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340 微風細雨

唐詩經冷‘艷’的容顏上浮起一抹嬌柔的微笑,美麗的眸子看向崔橫‘波’:馬尾辮、高領黃‘色’‘毛’衣,還是清新文藝小‘女’生裝扮。-叔哈哈-實際上她已經結婚大半年了。
  “橫‘波’,我不會像你們二十多歲的小‘女’生一樣愛得死去活來啊。陸景有他的事情,我有我的事情,分開不是很正常?再占著他的時間,他身邊的助理啊、妹妹啊,不得恨死我。”
  崔橫‘波’撅起粉潤的嘴‘唇’,打抱不平的道:“詩經姐,那你還喜歡陸景干什么啊。顧忌這,顧忌那的。很沒意思呢。”
  詩經姐多么完美、美麗的‘女’人啊,和別的‘女’人分享陸景不說,還要顧忌陸景身邊那些‘女’人的感受,她心里很是不平。
  唐詩經笑著搖頭,拍拍崔橫‘波’的肩膀,走到落地窗前,修長曼妙的身姿優雅成熟,風情無限,“橫‘波’,世界上很難有沒有雜質的愛情。優秀的男人、‘女’人,這輩子會面臨著各種各樣的‘誘’-‘惑’。我是這樣。陸景也是這樣。
  只不過現在是父系社會,男人的社會地位到一定程度之后,擁有幾個紅顏知己是美談。而‘女’人要是同時和幾個男人保持關系,社會是不認可的。
  所以啊,我得選一個能讓自己鐘意的男子躲在他的港灣里享受生命的旅途。有時候計較的太多,會錯失所愛的人。”
  “詩經姐,太哲學了。”崔橫‘波’笑兮兮的走到唐詩經身邊,她喜歡粘著詩經姐,“不過。我還是好崇拜你啊。”
  唐詩經嫣然一笑,有著讓百‘花’黯淡的風采。伸出‘玉’指在崔橫‘波’腦袋上輕敲,“少作怪。我又不是傻子。這份感情要是進行不下去,我會選擇結束。”
  她的愛情是理智的,這是她的人生閱歷所決定的。
  “那是當然的啊。”崔橫‘波’捂著頭嘻嘻的笑,看著唐詩經綻放的容顏,“詩經姐,你現在真美。羨慕死我了。哦,非得去好萊塢嗎?不見陸景就不見陸景,男人見多了也膩歪。干嘛要跑到洛杉磯去,搞得好像被人鳩占鵲巢。黃海可是我們的地頭。”
  唐詩經輕笑。看向遠方繁華的市區。正值周末,街面上行人往來,冬日讓黃海充滿了都市的氣息,“橫‘波’,你不懂。”
  她昨天下午便已經和米奇通過電話,說明天辰娛樂會收購米高梅。天辰娛樂的股權結構并不是機密的事情。但是米奇卻愿意幫忙。這讓她的心微微下沉。
  以她的智慧想明白整件事情不算難:夏如龍設下圈套,陸景愿意跳進去。兩個人都不聽她的勸,執意爭鋒相對,她無可奈何。也沒有參與進去幫助誰的想法。
  但心里,總歸還是要偏向陸景多一些。她要去洛杉磯親自盯著這件事。
  …
  …
  香港半島酒店奢華的行政套房中,夏如龍冷著臉坐在客廳黑‘色’的真皮沙發上‘抽’著煙。
  唐詩經剛給他發了一個短信,她會去洛杉磯參與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的事宜。這讓她的心情變得極為糟糕。
  “詩經。勝負還為分,你的偏向‘性’太明顯了。”夏如龍用力的掐滅了煙,心里憤憤不平。他一定要擊敗陸景。
  “咯吱——”
  浴室的‘門’打開。從客廳里可以看到的半透明的浴室。在浴頭下展示柔美‘性’感的身-體曲線的長井靜香穿著一件米白‘色’的帶吊睡裙出來。
  纖細的‘玉’足光溜溜的踩在地毯上。長井靜香走到夏如龍身邊,笑靨如‘花’的說道:“怎么。事情有變化?”
  前天晚上夏如龍在‘床’-上的表現讓她很滿意。雖然沒有二十多歲小伙子那樣的威猛、剛硬,但體貼、溫柔的手段帶來的享受不是那些只知道進來后猛烈撞擊的青澀男生所能比。
  于是。她今天中午又來找夏如龍。剛剛一起享受過‘浪’漫的西式午餐,返回到房間里準備度過一個美好的下午。
  “沒有。”夏如龍皺皺眉,道:“長井小姐,我們的合作第一步已經完成。天辰娛樂將會派遣團隊前往好萊塢收購米高梅。下一步抬高價格的行動就需要你來協調了。”
  “這沒有問題。索尼和米高梅商議的收購價格是48億美元。你說陸景的底線是60億美元,我會和索尼那邊協調好的。”
  長井靜香嬌媚的笑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看著夏如龍,“夏總裁,這只是削弱陸景手中的資金,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盟友。你有把握嗎?”
  “我近期會和華爾街的朋友們談談的。和華如此巨資進入國際原油期貨,我想他們會有興趣。”夏如龍下了決心。
  期貨是零和游戲,和華這么多資金就是一塊大‘肥’‘肉’,華爾街肯定會有人敢興趣。高盛不久被套了大約12億美元在期貨市場中嗎?
  長井靜香微微點頭,她也為陸景準備了一份“厚禮”,想必過兩天可以讓他感到“驚喜”。
  …
  …
  天藍如洗,和熙的陽光落在吳苑高爾夫球場綠茵茵的草地上。幽靜的球場上能聽到風的聲音從林梢落到草地的山坡腳下。
  陸景下午將吳苑高爾夫球場的時間訂滿,球童都給打發出了高爾夫球場。在山坡腳下鋪了一張名貴的希臘風格的羊‘毛’毯,和謝清歌、何夢明、明雪三人一起閑適的曬著太陽。
  “哥,咱們這樣子被別人知道了,肯定要笑我們是土豹子。”謝清歌帶著墨鏡,容顏明秀,將手里的撲克牌放下。
  陸景舒服的喝了一口礦泉水,笑道:“歌兒你不覺得在這里打牌很有感覺嗎?這里景‘色’正好,可比公園的場地安靜多了,就我們幾個人呢。”
  何夢明穿著窈窕的白‘色’高爾夫球服,曲線明‘艷’,抱膝坐著,嬌柔的點點頭,“嗯。”
  明雪忍不住一笑,扭頭一口水噴得老遠,小明這步調和陸景太一致了,“安靜的就剩下我們幾個人了。”
  感覺確實很不錯。這片高爾夫球場面積很大,有山坡,草地、湖泊、樹林,地勢起伏,風景秀美。坐在空曠的場地里,很有回歸自然的味道。
  陸景笑笑,正要說話,丟在一旁的手機忽而想起來。謝清歌趴著拿了手機遞給陸景。陸景上午和cgl游戲集團的人都見過,應該沒什么事了啊。
  “陸先生,聽莫少說你在黃海,呵呵,有沒有時間讓我請你吃頓飯呢?”電話里崔瀚笑呵呵的說道。
  莫少是說莫少峰。陸景看向明雪,今天晚餐是她安排,明雪無聲的比了個嘴型,告訴陸景她已經安排好。陸景便笑,“改天吧。我晚上有約。”笑著和崔瀚聊了幾句,掛了電話。
  “我晚上在深藍游艇俱樂部訂了位置。哦,陸景,誰的電話啊?”明雪明媚的笑問道。謝清歌杏仁式的大眼睛關切的看向陸景。
  “崔瀚的電話。他想請我吃飯。這次天辰娛樂要收購米高梅的消息傳出來,他的公司華府傳媒受益很大。”陸景做個手勢笑著解釋道。歌兒不想他去應酬,他心里也不想去。和歌兒、小明、明雪她們三個美‘女’呆在一起多愜意。
  崔瀚是唐詩經扶植著在崔家爭奪繼承人的人選。陸景也在支持崔瀚。華府傳媒是一家文化傳媒公司,主要是做電影投資。何夢明給謝清歌說著其中的緣由。話題自然的轉到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的內幕上。
  明雪忍不住問道:“陸景,以唐小姐的智商她應該知道這是夏如龍設下的坑吧,她為什么不阻止呢?這樣消耗你的資金對你沒什么好處。”
  陸景就笑,“我執意要跳這個坑。況且,詩經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我和夏如龍都不會聽她的。”區別在于自己會哄詩經開心,照顧她的情緒。
  和華的資金量,夏如龍們是想象不到的。他不想和夏如龍沒玩沒了的糾纏,這次要一勞永逸。所以,明知是坑,他還要跳。
  何夢明嘴角泛起會心的微笑。謝清歌幽幽的道:“哥,你們這算是騎士之間的決斗嗎?”
  “我可沒有拿‘女’人當賭注的習慣。這比所謂的騎士決斗更兇險,輸者將會一無所有。”陸景輕攬下謝清歌的腰,“歌兒,誰要是來搶你們我也會和他較量到底。”
  明雪咯咯嬌笑,取笑道:“陸景,現在要是中世紀的話,那你得天天在決斗中生活了。秋蘭姐、雨瑤、詠碧她們一大堆追求者。哦,你這個你們還包括晚婷吧?你在新加坡送了一條格子絲巾給她,她十分喜歡。”
  “我和晚婷是高中同學,給雨綺、小芷、詩凝、董冰、你們都送了禮物,漏了自己的高中同學似乎受不過去吧?”陸景辯白著,“明雪,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很差啊?”
  明雪輕笑著白了陸景一眼,“想好也好不起來。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色’呢?蘇子說,你看‘女’人的眼神,恨不得讓人把你拖過來爆打一頓,再把你的眼睛珠子挖了才解氣。”
  何夢明和謝清歌都忍不住嬌笑。明雪和雨綺姐的關系很好,雨綺姐的閨蜜陳蘇子會和她說這樣的話,八成是真的。
  陸景苦笑道:“不是吧,蘇子這么暴力?”
  明雪笑‘吟’‘吟’的道:“你說呢?誒,陸景,你不在我們面前剖析一下嗎?”她很想聽聽陸景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