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2 垂死掙扎

電話剛接通,陸景就聽到寇小蠻咯咯的笑聲,這兩位倒是好的如膠似漆了,電話里寇小蠻小聲道:“喂,你的偶像的電話。”
  陸景好笑的翹起嘴角,他什么時候成為了余樂的偶像了?聽到電話那頭換成了余樂的聲音,道:“余樂,一會跟我去一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行,我半個小時之后給你打電話。”余樂飛快的答應下來。
  陸景掛了電話,到3920號房間門口,從衣兜里拿出門卡刷了下,推開門進去。這是一間高級觀景房,一室一廳。臥室里的光線有些暗,謝清歌正在睡覺。晶瑩剔透的腳趾頭露在白色的被子外面,一根根的玉指可愛而誘人。
  “哥,你來了啊…”謝清歌聽到動靜,轉頭過來看向門口,嬌柔的問道。
  “歌兒,你睡的很輕啊。”陸景笑著答應了一聲,坐到謝清歌的床頭,微笑著撫摸著她明麗清秀的臉龐。
  “在伊拉克戰場上走了一圈,哪里會睡得死啊。我養成習慣了。”謝清歌輕聲解釋,明眸看著陸景。
  “頭還疼嗎?”陸景問道。昨晚逛街的時候,歌兒的酒喝的有點多。
  “差不多了。”謝清歌愛戀的拉著陸景的手掌,“哥,挨著我躺一會。真不想今天離開啊。”
  陸景俯身聞著少女熟睡后的體香,在謝清歌的脖子上吻了一口,輕聲道“我半個小時后要和余樂一起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歌兒,要不要我幫你請假?”
  他也舍不得讓歌兒這么快就離開新加坡。昨天在新苑別墅那里洗鴛鴦浴時他已經和歌兒坦誠相見。未經歷人事的少女十分敏感,他只吸吻著她尖翹的淑乳就讓她到了云端。
  這兩天陸景并非沒有時間和空隙將她變成自己的女人,只是他很珍惜歌兒,不想她的第一次隨隨便便的在某個不熟悉的地方就失去。可是。麗都酒店這兒眾目睽睽。也沒辦法避開。
  謝清歌嬌羞的抱著陸景的脖子,仍由他的手滑進來愛撫她光滑如絲、修長性感的身-體,“哥。我還有兩天的年休假。”聲音有些嬌媚。算上18、19號的周末,她可以21號再上班。
  陸景凝望著臉紅如火、美艷異常的歌兒。溫聲道:“歌兒,我不是說要補償你的假期嗎?我這兩天可能要去一趟黃海。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度假。”
  唐詩經給他打過電話,希望天辰娛樂出面收購好萊塢的電影公司米高梅。三井物產被“擊潰”之后,他應該會有幾天空閑,準備去黃海轉一圈。
  聽著陸景的重音落在“度假”上,謝清歌羞澀不已。她知道陸景是想在黃海要了她,嬌羞的點了點頭。嬌柔的道:“哥,我聽你的。”
  和謝清歌柔情蜜意的聊著天,時間過的飛快。8點52分,陸景接到了余樂的電話。
  …
  …
  不夜城的頂層,南然,陳九林迎著前來的陸景、余樂。陳九林親自泡了茶,坐在沙發上,興奮的搓搓手道:“陸先生,油價下跌到43美元指日可待啊。”
  油價下跌到43美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頭寸就可以平倉了。甚至還有些許的盈利。他也可以完美的離任、謝幕。
  油價下跌是和華的動作,南然知道一些情況。但是陳九林就茫然無知。陸景笑著擺擺手,“陳總。油價很難跌到43美元每桶,我今天來,是通知你們可以平倉了。”
  南然奇怪的道:“陸先生…,怎么,和華沒有把握把油價拉到43美元以下?”
  陸景喝了口茶,平靜的道:“把握不大。”
  陸景并沒有解釋原因,余樂卻是知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石油期貨頭寸分布早就在媒體上公布了。43美元的平均價很多投資者都知道。
  如果和華真的把油價拉到了43美元以下再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出貨,這算得上是違法交易。更關鍵的是,這將顯示著和華擁有操縱油價的實力。
  操縱國際油價。那是美國的專有金融權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為要收購新加坡石油,危及日系財團的布局。立即被設局。和華要是碰了美國這個權利,后果可想而知。
  陳九林驚訝的張張嘴。胖胖的臉上全是震驚的神色。陸景和南然的幾句話,就讓他意識到最近油價的大幅下跌是和華的手筆。他怎么都想不到。
  南然笑呵呵的道:“也好,落袋為安。省得給人惦記。”他對陸景的決定十分支持。注意到陳九林驚訝的樣子,笑道:“老陳,事情我一會給你說。”又問道:“陸先生,京城那邊關于老陳的處理意見我聽到一些風聲…”
  南然是第四石油公司的副總,陳九林的處理意見是第四石油拿出來上報。處罰是:停職降級,先回第四石油掛一個閑職。就怕上面要深究。
  陸景就笑,“南總,陳總是個人才,第四石油的處理,我想上面會同意的。”又對陳九林道:“陳總,你要站好最后一班崗啊。傅婕還要大半個月才能到任。”
  陳九林摸了摸肥胖的肚子,誠懇的笑起來,道:“陸先生,我會的。”心里,一顆心落回到肚子里。近5億美元的虧損,他的壓力很大。這件事的風波總算要過去了。
  陳九林的接任者是傅婕的消息早從京城里傳出來。南然愉快的笑了。看來,今年他可以回京城過春節了。
  說完陳九林的去向和職位交接情況,陸景問道:“小鐘的案子新加坡警方查的怎么樣了?”
  “還沒什么進展。”陳九林嘆口氣,“這件事弄的公司里人心惶惶。有不少新加坡籍的員工申請離職。我已經和小鐘的家屬聯系過,按照職員的待遇給他發撫恤。”
  資本的戰爭相當殘酷。死個把人很正常。見陳九林已經處理好小鐘的后事,陸景便不再多說什么。傅婕正為他立下汗馬功勞。他不能讓傅婕上任之后面臨一個爛攤子。
  …
  …
  時間倒回到15日的晚上。
  “老徐,你覺得這是和華的手筆?”新苑別墅的客廳茶幾處,李義濟放下手里的《聯合晚報》,皺起眉頭,輕聲問道。
  如果和華能夠影響國際原油期貨價格,新加坡政府就需要認真的考慮如何與和華這個龐然大物打交道。
  徐陽成肯定的點點頭,說道:“李部長,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持有價值近40億美元的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頭寸。wti油價為47美元時,其虧損約為1.2億美元。和華從邏輯上有讓油價下跌的需求。”
  李義濟嘆了口氣,起身在客廳里慢慢的踱步。對徐陽成的能力,他很信任。
  他知道,在外界有很多人說徐陽成是墻頭草,沒有什么擔當。但是實際上徐陽成的能力十分卓越。之所以給外界這樣的印象,是因為徐陽成要的決策要緊跟新加坡政府的腳步。徐陽成能成為淡馬錫的執行董事、副總裁,是他鼎力支持。淡馬錫的決策層不需要李家之外的“雜音”。
  現在,徐陽成給出的答案正是他所擔心的答案。
  “老徐,這棋不好下啊。”李義濟手扶著窗沿。窗外繁星點點,新加坡的雨季難得有一個晴朗的夜晚,“你來之前,三井物產的武藤順照剛給我打過電話。”
  徐陽成心里冷笑:和華在原油期貨市場上的對手就是三井物產。三井給和華捉住痛腳被迫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億美元的債務。這口氣,武藤順照肯定咽不下。
  鐘斯伯的死肯定和三井脫不了干系。這是洗清“把柄”的動作。和華有做空油價的邏輯,三井肯定是反向做多,而且在解除和華手里的把柄之后,肯定是全力以赴。但從今天的結果來看,油價大跌3.4%,三井大敗虧輸。
  “李部長,武藤順照怎么說?”
  “你猜他怎么說?”
  徐陽成皺眉道:“您出面調解之后,三井首先撕破了臉,把鐘斯伯給殺了,現在再要調解肯定不成了。”
  李義濟哈哈一笑,“老徐,這你就猜錯了。武藤順照說:現在石油期貨市場賺錢效應已經出現,建議和華反向做多,可以大吃一筆。”
  徐陽成一愣,世界上還有臉皮這么厚的人?隨即笑道:“和華要是做多,正好為他解套吧?”
  李義濟笑著點頭,“老徐,你的眼光很犀利啊。三井物產八成已經爆倉,就是不知道會虧損多少。”
  徐陽成笑了一會,喝著茶,建議道:“李部長,那要和陸先生見面談一談?”
  井財團在新加坡的能量很大,李部長不可能不偏向三井。要是陸景愿意和三井合作,那就皆大歡喜。
  “談肯定是要談的。千兒剛給我打了電話,陸景正在陪一位女記者逛夜市。我給陸景的助理宋雨綺打電話邀約吧。”李義濟嘆道:“老徐,我們對和華的態度要仔細考量啊。真是難題。”
  徐陽成很敏銳的把握到李義濟的心態:李部長對有著強大資本的和華有敬而遠之的心態,因為,一旦三井、高盛全力以赴,和華未必撐得住。
  但是呢,和華這條過江猛龍在新加坡攪風攪雨,影響很大,李部長又有些吃不住勁,必須要“討好”和華。
  沒看見李部長為了不打擾陸景的雅興,居然是要給陸景的助理宋雨綺打電話來約明天見面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