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7 深入交流

飛機在云端之上。舷窗外白云朵朵。
  楊晚婷托著香腮看著窗外的白云,獨自沉思著。面前的小方桌上一杯清茶清香裊裊。
  從新加坡飛黃海需要六個小時,從新加坡飛京城其實只需要五個小時。董冰笑著建議她和陸景一起先飛黃海再專機去京城,她也也沒拒絕。
  “晚婷,你不暈機吧?”陸景坐到楊晚婷對面笑著說道。他和歌兒、小明、明雪聊得很愉快,而自己的高中同學坐到一邊,他少不得過來招呼一下。
  “我不暈機的。”楊晚婷穿著精美的白色連衣裙,此時美麗的鵝蛋臉兒解凍開,淺淺的一笑宛如一朵純潔的百合花在清風中搖曳生姿。
  國色天姿的楊校花。無愧于四中三大校花之名。陸景笑了笑,邀請道:“沒什么事的話,坐到我們那邊一起說說話。”
  楊晚婷的性子不怎么善于交際,給人的感覺就是冰美人。換做別人,肯定會和他、小明、歌兒、明雪坐在一起閑聊。
  “陸景,你們說的事情我都插不上話啊。”楊晚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危險時刻是陸景讓他的保鏢救了她,保住了她的清白。在人生困頓、艱難的時候,是陸景幫助她的人生重回正軌。在陸景面前,她說話很自然、真誠。
  陸景就笑,“那你在四中和燕大的時候肯定專門顧著讀書了。我都可以想象燕大有多少男生心碎了。”
  他和歌兒她們聊的是學校的趣事。楊晚婷插不上嘴實在不太正常。不過想想她四中時專注于讀書的表現,也可以理解了。她大學肯定是圖書館、教室、宿舍三點一線。
  楊晚婷被陸景打趣的粉臉微紅,拿起茶杯喝茶。她到現在還沒有和任何男生談過戀愛。
  絕色美人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是賞心悅目的。陸景笑著轉了個輕松的話題。聊了幾句,道:“晚婷。走吧,去我們那邊一起說話。我們說你聽著也行。”
  楊晚婷遲疑了下。陸景第二次相邀她再拒絕有些不好,道:“那行吧。”她和小明、明雪的私交還是不錯的。
  …
  12月中旬,黃海的氣候已經是冬季。和新加坡溫暖如春的氣候全然不同。
  私人飛機不會晚點。楊晚婷早定好飛往京城的機票,消失在明亮的機場通道中。
  坐麗景度假村的專車返回麗景度假村。唐詩經已經等在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里。唐詩經和明雪、何夢明都認識,和謝清歌打個招呼后,與陸景去了書房談投資米高梅的事情。
  “下午在吳苑這兒和朋友打了一局高爾夫。索性在這兒等你。”唐詩經穿著一套暗紅色的冬裝,身姿曼妙,眉眼間冷艷的氣質在書房里明亮的燈光下如同冬夜給人的清涼感。美麗得無可阻擋。
  陸景溫柔的撫了撫唐詩經額前的秀發,有段時間沒有見這個對自己鐘意的大美人了。思念像斷斷續續的小溪在電話和短信間流淌著,在見到她時變成了大河,從心底洶涌而來。卻微笑著道:“詩經,我們倆不是應該先談收購的事情嗎?”
  唐詩經輕笑著,成熟的女人韻味就溢了出來,悠然的道:“那行啊,我們先談收購。”
  陸景嘴角泛起苦笑,唐御姐真不是那么好調戲的。他還沒有成功過。他現在哪有心思和她談收購,談情才是正經的事。
  陸景使出“殺手锏”。就在書桌沿邊,雙手將絕色的佳人擁抱入懷,低頭去尋她柔軟輕薄的唇,輕輕吻上。將那小小的香舌引入口中細細的品味不盡。
  唐詩經沒有抗拒。11月份在京城就和他吻過。許久之后,唇分。唐詩經微微喘息,眼眸帶著迷醉。很溫暖的懷抱。很甜蜜的吻。再次相擁,相吻。心里的那份悸動依舊強烈。
  “吃過晚飯沒有?”唐詩經摸了摸陸景略顯消瘦的臉龐,他溫潤的眼睛里有著情意流淌。心里便有柔情涌起來。
  “在飛機上吃了。雨綺安排的大廚手藝很不錯。”陸景手撫著唐詩經秀美的背,笑著說道。私人飛機的事情是雨綺幫他處理的。
  說著閑話,時間瞬間過去半個小時。陸景接到周復生的恭喜電話。等陸景掛了電話后,唐詩經輕笑道:“陸景,我們該談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的事情了。”
  對自己的魅力,唐詩經很清楚。她要是不提醒陸景,陸景只怕還會繼續擁著她說情話。雖然她很喜歡陸景那帶著京韻的普通話溫潤的喊著她的名字:“詩經”,但是她今晚沒打算留下來過夜。正事總要有個結果。回去的晚了,陸景的身邊的三個女孩心里會不痛快。
  陸景笑笑,放開唐詩經,兩人在書桌邊商議著。陸景道:“我同意收購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詩經,你上次是說索尼是出資50億美元對吧?我會把資金轉到天辰娛樂的賬戶上。天辰娛樂以公司債的形式向和華銀行借貸。”
  唐詩經有些擔憂的道:“你不是在新加坡和三井、高盛較量嗎?你的資金足夠嗎?這個收購是米奇提供的信息,當然,他是建議唐風集團收購米高梅。我是希望天辰娛樂來收購米高梅。”
  夏如龍要和陸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反向操作,進行殊死搏斗。這個消息是夏如龍告訴她的。她心里有些犯嘀咕。
  “我的資金夠。”陸景笑了起來,靠在書椅上,語調憊懶的道:“詩經,資金不夠我再找你借得了。”收購現代汽車的時候,唐詩經為他提供了50億的資金緩和兩人當時冷淡的關系。
  夏如龍下得一手好棋啊。很明顯是想通過詩經來消耗他的資金。夏如龍和詩經是大學的校友,多年的朋友,對她的性子只怕很有些了解。雖然建議唐風集團去收購,但肯定能猜到最終詩經會選擇天辰娛樂去收購。
  夏如龍瘋狂的追求詩經,雖然她沒有同意和夏如龍發展關系,但這么些年還是朋友,心里對他的好感是肯定的。夏如龍的這份心思,自己倒不好在詩經面前挑明了說。
  “你還說啊。那時候讓我在橫波面前多難堪。”唐詩經嬌嗔的白了陸景一眼,“陸景,既然你同意收購,我一會就給雍馳打電話讓他做好收購準備。我明天會給米奇打電話。”
  這件收購如果有米奇牽線,達成協議的速度會很快。如果沒有,就需要慢慢的和米高梅談。
  陸景微微一笑,“夏如龍會同意的。如果成功要算你欠他一份大人情。我們日后找機會還給他。”
  詩經的心思,他很清楚,希望他和夏如龍和睦相處,至少不要爭鋒相對。問題是,她啊,還是不了解男人的世界。這和智商無關。
  唐詩經美麗的雙眸發亮,玉容露出帶著十足的嫵媚女人風情。陸景忙擺手,“詩經,我沒你想的那么高尚啊。這只是恩怨分明。我和夏如龍的關系該怎么樣還怎么樣。”
  唐詩經走到陸景坐著的書椅前面,手挽著秀發俯身溫柔的奉上一吻,美麗的雙眸倒映著陸景的臉龐,“我知道。但我還是想說謝謝。”陸景是在照顧她的心情。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伸手將她抱到懷里來吻,雙手按著她挺翹的臀愛撫,隔著冬季厚厚的衣物體驗不佳,感嘆道:“詩經,冬天的衣服真厚。”
  唐詩經嫵媚水靈的臉蛋上浮起清淺的紅色,嬌媚的嗔了陸景一眼,“調戲我很有成就是吧?”
  陸景莞爾一笑,低頭專心致志的吻她。
  他和唐詩經現在的關系就像是剛剛開始的戀人。兩人都有意愿穩定的發展這份關系,并向前推動。但是這需要時間。感情不是憑空產生的,需要時間和心血來澆灌。
  …
  送走唐詩經,陸景緩緩的踱著步子走近客廳。
  他在思考一個問題。夏如龍想要削弱資金手頭的資金,米高梅這個餌是50億美元。但和華能夠打壓油價,三井、高盛、夏如龍肯定能估算得到和華手里有近100億的資金。
  而摩根大通銀行的投資部本就不是主業。況且夏如龍還只是亞太區副總裁,管理的是亞太區的業務,他手中能有多少資金可以動用?20億美元頂了天。
  在國際原油期貨動輒數百億美元這個級別的市場中,20億美元不夠看。如果自己是夏如龍,消耗了對手部分資金后,肯定要尋找盟友。看來,自己要警惕。這一局,還真不一定是十拿九穩。
  別墅的中央空調已經打開,客廳里溫暖如春。明雪、何夢明、謝清歌三人已經洗過澡穿著睡衣,三個女孩各抱著一個沙發抱枕靠在棕色的沙發上說著話。這畫面妍麗無比,令他難忘。
  “陸景,你怎么有點失魂落魄啊?”明雪噗嗤一笑,取笑道。唐詩經早早的等候在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里,這那里是談事情的架勢。以前唐詩經可不會這樣。
  “想事情呢。”陸景笑了笑,坐在謝清歌身邊,讓明雪去幫他泡一杯咖啡,歉然的對謝清歌道:“歌兒,你今晚早點休息。”他剛才對詩經動了情,現在心里全是詩經的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