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3 月影橫斜(上)

從陸景的房間里出來時,明月當空。陸景和謝清歌都已經換上厚厚的御寒衣物,親密的牽手從主樓去了007號碼頭。四周很安靜,明亮的路燈驅散著夜色,陸景駕輕就熟的帶著路。
  月影之下,深藍游艇俱樂部那一座座停泊著高大、豪華游艇星羅密布,蔚為壯觀。十字形的木板大路鋪陳在蔚藍色的海水上,通向一個個碼頭。
  007號碼頭處,一艘70多米長、三層的豪華游艇停泊在這里,白色的身軀在月影中宛若高貴的王子。一名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服務員正等候著,鞠躬道:“陸先生,燃料已經加滿,酒水、食物都是最新鮮的。您的行李已經放在游艇的主臥室中。這是駕駛手冊。祝您旅途愉快。”
  陸景笑著接過厚厚的一本游艇駕駛手冊,拉著謝清歌的手進入游艇中。
  “哥,這是你的游艇嗎?”謝清歌輕輕的裹著大衣,好奇的四處打量著裝飾簡潔明快,又不失奢華內涵的游艇。
  “漂亮嗎?”陸景將手里的駕駛手冊順手擱在寬敞客廳的桌幾上。自動化的游艇他還是會開的,并不需要這個,“走,歌兒,我們一起看看。我也是第一次來。”
  這艘豪華游艇花費了他7800萬美元,由荷蘭古老的feadship建造,耗時一年半。內部裝修大量的應用野生橡木花紋浮雕和上等大理石,將歐洲經典品味和東方風格協調的融合在一起,仿佛是一具高雅的鋼琴。
  “哥,我現在知道你努力賺錢能什么用了啊。嘖,真是豪華。”駕駛室里,陸景設定好航線。謝清歌在一旁笑說道。游艇啟動,走向深藍色的大海。
  “歌兒,對我來說,你比這艘游艇更重要。”陸景笑了笑,擁著謝清歌,在駕駛室里看著大海的風景。深夜里十分寂靜。漸漸的深藍游艇俱樂部的建筑消失在地平線。一輪明月在碧波中蕩漾。
  仿佛心被什么給融化了般,謝清歌踮起腳尖在陸景耳邊道:“哥,吻我。”陸景捧著歌兒的臉,深情的吻著。大手撫摸著她緊致的小俏臀。
  唇分。清香與柔軟的味道在陸景嘴唇上殘留著,兩人緊緊的相擁。謝清歌杏眼里似乎含著春水,流盼四顧,“哥…”
  “歌兒,想說什么?”
  謝清歌依偎在陸景的懷里,輕聲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幕。和鐘意的男子擁在一起看明月,天地之間,只有兩個人。
  回到游艇里,功率強大的中央空調已經讓室內溫暖如春。陸景解開了謝清歌的黑色大衣,“歌兒,困不困?”
  “還行。要睡覺了嗎?”謝清歌嬌羞的看了陸景一眼,低下頭,她知道要接下來要發什么:陸景要把她變成他的女人。她沒想到陸景會帶她來游艇上。這樣浪漫的夜晚,明月、大海、戀人,她充滿了期待。
  熱吻,像饑渴的人大塊朵頤一樣幸福地呻吟。衣衫從客廳到豪華的臥室里落了一地。yu體橫陳地放在床上時,謝清歌羞澀而動情的挽著匍匐在她修長如玉的身體上的男人。精美如玉雕的腿被他慢慢地打開,展現出了女人秘不示人的風景。
  陸景深深的吸了口氣,挺起腰身,緩慢而堅定的和他身下的女人融為一體。
  謝清歌痛苦的“啊”了一聲驚呼,眼眸張大,片刻的失神,“哥,好痛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具身體動情的交纏在了一起。淺唱低吟與游艇前行的浪花聲匯成交響樂。明月當空,月影橫斜…
  …
  …
  游艇不知道什么時候停在了一片海域中。陸景溫柔的抱著明麗而清秀的謝清歌。杏仁型的大眼睛,秀直的鼻子,整個人有著晶瑩剔透的秀美。
  精致的容顏上紅霞未散,眼神迷離,神態慵懶嬌軟。被單下裸露出地肌膚款霜賽雪。撫摸著歌兒嬌嫩光滑的肌膚,從溫滑如玉地背脊捋到屁-股溝,沒有一線的障礙。
  主臥室里燈光明亮。累歸累,兩人都不想睡覺。靠在陸景的懷里,謝清歌像所有戀愛中的女孩兒一樣,問自己喜歡的男子,“哥,你愛我嗎?”
  “傻妮子。”陸景寵溺的刮了一下謝清歌秀直的瓊鼻,“你應該在我進去之前問的。”
  謝清歌笑著抱著陸景,黑白分明的眼眸像繁星一般閃著明亮的光芒,輕輕的一笑,揚起一個略帶點得意的弧度,“現在問也不遲。”
  這區別大了。感受著女孩的情意,陸景輕輕的撫著謝清歌耳邊的發絲,“歌兒,我們認識有多少年了?”
  “8年了…”回憶著往事,謝清歌語調柔柔的。
  “是啊。8年了。發生了很多事情。”陸景摟著謝清歌纖盈的腰,“歌兒,我這人毛病不少,又結婚了。身邊的女人不少。但是,我希望再過五十年,我能讓你還依偎在我的肩頭,就像在新加坡我們一起吃冰激凌那樣,像我們現在這樣。”
  謝清歌從陸景溫潤的眼睛里讀出真誠,這是他的心里話,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看著陸景,悠然神往的輕聲道:“哥,我也想啊…”
  五十年后,她和陸景都七老八十了,那時候兩人依偎在一起,給兩人拍照的應該是她和陸景的孩子吧!
  …
  …
  深藍游艇俱樂部的主樓套房里。
  一大早明雪起來便聞到了粥香,四處轉了一圈,正好碰到跑步完洗過澡從浴室里出來的何夢明。她烏黑的發絲上還沾著水,明艷的容顏格外的嬌媚,“哦--,小明,陸景和歌兒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們一起找找看。”何夢明嬌柔的笑了笑。她不知道陸景把歌兒抱到哪里去了。
  明雪笑著點頭,說道:“還說今天去逛街啊,別是放我們鴿子呢。”和何夢明在套房的辦公室、會議室、小型宴會廳、酒吧、茶室、棋牌屋、客廳、書房、觀景陽臺、豪華臥室找了一圈,最終在餐廳里找到了陸景留下的紙條。
  “小明,明雪:電飯煲里有我定時煮好的皮蛋瘦肉粥,吃完你們自己逛街去啊。我和歌兒明天早上回來。”
  明雪輕嘆口氣,心里的情緒有些復雜,幽幽的道:“他還真放我們的鴿子啊。”
  見明雪有些憂傷,何夢明嬌柔的寬慰好友,她、趙清芷、明雪同時是趙教授的研究生,關系很好,“歌兒的假期快用完了。你說這個明天早上,是今天還是明天?”
  “你還有心情想這個?”明雪噗嗤一笑,她也只是淡淡的憂傷而已。伸手摸了下何夢明的臉,在她耳邊小聲道:“小明,陸景給你說了什么啊。你看你,紅鸞星動。滿面春風。”
  何夢明笑著反擊道:“陸景讓我勸你回他身邊當助理。”她是那種晚熟的女孩。昨天晚上陸景的一吻,讓她做了一個旖旎的夢。
  明雪粉臉微紅,這哪里是回去當助理,去回去當情人呢,“小明,我們先吃飯吧。”
  “好啊。”何夢明微微一笑,和明雪并肩去廚房里。她心情不壞是因為陸景的粥讓她感受到他細致入微的體貼。明雪呢,她也感受到了,只是,明雪的性子是“不饒人”啊。
  …
  …
  清晨,豪華的游艇緩緩的駛進深藍游艇俱樂部的007碼頭。簡雅的船艙內,謝清歌嬌嫩媚艷的靠在陸景肩頭,深邃的眼眸里倒映著陸景的臉龐。
  一天兩夜的旖旎旅程結束了。她也該啟程回京城,心里萬分不舍。
  “哥,你一定要經常給我打電話。有時間要來看。”
  “好。”
  “哥,我會想你的。”
  完成人生最重要褪變的歌兒分外的癡纏,陸景一一的答應著她充滿情意的要求,心里充滿著柔情。這一天兩夜,他和歌兒抵死的纏綿,數次共同享受著生命最濃烈的時刻。他也舍不得讓歌兒離開。
  陸景和謝清歌抵達主樓的套房時,何夢明和明雪已經起來了。回黃海這幾天休假,她們混亂的作息時間調整過來。略顯尷尬之后,明雪和何夢明拉著謝清歌去房間里說女孩子們的悄悄話。
  中午吃過午飯,陸景三人送謝清歌上了飛機。她要回京城工作,繼續她的大記者之路。
  “陸景,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是什么?”午后時分,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的觀景陽臺上,明雪喝著果汁輕笑著問道。
  陸景靠在軟椅上,笑著道:“這你要問小明啊,我的行程是她安排的。”
  他已經明了小明和明雪的心意,只是歌兒剛走,他還沉浸在她的愛戀中。和小明、明雪一起悠閑的呆著就足以了。
  何夢明的眼眸子在午后陽光中晶瑩清澈,愈發的明艷動人了,拿著手機翻了翻,輕聲說道:“明天上午在黃海機場送唐小姐,然后去香港見曾明經。接著回新加坡。”
  陸景沉吟著道:“明雪,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經平倉,你幫我收集下各方的反應和報紙上的評論。”
  “好的。”明雪輕輕的喝著果汁,陸景這家伙又把她當助理使用了。只是,叫她如何拒絕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