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4 末路

秘書人員急匆匆的走進來,“李部長、徐總裁,三井只補繳了5000萬美元的保證金。紐交所強行平倉。三井物產手中的交易賬戶被平掉了23的頭寸。”
  新苑17號別墅二樓明亮奢華的客廳里,正在和徐陽成下圍棋的李義濟放下手里的白子,這個結果他早有預料,臉色平靜的問道:“預計三井虧損多少?”
  秘書答道:“至少7.5億美元。”
  “虧損很嚴重啊…”李義濟點了點頭,示意秘書可以離開,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茶。
  徐陽成嘆口氣,道:“武藤順照完蛋了。”三井物產是龐然大物不假,但三井物產的副社長在石油期貨交易中至少虧損7.5億美元,這職位無論如何是保不住的。
  “誰說不是呢。”考量著最近的局勢,李義濟有些無奈,說道:“老徐,看來我真的需要關注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事情了。三井這個跟斗跌得有點大啊。完全不應該。”
  和三井物產同樣做多的杰潤卻沒有爆倉。這只能說明三井財團內部的人事關系比高盛內部的人事關系復雜得多。
  徐陽成喝著茶,沒有發表意見。和華既然已經擊敗了三井物產,杰潤,新加坡的權力人物們偏向三井、高盛的態度自然要趨向公正一點。只是這多少會讓李部長心里有點無奈,不爽。因為和華這完全是以勢壓人。
  三井物產此次巨額虧損,如果沒有資金注入新加坡這里的話,其在新加坡石化工業的影響力必然衰退。屆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股份順理成章。
  李義濟嘆口氣,此消彼長,他走平衡鋼絲實在有點累。吩咐道:“你給宏深說一聲,盡可能的幫陸景低價拿到阿卡夫山莊的使用權。”
  “好的,李部長。”徐陽成答應道。是得先給點甜頭給陸景。以便日后好打交道。
  三井被強行平倉消息已經出來了,李義濟便沒有再留徐陽成在家里。說了一會話。徐陽成告辭離開新苑17號別墅。坐在轎車中,看著窗外燈火通明的新加坡城,徐陽成琢磨著撥了余樂的電話。和華獲勝,有些話,李部長是不方便說的。只能他來說。
  新加坡時間23點15分,三井被紐交所強行平倉的消息迅速的傳開。新加坡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會議室內,一片歡呼聲。陸景、宋雨綺、何夢明、墨靜雯、余樂、傅婕、步山梅、董冰、盛高格、趙清芷、明雪、楊晚婷等人此時都在會議室內。
  香港那邊剛消息傳過來,眾人立即向陸景、傅婕道賀。氣氛十分熱烈。
  陸景斜倚在會議室的橢圓形會議桌邊,歪頭看看身邊傅婕的電腦,上面正顯示不斷跳動著的wti原油價格,笑著道:“和華能獲取階段性的勝利,大家功不可沒。只是沒有媒體報道。善戰者無赫赫之功。不過,咱們自己不能虧待了自己。雨綺,安排一下,我們在總統套房的客廳里開一個party。今晚,不醉不歸。”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宋雨綺笑著答應下來,踩著水晶高跟鞋出了已經變成傅婕辦公地點的會議室。
  眾人紛紛叫好。兩名香港來的金融精英也從電腦面前站起來。這幾天實在是繃得有些緊了。賺錢效應已經產生,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資金開始做空。今晚,和華沒有不要繼續充當做空的主力。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現在雖說已經是深夜23點了,但這幾天眾人的作息時間基本都是顛倒的,根本沒有人認為現在開酒會不合時宜。麗都酒店總統套房專門有一套服務班子。宋雨綺出去安排之后,很快有穿著酒店制服的服務生推著餐車送了各色酒水飲料點心進來。
  陸景喊了在3920號房間準備睡覺的謝清歌。余樂將寇小蠻喊上來。酒會很快開始。
  第四石油的南然、陳九林等人今晚也在不夜城的辦公室里關注著紐約交易所的情況。得到消息,南然欣喜的給陸景打了個電話,“陸先生,恭喜啊。”
  三井這可是被好好的教訓了一頓,把吃進去的全部都吐了出來。小鬼子有得難受。美中不足的是,設局的杰潤公司沒有受到懲罰。
  “南總。同喜。”陸景正在盛高格說話,笑著說道。
  盛高格手持酒杯。微笑著聽陸景和人通話。剛才陸景說善戰者無赫赫之功,這話對和華而言是正確的。和華肯定不會公開承認操縱了國際原油價格。
  但對ek咨詢公司、傅婕而言卻不對。ek咨詢公司這次精準的“預言”油價在12月份會下跌。勢必將會聲名鵲起。ek咨詢公司的業務必將會爆發式的增長。
  而對傅婕來說,她注定在公眾視線中聲名不顯。但她主導的這次打壓國際油價的行動會在日后慢慢的流傳出去,奠定她在亞洲金融圈子中崇高的地位。
  盛高格看向客廳墨色櫥柜邊和香港來的金融精英蘭驥、上官紹聊天的傅婕,搖搖的舉杯祝賀。
  傅婕笑著回了回,略等了一會,見陸景和盛高格聊完,笑著走過去,嫻雅的和陸景干了一口紅酒,“陸景,剛才蘭驥建議我們應該趁機平倉,從期貨市場撤出。”
  知道油價下跌內情的金融精英肯定不會認為油價在未來還會持續下跌。
  望著精致秀美的容顏帶著酒后興奮的紅色,明艷照人,陸景手持酒杯微笑道:“魚兒還沒有全部入網,哪能現在就撤。傅總,你說是吧?”
  現在撐不住的只有三井一家,杰潤、摩根大通的夏如龍還沒有出事,他還不打算平倉獲利離場。只拿下一個武藤順照遠遠不夠。
  傅婕笑了笑,玉指扶了扶知性雅致的金絲眼鏡邊框,“你的心還真大。我建議撤出。高盛不會放棄杰潤。至于摩根大通銀行,他們陷入的不深。我預估要把油價打壓到40美元左右,夏如龍才會危險。但是,真要油價下降到了43美元以下,和華可就有得受了。”
  她相信陸景知道和華把油價打壓到43美元之下的后果是什么。不客氣的說,現在全球處在美帝國獨大的“統治時期”,挑戰美國制定的金融秩序,下場可想而知。在國家機器面前,和華的財富還不夠看。
  陸景狡黠的一笑,在傅婕耳邊小聲道:“所以,我們現在要緩一緩,暫時休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今晚會趁機平倉。”淡淡的女人幽香縈繞在鼻端。
  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全市場有下行的賺錢效應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頭寸想要平倉并不難。
  傅婕俏臉上露出微微有些錯愕的神情,隨即恍然。有些明白陸景邀請她來主持打壓油價事宜時說的話:打壓到44美元或者45美元就可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虧本出貨。
  但一旦媒體上曝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經平倉的消息,誰有能把43美元作為和華必須要遵守的底線呢?沒有了必須做空的邏輯,和華數以千計的交易賬戶,誰查得到和華在做空?
  “傅總,我準備去黃海轉一圈,三五天之后再回新加坡。這段時間,我們的操作暫緩。你可以考慮和陳九林、南然見見面。”陸景微笑著說道。
  傅婕點了點頭,道:“我會考慮的。陸景,既然回頭還要再做空,我覺得可以清空手中的部分頭寸故作疑兵,同時可以獲取部分利潤。”
  陸景就笑,“這種細節問題你自己處理。”
  正和傅婕聊著,余樂一臉詭異笑容的走過來,“啊…,傅總也在,陸景剛才徐陽成打電話給我說了件事,準備向你匯報下。”
  “什么電話?”陸景略有些奇怪,拿著酒杯跟著余樂走到客廳拉起米白色帷幕的落地窗前。
  余樂詭異的笑道:“徐陽成剛剛給我詳細的說了說黃千兒的事情。你猜怎么著,黃千兒叫李義濟舅舅但并不是他真正的外甥女,中間還隔了幾層親戚關系。黃千兒之前在李義濟面前都不大能說得上話,自從你來到新加坡之后…”
  “停。”陸景沒好氣的道:“黃千兒和我有個毛線的關系。你別老往男女方面去扯。”
  余樂嘿嘿一笑,“陸景,不是我要說這層意思,是徐陽成的暗示。他還告訴我一堆黃千兒的愛好,還給我發了一封黃千兒高中時參加模特大賽時的資料。身高、三圍都有。這不明擺的事情?總不至于是叫我去泡她吧?”
  見陸景要說話,搶著說道:“我承認李義濟開始肯定沒有這意思,問題是現在三井已經爆倉啊。虧損至少在7.5億美元之上,三井在新加坡的實力可是大損。當然,不是說三井在新加坡會一蹶不振。但李義濟在你身上提前投資很正常吧?”
  陸景無語的拍拍額頭,他承認余樂說的有道理,但是他現在哪里有功夫去“泡”黃千兒,道:“算了,誰知道她是不是商業間諜?我敬謝不敏。這事到你這兒為止吧。”
  我日。余樂對著陸景走向明雪、墨靜雯、何夢明等人的背影翻翻白眼。他信陸景的話才有鬼。陸景這小子是胃口太叼,看不上黃千兒的姿容。
  唉,話說黃千兒已經算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了。可惜…。徐陽成的一番“美意”只能是白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