長寶座,沖突無可避免。
  “帥哥,你包養我好不好?”
  陸景差點一頭栽倒在駕駛座上,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用這種口氣和他說話,讓他一時間以為現在已經是零零后肆意張揚青春的年代。
  狠狠的瞪了陳敏一眼,“小女孩亂說什么?快點決定,不然下車。”見陸景變臉,小女孩才有些害怕,蜷縮在車后面嗚嗚的哭起來。她是看陸景幫她提高賠償價格,覺得他這個人好說話。
  陸景抽著煙,沒有再說狠話,想想這小女孩也夠可憐的,差點被人侵犯了,都一晚上過去,還沒有親人露面。
  醫院里做了檢查,證明她還沒有被侵犯過。這是賠償的重要依據。估計也是她選擇私了的一部分原因。
  “嗚嗚,大哥,你幫幫我好不好,我把錢都給你,我不想去上學。”
  “你這個年紀不上學干什么?你那點小錢我還看不上,你自己留著吧。”
  “不是,我想去讀空姐培訓學校。大哥,我知道你是有身份的人,能不能幫幫我,五萬塊錢就當給你的好處費。”陳敏臉上帶著淚花,下定決心爭取道。她從小的夢想就是去當一名空姐。
  江州市內有一家空姐職業技術學院,天天在江州電視臺上打廣告。這家學校和幾個航空公司都簽有用人合同。也不知道小女孩從那里看到的。
  “你父母呢?他們怎么不來看你。”
  陳敏抹了一把眼淚,說道:“死了。五年前出車禍就死了。”
  “你還有沒有親人?”
  “沒有!”陳敏說的咬牙切齒,清秀稚嫩的臉龐一時間有些扭曲,倒是讓陸景覺得她言不由衷。陸景搖了搖頭,從衣兜里拿出便簽和筆,寫了楊顯的號碼:“你初中畢業后打這個電話。如果你還想去空姐職業技術學院,我會幫你。但是,前提是,你以后不準出入夜總會這樣的場合。”
  陳敏眼睛珠子骨碌骨碌的轉著,現在是12月中,她最多還忍半年就可以畢業,想了想,破泣為笑,“謝謝你啊,大哥。”
  “叫我景少吧!你叫一聲大哥,我就一陣惡寒。”陸景把便簽紙遞給她。這小女孩鬼精鬼精的,演技也不錯。說哭就哭,說笑就笑。
  陳敏珍而重之的把便簽紙放在貼身的衣服口袋里,“景少,能不能用這車送我回三中啊,坐一回你這車,能把小麗她們幾個羨慕死。”
  “可以。”陸景駕著車,把陳敏送到江州市三中,也不去說小女孩的那點虛弱心。他心里其實有點淡淡的憂傷。
  如果把陳敏換成一個有背景的女孩,賀爽能這么輕易脫身嗎?小女孩笑的有些勉強了,只不過是在他面前裝的好。指不定會躲在哪個角落里痛哭一回。所以陳敏求他幫忙時,他沒有一口拒絕。
  不過他也想看看小女孩值不值得幫。如果不知道自愛,繼續去夜總會那種地方,他也沒必要去幫她了。
  …賀爽在車里問王鳴,“王哥,昨晚花樣年華怎么樣了?”王鳴笑道:“能怎么樣。說不定過幾天就不了了之。王副書記的兒子開店,也就葉成和那個喜歡放嘴炮的傻子敢去動。早上我過來時,賀局長就通知了下午開會。怕是要有調整他的分工了。”
  賀爽嘿嘿笑道:“那最好,瑪德。陸景那鳥人仗著他哥的權勢欺負我。我遲早要他好看。”
  王鳴心里不屑的想道:“扯淡吧,你還要他好看。就算賀局長升到市委常委,你也不夠格說這句話。真當他哥的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的位置是擺設嗎?王副書記的兒子方華天說這句話還差不多。”
  …就市局副局長葉成和帶隊查出花樣年華夜總會里有毒|品交易,江州市委為此事專門召開書記辦公會。
  會上大家對查封花樣年華沒有什么意見。但是對繼續調查下去分歧很大。陸江認為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并整頓公安局,童市長不同意。
  而紀委書記譚書記一向不參合這些事。黨委副書記,黨校校長王湘則是因為涉及到她兒子,不便發表意見。
  熊為明坐在會議桌邊,慢慢的喝著水。在來江州市之前,他和老領導華省長詳細的談過。他要迅速的穩定江州的局面,不能光想著接收勢力,要在關鍵位置上提拔幾個自己人。
  “既然證據確鑿,上常委會上討論吧,聽聽同志們的意見。”
  王湘和童市長對視了一眼,有些摸不透熊書記的意思。
  書記辦公會上的一幕很快就傳了出去。公安局原定下午舉行的局長辦公會延期舉行。
  當天晚上,臨時召開的市委常委會上,政法委洪書記聲音響亮的表達著自己的意見,“我不是反對查花樣年華,我是反對這種黨委領導不了公安|局的風氣,這很危險。”
  陸江皺著眉頭,淡淡的道:“葉成和向我匯報過。我是黨委副書記吧!”
  一句話噎的洪書記半天說不出話,他說話一貫喜歡用手勢加強語氣,這個時候右手抬在半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王湘在心里暗罵洪書記草包。就事論事,他偏偏喜歡蓋大帽子,被陸江拿話頭堵住了吧。
  童市長咳嗽了一聲,“其他同志談談自己的看法。”算是給了老部下一個臺階。
  熊為明慢慢的喝著茶水,觀察著各個常委的反應,這是他來江州的第二次常委會。在郁書記主政江州時,由于他在書記辦公會上不占優,經常召開常委會來研究解決問題。
  而他實際上并不存在這樣的問題。童市長,王副書記都和他一樣,是華省長的部下。只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小九九,就拿花樣年華這件事來說。王湘肯定是不愿意別人動她兒子。而童市長不愿意陸江擴大他在公安局的影響力。
  陸江這步棋走得很高明啊!難道他看出來自己希望江州官場動一動。
  想到這兒,他看了一眼,正在筆記本上寫著什么的陸江。這個年輕的書記據說在遼東北陽市主政時,手腕極其強硬。他真的如傳言那樣嗎?
  熊書記心里輕輕一笑。
  常委們都談了談自己的意見,大部分常委都同意調查花樣年華存在的問題,同時追究漢寧區公安局局長耿金建失察的責任。
  散會后,紀委譚書記和陸江走在一起,“陸書記,蔡仕黛撤銷了對刑盛的舉報。紀委也沒有查出刑盛的其他問題。”
  陸江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譚書記,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說起這個。
  譚書記微嘆道:“陸書記,你碰到一些人的痛處了,花樣年華沒那么簡單。”
  陸江看著譚書記離去的背影,笑了笑,腦子里細細的琢磨著他的話。
  …陸景一貫是喜歡睡懶覺的人,不過關寧打電話過來,她今天上午三四節課沒課,讓陸景過去陪她上自習。
  陸景開著車轉到南陽街那邊,買了一盒棗花,一盒小螺絲酥,把車挺到黃致遠的酒館那里,拿著點心去找關寧。
  棗花,小螺絲酥都屬于京式點心,關寧有一次說過南陽街這邊有一家糕點店做得挺好吃的。
  關寧穿著白色的羽絨服,明麗動人,等陸景遞了點心給她,更是笑顏如花,喜滋滋的拉他去自習教室。
  這會兒有空調的教室早就坐滿了人,倒是那些沒有空調的自習教室冷冷清清。
  關寧做著高等數學的習題,偶爾吃一下點心,看看陸景。陸景坐在她身邊聞著她身上的幽香,腦子里轉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機關事務局的局長蔡仕黛的處理結果已經出來,開除公職,開除黨籍,追繳貪污所得。
  而她所舉報的邢盛毫發無損,正在市公安局和葉成和較勁。正是因為邢盛的存在,對花樣年華的調查毫無進展。
  不過葉成和也并非毫無收獲,他在公安局內的影響力大有提升。很多基礎的干警對這個喜歡說粗話,但是敢為干警們說話的副局長很有好感。
  而大哥在與郁系的合作中,拿下了人事局局長的位置,新任的人事局局長就是原漢寧區區長范生望。麗都酒店的何欣靜和他的關系良好,當初陸景就是通過何欣靜和他接觸,從而將他引薦給大哥的。范生望這個人能力不錯,在記憶里也是大哥的鐵桿部下,現在不過是提前了三年而已。這三年的提前可能會讓他曰后在仕途上走的更遠。
  “吃飯去吧!”陸景看看手表已經是11點23分。大學里面沒課的學生都是提前吃飯,否則等到下課時間再吃飯,就會把人擠死。
  “好啊!”關寧笑著用白膩修長的手指喂了陸景一個小螺絲酥,陸景順勢吸了一口,惹得關寧嬌嗔得白他一眼,羞澀的飛快背起書包走出教室。
  陸景快步走出去,腦子里想著中午是不是可以做點壞事。剛出了教室門口,牽著關寧的手,走了沒幾個教室的距離,就看到一對男女正在走廊上忘情的熱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