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5 送行

世家子弟,該有的風范誰都不會欠缺。崔七月現在縱然是恨唐詩經恨的牙齒癢,當面稱呼依舊是喊了一二十年的“詩經”兩個字、
  唐詩經笑了笑,作為優勢的一方,她當然笑的出來。走到門口,輕挽著額前的青絲,動作優美的讓在場的不少男士都感覺到炫目,道:“是有段時間了。七月,你來送靜云?”
  張靜云心里郁悶的道:鬼才要他送呢。她已經對崔七月感到厭煩至極,喊了聲“詩經姐…”,快走兩步到人群中去。片刻,崔七月身邊就剩下高修平。
  場面冷冷清清。唐詩經和崔七月之間的冰冷的氛圍眾人都感受到了。
  高修平輕輕的嘆了口氣。沒想到現在再見,兩人竟然無話可說,冷眼相對。
  崔七月曾經愛唐詩經愛得死去活來,唐詩經雖然沒有答應嫁給他,但對崔七月還是有所青睞——固然有唐詩經隱忍以圖復仇,難道就沒有一點欣賞的因素在里面?
  “詩經…”崔七月沉靜的開口,注視著唐詩經動人的容顏,多少次在夢里浮現,“文舟晶圓廠的建造工作很順利,無論是廠房還是機器設備、技術專家。還有10個月即將建成。”
  說著,伸手指了指唐詩經身后側方的崔瀚,“詩經,你想要憑借崔瀚來和我競爭崔家繼承人的位置根本就不可能。我的對手是崔無雙他們。”
  唐詩經微微一笑,帶著冷意,沒說一個字。
  唐詩經身邊的崔橫波看著堂哥。她以前又哪里知道詩經姐在心里恨她堂兄到如此的程度,但是從感情立場上來說她還是傾向于是詩經姐。
  對男人而言。權力、美人、金錢不可或缺。對女人,“有情郎”是整個人生的意義。是一個女人的全部世界,最珍愛的瑰寶。誰要是害了裴吳越,她也會拼命的。
  崔橫波輕嘆口氣,回旋著清冷的氣氛,畢竟,崔七月是她的堂兄,昔日對她很不錯,她很多無厘頭的要求崔七月都會幫她完成,“七哥。你有話就直說吧。”
  裴吳越和陸景從角落里走了過來。裴吳越輕輕的握住妻子的手。
  崔七月看了崔橫波一眼,對唐詩經說道:“詩經,如果你肯放棄心中的執著,奪回崔家繼承人的位置之后,我會來娶你。”
  候機室內的空氣似乎凝滯下,帶著看不到的躁動。唐詩經和崔七月之間的恩怨今天到場的有不少人都知道:崔七月誘使唐詩經的摯愛虞文昌自殺。而唐詩經正在不遺余力的打壓崔七月。
  “七哥,你好像忘了你的未婚妻在這兒啊。向詩經姐示愛有點不合適吧?”崔瀚冷嘲熱諷的說道。他和崔七月天然敵對,本不應該把矛盾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但是崔七月看不起他。他又何必顧慮呢?
  站在室友元娟娟身邊的張靜云用力的咬了咬嘴唇,眼睛有些發紅。崔七月根本就不尊重她的意愿。她的尊嚴對崔七月而言就是塊抹布。她不是玩偶、布娃娃,她是活生生的人——只是,性子弱了些。元娟娟輕輕的拍了拍室友的肩膀。
  唐詩經看著崔七月。嘴角露出一抹諷刺的微笑。還沒有開口,雍馳皺著眉頭冷聲說道:“崔七月,你有什么資格要求詩經放下心里的執著、有什么資格讓詩經等你來娶她?”相比于唐詩經的妹妹唐素衣。他內心里更愛的女人是唐詩經。崔七月如此“囂張”,他實在有些看不慣了。
  崔七月看向陸景。眼神中有太多的仇恨。心里恨意連綿不絕,眼神冷幽無比。很多回憶從心底涌上來。他遲早要和陸景新仇舊恨一樣算。崔七月的神情落在眾人的眼中是失神了一會。
  候機室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陸景身上。
  站在元娟娟身后的莫少鋒大“驚喜”的喊一聲。“啊…,姐夫,你也在啊?”說著,往陸景身邊擠。
  一旁穿著皮草大衣衣著華麗的劉怡秋忍不住無語的摸著額頭,莫少鋒這也太草包了,有這么假裝驚喜的嗎?陸景站在那兒已經快兩三分鐘了。
  陸景笑了笑,舉起手。莫少鋒的身高比陸景高一些,很配合的彎腰。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莫少鋒的肩膀,“少鋒,有事等會再說。”
  “好,好。”莫少鋒一迭聲的答應。他在黃海遇到了些問題。他現在的女人呂姿和張靜云原來關系不錯。張靜云是黃海大學研二上學期的學生,準備去新加坡國立大學交流學習半年。他知道張靜云今天要先送唐詩經飛往洛杉磯,來機場找陸景幫他解決問題。這種偶遇,可比專門向陸景打電話“求援”的效果要好。
  看著四周鄙視的目光,莫少鋒心道:“瑪德,你們這幫sb,鄙視什么?我姐夫一個巴掌就能碾死你們。打斷你們說話又怎么了?他本來就應該是最高話事人。”
  崔七月看了看莫少鋒,哪里來的逗比,轉向唐詩經,“詩經,我知道你和陸景情投意合,雍馳問我的資格是什么?”顧盼自雄的指了指陸景,“我想說,我能讓陸景配不上你。”
  你喜歡一個男人,我就毀掉一個男人。
  在場的不少都是商業精英,崔七月這話的深層次意思,眾人能聽得懂。要配得上唐詩經,家世、容貌、才華、資金四樣都是參照物。家世、才華那不是崔七月能決定的。至于說容貌,崔七月還不至于瘋狂的讓陸景毀容,那樣的話,他估計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很明顯,崔七月是說要把陸景變成窮光蛋。
  很狂妄的口氣。要知道,天辰娛樂此行就是準備了52億美元去收購米高梅,要知道,和華在不久前耗費數億美元保全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要讓和華的決策者變成窮光蛋。這是什么難度?
  唐詩經清冷的笑了,絕世芳華的笑容中帶著冷艷。“崔七月,你真的很有氣魄。很勇敢,很man。但是,我鄙視你。敢做不敢當的卑鄙小人!”
  語氣驟然的變冷,冷喝道:“你別給我說文昌的死不是你設計的!你想娶我,我呸。做尼瑪的美夢。老娘這輩子嫁誰都不會嫁給你。”
  罵人的話從女神款兒的唐詩經嘴里蹦出來是在太具備沖擊力。候機室里終于整齊的響起一陣吸氣聲。
  “噢--。”裴吳越無力的摸著自己的額頭。真搞不明白七月怎么想的,明明是來機場來送行,完全可以稍微修復下關系,怎么變成了“威脅”詩經呢?
  裴吳越自是不知道崔七月和高修平在窗口上看到了什么?陸景和唐詩經說笑的場景深深的刺激了崔七月。
  陸景無語的抿抿嘴,崔七月這番酷斃炫拽吊炸天的宣言似乎沒有問過自己的意見。走到唐詩經身邊。握住她氣得顫抖的手,“詩經,不需要為他生氣。不值得。”
  “我知道。”
  陸景直視著對面的崔七月,哂笑道:“崔七月,你的廢話很多。語言又怎么會比行動有效果。我給你做個示范吧。”
  陸景這話讓候機廳里的眾人略有些吃驚,不少人看向陸景的手。陸景打架非常厲害。崔七月這個花架子估計要被打的鼻青臉腫了。
  謝晉文嘿然冷笑,跨出一步,挽起袖子。陸景要打架,他作為小弟當然要打先鋒。裝逼販子。在哪兒都不受歡迎。嘿,再沒有比這個更大快人心的事情。
  方破虜躍躍欲試,他可是詩經姐的忠實愛慕者。崔七月的實在很過分。只是,他和崔七月認識。不好揍他。
  崔七月退了一步,傲然的看著陸景,“冢中枯骨。”身-體可以挨打。他的心不會輸。因為,他知道陸景這回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玩得太大了。死期不遠。
  陸景笑著對謝晉文擺擺手,將唐詩經抱在懷里。輕聲道:“詩經,配合我。”低頭對著唐詩經嬌艷無比的紅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候機廳里剛剛因為要打架興奮起來的情緒仿佛一盆水澆了下來。鴉雀無聲。針落可聽。
  這…
  候機室里幾乎大半人都呆住了。陸景這動作比崔七月的“豪言壯語”更加的酷斃炫拽吊炸天。
  唐詩經的美麗無與倫比,追求者至少有一個加強連。現在屋子里她的愛慕者就不少。可是,誰能一親芳澤?
  唐詩經給陸景吻著嘴唇腦子里空白了一會,隨即反應過來,洞悉陸景的想法。伸手抱著陸景,主動的將香舌送給陸景品味。兩人吻的溫柔又火熱。
  有幾個女孩悄然的別過頭,臉紅的不敢看。
  這時,機場的廣播響起:“前往洛杉磯的旅客請注意了,您乘坐的c896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飛了,還沒有登機的旅客輕馬上由24號登機口登機。”
  播音聲中,熱吻繼續。vip候機室里鴉雀無聲。一旁的服務人員看著在這么多人面前激吻的男女,仿佛所有人都是背景。她也不敢過來提醒。
  “呼----”在機場催促登機的廣播中,唇分。唐詩經臉似紅霞、眼眸如水,高聳的胸口微微起伏著,美艷照人。
  崔七月只感覺一股熱流從脊背沖到了腦海,憤怒的情緒仿佛讓他要炸開。他算是明白陸景說的話,“語言又怎么會比行動有效果。我給你做個示范吧。”
  確實很有效果,他心里的快意已經完全消失,他快要氣瘋了。陸景和唐詩經居然當著他的面舌吻。居然是舌吻…尼瑪的…
  陸景和唐詩經眼眸相對,微微一笑,再次默契的吻起來。傾情一吻,溫柔甜蜜。
  “走吧,七月。手底下見真章。”高修平輕嘆口氣,拉著快要氣瘋的崔七月走了。
  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當著面柔情蜜意的接吻,誰受得了?他對唐詩經也曾有些動心,情緒也快要失控。遑論崔七月對唐詩經愛的深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