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8 流言終結

“詩凝,你終于開機了。”電話里,陸景接到煙詩凝的電話很是高興,“我給你發了短信,已經沒事了。”
  他已經收到王燦的通知。京城里的流言已經平息。容三叔在京城四大俱樂部之一的白雁蘇飛表演了一番,臭罵了容鑫一頓。
  “嗯,剛才我堂哥來給我說了。”煙詩凝輕聲說道,嗓子有點干,“陸景,不好意思啊,我一回京城關機了。”
  陸景溫聲寬慰著佳人,“詩凝,沒事。回頭等我回去了,記得把你家里的地址給我。”
  煙詩凝嬌羞不語。俏臉驀的升起緋紅,嬌艷欲滴。她哪里敢把家庭住址告訴陸景。
  那天從新加坡回來的私人飛機上,陸景抱著她愛吻讓兩人的關系突破。家里的地址要是給陸景知道,她哪還有“逃跑”的余地。
  關心的問了一會煙詩凝這幾天的情況,得知她還在泡面吃午飯,陸景道:“詩凝,天生麗質也經不起你這樣折騰啊。方便面屬于垃圾食品。不健康,沒營養。”
  煙詩凝被陸景說的一笑,和婉的嗔道:“我不吃這吃什么啊?一個人懶得開火做飯。”
  “話說我也及其懷疑你的廚藝啊。女人的美貌和廚藝一般不成正比。”陸景笑著道,“你洗個澡開車去匯海大酒店吃午飯吧。我讓唐曼麗給你訂餐。”
  “算了,太麻煩。”煙詩凝搖搖頭,拒絕陸景的提議。
  “行吧,詩凝。心情好了之后就不要再吃泡面了。”陸景妥協了。
  說了一會話,煙詩凝掛了電話。吃過午飯,心情逐漸的好起來。慢慢的整理著屋子。打掃衛生。這六天她做什么事情都沒精神,家里垃圾有些多。
  整理隨意的擱在臥室墻邊的行李箱時,突然的發現陸景送給她的禮物還好端端的放著。在飛機上時,陸景安慰著她,吻她,當時禮物并沒打開。打開來一看,是兩套時尚的夏季裙子,一條白色的背心裙,一條淺粉色的吊帶裙。款式很性感。應該是陸景在新加坡給她買的。還有一個大大的牛皮色信封。
  煙詩凝好奇的打開牛皮信封。里面是一疊照片。取出來一看,最上面的一張是陸景抱著她的腰,她扭頭看向遠方和平鴿的畫面。照片中,她的笑容燦爛,愉快。
  想起在新加坡照相的那個下午,煙詩凝心里有難言的情緒涌上來,頹然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突然的很想見陸景。很想。回憶著和陸景相識的點點滴滴,時光匆匆的流逝。
  看著客廳里正對著她的結婚照,容陽云和她的笑容燦爛、幸福。煙詩凝輕輕的呢喃道:“陽云,我想從容家出來了。”
  她再也不想經歷這可怕的謠言了。謠言都是沖陸景去的。但是容鑫對她的辱罵讓她心里難受至極。當她想要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時,被人辱罵的感覺太糟糕。她不想再經歷了。
  煙詩凝抿了抿嘴唇,突然發現一件難受的事情。她解除了身心上的桎梏。卻突然間發現橫亙在她和陸景之間的卻是陸景已經結婚了、女人眾多。
  她和陸景的感情會有未來嗎?
  新加坡。
  雨后天晴的午后陽光灑落在私家花園里還帶著濕潤水痕的花壇中,芬香的泥土氣息和花香混合著飄散開,點綴著午后的寧靜和舒適。
  陸景剛放下手機。身后傳來一身輕笑,穿著精美白裙的董冰拿著咖啡杯。明眸酷齒的從花叢后輕盈的走出來,她已經聽了陸景的電話一會。戲虐的笑道:“陸景,你挺悠閑的啊。”
  和華已經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發力。住在樓下39樓的傅婕已經忙得腳不沾地,房間里同時開著五臺筆記本電腦關注紐約、倫敦、新加坡三地的原油期貨價格。
  在石油期貨合約之中,原油期貨是交易量最大的品種。目前世界上交易量最大,影響最廣泛的原油期貨合約共有3種: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的輕質低硫原油即wti(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期貨合約,倫敦國際石油交易所(ipe)的brent(北海布倫特原油)期貨合約,以及新加坡國際金融交易所(私mex)的dubai(迪拜原油)期貨合約。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石油期貨合約主要為wti和brent期貨合約。和華要拉下的石油期貨價格也是這兩個期貨品種。
  200億美元的資金投入,傅婕已經連續三天只睡了三個小時,房間里忙忙碌碌的。她的助理和從香港趕來的兩名金融精英全程為她處理細節。陸景的助理何夢明、ek咨詢公司的盛高格、趙清芷、方明雪、楊晚婷等人全部作為策略分析師,直接為她的決策提供建議。
  香港那邊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團隊同樣是通宵達旦的在工作,為新加坡這邊提供方案和支持。視頻會議每天開兩次。同時,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也在石油期貨市場在對沖操作。
  自己父親更是一天三個電話問自己情況。400億美元的資金投放,哪里能真的不緊張?私下里都牽腸掛肚。偏偏陸景這家伙居然還在和美女說笑。
  真真是讓她心里感到郁悶,想要說他。
  陸景收起手機,腆著臉道:“董冰,這個時候要是我很忙,那和華就太失敗了。我越清閑說明和華的團隊越給力啊。呵呵,每臨大事要有靜氣。”
  “胡說八道。”董冰輕咬著紅唇,明快的一笑,接著問道:“誒,陸景,你和這么多女人有牽扯,你愛得過來嗎?時間都不夠分配的。”
  這個問題有點犀利。陸景微怔了下,隨即笑笑。坦然的道:“愛不過來。感情投入有多有少。”
  “那你還沾花惹草?”董冰鄙視的翻翻美麗的大眼睛。
  “董冰,假設你打電話給我。我不接,你會怎么樣?”陸景認真的道。
  “去你的。占我便宜啊。我沒事給你打什么電話?”這話說的!董冰粉色的水晶高跟涼鞋輕踢了陸景小腿一腳。
  陸景笑著后躲,他可沒興趣站著給董校花踢。
  這時,墨靜雯在花園入口冒頭,“陸景,煙玉成晚上六點四十分的飛機到樟宜國際機場,你要不要去接他?”
  陸景沖董冰揮揮手,向墨靜雯走去,吩咐道:“靜雯,讓雨綺和傅婕的助理步山梅去接他就可以了。”
  墨靜雯嗯了一聲。和陸景一起往書房里走去,偷笑道:“你剛才和董小姐在打情罵俏啊?”自打她幫陸景洗過他和煙詩凝的合影照片之后,她和陸景的關系又親近了不少。
  那天上午,陸景本來打算是自己去洗照片,結果徐陽成帶著李義濟的堂侄李宏深和外甥女黃千兒來訪,洗照片的事情就交給她了。
  攝像機里是陸景和煙詩凝一起游玩的照片,其中不乏擁抱、牽手的照片。這件事,陸景的幾名助理中只能讓她來辦。
  陸景肯定不會讓雨綺姐幫他辦這件事。小明也不行。小明的姐姐何夢瑤是陸景鐘愛的女人。這事哪里能讓小姨子知道?更別說小明對陸景也是情根深種。
  余樂也不用考慮了,在這方面。他可不會幫陸景保密。沒準還會當趣事給寇小蠻說起。據說余樂每回給寇小蠻罵急了,就拿陸景舉例論證“人不風流枉少年”。寇小蠻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
  想著,墨靜雯展顏微笑。見墨靜雯笑的嫵媚,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摸了下墨靜雯烏黑柔順的長發,無奈的道:“不用笑的那么開心吧?哪里是打情罵俏,我是挨打的。情況怎么樣?”
  “傅總說還行。已經把wti拉下到了47.36美元。布倫特原油還在48美元的價格之上。傅總的意思是盯著wti操作就可以了。”墨靜雯明媚的一笑。回答著陸景的問題,又回頭看了看還在花園小徑中的董冰。明麗優雅的女孩。
  花園里。董冰看到陸景和墨靜雯親昵的說笑著進了書房里開始工作,心里有些古怪的感覺。她有些明白陸景的話的意思:不是他喜歡到處招惹女人。而是,他身邊總是會有漂亮的女孩子聚集,和他產生交集。
  當然,里面更無恥的意思,她就懶得替陸景想了。董冰捧著咖啡杯喝了一口,也進了客廳,準備去小會議室改成的傅婕的辦公室。她遵照父親的想法來新加坡向陸景學習。
  華燈初上,海潮迭起。明月的倒影在波浪中起起伏伏。
  “喲西---”新苑別墅區中的某棟別墅二樓的餐廳中,留著八字胡的武藤順照贊嘆著美景,恭維杰潤公司亞太區總裁克拉克-門羅的話一籮筐的往外倒。
  目前,三井物產和杰潤都在做多國際原油期貨。他們已經與和華在wti期貨市場上交手。雙方正在膠著纏斗,投了有七八億美元進去。和華略占上風。
  克拉克-門羅很享受武藤順照的恭維,哈哈大笑,拿著雪茄的胖手一抖一抖的,“武藤社長,你在新加坡多年,有個地方比這兒的景色還美。阿卡夫山莊。可惜03年之后衰敗了。”
  說了一會閑話,克拉克-門羅話鋒一轉,“武藤社長,三井物產還沒有盡全力啊。”
  武藤順照哈伊一聲,微微躬身道:“門羅總裁,我今晚前來,正是想要告訴你,明天,我們三井會全力以赴。讓和華爆倉。請高盛務必配合。”
  克拉克-門羅森然一笑,“沒問題。早點解決這和華這個對手為我們這次圍獵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我要準備回國過圣誕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