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5 容鑫的噩夢

天已經朦朦亮地。幾只湖鳥從寥廓地冬霧中飛過。清晨地啾鳴聲格外地清越嘹亮。
  陸景輕輕的吻了吻睡在身邊的方琴,干練的短發,明艷的容顏還帶著熟睡的潮紅。終于如愿以償懷孕的方琴臉上似乎帶著母性的光輝。她有些貪睡。
  方琴感受到身邊男人的動靜,費力的睜開眼睛,深邃清亮的眼眸帶著朦朧,“小景,幾點了呀?”
  “琴姐,你再睡會。”陸景溫柔的將臉頰貼在方琴溫膩的臉蛋上,“我起來給你們做早飯。”他昨天已經吩咐了住在樓下5樓的保姆今天晚一點上來。
  “哦…”方琴溫婉的一笑,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依戀的抱了抱陸景的頭才不舍的放開他。能在睜開眼睛時的第一眼就看到他的感覺真好。
  陸景起床煲了南瓜大米粥,又蒸了饅頭和包子,再打好豆漿,去次臥室里喊張漓、葉妍、吳璇起床。
  陸景進來時,女人們間的竊竊私語聲停止。陸景將窗簾“嘩”的一聲全拉開,晨曦大片的灑進來,伸手到被窩里摸了摸三個女人的臉蛋,“你們談什么呢?”
  睡在最外側的張漓嬌羞的縮回到被窩里。昨天晚上玩的有點瘋。她不好意思見陸景。吳璇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說你到底有沒有沾煙詩凝。”這混蛋昨天晚上趴在她背上戳的興起的時候喊道:“小璇,屁-股往后送。”簡直是羞死人了。
  葉妍美麗的大眼睛帶著情意看著陸景,嫵媚動人。她們哪里是說這個?她們在說和陸景在一起的往事。伸手握住了陸景撫過她臉蛋的手,輕輕的吻了一口。
  溫柔的感覺從陸景心里涌起,他現在已經不糾結心里的愧疚,而是享受著和紅顏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輕聲道:“小漓,小妍,小璇起床了。我已經做好早餐。”
  一聲小璇讓吳璇心里有柔情涌動。看著陸景挽著的衣袖,可以想象著他在廚房里忙碌的樣子。真想這種日子一直持續到天荒地老。坐起來。動情的抱著陸景的脖子,送上甜蜜的香吻。陸景道:“小璇,你刷牙沒?”吳璇氣得掐陸景,“昨天晚上誰哄我用嘴的?我凌晨才刷得牙。”
  悶在被子里的張漓和葉妍都掩嘴嬌羞的笑起來。
  笑鬧著起床,次臥沙發上凌亂放著的性感的絲襪,粉色、黑色的丁字褲讓張漓嬌羞的收了起來。陸景去喊了方琴起床。在明亮的餐廳里一起吃過溫馨的早餐。
  “我得走了。你們慢慢吃。”陸景將手放在方琴的肩膀上,聲音溫潤的說道。
  方琴溫婉的站起來,才懷孕一個多月根本就看不出來。豐腴曼妙的身姿還是那么美艷動人,深邃清亮仿佛若兩粒水銀丸子一樣的眼眸盈盈落在陸景臉上,幫陸景整理了下并不亂的衣領,“小景,路上小心呢。”嬌艷的熟婦款兒,居家風情十足。
  陸景笑了笑,抱著方琴痛吻了一回,又和吳璇、葉妍、張漓吻別。三女依依不舍的送陸景到門外的電梯口。吳璇幫陸景按了電梯鍵。看著徐徐變化的數字,心里嘆口氣:唐雨瑤上次幫陸景尋找到的藥酒已經用完,她們想要孩子。估計還得等上一兩年才行。
  “都回去吧。雨瑤正幫去吳晚觀求藥。等我去新加坡回來后帶你們去柏斯度假。”陸景再次在三位紅顏水潤的紅唇上輕吻了一口,道別而去。
  他要去大唐雨景接婉儀。他是個貪心的男人,有時候不得不忍受離別的痛苦。但是。和紅顏們在一起,歡樂還是要多于痛苦。
  “容鑫的裸-照已經在sit空間的朋友圈中傳遍了。”去大唐雨景的路上,陸景收到了一條王燦的消息。
  陸景微微一笑,回了一句,“惡人還需惡人磨。”看樣子,煙玉成的事情辦的不錯。
  陸景想了想,給煙詩凝發了一條短信。她最近的壓力很大。
  …
  …
  京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單人病房里,風天澤的跟班小高看著病床上正在打點滴猶自說著夢話的容鑫心里發笑。
  “大哥,大哥。有話好說,有話好好說。啊…,不…”容鑫從噩夢中驚醒。見床頭母親正哭泣,心里十分厭惡。
  容母五十多歲,半頭白發,急切的摸著容鑫的頭,安慰道:“小鑫,沒事了,沒事了。”又罵道:“這天殺,大冬天的澆人冷水,不是要人命嗎?別給我知道是誰,我饒不了他…”
  “媽,別說了。小高在呢。”容鑫低吼一聲,不耐煩的說道。反思,反思,他已經很清楚他為什么被弄得這么狼狽了。肯定是和他說他嫂子煙詩凝的壞話有關。他最近沒做其他惹人的事情。
  小高嘿嘿一笑,抽著煙道:“小容,你的裸-照我們大家都看到了,肯定是出事了。風少讓我來看看你。你沒事,我們大家就放心了。我先走了。哦,有個消息告訴你一聲。外面有風聲說煙玉成要調任中建七局副總經理。”
  “關我屁事。”一說起裸-照的事情,容鑫就心情不好。他一通宵沒睡,被冷水澆得遍身涼。他當時還天真的以為可以馬上打電話求救,誰知道手機被水淋的開不了機。最后是被那兩個大漢打電話叫了救護車,送到醫院時他已經是高燒,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刪除掉裸-照。
  容鑫下意識的回了一句,隨即又反應過來,嘴巴張的足以塞下一只雞蛋。
  不管多么廢柴,到底是世家子弟,他很清楚這個舉動背后的意思是什么。煙玉成這是要被重用的節奏。
  更關鍵的是,煙玉成仕途有起色之后,他日后要是追查煙詩凝被他辱罵的帳怎么辦?聽說煙玉成和堂妹煙詩凝的關系不錯。
  “啊…”容鑫反應過來,昨天陸景指著問的人,不就是叫“玉成”?煙玉成是陸景的妹夫啊。要是陸景插一手,那樂子就大了。容鑫蒼白的臉再白了幾分。
  小高似笑非笑的看了容鑫一眼。道:“小容,我先走了,你慢慢想。”說完便出了病房。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容家母子。
  “快,快。媽,我要給嫂子打電話。”容鑫忙說道。
  容母道:“給那個喪門星打電話干什么?”她的大兒子就是因為煙詩凝時死的,她對這個兒媳沒什么好感。
  “媽,你還這樣說。沒聽到煙玉成要升官了嗎?我這次是被澆了冷水,下一次就有可能是拋尸荒野了。”容鑫大吼一聲,將容母嚇得一跳,悻悻的將手機遞給兒子。
  …
  …
  小高出了病房,立即給風天澤打了個電話。“風少,我確定小容是給人整了。”
  電話里風天澤沉默了半天,嘆口氣道:“行,我知道了。”
  聽著電話里嘟嘟的忙音,小高嘿嘿一笑,他知道風少肯定是被嚇住了。今天可以綁架你,明天未必就不能送你一刀。小高拿起手機重新撥號,電話接通后,很恭敬的道:“韓少,我是小高。容鑫的事…”
  …
  …
  熙悅酒店位于京城市北郊,是華夏移動的下屬酒店。在酒店之后毗鄰著一個園林別墅區。里面二十幾棟獨立的小別墅都是熙悅酒店的產業,用于招待酒店尊貴的賓客。
  午后時分。某棟小別墅里,風天澤接過小高的電話,仿佛熱鍋上的螞蟻在別墅內二樓的小休息室里打著轉。
  結合今天中午傳出來煙玉成有望擔任中建七局副總經理的消息,這件事已經很明顯:陸景指使煙玉成在整容鑫。那陸景會找誰來整他呢?他可不想像容鑫一樣在大冬天挨上一桶冷水發高燒。
  “瑪德,這可怎么辦啊?”風天澤低語,看著窗外精致的江南景色,感覺索然無味。昨天晚上,他才碰到過陸景。一想著陸景皺眉時的表情,他便有些惶然。陸二少在京城紈绔子弟的圈子里聲名赫赫。那可是大哥級的人物。
  這時,房間門打開。一名跟班冒頭,“風少。語兒來了。”語兒是風少很喜歡一名女生,中戲的校花。
  風天澤愁容滿臉,擺擺手,“你們先玩。”
  跟班應了一聲,離開了。
  風天澤抽了幾支煙,總算是琢磨出一點思路,撥了一個電話給堂妹風白露。他上次給嚇的跑到美國,不就是請白露給說情的么?
  …
  …
  午后時分,窗外寒風蕭瑟。
  陸景擁著嬌妻衛婉儀在家里的放映室里品著紅酒,觀看著高清版的指環王-王者歸來。
  全英文的字幕,以陸景和衛婉儀的英文水平,聽起來并不吃力,反而有些原汁原味的感覺。立體音響環繞,超大的高清屏幕,視覺效果、聲效都是極佳。
  “電影還是要你陪我一起看才好看啊。”衛婉儀舒服的依偎在陸景懷里,溫婉的輕聲道。
  陸景笑了笑,親吻了下恬靜嬌俏的妻子,“那我以后多陪你看看電影。”心里想要加倍的去寵她、愛她。昨晚婉儀在大唐雨景休息,給他機會去看方琴。
  “就算知道你哄我,我還是很開心。”衛婉儀善睞的明眸看著陸景,仰著頭溫柔的承受丈夫的熱吻,溫柔的愛撫。慢語嬌吟。陸景哪有時間陪她去看電影啊。
  “陸景,到你去匯海大酒店見李菲菲的時間了。我就不去了。”
  陸景正要說話,卻是王燦打了電話過來,“陸景,白露想要見你。”(未完待續)
  ps:大年初一,祝書友們羊年大吉,新春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汗,突然發現我寫祝福詞實在沒什么天分。聽說最沒有新意的祝福詞就是最好的祝福詞,幾千年得千錘百煉啊。
  好吧。
  書友們:恭喜發財,訂閱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