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7 登機

從地理意義上說,華爾街是紐約市曼哈頓區南部從百老匯路延伸到東河的一條大街道的名字,全長僅三分之一英里,寬僅為11米,是英文“WallStreet”的音譯。
  但“華爾街”這三個字的含義并僅僅只是地理含義。而是指代對美國經濟具有影響力的金融市場和金融機構。
  事實上,許多金融機構早已經離開地理意義上的華爾街,搬遷到交通方便、視野開闊的曼哈頓中城區去了。2001年9.11事件爆發后,更是讓很多機構離開了紐約。除了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之外,沒有任何一家銀行或基金把總部設在華爾街。
  看著擠滿了古舊建筑和歷史文化的街區,夏如龍跺跺腳,裹著風衣,行走在蜘蛛網一樣難以辨認的道路上。他今天的目的地是高盛的總部大樓。
  往昔的回憶浮了上來。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后,他便進入摩根士丹利工作。對華爾街的道路熟悉得不能在熟悉。往日意氣風發的青春,如玉的美人啊!
  在華爾街這三四天,他拜訪了以前在華爾街結下友誼的朋友們。取得的成效很不錯。今天他則是需要拜訪高盛的合伙人,高盛大宗商品部門的聯席主管布魯斯哈珀。
  略顯暗淡的辦公室里,布魯斯~長~風~文學哈珀熱情的接待了夏如龍,“哦,親愛的米奇,聽說你在西摩的投資部干的和不錯啊。”
  布魯斯哈珀將一杯咖啡放在夏如龍的面前,笑著道:“很抱歉米奇,我今天只有二十分鐘來聽你的故事。要敘舊的話,我們需要另外再約時間。”
  在高盛的等級制度中。合伙人才是第一等級,其次是董事、總經理。高盛合伙人是華爾街從業者夢寐以求的榮譽之一。
  在19世紀早期。銀行一般歸合伙人共同持有。隨著上市的普及,大部分銀行放棄了合伙人的概念,但高盛集團在1999年5月上市之后,將合伙人作為一個雇員級別保留下來。
  合伙人頭銜并不附帶任何明確的責任,但是可以得到加薪,并參加一個特別的合伙人獎金池的分配。合伙人可以享受帶窗戶的辦公室,有權接觸更多信息和機會。
  夏如龍微微一笑,“十分鐘就夠了。100多億美元的資金在做空wti期貨,目前wti價格已經在波動中回到45美元。布魯斯。高盛有興趣和摩根大通一起分而食之嗎?”
  布魯斯哈珀的眼睛微微一亮。
  …
  …
  長井靜香面帶微笑的放下電話。她剛剛接到夏如龍的電話,他已經成功的游說華爾街的朋友參與到此次油價的“圍獵”中。高盛內部有十幾位合伙人同意石油即將上漲的觀點。
  “松阪士夫,圣誕節我不能和你一起日本了。”長井靜香平靜的跪坐在榻榻米上,對面前的未婚夫松阪士夫說道。
  松阪士夫冷哼了一聲,“隨你的便。我并不是來邀請你和我共度圣誕節的。我是來提醒你,作為一個女人,隨便在半島酒店行政套房里帶一個下午或者一個晚上,很容易降低你在三井內部的印象分。”
  “我的私事不需要你來管。”長井靜香態度強硬的回著,膩白的臉蛋上勾出一抹冷笑。“松阪士夫,如果你嫉妒了可以直說,我會考慮給你一個機會。”
  松阪士夫哈哈大笑,從榻榻米起身。“嫉妒?長井靜香,你還真是高看你自己的魅力啊。鐵礦石漲價的布局已經完成,我在三井財團內部的權勢將會進一步提升。明年你就會嫁給我。我想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我嫉妒什么?”
  長井靜香不屑的放下手中的茶杯,道:“相比于你那么緩慢的布局。我只需要半個月就可以擊敗和華,用和華的力量來補??。?天井2今日是十2交。日個就易以內到可果看”結b。>
  <阪r夫松睛士微眼了微,瞇果下井如香長的靜真說,是在的來他五未之三可年不內長壓靜住。井b香>
  <井r香長柔靜再溫一的,補我刀天“飛明前的新機坡往松加社。,阪即長三我住將銀井新友坡行行加執分董的、行長事你行得。在覺團你部財地內比的高位”我b?>
  <德r松瑪士。臉阪時夫了頓來黑長下靜。即井成香三將財為在井加團的新益坡言利,代這人n他c個中e區大事華副董長、然社比自過是。不b她>
  <阪r夫松身士走轉背就傳,長后靜來銀井般香笑鈴,的松聲社“,阪好長經好你的文營晶的廠舟。圓<吧r”
  打b走>阪發夫松長士靜,心井?香里??快意,品了一會茶,拿出手機撥號。
  她已經等待這個機會很久了。夏如龍大概以為她最多能拿出10億美元的資金。但事實上,三井住友銀行已經準備了80億美元的短期資金。
  這一戰,她的把握很大。想著立即能夠擊敗那個強大而討厭的男人,長井靜香渾身有些興奮。
  …
  …
  “聽說你在機場里和唐家六小姐吻的很動情啊,等人都出去了還沒分開。”
  世運大廈頂層,陸景辦公室的落地窗前,莫心藍穿著水藍色的秋裝,優雅的笑問道。
  陸景笑道:“這都傳得什么話啊。我和唐詩經是故意刺激崔七月。實在看他不順眼。”說著,不懷好意的看了看高貴性感的莫總裁,“心藍,要不我們倆現在試一下?”
  心藍和詩經是兩種不同的風情。心藍的美是高貴、優雅。她是強勢的莫總裁。詩經的美是冷艷、性感。她是黃海長袖善舞的唐六小姐。
  莫心藍懶得再維持總裁風度,嬌嗔著拍陸景的腰,“美得你。待會許雪和董總都要過來。我還要見不見人啊?找你的逸落去。”
  陸景揉揉眉心,“怎么扯到她身上去了,我昨天不就是讓明雪收集下她最近的新聞嗎?”
  莫心藍狡黠的眨眨眼睛,說道:“陸景,我們要是都關系親密如姐妹,那你的麻煩就大了。”在陸景的耳邊俏皮的吹口氣道:“你知道我說的‘我們’是指的那些人吧?”
  雖然等會和華的議事會議成員要過來開會,陸景還是忍不住拍了拍她藍色套裙下的豐腴俏臀,“惡狠狠”的吻住她的嘴唇,香軟無比,“大妖精。等開完會,看我怎么收了你。”心藍俏皮、狡黠的性子尤為動人。在他的面前,她并非是那個強勢、卓絕的莫總裁。
  莫心藍咯咯輕笑,俏臉輕紅。
  說笑著,董坤城、陳旭江、許雪、楊星長聯袂而來。簡短的會議在陸景的辦公室召開。主要是通報近期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動作,計劃,面臨的問題。
  會議還沒開完,陸景卻突然的接到唐悅的電話,“陸景,楊晚婷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