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1 誰勝誰負

12月14日紐約商品交易所的WTI(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價格在一個交易日內從47.36美元跌到了45.74美元,大跌3.4%,令平穩下行的國際原油期貨市場風起云動。
  紐交所收盤的當日,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等美國報紙便發表評論。分析油價大跌的原因,以及未來油價的走勢。到晚間時分,全球主要媒體都報道了這則消息。
  有評論認為油價走弱有利于美國經濟的復蘇。同時,也有評論認為,油價大跌是12月以來利空消息的市場集中體現,長期來看油價依舊有走強的動力。
  但是,在知道內情的人看來事實完全不是這樣。油價大跌的原因是因為有大量的資金在做空油價。
  三井石油的小會議室里,四五名職員神情沮喪的看著電腦屏幕,上面定格的畫面是今天凌晨4點紐交所的交易時間結束時wti的價格,45.74美元。
  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14個小時,他們在等待紐約新的交易日開始。但是,在今晚22點45分之前,如果三井石油沒能拿出1.12億的保證金,三井石油將會被紐交所強行平倉。
  三井目前所面臨的情況,用期貨術語來描繪就是:爆倉。因為油價下跌而爆倉。
  “武藤君,我已經說過現在石油價格下跌是大勢所趨,你偏不聽,現在好了。”燈火通明的辦公室里,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員中村宏介不滿的向坐在辦公桌后面的武藤順照發泄著。
  武藤順照怒道:“中村君,現在我要聽的是處理辦法,而不是你的抱怨。”
  昨晚。三井、杰潤與和華在wti期貨市場激烈交鋒。三井投入了8億美元,全力以赴的做多石油。但是,交易時間結束之后。油價卻大跌3.4%。三井反而因此爆倉。需要補繳1.12億美元的保證金。
  1.12億美元的保證金,他不是騰挪不出來。但是。誰能保證今天的交易時間開始,油價會止跌?他手里已經沒有足夠的資金了。而只要今天wti價格再下跌,虧損就會爆光。
  “哼,我能有什么辦法?我只能告訴你,油價大跌3.4%肯定已經讓國際上的游資注意到做空的利潤。賺錢效應一旦形成,沒有財團的全力支持,這筆巨額交易只會失敗。你等著被處罰吧。”中村宏介說完,怒氣沖沖的離開。
  “嘭”。辦公室的門被摔上。
  “八嘎呀路。中村宏介,你這是什么態度?”武藤順照將辦公桌上的文件、電話、茶杯全部發泄的丟在地上,坐到椅子上劇烈的喘著氣,絕望的情緒涌上來。
  沒想到曾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陳九林的處境會落到他身上。這真是諷刺!
  “武藤社長….”三井能源風險管理公司的高級經理三浦圭佑在美子的引領下推開辦公室的門,看到滿地狼藉,小心翼翼的喊道。
  武藤順照抬起頭,沙啞的聲音帶著焦慮,說道:“我沒事。三浦君,事情辦好沒有?”
  他委托助理美子和三浦圭佑去籌措1.12億美元的保證金。
  “武藤社長,已經辦好了。”三浦圭佑知道這不過是飲鴆止渴。油價肯定不會止跌。昨晚和華已經取得階段性的勝利,今天肯定會乘勝追擊。
  他和武藤順照是一根繩子上的蚱蜢,要是武藤順照失勢。他在三井內部也沒什么前途,勸說道:“武藤社長,你可以給新加坡貿工部部長李義濟打個電話?”
  “讓他調解?”武藤順照搖搖頭。上一次李義濟調解,三井與和華達成諒解。但三井殺死小鐘,就已經與和華沒有調解余地。和華不可能罷手。
  三浦圭佑咬咬牙,惡狠狠的道:“不,讓李義濟恐嚇和華。”調解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他相信新加坡政府肯定會偏向三井財團。
  “喲西。”武藤順照的思路順暢了些,問助理,“美子。你的意見呢?”
  美子低頭柔順的道:“武藤社長,我建議可以考慮向長井行長求援。”
  長井行長就是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副行長長井靜香。她有能力調動五六億美元左右的資金。這可以暫緩三井石油的資金壓力。壞處便是三井財團內部可能會知道武藤社長所造成的巨額虧損:賬面虧損已經近10億美元。
  武藤順照大笑。釋放著心底巨大的壓力,“喲西。這個方案也不錯。我要好好想想。先補繳保證金度過今晚再說。”
  …
  …
  一大早在泳池里鍛煉過后,陸景吃過早飯去了傅婕的辦公室,了解昨晚期貨市場的情況。正在值班的是傅婕的助理步山梅。步山梅笑著招呼陸景落座,“傅總撐不住先休息去了。陸先生,我給你介紹下情況…”
  和華在wti期貨市場擊潰三井物產和杰潤的阻攔之后,將油價拉到了45.74美元。15日晚上,和華再次發力,將油價打壓到了,44.23美元。
  聽著步山梅的介紹,陸景頻頻點頭。正是因為前天晚上和華擊潰了三井物產和杰潤的抵抗,他才會帶著歌兒去度假休閑。否則,心里有事情想休閑也難以放松。
  和步山梅聊了一會,陸景去書房里看了看。這里是助理們的辦公地點。宋雨綺、墨靜雯正在辦公桌邊喝牛奶。說笑幾句,陸景問道:“余樂呢?”這幾天ek咨詢公司的團隊很忙碌,何夢明搬到了39樓ek公司的辦公地點去辦公。
  墨靜雯抿著牛奶,明媚的笑道:“小蠻還沒走呢。他哪會這么早來上班。你找他有事情啊?”寇小蠻性子刁蠻是真的,嘴卻也很甜,喊她靜雯姐。她和寇小蠻的關系不錯。
  “我要去一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油價到這個地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頭寸可以平倉了。順路問問小鐘死因調查的進展如何?”
  宋雨綺嫵媚的輕笑道:“陸景,你這么快要開始做正事了啊?哦,李義濟昨晚給我打電話了,希望今天中午和你吃頓飯。”
  墨靜雯聽得掩嘴嬌笑。陸景昨天和謝清歌去新苑別墅區里玩了半天,晚上又在新加坡市里游玩到很晚,凌晨2點才回。李義濟的電話打到了雨綺姐這里。
  陸景沒理宋雨綺的取笑,笑道:“怎么,他又要給三井傳句話?三井和杰潤現在十有八-九已經爆倉了。想和解我也不會同意了。”
  三井物產和杰潤爆倉的情況,和華估算的出來。當然,以三井物產和杰潤的資金量不會湊不齊保證金,但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他們的巨虧是虧定了。
  宋雨綺撫了撫發髻,“這倒沒說,只是說請你吃飯。你不是老說新加坡權貴對和華存在偏見嗎?說不定李義濟是想來和你進一步交好的呢!”
  和華逼的三井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債務后,新加坡的權貴們只是轉變了態度,不再是不歡迎的姿態。但是要讓他們在日資與和華之間做選擇,結果不問可知。
  “那你幫我回一個電話吧。我中午和李義濟見見面。”陸景笑了笑,下樓去了39樓找謝清歌,路上給余樂打了個電話。這幾天雨綺、小明、靜雯都很辛苦,跑腿的事就喊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