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9 膠著之中

新加坡的夜晚極其的繁華,高樓大廈間燈火通明。遠遠望去,如同火樹銀花不夜天。
  煙玉成從車窗內看著這一切,心潮起伏。他,終于到了新加坡,這將會是他人生的新起點。
  步山梅三十多歲,容貌周正,業務能力突出,身上濃濃的香水味飄散在車廂中,“煙總,傅總正在忙著關注國際原油期貨價格,每天只睡三個小時,不能來接你,請你見諒。”
  煙玉成忙擺手道:“步助理,你客氣了。哪能勞煩傅總來接我。”心里微微有些疑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為投機石油期貨衍生品巨虧,傅婕內定擔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總經理,她還要投機石油期貨?
  步山梅笑了笑,傅總要對煙玉成委以重任,自然是不能讓他心里有想法。有些話傅總是不會交代的,她作為助理需要點一點。
  車到新加坡麗都酒店。宋雨綺打了個電話,微笑道:“煙總,陸景和傅總在5樓的包間里為你接風洗塵。你的住處就安排在麗都酒店39樓。行李我安排人送過去。”
  “好的。麻煩你了,宋助理。”煙玉成對陸景身邊的助理花了一番功夫了解。宋雨綺是陸景的大秘書,32歲,至今單身未婚。和陸景的關系一目了然。他這時哪里敢托大,連忙客氣的說道。
  一行人到了5樓奢華的包廂中。陸景正在和傅婕在鋪著精美白色花紋桌布的圓桌邊聊石油期貨的事情。幾人寒暄了幾句后,宋雨綺踩著高跟鞋出去安排服務員上菜。
  煙玉成這是第一次見到名動天下的傅婕。她穿著藏青色的套裙,帶著金絲眼鏡,身姿修長清瘦,氣質精致嫻雅,精致秀美的臉蛋上有著疲倦的神色。秀眸神采奕奕,優雅的喝著清茶。一點都沒有傳聞中手腕強硬、令人生畏的氣勢。
  宋雨綺返回沒一會,穿著秀美旗袍的服務員開始上菜。小口的品著菜。傅婕單刀直入的道:“煙總,我們呢是第一次共事。陸景既然推薦你。我信任他的眼光。中建七局的事情已經堆積了快一周。你吃過飯后就可以在麗都酒店里開始工作。步山梅會和你交接。等任命公示期過后,你再去仰光上任。”
  傅婕一開口說話,立即,煙玉成便感到了壓力。他這位上司的工作風格確實很強硬。煙玉成表態道:“好的。”
  陸景看得出煙玉成有些忐忑,微笑道:“傅婕每天晚上7點15分到7點25分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你要是有拿不準的事情,列好解決方案,向傅婕匯報。她住在四十樓的總統套房中。5號房間。”
  煙玉成心里有點底。笑了笑,道:“姐夫,我知道了。”
  交接完事情,眾人說說笑笑的吃著飯。煙玉成已經能感覺到陸景、傅婕、宋雨綺、步山梅交談間的緊張節奏。很明顯傅婕正在處理的事情十分重大。
  飯局將近尾聲,陸景的手機忽而響了,里面傳來陳九林焦急的聲音,“陸先生,小鐘死了。”
  小鐘就是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風險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新加坡人鐘斯伯。
  在和華收買三井石油的內部職員拿到三井設局對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郵件證據之前,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大麻煩就是小鐘。他是三井違背商業道德設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關鍵證人。
  現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三井已經達成和解。雙發不再相互起訴,三井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億美元的債務。
  涉及到其中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前交易員杰拉德-里格比、阿布達拉-卡瑪分別被判違規,處以罰金和緩刑。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巨額虧損整件事的后續到此就為止了。剩下的是和華與高盛旗下的杰潤、三井物產在石油期貨市場上的較量。沒想到小鐘居然死了。
  陸景沉默著。電話里陳九林介紹著相關情況:“小鐘已經從公司辭職,一個小時以前,有人在他家的樓下發現他跳樓自殺,新加坡警方已經介入,初步判斷是死于謀殺,兇手將他從他臥室的窗口推下了樓。現場血肉模糊,有不少媒體趕往現場報道,我和南總推測消息已經傳開。”
  “三井做的?”陸景沉吟著問道。
  陳九林語氣有些苦惱,“我們沒有證據。”誰獲利最大。誰就是最大的黑手。干掉小鐘,三井落在和華手里的把柄就少了。
  至于從三井石油獲取的郵件證據。在沒有輿論風暴關注的情況下,可以很輕易的解釋為只是內部討論的方案而已。相信三井石油內部已經做好了郵件清理工作。這是釜底抽薪。
  陸景掛了電話。對傅婕、步山梅,宋雨綺、煙玉成道:“小鐘死了。警方初步判斷是謀殺。推測是三井做的。沒有證據。”
  煙玉成一頭霧水。宋雨綺和步山梅臉色都是微微一凜,三井要干什么?
  “釜底抽薪啊。”傅婕扶了扶眼鏡,淡淡的笑道:“陸景,看來今天晚上有得忙了。”
  陸景贊賞的笑了笑,傅婕的反應是相當迅速的,道:“我看也是。我今晚上也不睡了。”
  紐約商品交易所中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期貨(wti)可以交易當前月份及之后18個月的期貨合約,交易時間為9點45分至15點10分。冬令時,紐約與新加坡的時差為13個小時。換成新加坡時間為22點45分至凌晨4點10份。
  傅婕嫻雅的一笑,“陸景,你這是增加我的壓力啊。”
  陸景笑道:“這只是開胃小菜。等以后吃大餐時,你再感覺到壓力不遲。”
  吃過飯,陸景送煙玉成到他的住處,麗都酒店39樓的3931號房間。和華已經將39層和40層都給包了下來。40層是總統套房,39層則是住著ek公司的職員以及隨行人員等等。
  “姐夫…”明亮的套房里,煙玉成打開窗戶,轉身遞了一支煙給陸景。步山梅指揮職員抱著一堆文件放在臥室書桌上,都是中建七局積累的工作。
  陸景點了煙,笑著道:“玉成,一肚子疑問吧?過兩天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現在你安心處理中建七局的事情。”他并不準備將和華在原油期貨上的搏殺告訴煙玉成。
  煙玉成點頭,微笑道:“我明白。”他也有好奇心,只是陸景這么說,他倒是不好問了。
  不過,傅婕這明顯是在幫陸景做事啊。想著剛才吃飯時,強勢無比的傅婕在陸景面前嫻雅的一笑,這讓他感覺相當怪異。大概,也就陸景能折服傅婕吧!
  …
  …
  “怪不得三井說要全力以赴了。原來是已經把和華手里的把柄都給拿掉了。”
  深夜時分,黃海冬夜的寒意陣陣。黃海半島酒店的行政走廊里,夏如龍對唐詩經感嘆道。
  “什么情況?”唐詩經美麗的雙眸一閃,輕搖著手中的酒杯問道。
  夏如龍輕聲道:“我剛收到消息,鐘斯伯死了。”深情的凝望著穿著淡白色刺繡棉衣的唐詩經,問道:“詩經,我的提議,你考慮得怎么樣了?”
  唐詩經眉眼如畫的輕笑,品了口酒,道:“米奇,我還要考慮考慮。”
  2004年4月24日,索尼電影公司開價50億美元欲收購米高梅。到現在12月14日,已經談的七七八八。但是,正在新加坡投資石油期貨的夏如龍卻在前兩天返回黃海,勸說她去收購米高梅。他有門路可以和米高梅的控股股東科克-科克里安接觸。只要出價足夠的高,科克-科克里安會很樂意把米高梅賣出一個好價錢。
  夏如龍點了點頭,灑然的笑道:“好的,詩經。”
  將收購的事情放到一邊,唐詩經問道:“米奇,你一點都不擔心新加坡的投資?今天wti的價格還在下行呢。今天紐交所的價格應該能到47美元。”
  夏如龍自嘲的一笑,很英俊的笑容,“詩經,我知道你肯定還是要問這個。實話說,我不擔心。你要知道陸景的對手,不僅僅是我,還包括三井、高盛。
  這兩天wti價格下行的原因就是因為三井沒有盡全力。鐘斯伯一死,三井就沒有后顧之憂,不怕和華翻臉翻舊賬了。這樣的情況下,wti的價格重回50美元每桶輕而易舉。”
  唐詩經心里忽而有些煩躁,她不希望那個讓她牽腸掛肚的男人輸掉。但是,以她的見識和智商,能判斷的米奇說的是真話。陸景要面臨的敵人太多了。
  “唉…”和夏如龍聊了幾句,唐詩經心情不佳的告辭離開。
  看著唐詩經美麗的倩影消失在行政走廊門口,夏如龍的臉色微微沉下來:詩經,你的傾向太明顯了。難道我在你心里還比不過一個已婚的男人嗎?
  夏如龍的酒喝到第三杯時,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英俊男子坐到了夏如龍面前。赫然是曾經視夏如龍為競爭唐詩經的對手,從來不和夏如龍見面的崔七月。
  “你和唐詩經談得如何?”崔七月要了一杯酒,臉色平靜的問道。從京城里回來,他現在非常清楚他和陸景的差距,很多事情便看得開了。比如:為了面子不見夏如龍這種事。
  夏如龍醉眼斜了崔七月一眼,粗聲道:“詩經還要考慮。你確定她會拉陸景一起投資米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