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330 小鐘死了

崔七月呵呵笑起來,很輕的聲音,“米奇,看來你不怎么了解我們國家的情況,也不怎么了解唐詩經。”
  夏如龍挑了挑眉,眼神悠的變冷。崔七月的鄙視讓他很不爽。而崔七月直呼唐詩經的名字讓他更不爽。這是他摯愛的女人。
  “唐詩經作為魯東民盟的副主任委員想要成為民盟中央副主席。按照正常情況,這至少要花費她一二十年的時間。民盟中央副主席的行政級別是副省-級。陸景在她33歲時就將她送到了這個位置,她至少有20年的時間來庇護唐家。”
  崔七月喝著酒,豎起一根手指淡淡的說道,“所以,我說你不了解我們的國情。唐詩經在內心里是一個以家族利益為重的女人。陸景不求回報的幫助她完成畢生的心愿。以她對陸景的好感,愛上陸景又有什么不可能?”
  接著又豎起第二根指頭,“第二點,以唐詩經的性格,她要是愛上陸景,只要不損害唐家的利益,她肯定會從陸景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天辰娛樂里面就有唐家20%的股份,并且經營者還是唐風集團的副總雍馳。如果以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她怎么會不去推動呢?你信不信,她現在回去肯定在給陸景打電話。嘿,就是不知道他們會聊些什么。”
  “夠了。”夏如龍一聲低吼,制止了崔七月繼續刺激他。自己心愛的女人在深夜里和別的男人通電話,為他謀利益,說情話。這種事。那個男人能受得了?
  崔七月閉嘴。他愛過唐詩經,愛的死去活來。但現在已經不愛了。唐詩經扶持崔瀚。是要把他往泥里踩,他和唐詩經的那些情分已經蕩然無存。
  夏如龍閉上眼睛。緩和了一下情緒,道:“崔七月,i的價格從今天起就要上漲。陸景這次肯定要栽在新加坡。他會一無所有。詩經就算愛他,也抹不平到時候社會地位的差距。他把詩經送的越高,越是作繭自縛。”
  崔七月神情振奮,追問道:“你確定?”
  夏如龍冷哼一聲,睜開眼睛,“此前與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價格上廝殺的只是杰潤公司。三井根本就沒有盡全力。高盛也沒有出手。而我,也還沒有大量建倉。”
  崔七月的智商很高。很快就明白夏如龍的意思,“你是說市場上的交鋒只是在引誘和華投入資金建立大量的空頭。今晚才是真刀真槍較量的開始?”
  夏如龍冷傲的點了點頭。
  …
  天藍如洗,一望無垠的海面碧潮涌動,陣陣的拍打著沙灘。
  新苑別墅區的私人海灘在午后并沒有多少人,十幾頂遮陽傘分布在寬敞的沙灘上,略顯的清冷。
  “哥,新加坡這邊好像就我們倆最悠閑啊。”
  通宵未眠,到午后兩三點陸景有些犯困,穿著大褲衩懶洋洋的平躺在沙灘上。正閉目養神著。耳邊傳來謝清歌嬌柔動聽的聲音。陸景睜開眼睛,扭頭看著趴在他頭邊的謝清歌,明秀清麗的臉龐近在咫尺,微笑道:“歌兒。不喜歡我們倆一起悠閑啊?”
  歌兒有一周的帶薪假。休息到從12月10日休息到12月16日。今天已經是15日。他12日就到了新加坡,但忙著原油期貨的事情,沒有怎么好好的陪她。
  昨晚熬了一個通宵后。他上午讓李宏深安排一間帶私人海灘的別墅,帶著歌兒來度假。再不陪她。她就要回國了。
  “喜歡啊。可是你睡著了呢。”謝清歌雪白的手臂撐在沙灘上,笑著戳穿陸景。輕輕的在陸景嘴唇上吻了一口,“哥,你最近很累吧?清芷、小明她們忙得連作息時間都顛倒了。我聽她們說,你和傅總的壓力更大。”
  已經放下心結,面對自己喜歡的男生,她也會主動的愛吻他。
  陸景歉然的笑了笑,“就昨天晚上累了下。熬了一個通宵。主要是我的壓力不能表現出來。”在他喜歡的女孩面前,陸景并沒有隱藏他的情緒。
  謝清歌輕柔的哦了一聲,側躺著,頭靠在陸景的胸口。心里溫柔的感覺涌起。她喜歡陸景給她說心里話的感覺。
  “歌兒,我這幾天都沒有時間好好陪你啊。怪不怪我浪費你假期?”陸景伸手將謝清歌盤著發髻的長發打開,秀發滑落在她肩頭嬌嫩的肌膚上,讓她恢復成他熟悉的嬌柔可愛的女孩形象。歌兒今天穿著保守的露肩碎花長裙泳衣。白膩如玉的肩頭和露在外面小部分背肌有著難言的小女人性感。
  “哥,那你要補償我啊!”謝清歌像所有戀愛中的女孩向戀人撒嬌的說道,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看著陸景,問道:“哥,你喜歡我長發的樣子?”
  “行。怎么補償,我回頭好好想想。”陸景坐起來,撫摸著謝清歌裙下緊密光滑的小玉-臀,“歌兒,你的樣子我都喜歡。涂防曬霜沒?我幫你涂。”他喜歡歌兒長發披肩的嬌柔美麗,只是,他不希望歌兒以后只梳長發。還是由著她之間的喜好來。
  謝清歌嬌羞的道:“等會涂吧,黃千兒一會要過來。哥,她好像對你有點意思哦---”
  陸景找李宏深借的別墅,但是下午在別墅里見面后,他就借口有事離開了。出面招待她和陸景的是那個混血美女,黃千兒。
  陸景就笑,“那是她舅舅李義濟有和我交好的需求。你還真覺得我貌比潘安,少女殺手啊?”
  謝清歌給陸景說得伏在他懷里咯咯嬌笑,心里有著輕快的情緒浮起。
  “好了,歌兒,等她來了。那可是個大燈泡。我先幫你涂防曬霜。你曬黑了我可要心疼的。”陸景走了兩步,從躺椅的桌子邊拿了防曬霜。緩緩的涂抹在謝清歌的臉上、肩頭、手臂、纖細的小腿上。
  謝清歌嬌軟無比的靠在陸景懷里。她哪里經受過這樣旖旎的陣仗。臉若桃花,肌膚上泛著輕紅。動情的細細嬌吟著。真有為他死去都可以的感覺。
  “陸哥,沒打擾你們吧?”黃千兒穿著天藍色的性感比基尼,火辣的身材展露無遺,抱了6支虎牌啤酒從別墅里婷婷裊裊的走來。她遠遠的看到陸景低頭擁著他身邊漂亮的女孩激吻。一只手還在女孩小巧但挺翹的胸口揉著。她看得都有些臉紅。
  覺察到黃千兒過來,陸景和謝清歌自然沒有再膩在一起。陸景笑著擺擺手,接過黃千兒遞來的啤酒,“黃小姐…”
  “陸哥,說好叫我千兒的。再這樣我可生氣了。”黃千兒佯怒的說道。
  陸景改口道:“千兒,新加坡晚上這里有什么好玩的。你帶我和歌兒去逛逛。歌兒明天晚上的飛機回京城。”
  黃千兒回嗔作喜。盤著修長的白腿坐在陸景身邊,微笑道:“陸哥,逛街的克拉碼頭很不錯,累了可以在那兒的酒吧休閑一下。另外,新加坡的賭場業可以體驗下…”
  聽著黃千兒的敘述,陸景不斷的點頭。有本地人做向導,確實比旅游手冊得來的信息更加的詳細,真實。說笑著,喝著啤酒消暑。下午的日子過得很愜意。
  這時,遠處太陽傘下休閑的一名男子走過來,約莫四十多歲,高高大大的白人。穿著花色的大褲衩,說著英語,“先生。我們那邊玩沙灘排球,還缺一對對手。有興趣一起玩玩嗎?”
  黃千兒有些躍躍欲試。陸景笑著問謝清歌,“歌兒。有沒有興趣?”老坐著聊天也不是個事。
  謝清歌為難的道:“哥,我不會打排球呀。”
  男子笑呵呵的道:“美麗的小姐,我和我的女伴會很有紳士風度的。只是一項娛樂而已。”
  陸景微微皺眉,他算是明白了。這中年男是因為歌兒和黃千兒是美女的緣故被吸引過來。能在美女面前表現下,正在休假的男人,誰會嫌事多呢?
  “沒事。我教你。很簡單的。”陸景笑笑,勸說了謝清歌。三人一起跟著中年男一起去了二十米開外的沙灘處。三名白人男女圍坐在一起休閑,都是三十多歲的年紀。
  中年男招呼了一聲,幾人隨意的介紹了下,都是很常見的英文名字。中年男叫保羅。打了個電話,很快,幾名工人從他的別墅里開車出來,拿著器材很快就架起了排球的網,劃定了區域線。
  “哥,我不會啊。要不你叫黃千兒上吧。”謝清歌的粉色泳衣很保守,不太適合運動,站在沙地里,看著對面人高馬大的一對白人男女,有些心虛的說道。
  陸景笑著摸摸謝清歌的頭,“歌兒,她還沒你高呢。打排球身高很重要啊。很簡單的運動,有我呢。”
  謝清歌心里稍安。
  剛開局,陸景和謝清歌很快就落后了五分。謝清歌急的快哭了,但咬牙堅持著。
  保羅又得了一分,得意的揚手笑道:“陸,要不要讓歌兒小姐休息一會?”
  陸景揚揚眉,笑道:“需要嗎?繼續吧。”排球的規則是得分方得發球權。從開局開始保羅一放就一直牢牢的把握著發球權。
  保羅心里得意無比,故意再將球發到美麗的歌兒小姐那一塊區域。陸景早看好了保羅的球路,猛的沖起,高高的躍起,一巴掌將球砸過去。排球呼嘯著砸過去,保羅的女隊友毫無反應。陸景一方得分。
  “嘭”。接下來,所有人都傻了眼,目瞪口呆的看著陸景。陸景拿到發球權之后,發球先得一分,換謝清歌發球。謝清歌很勉強的將球發過去,保羅接了回來,陸景又是一個預判及其準確的暴扣。再得一分。再發球,再得一分。
  都是業務選手,球速達不到職業的水準,基本都可以看得到球的軌跡。陸景和謝清歌的配合越來越默契。第一局下來,比分定格在21:17。
  一局打完,保羅拿著白毛巾擦著汗。豎起大拇指道:“陸,你真是厲害。體力。力量,彈跳。預判都很好,我們不是對手。”他算是看出來了。要不是排球的發球權需要輪著來,陸景一個人就可以直接發球把他們給發死。
  再打了兩局,陸景和謝清歌、黃千兒打得保羅四人沒一點脾氣。寒暄了一番之后道別。夕陽斜斜,海面被染的金黃,將陸景三人的影子拖得很長。
  “陸哥,你真了不起。你以前打過沙灘排球?”沐浴在夕陽中的黃千兒渾身仿佛涂抹了一層油亮的光澤,火辣白皙的身-體上的天藍色比基尼仿佛是多余的片物,破壞了她身-體曲線的美感。蝴蝶結的絲帶誘惑著人將它拉開。
  陸景微笑道:“在大學里打過幾次排球。我一般是打籃球。”說著,又道:“千兒,你先走,不要回頭。”
  黃千兒不解,照著做了。
  陸景笑著回頭看著謝清歌,“歌兒,贏的痛快嗎?”
  夕陽下的謝清歌穿著粉色的泳衣,**修長,披肩長發落在露在外面如玉的肩頭。明麗而性感,額前的發絲被汗水黏著,揚著頭笑道:“痛快。哥,和你說的一樣。”
  贏得酣暢淋漓。有陸景保護她。帶著她去獲取勝利的感覺真好。那句“有我呢”能讓她在心底回味無窮。他能給她撐起一片天空,就像那年他去云春救她父親一樣。
  陸景微微一笑,溫潤的看著自己喜歡的明秀女孩。
  “哥。你真棒。”謝清歌情意綿綿的看著陸景,雙手抱著他的腰。踮起腳尖吻他。明天晚上就要分別了,又是異國他鄉。她不想再矜持。她想要獎勵他。
  少女的香吻甜蜜而充滿情意,動人無比。陸景的手愛撫著歌兒的凸凹有致的身-體。熱吻后,陸景抱著歌兒,調笑道:“歌兒,你知道嗎,我更喜歡在床上聽到你說剛才那句話。”
  “哥,你色死了。”謝清歌嬌羞無限的埋首在陸景懷里,嬌嗔的說道。女人在床上對男人說“你真棒”,那什么意思啊?她又不是小女孩。
  陸景哈哈一笑,將謝清歌打橫抱起,一起往別墅里走去。
  黃千兒聽到身后謝清歌銀鈴般的笑聲灑落,回頭看到陸景寵愛的抱著謝清歌踩著沙灘走來,心里忽而很羨慕謝清歌。
  她很清楚陸景的身份,和華財團的決策者。新加坡的龍頭企業淡馬錫在他面前都要掂量下自己的份量。能得到陸景垂青的女孩該是多么的幸運?
  更何況謝姐還是被陸景如此的寵愛,真是令人羨慕她。
  …
  別墅二樓的餐廳里,陸景洗過澡換了一身休閑衫進來,黃千兒穿著超短褲,白色的頭像t恤,很清爽靚麗的打扮,“陸哥,謝姐不來吃飯嗎?”
  黃千兒白凈的瓜子臉有些微紅。她知道陸景和謝姐洗的是鴛鴦浴。
  “我和歌兒在房間里吃吧。一會逛街再吃點宵夜。”陸景笑著說道。洗澡時,他和歌兒都有些動情,做了一點少兒不宜的事情,歌兒現在不好意思見黃千兒。
  黃千兒很聰明,微笑道:“陸哥,你喊謝姐出來吃飯吧。我去房間里上上網。”
  陸景對黃千兒的做法有些好感,道:“不用,你吃你的。”
  黃千兒笑笑,沒聽陸景的,剩了一碗稀飯,拿吃碟放了幾筷子菜,又夾了兩塊點心,臨走時說道:“陸哥,這個月29號是我18歲生日,可以邀請你來參加嗎?
  陸景琢磨了一下時間,微笑道:“行。我應該還在新加坡。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
  “謝謝。”黃千兒甜美的一笑,走走了兩步,又回身吐吐舌頭,說道:“呀,差點忘了。陸哥,我舅舅剛打電話來問你有沒有時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哦?”陸景笑著挑挑眉頭,略一思索就有些明白了,笑著拿出手機進了期貨的軟件,調出一組畫面給黃千兒看,“李部長找我應該是為了這件事。”
  黃千兒不解的看著陸景手機上的畫面:i價格:45.74美元每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