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9 陸景之怒

不知道過了多久,窗外的天色慢慢的暗淡下來。陸景的思路慢慢的清晰起來。
  楊晚婷自己不可能和人結怨。她的性子是三點一線的性格。不可能和亂七八糟的事情沾邊。這件事只能是因為工作的緣故。采取潑濃硫酸這樣激烈的方式報復,可見恨之深。
  最近最恨他的名字一一從腦海里閃過,三井物產的武藤順照、高盛旗下杰潤公司的亞太區總裁克拉克-門羅。往日有仇的:崔七月、夏如龍,高修平,長井靜香、松阪士夫,三星電子大中華區總裁元東潤、羅映浩,vollon公司遠東區總裁哈帝-沃倫。
  世家子弟圈子內的那些人不算。他們要報復也不會找到楊晚婷身上。
  一個個名字浮起有落下。是誰?
  “咯吱”輕輕的一聲響,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陸景靠在椅子上沒回頭,道:“小明,我還不想吃飯…”不久前,何夢明在辦公室門口冒頭問了聲。
  “想吃也沒有啊。何夢明她們忙著安排楊晚婷的父母去新加坡中央醫院。”一個背著包包,豐韻修長的身影從門口走進來。走得近了,陸景才借著暗淡的光線看清楚是許雪。
  “我來找你道別的。我準備回和華銀行。”許雪走到陸景面前,細心的幫陸景整理了下衣領,一個介乎朋友和紅顏知己之間的動作,輕聲問道,“怎么生這么大的氣?”
  陸景今天在辦公室的反應壓根就不像關心手下職員、高中同學的反應。gi公司那邊的消息正在源源不斷的向莫心藍那兒匯總。唐悅是下了軍令狀的,三天要出結果。陸景的關心有些過了。
  但是,這反應也不想他和楊晚婷關系曖-昧的反應。否則。陸景現在第一件事應該是飛往新加坡中央醫院看望楊晚婷。
  陸景抿抿嘴,低聲道:“楊晚婷受這么大的罪是受我的牽連。”
  “那也不應該的…。你有能力為她復仇。”許雪伸手撫摸著陸景的臉龐,這一刻。這個手腕強勢、眼神銳利、思維敏捷的男人似乎顯得特別的脆弱。
  陸景搞不懂許雪為什么會執著于這個問題,她親昵的動作讓他有些莫名其妙,略微失神了一秒,說出心里的想法,此刻,他確實希望有一個聽眾,
  “許雪,到我這個位置,爾虞我詐的仕途、波瀾壯闊的商戰都是見識過的。所謂時代的潮頭大抵如此。有時候會很累。生活中能讓我覺得沒好的事物、人都不多。
  晚婷是我在定海四中讀書時的同學。我推薦她進入ek咨詢公司時。曾經祝福她這輩子順順利利。現在…”
  陸景輕輕的吸了口氣,有點說不下去,“容貌對一個女孩意味著什么,你應該知道。她這輩子已經毀了一大半…”
  心里的情緒激蕩著。前世里楊晚婷因為在酒吧里喝醉,被人奪去了清白之身。因而自暴自棄。最后成了香港一位富豪的金絲雀。
  他九六年在校園里見到國色天姿、神清骨秀的楊晚婷時,有于花蕾初放之時嘆繁花逝去的落寞感慨。這輩子,他已經把楊晚婷的人生軌跡挽救回來。沒想到,等待她的是更大的厄運。
  許雪柔聲道:“你對她的人生有很美好的期許,現在有人毀掉了這份期望。你因此而憤怒。”
  陸景愣了愣,許雪的話很精辟的點出了他內心深處的想法,點了點頭。
  “陸景,要是我出了這樣的事。你會為我如此生氣嗎?”突然,許雪問道。
  陸景被問的有些茫然,他雖然在和許雪說話。心思還在楊晚婷被毀容的事情上。這時,才發現許雪秀麗迷人的容顏在眼前。呵氣如蘭,暗香盈盈而來。
  陸景心里浮起他和許雪認識以來的一幕幕。最開始的敵對。后來在橫溪影視城的交手,為了利益不得不合作。再到她幫助葉靜雨談判,繼而是明州許家的巨變,許雪被清掃出門。他因勢利導,請她來和華銀行工作…
  一幕幕的記憶浮起來,兩人的關系也有敵對變成了可以私聊的朋友。幾個月前,他還帶著黃紫琪一起去香港中環廣場大廈見她。她委托紫琪設計和華銀行大廈。陸景想起了她笑吟吟相迎的笑靨。
  當一個女人看到你會有發自內心的笑容時,你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陸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這個問題了。
  “你這個風流的家伙,我就知道你沒把我放在心上。地位連你的高中同學都不如。”許雪郁悶的說道,她曾經在心里**慕過這個殺伐決斷、從無一敗的男人。
  陸景給許雪罵的一怔,嘴角泛起苦笑。許雪又哪里知道他心中對四中三大校花的期許、懷戀、感嘆呢?除開關寧,他對楊晚婷、董冰并非是**慕,而是寄托著他美好的情懷,希望看到她們的歡笑。
  這是對他前世里那灰暗、痛苦、悲傷、無助、憤懣的人生軌跡糾正的見證。
  說是罵,許雪纖柔白嫩的素手并沒有離開陸景的臉龐,看著近在咫尺,她曾經**慕的男子,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她想安慰他,便大膽的低頭吻了下去。
  這突兀的動作讓陸景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柔軟嬌艷的嘴唇輕碰著,感覺很美好,帶著女兒香。一條靈活的香舌送了進來。陸景下意識的糾纏住,吸允著。絲絲香甜的味道傳來。
  令人迷醉的深吻。陸景的心神也短暫的從楊晚婷毀容的哀傷、難過中走出來,享受著這美人兒奉上的香吻。
  唇分。許雪**著,修直的鼻梁抵著陸景的鼻梁,心神有一絲迷醉,似乎某個夢里的片段變成了現實。
  看著明艷而風情無端的許雪。陸景放在她細腰上的手緩緩的挪開,“你這是何苦呢?”許雪對他的感情。他早有所察覺。曾因醉酒鞭名馬,猶恐情多累美人。
  “很早就想嘗一下你的味道。也就那樣啊。”許雪嫣紅嘴唇有著性感的曲線。帶著一縷晶瑩的水線,熱吻之后的殘余,卻輕訴著讓陸景哭笑不得的話語。
  她喜歡陸景什么呢?擊敗史大少的氣勢如虹,翻手為云擊敗葉靜雨的詭詐,收購現代汽車的磅礴大氣,步步為營,與韓國經濟帝王李健熙合作有斗爭。
  陸景的能力、手腕讓她很欽佩。如果這些事情讓四五十歲的男人來做,她的欽佩就只會是欽佩,但陸景比她還小四歲。這份欽佩就會變成魅力所在,在接觸之中轉為好感很正常,轉為暗地里的**慕也很正常。
  但是,她不想陸景看扁她。主動吻他已經看在他心情不好,可憐兮兮的份上。再加一句“我曾經喜歡你”那成什么了?她又不是沒有人要的剩女。
  陸景很是無奈,這成什么了,道:“那算你趁機占我便宜?”
  許雪嫣然一笑,“你要是覺得心里過意不去可以這樣想啊。我不介意。”說著,又捧著陸景的臉熱吻。仿佛要在今天吻個夠。她動情了。雖然情況多少有些不合時宜。
  陸景縱然是心緒不佳,也不會這樣被動的給女人吻著,伸手將許雪抱到懷里,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溫香滿懷,摟著她肆意的吻著。
  “呼---”再次唇分。陸景低頭看著抱著她脖子的許雪,她嘴角露出嫣然淺笑。使她的容顏看上去極美。陸景這才注意到許雪今天穿著成熟的粉色格子長袖襯衣。黑色的包臀長裙。都是秋款。豐潤的**渾圓而有著彈性。
  “別說話。”許雪豎起食指壓在陸景嘴唇上,笑著說道:“陸景。我最多只是想和你一夜情。你不要多想。”
  陸景揉揉眉心。這才省起許雪是明艷的都市女郎。單身、多金、美麗、瀟灑。一夜情在都市女郎的身上似乎并不是一個需要避諱的話題。“我已經決定戒掉一夜情了。”
  許雪不同于他身邊的任何一個女人,既不是涉世未深的大學生、畢業生。也不是閱盡人情的**、御姐,更不是大家閨秀,名門貴女。她是處事理智、果決、大氣的許行長。
  許雪依偎在陸景的懷里,突然覺得以這種狀態和他說話很有趣,調侃道:“剛下的決定吧?陸景,要我相信你潔身自好有點難啊。”
  陸景回憶了一下。他上輩子只會一夜情,除了傻傻的唐雨瑤愿意跟著他,為他生孩子,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鐘情于他。這輩子,他發誓戒掉一夜情。
  想起傻傻的,明艷奪目、有著“遺世而**”風姿的雨瑤,陸景很自然的想起在建業追她的時候的人和事。一個已經遺忘的名字從心底浮起,柳蘊。
  “說不出話了吧?”許雪輕輕的啄了陸景一口,嘴里取笑,實則安慰他。陸景的神情有些復雜。
  陸景笑著搖頭。那晚柳蘊穿著藍色的高領毛衣,白色的修身長褲。翹挺的小圓臀在白色長褲的包裹下曲線曼妙。修長細瘦的長腿如圓柱,渾身透著一股成熟的風情。當時他把柳蘊的褲子都脫了,讓她趴在沙發上。要是沒有電話的打斷,他肯定會和她做那事。
  “也不算吧,我用手幫她釋放了一次。”陸景解釋了一句。他不想許雪誤以為是針對她。
  許雪禁不住臉紅,從陸景身上站了起來,就著夜色凝望著陸景,認真的道:“心情好點了嗎?”
  陸景一愣,給許雪這么來一下,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些,沒有給出那么沉重。
  許雪道:“陸景,你有足夠的能力的能力為楊晚婷復仇,答應我,要冷靜。不擴大,也不放過幕后的主持者。”復仇如果不冷靜,擴大報復范圍,帶給和華的將會是毀滅性的災難。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
  許雪將光滑雪嫩的臉蛋貼在陸景臉上,柔聲道:“陸景,復仇之后,你要做的是治好楊晚婷。”
  “許雪,謝謝!”陸景誠摯的道謝。
  許雪微微一笑,嬌聲道:“那你再抱我一會。”心里,終究是放不下這份美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