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4 冤家路窄

煙玉成的酒量很不錯,和陸景邊喝邊聊,只有四五分醉,這時凝神順著陸景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依稀覺得有些面熟。
  煙玉成也不認識風天澤,只是容鑫的相貌和容陽云很有些相似,便徑直問道:“我們是不是見過面,你叫什么名字?”
  “啊…”容鑫嘴角動了動,沒敢話。他們剛才在包廂里跟著風少一起鄙視陸景,誰知道陸景竟然突然出現?況且,最近陸景和煙詩凝的謠言是他嘴里流傳出去的。真是冤家路窄。
  沒有人回答。場面一時間冷下來。
  陸景微微皺眉,他還沒到鬼神避路的境界。這個青年見到自己目光躲閃,八成有些問題。隨口一問,沒想到對方這撥人來個集體沉默,只怕真有問題。
  “算了,玉成,走吧。”陸景招呼煙玉成離開。這撥人就算有問題,他也沒打算找這幾個角色的麻煩。
  他和煙詩凝流言的事情,正兒八經是那些人在背后推波助瀾,他心里大致有譜。他的敵手是誰,他不會搞錯。
  “呼---”風天澤一行人輕輕的松口氣。風天澤身邊的明星明顯感覺風少握著她腰的手緩緩的松開,眼珠子一轉,明白風少很害怕剛才高的正遠遠離開叫“陸二少”的青年。
  “走吧,走吧,我們換個地方喝酒。”風天澤呼朋喚友,與跟班們一起離開京城飯店。別看風天澤剛才在包廂里指江山、意氣風發,但他心里對陸景十分忌憚。
  否則,他也不會被王燦拿陸景的名頭嚇唬幾句就給嚇得跑到美國去。
  坐到黑色的國產昆成商務車里。一股車廂沉悶的味道涌來。容鑫心有余悸的捏捏臉。身旁的高嘿嘿笑道:“容,你今天走運啊!陸二少居然沒有深究。”
  容鑫罵他嫂子有辱門風的話。可是和陸景掛鉤了。陸二少要知道容鑫就在他面前,不得整死容鑫。
  他心里隱隱有些鄙視容鑫。尼瑪。連嫂子的主意都打,這人還能不能有底線?
  “我怕個蛋啊。反正流言是假的。陸二少和我嫂子又不是真的有關系。”容鑫扭頭心虛的嗆了高一句。車子開動,車窗外的高樓大廈逐漸的遠去。心里給自己打氣道:“沒事,沒事,陸景怎么可能管我這樣的角色。”
  容鑫又哪里知道,他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
  陸景離開京城飯店后坐車去張三胡同。路上給嬌妻婉儀打了一個電話,“婉儀,我要去一趟我哥家里,你還在和婉瑩在聽楓閣喝茶?”
  “是啊。晚上我和婉瑩住這里夜聊。好久沒和她見面了。”衛婉儀笑著將湊過來偷聽電話的堂妹衛婉儀給推開。“你和煙玉成吃晚飯了?”
  “剛吃完。”陸景笑了笑,聽著衛婉儀悅耳的聲音,心情很是放松,隨意的聊了一會兒才掛了電話,整理起腦子里的思路。
  “真是甜蜜啊。這才分別幾個時就給你打電話啊。”衛婉瑩走過來,笑著抱住堂姐的肩膀,將頭擱在她肩膀上看著落地窗外夜色中大唐雨景秀美的莊園美景,“姐,你今天看著陸景和李菲菲笑笑。你都不介意啊?”
  衛婉儀嫻雅的一笑,扭頭看向堂妹,嘴角有很動人的溫婉女人韻味,“你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啊。我可是聽李菲菲要謝謝陸景呢。你不怕他們舊情重燃?”衛婉瑩笑嘻嘻的道。陸景這家伙花心是花心了。但總體來是個很不錯的男人。而且,對她姐很好。要是她姐給三上位了,那才叫郁悶呢。
  “去去去。陸景和李菲菲有什么舊情啊,最多是陸景單相思。”衛婉儀抿嘴一笑。漆黑的眸子看向窗外在寒風中搖曳的樹林。蜿蜒的人工河寂靜無聲。
  心里甜蜜的緊。腦子里想起和陸景認識的滴滴。想起這家伙在新婚的當晚無賴的吻了自己一晚上,對他緊閉的心扉就這樣打開一絲縫隙。一直到現在和他相愛,此生不渝。
  “哦…,姐,你完了,你怎么看都像是墜入愛河的女人啊。”衛婉瑩哀嘆一聲,坐到一旁的黃梨木的官帽椅上。
  衛婉儀笑了笑,喝著清茶不話。她才不傻,陸景幫助李菲菲回國的事情,她全程都知道。陸景根本就沒有瞞她。她有什么好擔心的。她還知道陸景有個女人懷孕了,正在京城調養。
  不然,她又怎么舍得今晚不和陸景在一起纏綿共臥呢?陸景可是過兩天又要去新加坡的。
  感情就像沙子,握得越緊,流逝的越快。她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
  和陸景分開后,煙玉成給妻子衛婉瑩打了個電話,琢磨了下就約了好友韓鴻信。韓鴻信正在嘉南高爾夫球會到美女打高爾夫。便和煙玉成在隔壁的嘉南俱樂部見面。
  “玉成,有好事要和我分享分享?”進了奢華的包廂,韓鴻信丟了一支熊貓給煙玉成,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笑哈哈的拍拍煙玉成的肩膀。他和煙玉成是打的朋友,關系很好。
  接了煙,煙玉成笑呵呵的道:“好消息暫時沒有。有個事找你幫忙。”
  “什么事?”韓鴻信也不推辭,徑直問道。能幫的忙,他肯定盡力,幫不了的,他會明。他和煙玉成有這份交情。
  “找你幫我整個人,容鑫,就是詩凝的舅子,整到他不死也脫層皮為止。”煙玉成來的早,叫了一瓶紅酒打開后正在醒酒。這時,倒著紅酒,緩緩的道。
  容鑫?韓鴻信一愣,隨即失笑道:“要給你堂妹出頭啊?行,這事沒什么難度。容鑫就是個癟三而已。保管讓他爽歪歪。”拿手肘捅了捅煙玉成,嘿嘿笑道:“玉成。老實,你堂妹和陸景到底有沒有關系?”
  他也很八卦。
  煙玉成苦笑道:“這事我怎么知道?不過京城里的謠言讓陸景很生氣。”
  “哦?”韓鴻信略一琢磨。篤定的道:“那就是沒關系了。”陸景這明顯是要打擊下京城里亂傳他緋聞的勢頭。
  …
  清晨,冬霧陣陣。容鑫打著哈欠從三里屯最火爆的密碼酒吧出來,清冷的寒風立即讓剛從溫暖的酒吧出來的容鑫縮了縮脖子。
  玩了一個通宵。那個酷酷的崔少玩到凌晨兩就走了。風少等人則釣到女人去開房去了。他在酒吧里喝了個通宵。他對酒吧里的女人便沒什么興趣,他腦子里想的是煙詩凝那風姿獨特的美麗容顏。
  容鑫攔了一輛出租車打著哈欠坐車回家。給司機了地址,一路上瞇著眼睛靠在座位上養神。“到了。”司機招呼一聲,容鑫醒過來,一看周圍的樓道,頓時覺得不對,“唉。這是哪里?我明明的是去西里橋大街1號。”
  車窗外明顯是一棟廢棄的大樓。白霧中,看起來還沒有封,十分荒涼,安靜的能聽到幾聲城市里不常見的雞鳴。
  “下來吧,勞資找的就是你。”車門忽的打開,一雙大手像鉗子一樣將容鑫拉下來,提溜進了廢樓里。片刻后,大樓三層凌亂的大廳里,殺豬般的嚎叫聲不斷的響起。“大…大哥,饒命啊,我不喜歡男風啊。”
  蒙著絲襪的兩名大漢拿棍子抽已經被剝光衣服的容鑫,“啪啪”的聲音很響。打得容鑫在抱頭鼠竄。聲音被一個錄音機給記錄下來。兩名魁梧的大漢笑的很邪惡,“瑪德,你喜歡男風也沒用。要戳也是我們戳你。”
  “大哥,有話好。有話好,再打我得死了。”容鑫縮在墻角里求饒。從到大哪里吃過這樣的苦頭。容家雖然只是三流世家。做不到鐘鳴鼎食,錦衣玉食還是沒有問題的。
  “沒什么好的。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一名大漢獰笑,手里的棍子換了尼龍繩將容鑫綁在柱子上。另一人在一旁拿著手機拍照。
  “大哥,大哥,你們要干什么?”容鑫戰戰兢兢,看情況也不是要殺人滅口的樣子,心里略微有些放心。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不是干你。”大漢將容鑫綁起來,笑起來一口黃牙,拿著棍子戳了戳容鑫的腹,“玩sit空間吧?sit的賬號、密碼多少?”
  容鑫二丈摸不著頭腦,這架勢也不是劫財的。京城1月上旬的氣溫極低,容鑫給脫得精光,凍得牙齒咯吱咯吱的響,將sit賬號密碼了,打著寒顫道:“大哥,這天寒地凍的給條活絡吧。你們把我捆著,這是要出人命的。”
  “瑪德,這事用得著你費心嗎?了,你他媽的要反思,反思。學畢業沒有啊,聽不懂人話啊?”黃牙大漢不客氣的抽了容鑫一耳光,又鄙視的看了眼他的下面,“跟尼瑪蚯蚓似的,能用嗎?”
  容鑫羞憤欲狂。是個男人都不能容忍弟弟被侮辱。問題是,這大早上的莫名其妙被綁架,又不劫財,又是痛揍,他心里實在沒底,不敢反抗。
  “搞好了。”正在拍照的大漢咧嘴一笑,在容鑫的仿佛惡魔一樣。大漢注意到容鑫的表情,嘿嘿笑道:“不要擔心,男人的裸-照發出來沒幾個人有興趣看,得配上一個女人的才有看。我只是拍幾張上傳到你的sit空間里面,讓你的朋友們好好欣賞、欣賞。”
  “不行…”一股涼氣從心底沖到腦,容鑫脫口而出,奮力的掙扎著,無奈身-體和石柱親密接觸,扭得實在痛。
  “哈哈,這事你了不算。”
  黃牙漢子也道:“容,不要緊張,你待會還可以刪除的。”將手機放到容鑫身邊。
  容鑫一愣,停止掙扎,不敢相信的道:“啊…”什么時候劫匪改行做好人來了?
  可是片刻后,容鑫就知道他想錯了。黃牙嘿嘿一笑,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桶水,道:“等會自己打電話找人救你啊。”著,一桶臭水,將容鑫從頭澆到尾。
  大冬天的,一桶冷水澆下去……
  一聲凄厲的慘叫驟然發出。
  ps:祝書友們新年快樂!
  等會還有一章,祝福語在那兒寫吧。先簡單的給大家拜個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