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8 準備

午后時分,楊晚婷拖著款式優雅的棕色行李箱走下抵達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常
  出機場的通道中,不少旅客偷偷的打量著這個身材高挑,風姿攝人的美麗女孩。她眼睛靈秀,長發飄飄,穿著牛仔藍的小外套,深藍色的襯衣,修身的褲襪。有著國色天香般的美麗。偶遇這樣的大美女,有旅客從衣兜里拿出手機拍照。
  楊晚婷已經習慣這樣的“待遇”,心情輕松的邁步前行。經過5個小時的飛行,神情略有些疲倦,拿出手機給朋友們發著sit消息。
  清芷她們在新加坡這五天玩的很愉快。小明和明雪還跟著陸景在香港。據說因為和華保住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名聲大噪。很多金融界的人士想要見他,他不得不去香港一行。
  剛出機場大廳,一名戴著墨鏡的英俊男子玩世不恭的笑著過來,“嗨,美女,可以認識下嗎?”
  這種老套的搭訕方式,楊晚婷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略微一看,避開這名男子,往坐出租車的長隊末尾走去。但她不知道危險就在此刻降臨。
  墨鏡男子快步走過去,伸手扒拉楊晚婷的肩膀,“美女,我認識你。”一瓶液體往楊晚婷臉上潑去。“你干什么?”楊晚婷下意識的伸手一擋。
  “茲—”的一聲,劇烈的痛苦從手臂上傳來,楊晚婷疼的慘叫,“啊…”整個人都卷縮在地上。
  在機場大廳外,旅客非常多。墨鏡男一擊得手,健步如風的坐上出租車逃逸。現場一片混亂。十幾分鐘后。救護車趕到,將楊晚婷送往醫院。
  …
  “她在機場被人潑了濃硫酸…。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左手大面積燒傷。脖子上和肩頭有小面積的燒傷…”電話里唐悅低聲說著,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楊晚婷的情況很慘,美麗的臉蛋沒有事,但是手臂、脖子處無法修復的燒傷可以說已經毀容了。兇手真他媽的是畜生,一個美麗、善良的女孩就這樣毀了。
  陸景腦子嗡了一下。片刻后,熔巖巨獸咆哮的怒火從胸臆間沖了出來,右手用力的握住了手機,一字字的道:“誰,干。的?”
  唐悅打了個冷顫,他還沒有見過陸景如此憤怒的情況,道:“正在查。”
  “以最快的速度查出來。草他媽的。”陸景將手機重重的砸在會議桌上。“嘭”,手機四分五裂。碎片帶著陸景的怒火飛灑開。
  會議室里正在討論的董坤城、莫心藍、陳旭江、許雪、楊星長都給嚇了一跳,全部收聲,茫然的看著呼呼喘著粗氣的陸景,不知道什么事情把他給氣成這樣。
  要知道,陸景養氣的功夫很不錯
  陸景黑著臉站起來,一絲絲的血跡從陸景的手掌流出來。是手機塑料機身碎片刺破了他的手掌。陸景的手機是景華特別定制的,質量不會有任何問題。他剛才用了多大的力氣?
  董坤城老成穩重,驚訝之后,出聲勸道:“陸景。先消消氣。消消氣。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旁聽的何夢明、明雪忙放下了手里的筆記本,“陸景,先止血。”一臉焦急的幫陸景把機身碎片拔出來。“陸景。發生什么事了?”莫心藍就坐在陸景身邊的位置上,顧不了那么多。扶著他的肩膀,輕柔的問道。
  看到陸景似乎憤怒的已經忘記痛苦。許雪有些感同身受,正要起身去看看,只是見圍在陸景身邊的三個女人,只好頹然的坐下。
  何夢明、明雪拿紙巾才擦著血跡。好在創口不深,血慢慢的止住了。這時,陳旭江、楊星長出聲勸道:“陸景,不管什么事情,肯定能解決。你先消消氣。”
  陸景一身所系實在干系重大,他們不得不委婉的勸他冷靜。
  陸景深深的吸著氣,克制著心里的怒火,緩緩的道:“沒事,我去處理點事情。大家接著討論。”
  這還沒事?董坤城幾人對視一眼,頗為無語。
  明雪端著陸景的手離開。看陸景受傷,她有些心疼。何夢明心細,從陸景四分五裂的手機碎片中把的手機卡找到,跟著出去。
  “董總,陳董事,你們先討論,我去看看。”莫心藍追著陸景出了辦公室。香港這邊都知道她和陸景的關系。她為了陸景連莫氏集團都肯賣掉,些許他人的看法她顧不上了。
  董坤城苦笑著搖搖頭,莫心藍這真是關心則亂,道:“我們接著了解情況吧。楊總,你接著說。”
  楊星長點點頭。
  …
  陸景辦公室隔壁的助理辦公室內,李慕清穿著露肩的性感黑色長裙坐在乳白色的沙發上看報紙。她中午吃過飯就在這兒等陸景處理完公司事務陪她。好久沒見這混蛋了。
  聽到門口的動靜,李慕清抬頭一看,見陸景沉著臉進來,明雪捧著陸景的手,上面還帶著血跡。李慕清大吃一驚的放下報紙,詫異的道:“怎么回事呢?”
  陸景抿著嘴,低聲道:“楊晚婷在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被人潑了濃硫酸,已經送外醫院搶救。沒有什么危險。但是毀容了。”痛苦的情緒漫身而過。
  他曾經祝福過這個國色天香的女孩此后的人生順順利利。沒想到她會遭到這樣的厄運。濃硫酸到在身上該是怎么樣的痛?
  “啊…”明雪、李慕清、跟著進來的何夢明、莫心藍都震驚的驚呼一聲。
  怎么會這樣?楊晚婷除了性子冷一點,人很好。與人無爭。怎么會有人對她做這種事情?
  陸景沉默的點了一支煙,頃刻間,辦公室里煙霧繚繞。陸景吸的很猛。李慕清和莫心藍對視了一眼。總歸沒說什么。平時,陸景不會在女士在場的情況下吸煙。李慕清悄然的打開窗戶。
  何夢明將換好的手機遞給陸景。陸景拍了拍何夢明的手背。撥了新加坡貿工部部長李義濟的手機,開門見山的道:“李部長。我的職員在樟宜國際機場被人用濃硫酸毀容。”平靜的聲音里蘊藏著的怒火十分明顯。
  ek咨詢公司的四大花旦之一楊晚婷被人毀容的事情已經過去兩個小時,李義濟已經得知消息。接到陸景的電話時,他正在貿工部大樓的辦公室里辦公。
  沉甸甸的壓力從電話里傳來。李義濟頭疼的揉揉臉。和華剛剛把三井物產整的虧損七八億美元。對這位和華的話事人,他相當的忌憚,誠懇的道:“陸先生,我已經讓警方全力緝拿兇手。結果我無法保證,我能保證的是新加坡警方會盡120%的努力。”
  對方既然在敢在機場動手,顯然是有預謀的。逃跑線路肯定是早準備好。警方基本沒有可能查得到。這事是神仙打架他遭殃。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ek公司在和華體系內擔任的智庫的職能。楊晚婷作為ek公司的核心職員,有機會接觸到目前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操作策略。
  新加坡這兒。和華的防護非常嚴密。他聽陪著徐陽成去過新加坡麗都酒店的李宏深說過,麗都酒店39層、40層的安保措施十分到位。留在新加坡度假的幾位,安全沒什么問題。而陸景一行的安全肯定沒問題。
  偏偏楊晚婷在休假獨自回了京城。被人盯上是肯定的。但是絕對沒人敢在京城里動手。陸景的背景隱隱約約,他還是知道一些的。在那地方動手對付楊晚婷是破壞規則的玩法,陸景雷霆之怒的報復將會名正言順的以法律之手進行。
  如果改在新加坡動手,和華的辦法就不那么多了。三井大概也沒什么顧忌。問題就是,這幫日本人,一不綁架,二不監控。偏偏搞毀容,這什么路數?
  電話里陸景沉默著,半響,緩緩的道:“李部長。這件事一定會有人付出代價。一定。”
  “嘟”的一聲,電話掛斷。李義濟恍然一驚。他以為楊晚婷作為陸景的高中同學、下屬的職員,被公司的事情牽連到。陸景的憤怒可以理解。
  但是聽到陸景連續兩個“一定”。他突然有點明白,陸景的憤怒恐怕不僅僅是這兩個原因。
  誰可以承受得起和華話事人的怒火?
  …
  掛了李義濟的電話。陸景滅了煙,給唐悅打了電話。“唐悅,gi公司全面調高保衛等級。每年的投入我會增加到5億美元。”
  唐悅楞了下,沒吱聲。gi保安公司說是和華旗下的公司,但是實際上資金的來源是陸景的賬戶:每年的投入是2億美元。這筆錢已經足以讓gi保安公司投入培養出精銳中的精銳衛士。一條人命有時候并不值多少錢。
  陸景追加投資是對gi公司的工作不滿意了。
  其實,楊晚婷單獨回京城度假gi公司并非沒有人保護,這點防范意識元文還是有的。只是楊晚婷的保護等級沒有那么高,不是貼身保護。楊晚婷在機場出事實在是發生的太快。
  但是這番話,他沒法向陸景解釋。從陸景的角度來說,他只看結果。唐悅道:“陸景,我會把背后的人都挖出來。給我三天的時間。”
  陸景點了點頭,沒說什么,掛了電話。心里的怒火越發的深沉。明雪已經找來酒精、棉簽和創口貼。幫陸景清麗后,包上創口貼。
  陸景歉然的道:“讓我一個人靜靜。有什么遺漏的地方你們幫我處理下。”
  “放下吧。我會處理好。”莫心藍上前,輕輕的抱了陸景一下。陸景心緒不佳。
  李慕清心里有些郁悶,但仍是體諒陸景的心情,楊晚婷的事情擱在誰身上都不好受,溫柔的抱著陸景,在他臉頰上輕吻一口,“唐悅要是找不出禍害楊晚婷的兇手,我回頭罵他。找出來那個人渣,我們往死里整。”
  陸景勉強的笑了笑,李慕清是個火辣的性子,也就在他面前溫柔如水,“去吧,我沒事。”
  辦公室的門輕輕的帶上。陸景抽著煙,沉思著,眼神越發的清幽如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