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6 行動比語言更有效果

崔七月氣的快要發瘋,臉色猙獰的被高修平從機場的候機樓里拉出來。“修平,好了,我沒事…”坐到豪華的白色卡宴中,崔七月聲音帶著顫抖的說道。
  心中猶如毒蛇在撕咬,痛苦萬分。臉,更是仿佛被陸景抽腫了。
  他說要毀掉陸景,他說要娶唐詩經。但陸景卻當著他的面和唐詩經當眾熱吻。唐詩經絲毫不反抗,還吻了兩次。他就像一個傻瓜被愚弄、嘲笑。唐詩經,你這個蕩婦!
  高修平點了點頭,沒說話。感情糾葛,他不好勸什么。對前排的助理做了個手勢。白色的卡宴慢慢的啟動離開機場。
  十年前,崔七月迫切的想要娶唐詩經未嘗沒有削弱、打擊唐家的意思。但是這么些年過去了,就算是假的,愛一個女人十年,“情毒”只怕也不淺啊。
  車內是長時間的沉默。正猛烈喘息著的崔七月仿佛一頭受傷的野獸,突然道:“修平,送我到半島酒店。我要給夏如龍打電話。我一定要讓陸景付出代價。他加給我的痛苦,我要他百倍奉還。”
  高修平吩咐助理改道,拍拍崔七月的肩膀,道:“很快的。七月,頂住。”
  …
  vip候機室里,陸景和唐詩經的熱吻結束。余韻悠長。
  機場催促登機的廣播還在繼續,“前往洛杉磯的旅客請注意了,您乘坐的c896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飛了,還沒有登機的旅客輕馬上由24號登機口登機。”
  唐詩經臉若紅霞,嬌羞無端。她也不知道怎么會跟著陸景做這么瘋狂的事情。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情的熱吻。
  陸景還抱著唐詩經,咳嗽一聲。道:“大家先登機吧。詩經一會就來。”已經把崔七月氣走了,他自然不會繼續當眾吻唐詩經。不放開她是另有原因。
  “嘩”的一聲。天辰娛樂前往洛杉磯的眾人立即各自拿著行李登機。前來送行的人也都出去。將空間留給依舊相擁的兩人。
  “呼--”等眾人離開后,唐詩經再也撐不出,軟綿綿的依偎在陸景懷里。和陸景傾情一吻,渾身仿佛觸電,一陣陣酥麻。唇舌糾纏讓她潰不成軍,差點都忘了身在機場候機室中。
  陸景溫柔的抱著唐詩經曼妙修長的溫軟嬌軀,在她秀美的耳廓上吹了口氣,道:“詩經,你濕了?”以他的閱歷。很輕易的分辨出唐詩經已經動情。
  “陸景,你…”唐詩經又羞又氣的踩了陸景一腳,美眸瞪著陸景,“你再說混賬話我就放開你了。”
  陸景不放開她的原因,她很清楚。隔著厚厚的冬衣,她依然能感覺到小腹之下有個硬硬的東西頂著。她要是不幫陸景遮擋著,陸景這臉就丟大了。
  陸景嘿然一笑,腆著臉道:“詩經,果然人都是有陰暗心理的。”當眾熱吻。刺激有點大。自己很久沒有這么輕狂了。看著崔七月那副“你過得好,我便不爽”的嘴臉,他實在忍不住。
  當然,效果也很好。直接把崔七月給氣跑了。
  說歸說,唐詩經自是不會讓陸景當眾丟臉。這會vip候機室里還有服務員在。沒好氣的橫陸景一眼,“陸景。你知道崔七月今天為什么發神經過來找茬嗎?”
  和陸景熱吻得動情,糯糯的濕潤了。確實很丟人。但是以她的智商、情商不需要陸景來化解她此時心里的難堪情緒。她不是小女孩。
  陸景道:“這我哪里知道?”
  崔七月現在被剝奪了崔家繼承人的位置,精力又被困在沒有前途的文舟晶圓廠上。他沒道理這么囂張才對。
  “因為。他和高修平兩人都投了一筆資金在米奇手中,準備阻擊你。”唐詩經伸手捧著陸景的臉龐,美麗的眼睛中流露出擔憂的神色,“陸景,你不要因為贏了米奇一次就驕傲,他沒有你想的那么弱。崔七月既然敢在我面前說毀掉你,他應該有很大的把握。這一次很兇險。”
  陸景對唐詩經的消息略有震驚,隨即微微一笑,說道:“詩經,你想勸我不要收購米高梅?夏如龍不弱,你的男人也沒有那么差勁。我會擊敗他們的。”語氣十分自信。
  有些話提醒一遍就夠了。唐詩經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道:“什么你的男人?你還不是呢。你要是變得身無分文,我即便是鐘情你,這份感情也會被各種因素阻斷。”
  陸景溫爾一笑,抱得唐詩經更緊了些,還是第一次聽到唐詩經明確的說鐘情于他,心里浮起一縷柔情,打趣道:“詩經,從剛才我們熱吻的情況看,你這番絕對理智的話似乎有點假啊。”
  唐詩經不禁赫然。臉上紅霞更甚,有著罕見的嬌柔動人女兒神態。她再怎么成熟,也不好意思和男人探討接吻之后的反應。她以為她的愛情是理智的,但是在陸景的熱吻下,理智就會像烈日下的白雪般消散。
  “走吧,我該登機了。”唐詩經牽著陸景的手去往登機口。她和陸景都在民航的貴賓名單中。她不上飛機,飛機就算是晚點,也不會起飛。
  順著機場通道的人流,陸景和唐詩經安步當車的前行。兩側精美的廣告牌、精品店、休息區、登機口一一而過。快到24號登機口,送行的人都等在那兒。
  唐詩經一眼就看到人群中俏麗的明雪,問道:“陸景,你和明雪是怎么回事?黃海這里的雪蘇綺辦的還不錯,她怎么又會到你身邊工作了。雪蘇綺不辦了嗎?”
  “哪里回到我身邊了,她在ek咨詢公司工作。”陸景解釋了一句,握緊唐詩經的手,“詩經。你吃醋了啊?”
  唐詩經風情萬種的嗔了陸景一眼,道:“不行嗎?”她心里是有點泛酸。
  她對自己的容顏、魅力有信心。可是看到陸景身邊年輕有絕色的女孩,她也擔憂。她的敵人是時間啊。如果愛他。怎么可能不吃醋?只是懂得控制這種情緒罷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等我去美國的時候好好哄你。”
  “噗嗤,算了吧你。”唐詩經忍不住嬌笑。
  說話間,已經到了。眾人紛紛打著招呼。
  “詩經,一路順風。”
  “詩經姐,旅途愉快。”
  “唐小姐,一路順風。”
  唐詩經一一得體的回應著,和等在登機口的助理說了幾句,踏入登機通道后。轉身對陸景揮揮手,揚了揚手機。陸景知道這是手機聯系的意思。
  陸景的飛機在一個小時后。雍馳、崔橫波,裴吳越、崔瀚、方破虜等人紛紛告辭。陸景就接到了唐詩經的短信:景,等我為文昌報完仇,我就給你。
  陸景嘴角浮起溫柔的笑意,可以想象出唐詩經此刻面紅耳赤強自鎮定的嬌美神態。陸景回了條短信:“詩經,我會小心的。這一戰,我必勝。”
  詩經還是在“拐彎抹角”提醒他小心。雖然不知道崔七月、高修平給了夏如龍多少資金,但看崔七月怨氣沖天的樣子。只怕會孤擲一注。那么,擊敗夏如龍,崔七月還有多少好日子過呢?
  有這么一個香-艷的承諾鞭策著,自己和夏如龍的較量。許勝不許敗啊!
  …
  送走雍馳等人后,登機口旁邊的休息區域安靜了許多。正在郎子真說話的謝晉文沖陸景嘿嘿笑著豎起大拇指,“景少。你厲害。”
  他在黃海呆過,唐家六小姐可是黃海聞名的大美人。身世不凡、能力過人。在他面前可是傲氣的很。沒想到居然會被陸景收入房中。看來,以后唐姐的話不能不聽啊。
  陸景和謝晉文、郎子真閑聊了幾句天辰娛樂的事情。就讓他們先去忙去了。坐在休息區的椅子上,陸景看了看手機,招手讓莫少鋒過來,“少鋒,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莫少鋒放開摟著的呂姿,快走兩步到陸景身邊,“姐夫,劉姐最近幫我出面跑長陽射擊俱樂部的事情,徐城有人打電話威脅她。”指了指兩米開外如同貴婦人般美俏艷麗的的劉怡秋。
  “劉怡秋,怎么回事?”陸景示意莫少鋒將劉怡秋照過來,平靜的問道。
  劉怡秋討好對陸景笑了笑,可憐巴巴的道:“景少,是邱總的人。也沒什么,我就是怕他鋌而走險。”人比較多,她說的很含糊。
  陸景禁不住一笑,徐城那里醞釀著疾風驟雨,劉勇志有心情關注劉怡秋?“這件事我處理吧。劉怡秋,少鋒能力還沒有磨練出來,你要盡心的幫他照看周全。”
  劉怡秋在被放逐之前,是徐城的名媛,四五億資產的房地產公司的老總。見識、手腕比莫少鋒要強得多。他在京城里給莫少鋒說物色一個職業經理人,就是她。
  劉怡秋感激的微微彎腰道:“景少,我會的。”
  莫少鋒看劉怡秋這略帶謅媚表現,心里嘀咕:原來劉姐不是我姐夫的女人。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撥了方破虜的手機,“破虜吧,恩,我陸景。有件事你請你幫忙。幫我照看下劉怡秋。”
  黃海機場通往市區的寬敞公路上,方破虜正坐在車中閉目沉思,滿心的惆悵。突然的接到陸景的電話,遲疑了下,答應道:“好的,景哥。”
  他摯愛的詩經姐啊。雖然早知道詩經姐肯定要尋找她的歸屬,但就那么在眾人面前給陸景抱著狼吻。他的心都碎了。想必,當時候機室里詩經姐的愛慕者都這么想的吧。
  這會接到陸景的電話,他根本就不想幫陸景辦事,實在提不起興趣。但是,陸景這個電話,他又不能不答應。不說詩經姐的關系擺在那里,他舅舅徐凱定前幾天還請陸景吃飯。
  陸景打完電話后又接了幾個電話。在窗邊打著電話,時間過得很快。劉怡秋不知道從哪里買來了一杯熱飲,送給陸景,“景少,喝杯熱水。”
  “謝謝。”陸景喝了口熱咖啡。
  劉怡秋找了個話題,說道:“景少,靜瑤前幾天給我打電話說她在美國過得很如意,正在積極準備競選洛杉磯議員。”比起在國內擔驚受怕,她也想去美國逍遙度日。無奈的是,眼前這位小爺不放她走啊。
  陸景就笑,“齊靜瑤的美國國籍都還沒拿到。早的很。”他知道劉怡秋的心思,只是不想點破。有些事情引而不發的效果最好。不然,他也不會在方破虜面前點劉怡秋的名字。有心人琢磨下,就能知道他的想法。
  說笑著,很快便到了登機的時間。張靜云過來向陸景道別,“陸景,我先上飛機了,等到新加坡我們再聯系。”
  陸景和張靜云有幾次交集,對她印象不錯,笑問道:“你知道我要去新加坡?而且你也要去新加坡?”
  張靜云的性子嬌嬌怯怯,和小兔子差不多,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乖乖女。她不大可能關注到新加坡的風云。
  張靜云不敢看陸景的眼睛,嬌柔的軟語說道:“我去新加坡國立大學交流學習半年,回來后準備在黃海大學任教。詩經姐說讓我在新加坡遇到困難可以找你幫忙。”
  陸景這才明白過來,笑道:“行,等到時候我請你吃飯吧。”見張靜云神情猶豫著,笑了起來,故意的道:“會讓你的未婚夫難堪嗎?”他宴請張靜云肯定不是單獨宴請啊。
  明雪悄悄的踢了陸景一腳,有些許不滿。
  她可是知道陸景和張靜云有什么故事的。四月份的時候,陸景去黃海大學和齊靜瑤談條件時,齊靜瑤住在張靜云和元娟娟的研究生宿舍中,陸景剛好碰到了從浴室里出來的張靜云。張靜云全給他看光了。
  張靜云黯然的低頭,小聲道:“沒有。我很討厭崔七月。只是我家里想要我嫁給他。”
  陸景笑了笑,“那我們會有共同話題。我也很討厭崔七月。”
  這話說得旁邊的何夢明、明雪、莫少峰,呂姿,元娟娟都笑起來。能不討厭嗎?在候機室里,兩人的梁子可是結大了。張靜云也微微一笑,心里有些暖暖的,對陸景點了點頭。
  送走張靜云,陸景、何夢明、明雪、十三也拖著行李箱登機,準備前往香港。假期結束,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事情該做一個了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