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2 陸景的自白

“歌兒,你什么時候喜歡上陸景的啊?”
  何夢明平躺在床上和謝清歌閑聊,幽靜的月色從窗簾的縫隙中落在地板上,帶著幽暗朦朧的光芒。
  十點鐘就給陸景安排睡覺,哪里睡得著?今天下午都是在吳苑高爾夫球場上聊天,根本就不累。
  謝清歌側身,看著身邊的好友,杏眼里有些嬌羞、回憶的神采掠過,“記不得了。好像突然之間就有個人闖進心里來了。要說開始,應該是拿一年我爸在云春入獄他把我爸救出來之后吧。”
  何夢明嬌柔的笑了笑,打趣道:“那你這可是報恩的心態哦---。”
  “才沒有呢。”謝清歌分辨著,深夜里和好友說著私密的話題也沒有什么顧忌,“那時候只是想親近他而已。人家幫你這么大一個忙,心里要是沒有感激,那還是人么?好感是后來慢慢的積累起來的。小明,你信不?”
  何夢明縮在被窩里,點頭道:“我信。”陸景刷好感的能力,她很清楚。自己不也是在不知不覺中對他很有好感嗎?情犢初開那一刻的悸動便是因為他。
  “歌兒,你青梅竹馬的吳勝林還和你有聯系嗎?”
  “他?”謝清歌記憶的深處飄出來一個模糊的男生的影子,她初中、高中的同學、朋友、戀人。輕輕的嘆口氣,“很久沒聯系了。聽說玉梅說在江州當公務員。我都快忘了他的樣子。”
  何夢明詫異的道:“歌兒,你真的把他忘了啊。初中的時候,你和他可是班上人人羨慕的一對。”
  謝清歌帶些惆悵的道:“再令人羨慕又怎么樣啊?我爸蒙受不白之冤的時候。我病倒在醫院。他不肯去云春。我當時和他大吵一通。現在想想,我那時候也不對。
  他父親已經退下來。他去云春也沒什么用。大吵一通之后,他生氣了也沒來醫院里看我。那時候我們都還少年時。年輕氣盛,戀人之間的別扭本不算什么,可是人生就這樣錯開了。”
  后來在病房里里陪著她的是趙清芷。
  何夢明輕輕的握住好友的手,她和歌兒是初中同學、高中同學,“歌兒,你后悔嗎?”
  謝清歌搖搖頭,輕聲道:“不后悔。”
  房間里陷入了安靜。何夢明能聽得出好友這句話里蘊藏的復雜的情緒。黑暗中,時間緩緩的流淌著。仿佛過往的事情又浮現出來。房間里響起謝清歌的聲音,“小明。你爸媽、你姐會同意你和陸景在一起嗎?”
  以她的聰慧靈秀,陸景今天下午在同時和她們三個人談情,她又如何會感受不到?
  “你呢?”何夢明沒回答,明艷的眼睛有一些迷茫。不管她如何的蘭質蕙心,有些事情她還是參悟不透的。
  “陸景說生米煮成熟飯后他再去給我爸說。”謝清歌說完,俏臉緋紅如霞。
  怎么把生米煮成熟飯,她當然知道。不由得想起在新加坡的新苑別墅中和陸景洗鴛鴦浴的細節:陸景的身-體像大理石細膩一樣,抱著十分舒服。帶著魔力略顯粗糙的大手,還有頂在她小腹上讓她臉紅心跳的東西。
  何夢明忍不住嬌笑。“歌兒,你傻啊,這話可是很像騙人的呢。”
  謝清歌甜蜜的一笑,手捂著滾燙的俏臉道:“他騙我干什么呀?比我漂亮的女生多得是。他要是愿意,身邊又不會缺女人。”
  何夢明就笑,“歌兒。你該給我說,就算被騙了也是心甘情愿。”
  謝清歌嬌笑。說道:“別凈說我的事啊,說你的事情。”
  何夢明帶些苦惱的道:“我不知道啊。我姐跟陸景在一起了。我本來是想給我爸媽一點念想。不能兩個女兒都不辦婚禮。我畢業之后去ek公司。想著躲在香港,時間長了,感情會慢慢的淡忘。哪里想到又給調回到他身邊當助理呢?”
  “小明,你還說我,你才是真傻呢。進了和華工作,你還跑得了啊?”謝清歌輕笑了起來,“我想伯父、伯母應該不會怪你的。”
  何夢明嬌柔的白了謝清歌一眼。父母確實不會阻止她和她姐跟陸景在一起。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謝清歌有點明白了,小聲道:“你擔心夢瑤姐啊。”夢瑤姐將小明管的很嚴,小心的呵護她不受傷害。她不太可能會同意親妹妹也不明不白的跟在陸景身邊。
  何夢明點點頭,“我姐那性子,她要生氣了,我和她連姐妹都做不成。”又有點郁悶的道:“其實,有時候,我覺得她才是妹妹才對。我至少不會像她那樣連怎么拒絕追求者都不會。”
  謝清歌忍不住嬌笑,抱著何夢明的肩膀道:“得了,你多尊重你姐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又不會真惹她生氣。”神秘兮兮的附耳道:“小明,我原本還以為是你太厲害,所以陸景不敢欺負你。咯咯,他最多就只敢摸你的頭發。原來不是啊。”
  小明看起來嬌柔明麗,性子安安靜靜的。但是她的心思細膩,蘭質蕙心,在江州大學的時候,通常會一語中的,犀利無比,讓那些愛慕、追求她的男生又愛又怕,不敢冒犯她。
  何夢明給謝清歌說的一怔,隨即笑道:“哪有的事。他對墨靜雯、明雪還不是這樣。哦,歌兒,你的貧血好了沒有?”
  心里思考著歌兒的話。她其實很有幾次都感覺到陸景想吻她,但是陸景最終都沒有行動。今天敢握她的手,大概也是因為氛圍。或許,自己的羞澀,在他眼里是很明確的拒絕。
  “這哪里能好得了,平常都是靠食補來調養,反正也沒什么影響。小明,你呢?你的心臟病應該好了吧?”
  “早好了。可是,我姐、陸景、雨綺姐、明雪她們都以為我身-體很虛弱。”何夢明語氣有些無奈。被呵護的無奈。女孩子身體弱一些很正常啊,和她的心臟病又沒什么關系。她大學四年經常早上去操場跑步呢。
  謝清歌禁不住笑起來。這大概是幸福的煩惱。小明從小就有心臟病,大家一直都很呵護她。說著話,房間的門忽而輕輕的一響。何夢明和謝清歌頓時對視一眼,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深藍游艇俱樂部這里怎么可能有小偷進來了呢?安全性是無容置疑。更別說陸景的金牌保鏢趙姿還跟著的。
  何夢明笑著推了謝清歌一把。偷香賊來了。這會才明白陸景為什么10點鐘就讓大家睡覺。原來是他今晚要干“壞事”。
  謝清歌云霞滿臉,俏麗無端,和何夢明兩人裝睡。
  …
  光線暗淡,淡淡的女兒幽香滿屋。
  陸景并沒有攝手攝腳,而是刻意的弄出了一點聲音,他可不想把歌兒給嚇著。反手關上門,在門口輕輕的出口氣,輕喊道:“歌兒…”
  謝清歌都快要羞死,小明在呢,那里肯應聲。
  見謝清歌似乎還在熟睡。陸景走到床邊。床上有兩個女孩。依稀是小明和歌兒的模樣。陸景嘴角浮起微笑,剛才小明在和歌兒肯定在夜聊。現在只是假寐。
  “要是假裝認錯人,小明會不會生氣?”陸景俯身在床頭看著兩張美人臉,笑了笑。腦子里又浮起下午時,握住何夢明溫軟小手的溫馨時刻。
  流水有意,落花有情。下午時要是能讓明雪也陪他躺在地毯上仰望白云,品味著時間流逝就完美了。隨即,陸景笑笑,自己還真是貪心不足啊。
  陸景手伸進被子里輕撫著歌兒修長的玉-腿。細膩優美的宛如象牙雕成。在她紅透的耳根邊小聲道:“歌兒,我抱你去我的房間。”今晚,他準備了一個驚喜。
  謝清歌閉著眼睛點頭。她不好意思睜開眼睛。陸景溫柔的啄了下她的紅唇,看向何夢明。嫩滑柔膩的臉蛋標致無比,五官精致,一雙眼睛尤其的明艷在夜色里熠熠生輝。黯淡的夜色落在她嫩滑柔膩的臉蛋,異常的嬌美。
  何夢明想起歌兒剛才的話,本來想要羞澀的閉上眼睛,這會兒只是和陸景對視。嫵媚的嬌羞讓何夢明更顯得楚楚動人。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某種難言的情緒在兩人間傳遞著。
  “小明…”陸景在何夢明微紅輕染的臉蛋上輕輕的吻了一口,舌尖舔了一下。情難自禁。何夢明渾身一顫,喉嚨里難以抑制的發出一聲嚶嚀,粉雕玉琢的臉蛋上頓時紅霞飛滿。
  見陸景已經將歌兒從溫暖的被窩里抱在懷里,謝清歌羞澀的窩在陸景懷里。何夢明嬌羞的嗔陸景一眼。無聲的話語通過明艷的眼眸傳遞出來:你屬狗的啊。
  陸景嘴角揚起來,小明沒發怒不就是很大的進步嗎?抱著謝清歌出了房間。
  黑暗中,何夢明長長的舒了口氣,捂著滾燙的臉頰。她知道陸景剛才其實是想吻她的嘴唇,還是擔心她生氣。你這家伙啊…
  …
  “哥,你壞死了。”謝清歌哪里會不知道陸景吻了何夢明。剛才小明那一聲嚶嚀讓她身為女孩都情動。
  陸景微微一笑,看著懷里迷茫、羞澀、郁悶、好笑、嬌嗔、期待的明秀女孩,“歌兒,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