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6 風采聯合

夏如龍嘴角泛起瀟灑的微笑,很帥氣,“長井小姐,索尼旗下的索尼影視娛樂和米高梅談的差不多了,就差控股股東科克里安簽字。有你幫忙,拿到索尼影視與米高梅的合約不難。只要陸景愿意買米高梅,很快就可以完成這筆交易。”
  索尼、豐田是三井財團旗下的世界級企業。至于陸景會不會買米高梅呢?他心里有把握。只是,想到這兒心里就微微一痛。
  長井靜香接過夏如龍遞來的紅酒,笑起來如同一條妖艷的美人蛇,嬌聲道:“夏總裁,是不是還可以讓索尼抬價呢?”
  “聰明。”夏如龍贊許的和長井靜香碰了碰酒杯,“不過,這需要你去協調。只要出價足夠的高,科克里安會很樂意把米高梅賣出一個好價錢。我認為60億美元會是陸景收購的底線。”
  長井靜香微微一笑,帶著日本女性特有柔媚的聲音,“我這邊沒有問題。索尼那里我會去溝通。”
  說著話,笑意漣漣的看著夏如龍,“但是,夏總裁你怎么保證陸景一定會收購米高梅呢?和華的發展重心并不在娛樂產業上。他未必會投入重資。夏總裁不給我說說確切的消息來源嗎?”
  涉及到索尼的巨額收購,以及影視布局。她需要更詳細的了解情況。以及夏如龍估算和華會出資60億美元的緣由。
  萬一在競價的途中和華打了退堂鼓,索尼多花費的資金會算在她頭上。數億美元的虧損,不是她能承擔得起的。
  夏如龍臉色變冷。“長井小姐,合作的基礎是雙方相互信任。你要是信不過我。那這次我們就不必合作了。”
  長井靜香會不和他合作嗎?答案是no。在長井靜香來見他之前的一個小時,他已經從摩根大通銀行的渠道得知三井被紐交所強行平倉的細節。
  長井靜香只給了武藤順照5000萬美元。而武藤順照需要的保證金是1.64億美元。
  如果長井靜香要救武藤順照。1.64億美元,她肯定能募集到。如果長井靜香不想救武藤順照,為什么又要出資5000萬美元呢?
  以他的高智商很快就想通這其中的關竅。第一,長井靜香沒打算救武藤順照。第二,長井靜香要保住三井物產手中的部分頭寸伺機和陸景較量。這和他7月份就留意到三井在等待著陸景進入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消息相吻合。
  “咯咯…”長井靜香一點都在意夏如龍冷著的臉,嬌笑著,明眸在他臉上打轉。夏如龍居住的半島酒店行政套房奢華內斂,寬敞明亮客廳吊頂的水晶燈垂落下的燈光映在夏如龍英俊的臉上。有著自信、冷然的平靜面具,但難掩他心中的沉郁、憂傷、痛苦。
  “夏總裁。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你和陸景的恩怨與女人有關嗎?就我所知,陸景似乎風流的很。看起來,你似乎敗在他手下了。”長井靜香故意刺激著夏如龍。
  夏如龍和陸景的恩怨是收購現代汽車所結下的。她當時也是當事方之一,如何能不清楚呢?當然,黃海的那位唐小姐確實是絕代風華的美人。
  夏如龍看得出來她要對付陸景,她又如何看不出來夏如龍也要對付陸景呢?夏如龍的談判技巧對她沒用。
  夏如龍臉皮抽搐著,一字字的道:“長井小姐,無關這次合作的事情就不要說了。”
  他有把握陸景會投資米高梅的原因正是因為詩經和陸景親密的關系。
  收購米高梅的機會如此難得,詩經勢必會力勸陸景收購米高梅。至于怎么勸。以詩經的能力,方法很多。而從估算的資金來看,陸景手里確實有多余的資金。他同意的概率很大。
  但想到這兒,夏如龍心里便如同火燒般的難受。詩經游說陸景。肯定是寡男寡女共處一室。那會發生什么?詩經的魅力,他很清楚。
  “好,不說這個。陸景也只是暫時處于上風。這次只要他輸掉,他什么都不是。”長井靜香笑吟吟的喝著紅酒。話里的內容說到夏如龍心坎。
  夏如龍臉色稍緩,默然的品著酒。確實。他只是暫時處于下風而已。星輝灑落在地板上。美酒入喉,夏如龍決定退一步,說道:“長井小姐,我們雙方都有對付和華的意圖。我們的合作一步步的推進吧。這兩天,陸景應當會對是否收購米高梅作出一個結論。我希望長井小姐能夠幫我協調拿到索尼影視和米高梅談判的合同細則。”
  長井靜香沉吟道:“也行。我暫時也不用大費周章的去說服索尼的管理層。”夏如龍退了一步,她也要退一步,這才是合作的態度,微笑道:“夏總裁,我即將前往新加坡任職三井住友銀行新加坡分行的行長。”
  夏如龍驀的看向長井靜香的眼睛,眼神如電。長井靜香柔媚婉約的撫著秀發,嫵媚的一笑。精致的容顏,白皙細膩的皮膚,很炫目的一個女人。
  夏如龍心底卻是一股涼氣涌起來。他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一位真正的蛇蝎美人。長井靜香這話是什么意思?是她不救武藤順照是為了她自己上位。他和長井靜香合作得留一個心眼。
  “長井小姐,恭喜。”
  “夏總裁,你這個戒備的表情讓我很受傷啊。”長井靜香咯咯而笑,調侃的說道。放下酒杯,站了起來。香港在12月中的溫度和秋天沒什么兩樣。長井靜香脫掉了黃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吊帶小t恤。酥胸飽滿高聳。牛奶般的肌膚在燈光下閃耀著耀眼的光澤。
  長井靜香坐到夏如龍身邊,在他耳邊嫵媚的說道:“夏總裁,我覺得我們需要深入的交流來了解彼此,這樣才能更好的合作。今天已經很晚了,我想住在你這兒。你能讓我滿意的對嗎?”
  夏如龍嘴角浮起一絲會意的微笑。他知道長井靜香的私生活很混亂。在香港這里曾經有小報拍到她在酒吧里和男人熱吻的畫面。她的未婚夫松阪士夫頭上的綠帽子不知道被帶了多少頂。
  他自小在美國生活,如今三十多歲還未婚,去泡吧尋找瀉火的女人的事情沒少做。如果可以他不介意嘗嘗這個日本美人的滋味,“長井小姐,滿意不滿意只有試過才知道。”
  “咯咯,夏總裁,抱我去浴室…”
  ….
  ….
  陸景等人這兩天時差有些顛倒,起的都很晚。下午時分,幾輛豪車平穩的去向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
  陸景的私人飛機已經申請好了12月17日新加坡前往黃海的航線。
  車隊中當先的黑色的加長賓利車中極為豪華和寬松。明雪在酒吧處嫻熟的倒著紅酒,拿著托盤一一送到前來送陸景去機場的眾人手中。
  “方助理,謝謝。”煙玉成拿起一杯酒,道謝之后對陸景道:“姐夫,祝賀你。”
  昨天晚上陸景舉辦的酒會并沒有通知他。今天陸景要離開新加坡去黃海,他才得知陸景在期貨市場有所斬獲。具體是什么,卻是不知道。只知道新加坡這邊上上下下都很輕松。
  陸景笑著舉杯,喝了口酒,指點道:“玉成,傅總這兩天有時間,中建七局有處理不了的事情你這兩天可以多請教傅總。”
  煙玉成在國企內部的升職只是一個過程。他最終還是要走仕途。商業的事情知道得過多沒什么用。
  正品著紅酒的傅婕笑道:“陸景,我這兩天可是打算好好休息下。再這么熬夜下去我的魚尾紋就要出來了。你倒好,還給我找事情做。”她心情極佳,說話很隨和。
  車內響起笑聲。楊晚婷展顏一笑,靜靜的品著陸景收羅來的紅酒。有幾天假,她準備回京城家里住兩天。坐陸景的專機到黃海后,她在機場直接專機飛京城。
  車到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車隊停下,眾人紛紛下車。陸景和來送的眾人道別后,帶著謝清歌、何夢明、方明雪、保鏢、順路乘機的楊晚婷一起上了飛機。
  送別陸景后,眾人紛紛坐車返回。白色的阿斯頓馬丁車內,寇小蠻靠在余樂的懷里,在他耳邊感嘆道:“真是牛叉啊。就是離開新加坡而已,這么多人送行。有快二十人了吧。余樂,要是你哪天能有陸景這么威風,我保管不管你在外面偷吃的事情。”
  “得了,小蠻,你知道我肯定達不到陸景這個高度。你還是管著我吧。”余樂哪里肯信寇小蠻的話,翻翻白眼說道。
  寇小蠻嘻嘻笑著,“哦,我好像還看到黃千兒和李宏深了。誒,陸景真的是嫌黃千兒長得不漂亮,我看黃千兒和謝記者的風姿差不多啊。”
  余樂就笑,“那哪兒能比!謝清歌九六年就和陸景認識。八年的時間,以陸景的性子,每回被謝清歌喊幾聲‘哥’,能頂的住才怪。秀色須待十年培。好了,小蠻,我帶你在新加坡好好的玩幾天,克拉碼頭有家酒吧很不錯”
  “是哦,美女很多啊…”寇小蠻眼珠子滴流一轉,“不懷好意”的看著余樂。
  余樂正下意識的點頭,一看寇小蠻那表情,臉頓時垮下來。他又要吃苦頭了。下次一定不能順著小蠻的話說了。他發誓。
  余樂心里想著的時候,腰上的肉已經被寇小蠻掐緊了。(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