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4 月影橫斜(下)

巍峨高聳的大門猶若凱旋門,氣勢雄偉延伸開,與兩側的圍墻、摩高樓相融合。
  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緩緩的停在水墨清苑區門口。陸景是第一次來這里。趁著門衛簡單的核查車牌號碼的功夫打量著車窗外的景物。
  “不愧是黃海的高端公寓。比靜雯家的太月北辰別墅不遑多讓。”陸景回頭,對身邊的何夢明、明雪道。
  他們來這兒和唐詩經匯合,讓后一起去黃海機場。詩經飛往洛杉磯,他和明、明雪是一個時后的飛機去往香港。
  商務車里十分豪華,空間寬敞。明雪的視線從手中的平板電腦上挪開,拿起手邊白色桌臺上放著的果汁杯喝了一口蘋果汁,道:“哪個地方的富豪不會享受啊?”
  何夢明明麗的輕笑,拿手機發著郵件。
  陸景禁不住莞爾,雙手枕在腦后舒服靠在車椅上,“明雪,看不出來你還有顆憤世嫉俗的心啊,你現在可也算富豪中的一員。”
  “我算什么富豪啊。我又沒你為富不仁,哪里憤世嫉俗了?”明雪明媚的笑著,帶些嬌嗔的和陸景斗嘴。
  陸景知道她愛慕的心意,她也知道陸景想留她在身邊的想法。但是,總不能互有好感之后就直奔主題,當面+長+風+文學一句“我們上床吧”。兩人之間的關系仍舊需要生活中的契機慢慢的推進。況且,她也很享受此時若即若離的戀愛狀態。
  陸景和明雪著話。片刻后,大門打開。黑色的奔馳商務車順著六車道的柏油馬路進入水墨清苑區的深處
  …
  …
  水墨清苑。唐詩經住處的樓下,7棟9樓的客廳窗口。
  看著樓道下的馬路上陸景幫唐詩經拖著黑色的行李箱并肩笑著走向不遠處等候的黑色奔馳商務車。高修平那張樸實的臉上泛起一絲苦笑,輕聲道:“七月。你不去機場送送?”
  想當年,唐家有女初長成,六大世家的年輕俊彥爭相追求。后來詩經心屬窮子虞文昌,讓無數人心碎。這本該是一個人唏噓的故事:王子和灰姑娘的童話可以接受。窮書生和大戶姐成婚?他們可是不爽的很。
  虞文昌死后,詩經風華絕代,東南沿海的追求者仍舊多如過江之鯽。但是誰有能想到,竟然會是一個突然闖入到六大世家圈子中的年輕人奪走了她的芳心呢?
  這尼瑪是一個更讓人唏噓的故事啊!更讓人難以接受。
  崔七月英俊的臉有些扭曲,心里妒火中燒,咬牙切齒的道:“去。陸景得意不了多久!”
  “那是。圣誕節前應該能分出勝負。”高修平微微一笑的附和。夏如龍已經服了三井合作,并且正在華爾街游金融大鱷們“吞吃”和華的資金。
  崔七月的眼神變冷,“修平,走吧。”當先下樓。他和高修平是去黃海機場送他的未婚妻張靜云。
  …
  …
  去往黃海機場的商務車內,唐詩經雙手捧著溫暖的水杯,聲音清潤的道:“陸景,有沒有考慮過把娛樂產業作為和華的主要業務之一呢?”
  “暫時還沒有。順其自然的發展吧。我對搞娛樂帝國興趣不大。”陸景溫和的笑了笑,輕輕的握住了唐詩經的手。很溫滑軟膩的玉手。
  娛樂產業的產業、資本回報率都很高,但是相比于和華目前側重的主要業務:消費電子、鐵礦石鋼鐵、汽車、互聯而言。規模、利潤都要遜色。
  “那隨你吧。”唐詩經沒有抽回陸景握著的手,輕笑著,成熟的女人味道不自覺的沁透出來。深紅色的冬裝外套與黑色的修身長褲很好的勾勒著她坐姿的成熟性感風韻。
  陸景認真的道:“詩經,不管怎么樣。還是謝謝你去洛杉磯為我跑這么一趟。你順便幫我留意下合適的首席執行官人選。米高梅已經腐朽了。”
  唐詩經點點頭,又笑嘆道:“別急著謝我,我是眼不見心不煩。”
  這話的何夢明和明雪都笑起來。果然。唐詩經對收購米高梅這件事背后陸景和夏如龍的較量一清二楚。
  著話,車到黃海機場。拿了行李。一行人托著行李箱進入大氣磅礴、現代感十足的登機樓。辰娛樂去洛杉磯收購米高梅的法律、財務團隊早早的等在vip候機室里。
  辰娛樂的董事長雍馳、董事謝晉文、副總經理郎子真等人前來送行。收購帶隊的是辰娛樂的總經理羽壽。出身于唐風集團,辰娛樂的實際管理者。
  一群人見面、寒暄著。坐下來話。羽壽約莫四十多歲的男子,向唐詩經匯報道:“唐姐,裴總、崔姐、方少他們遇到堵車,還要一會才到。張姐和她的同學在外面閑逛。”
  唐詩經點點頭,和雍馳、羽壽幾人隨意的著話。回頭看一眼,見陸景正和謝晉文在角落里吞云吐霧。忍不住皺眉。她對謝晉文印象不佳。
  唐風集團接手辰娛樂的管理權之后,原來的總經理郎子真、副總李慕清都非常配合辰娛樂的各項制度實施。唯有謝晉文經常破壞規則:他完全是把辰娛樂當成他獵艷的地方。
  問題是這是一筆生意。這些事,她聽雍馳反應過,只是不好給陸景。謝晉文和陸景的私交很好,是陸景的弟。
  陸景有段時間沒和謝晉文見面了,笑著從兜里拿出煙,丟了一支中華給他,“你子最近在哪里快活?”
  謝晉文嘿嘿笑著,“和馮逸風在徐城玩了一段時間,泡了一個二十五歲輕熟的良家人妻。嘿嘿…”
  陸景無語的搖頭。謝晉文這子就喜歡泡妞,亂七八糟的事情沒少干。只要不踩線,他也不好什么。
  一看陸景搖頭,謝晉文忙解釋道:“景少,你放心。是用錢解決的。”又笑道:“哦,李三少昨給我打電話想要在辰娛樂入一股。他讓我傳個話。”
  陸景笑著點點煙灰,“怎么,他想搭順風車?看來,辰娛樂收購米高梅冬季很大啊。”
  謝晉文道:“我看也是。嘿,和華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現在很多人都想與和華掛點邊。我這里也接到不少電話。”
  陸景微笑道:“樹大招風。合作伙伴還是要慎重選擇。呃,你給李新寒一下,比照唐風集團入股辰娛樂的股價,他要有興趣可以入股。就看他能拿多少資金出來。”
  “好的。”
  “你這段時間在徐城,魯東這里有什么動靜?”
  “劉副書記和劉省長車馬爭雄。劉省長的愛將,黃海歷市長靠邊站了。哦,聽徐城市委書記劉勇志有些難。景少,我聽唐少劉怡秋在黃海。你打算…”
  陸景心里大致有了譜,唐論語的好友徐凱定的市長任命只怕沒幾就要公布,笑著擺擺手,“劉怡秋在黃海準備幫莫少鋒經營長陽射擊俱樂部的。長陽射擊俱樂部還要幾個月才能營業。”
  辰娛樂眾人的登機時間就快到了。vip候機室里的人多了起來。陸景和趕來給唐詩經送行的裴吳越、崔橫波、方破虜、崔瀚照了下面。了幾句話,裴吳越把陸景拉到vip候機室的書架邊,惺惺相惜的道:“陸景,恭喜啊。我和傅姐通過電話。”
  和華讓三井爆倉的事情極為隱秘,但是他本身就是從事基金行業,和傅婕關系極好,對新加坡發生的事情有所耳聞。
  陸景淡然的微笑道:“謝謝。”
  “陸景,接下來你是看空還是看多?”裴吳越有些興奮的問道。要知道,他面前的這家伙,有能力左右國際原油期貨的價格。這比他揣摩國際金融大鱷的想法再投資可是高了一層次。
  陸景和裴吳越的關系算是朋友,但很機密的事情他當然不會透露,笑著道:“我到黃海來還不能明問題嗎?”
  裴吳越一怔,驚訝的道:“不會吧,你不準備繼續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操作了?”
  陸景笑道:“操作上癮了可不好啊。”這兩,ek公司、和華可都是很收斂的。油價也在緩慢的上漲過程中。他到黃海來很容易給人和華無意繼續在期貨市場動作的假象。
  裴吳越不禁失笑,“唉,你這家伙。”算是接受陸景這個接受。確實,期貨市場風險和高。陸景建好就收無可厚非。
  裴吳越的話音剛落,vip候機室里的聲音突然的逐漸安靜下來。令陸景和裴吳越都詫異的看向門口。幾名光鮮時尚的俊男美女走進來。但令大家失聲的不是帥哥美女,而是進來的人。
  簇擁在中間的是穿著白色棉衣,水磨藍牛仔褲的張靜云,縱然是厚厚的冬裝,依然能讓人感覺到這個嬌怯女孩豐盈的身體曲線的誘惑力。
  她身側的是崔七月、高修平。這是讓候機室安靜下來的原因,唐詩經目前和崔七月的關系勢同水火大概過了點,但100%的敵對關系。
  簇擁著張靜云的還有她的朋友們:元娟娟、莫少鋒、呂姿、劉怡秋。
  “詩經,好久不見。”崔七月看著人群中修長性感、成熟冷艷的唐詩經,平靜的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