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3 影響

12月是新加坡的雨季,一場小雨籠罩著獅城。
  半島怡東酒店32層華麗的私享餐廳中,李義濟和陸景邊吃邊笑談著。徐陽成、李宏深、黃千兒、余樂、寇小蠻在一旁作陪。
  “6先生,昨晚玩的可還愉快,聽千兒說,你們還去了賭場轉了轉?”
  “挺好的。領略了下新加坡的夜景,新加坡政府治下人民安居樂業,令我羨慕啊。”
  李義濟就笑,“6先生有意在新加坡置業?”
  6景笑著擺手,“是我的一個朋友,想要經營高端餐飲。我聽說阿卡夫山莊在新加坡土管局手中,不知道土管局有沒有興趣把阿卡夫山莊出租呢?”
  李義濟微微一笑,“當然有興趣,土管局留在手里還要賠維修費。”說著,扭頭對李宏深道:“宏深,你回頭和6先生的朋友走一遭。盡量爭取一個優惠的租金。”
  “好的,三叔。”李宏深謙和的笑道:“6哥,一會要麻煩你把你朋友介紹給我認識了。”
  徐陽成差點都想拿手捂著臉。我的深少啊,6景說是朋友,你還真信啊,明顯是他看上了阿卡夫山莊。
  李義濟笑了笑。他看問題的角度和徐陽成不同,這個堂侄從新加坡國立大學畢業之后應該可以幫他做事情。這種謙和的姿態,在人際交往中很容易贏得人的好感。
  6景笑著點點頭,面不改色的道:“我回頭我讓雨綺跟著你去辦手續。”
  寇小蠻差點爆笑,6景的臉皮也蠻厚的,附耳在余樂身邊道:“這什么情況?”
  余樂拿出手機拼了一行字:李義濟和6景見面,不能不付出點代價。6景哪能隨便見呢?這叫開胃小甜品。
  飯桌上幾人天南地北的海侃。寇小蠻對余樂的話很有些興趣,搶過他的手機,拼道:“那對面那個小甜妞就是李義濟用來公關6景的?她比不上靜雯姐呢。”
  余樂嘿嘿笑道:“靜雯的容貌、氣質都是絕色,這那能比呢。”黃千兒雖然是混血美女,性感火辣,但是和靜雯嫻雅的名門閨秀氣質、明艷的姿容相比,明顯遜色一籌。
  寇小蠻不滿的瞪余樂,“你什么意思啊,舊情未了啊?”
  我去。余樂恨不得拿膠布封嘴,他一得意就說漏嘴了。他最中意的女人模板,一個是丁靈,一個是墨靜雯。然而他現在的女朋友是寇小蠻,刁蠻的小號mm。
  “小蠻,我對靜雯有意思,她對我沒意思啊。愛情還沒開始呢,哪來的舊情未了。”余樂忙解釋的說道。
  寇小蠻性子很刁蠻,但是溫柔起來足以讓他沉醉,性情喜好和他很合拍。跳個舞、泡個吧,和他十分默契。嘴、乳、手、臀都讓他享受過。他難以割舍這份感情。
  6景注意到身邊余樂和寇小蠻的糾葛,禁不住微微一笑,這兩個可是標準的歡喜冤家。他現在倒是很看好余樂和寇小蠻感情的未來。
  吃過飯,李義濟說道:“千兒,宏深,你們和寇小姐去喝杯茶。”
  “好的,舅舅(三叔)。”李宏深、黃千兒答應著。寇小蠻也是眉眼通透的人兒,知道6景他們要談正事,跟著新加坡李氏家族的縣主、貝勒說笑著一起離開。
  等三人離開,李義濟笑道:“6先生,我今天的來意你大概也知道一些。三井物產的武藤社長有些新的想法想和你溝通一下。他希望與和華聯手做多ti石油期貨。”
  6景一怔,武藤順照這臉皮厚的,還想著合作呢。笑了笑,說道:“李部長,合作的事情就算了。我信不過三井。李部長,你今天還沒有和武藤社長通過電話吧?據和華的測算,昨晚的紐約交易日,。”
  “我還真沒有在今天和他聯系。”李義濟苦笑,他明白6景的意思,武藤順照現在可沒心思“耍花槍”,。
  徐陽成給李義濟搭了臺階,轉移話題的問道:“6先生,ti油價近日還要下跌?”
  6景哪里肯承認他可以操縱油價,微笑道:“這我可說不準咯。油價連續兩天大跌3以上,說不定今天晚上會反轉。華爾街日報不是有分析嗎?”
  徐陽成不信,知道無法從6景嘴里打聽到消息,陪笑了兩聲。
  李義濟輕輕的品著茶水,香茶喝在嘴里索然無味。他思索著怎么應對和華,才能既不得罪6景,又不會得罪三井、高盛,一時間愁的很。
  6景吃了一瓣西瓜,拿濕毛巾擦擦手,問道:“李部長,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事情好像還在貴國政府的審批著,你看有沒有希望通過?”
  李義濟沉吟不語,停頓了一會,才說道:“6先生,我去看看進度吧。能不能成,我不能保證。”
  三井物產爆倉估計已經定局。他要看后續的走向,如果三井在新加坡的石化工業話語權下降,那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將會毫無阻礙。
  但如果三井物產還能撐住,他是不會賣6景這個面子。
  6景笑著點點頭,心里想著陳九林對李義濟的評價:不見兔子不撒鷹。
  這種性格說起來也可以叫做老奸巨猾。但是,放在李氏家族繼承人身上,就會顯得格局太小。政治布局都是戰略布局,斤斤計較,贏的是現在,失去的是未來。
  …
  日本,東京。郊外,長井家族的莊園中。
  溫暖的房間里,長井靜香身穿粉色的櫻花和服,恭敬的跪坐在地上。正對面的榻榻米上跪坐著一名黑衣老者,精瘦。側面跪坐著一名白衣和服男子。
  “叔祖,三井物產的副社長武藤順照向我求援。他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被和華擊潰。,三井石油、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新加坡銀行等關聯公司的賬戶將會被紐交所強行平倉。。”
  長井靜香向老者施禮,恭敬的說道。
  武藤順照電話里向她求救。此前,他已經嘗試過尋找和華的諒解,尋求杰潤公司的資金都失敗了。她之前和武藤順照有過心照不宣的合作協議,為他謀殺關鍵人證鐘斯伯提供三井高層的支持。
  長井邦治枯瘦的臉上毫無表情,輕輕的轉動著頭仿佛僵硬的樹木,看向自己的兒子,“寧次,你的看法呢?”
  長井寧次正想在父親面前表現一番,侃侃而談,“我認為靜香應該接受武藤順照的請求,武藤順照在三井物產內部的份量不輕,負責三井財團在新加坡的業務,是一方諸侯。靜香如果有他的支持…”
  等兒子長篇大論的說完,長井邦治不置可否,問道:“靜香,你的意見呢?”
  長井靜香臉上浮起一個狡黠、嬌媚的笑容,低頭行禮,“叔祖,我聽你的決斷。”
  長井邦治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好,我長井家后繼有人。”說著,鄙視的看了兒子一樣,“保住別人的位置,那有自己上位好呢?”
  長井寧次被罵的一呆,有點明白了。
  …
  新加坡。
  武藤順照心急如焚的等待的長井靜香的答復,窗外夜色深沉。又快到了22點45分了,新的交易日即將開始。。
  “武藤社長…”三浦圭佑腳步匆匆的從辦公室外進來,“武藤社長,已經22點3o分了。交易員們已經就位…”資金什么時候就位呢?
  “再等等,不會有問題。”武藤順照略帶疲倦的說道,又重復一句,“嗯,不會有問題。”仿佛堅定著自己的信心。
  不出意外,李義濟反饋回了6景拒絕合作的消息。杰潤那邊自身也陷入爆倉的境況中,沒有資金給他周轉。而此前投入石油期貨近1o億美元的資金已經耗光了他的流動資金。
  無奈之下,他只得向長井靜香求援。長井靜香是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的副行長,她有著調動五六億資金的能力。并且,長井家族是三井財團內權勢很大。
  如果長井家族肯出手,他完成可以撐到油價上漲的那一天。克拉克-門羅正在努力游說高盛的合伙人們拉升油價。預計,最遲明年一月份油價就會上行。今天是12月16日了。
  三浦圭佑心里一個顫抖,聽武藤社長的語氣,希望似乎不大。
  正相對無言的時候,“噠噠”的高跟鞋聲音由遠而近,穿著黑色辦公室制服套裙的美子連走帶跑的快步進來,氣喘吁吁的道:“武藤社長,資金到賬了…”
  “喲西,實在太好了,哈哈…”武藤順照大笑,從辦公桌后的椅子上一躍而起,身手矯健,激動的連續轉著圈子。
  坐在待客沙上的三浦圭佑長長的松了口氣,靠在沙上,雙手捂著臉,輕聲呢喃。死里逃生,長井行長的資金來得太及時。
  辦公室雙排吊燈在夜間里散著明亮的光芒。武藤順照來回轉悠著,很明顯,只要長井靜香出手,就算接下來半個月油價持續下行,他也確信三井可以頂得住。
  “美子,去給我準備一份晚餐,哦,等等,還要一壺清酒。”武藤順照吩咐著助理美子,猛然間,卻是現助理根本就沒有動,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怎么了,美子?”
  美子硬著頭皮道:“武藤社長,資金只有5千萬美元。”
  “什么?”三浦圭佑從沙上猛的彈起來,失態的雙手扶著美子的肩膀,“怎么只有5ooo萬美元?。”
  他不敢相信。
  美子怯怯的道:“只有這么多。千真萬確。”
  “啊…”武藤順照大叫一聲,眼睛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