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2 煙詩凝的心事

“哥,我們的新聞報道任務結束了。今天晚上我們就要返回京城了。我會有一周的帶薪休假時間。我想留在新加坡等你。你什么時候來呢?”
  新華社新加坡分社的院落里,謝清歌聲音嬌柔的給6景打著電話,嘴角帶著動人的微笑。
  辦公室里,高悟在臨窗的位置上看著他愛慕的那個女孩在給別的男人打電話,心若刀割。
  大吳拍拍呆坐苦笑的高悟,勸道:“小高,別想了。清歌那是情哥哥。你和6先生相比,一點點優勢都沒有。”
  高悟不服氣的道:“大吳,我承認我沒有6先生有錢,沒有他有權勢,但我還年輕啊。莫欺少年窮。”
  大吳搖搖頭,做到高悟身邊的報紙堆上,語重心長的道:“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問你幾個問題,你琢磨琢磨。第一,6先生96年就和清歌認識,你什么時候認識清歌的?”
  “這沒什么關系吧。有些人一見鐘情,有些人相處一輩子都未必擦出火花。”
  “好,第二個問題,6先生據說和清歌的父親是忘年交。你連清歌家大門朝那邊開都不知道吧?”
  高悟道:“我是歌兒談戀愛,又不是和她爸媽談戀愛。這有什么關系。而且,你看6先生身邊那些漂亮的助理,女人,我怎么著得有一項優勢,我專一啊。”
  大吳郁悶的翻翻白眼。專情有個屁用,談戀愛不結婚啊?結婚不要父母同意啊?“第三個問題,你覺得清歌和6先生到那一步了?戀愛中的女孩可都是很傻的。”
  高悟心里膈應了一下。沒人愿意當備胎啊。以6景那風流的做派,只怕歌兒早就和他做過愛。想了想。高悟道:“只要歌兒肯回心轉意,我不在乎她以前的情史。”
  “兄弟。你牛逼。”大吳無語,豎起大拇指,轉身離開。很久沒有見過這么中二的青年了。他尼瑪說的是:人家早認識,見過家長了,感情深著呢,你插什么足?
  結果這位倒好,理解成什么了?
  …
  鄭信明和張媛的婚禮于12月9日在京城湖山路53號張家的老宅舉行。當天中午婚宴現場到場的只有鄭家、張家的親朋好友。第二天中午,鄭信明和張媛在大唐雨景的上林苑宴請在京城的好友們。6景和妻子衛婉儀一起出席。
  接到謝清歌的電話時,酒宴已經散場。大家都三三兩兩的聚堆說著話。6景正在王燦、夏思平、李菲菲、明秀說話。
  6景告了個缺,穿過宛若皇宮園林般的客廳、休息室,撿了一處僻靜的陽臺,和謝清歌通話。庭院里,假山、池塘、奇石蜿蜒構筑一副中式園林的美景。
  “應該后天晚上到新加坡吧。歌兒,我還要協調一點事情。”6景心里盤算了下還要做的事情,回答著謝清歌的疑問。
  聊了一會,謝清歌善解人意的道:“哥,那我掛了啊。時間太久了婉儀姐會到處找你的。哥。我在新加坡等你。”語調依依不舍,情意綿綿。
  6景無奈的笑了笑,婉儀哪里會管他這些事情,“好的。歌兒。我一會給小明說一聲,讓她安排你住在麗都酒店。你一個人住在外面的酒店里我不放心。”
  掛了電話,6景從冰冷的陽臺里回到布置的靜雅的房間里。卻是剛好碰到郁曉嵐推開門進來。“咦,6景。原來你在這里啊。白露到處找你呢?”
  “她找我干什么啊?”6景一邊撥煙玉成的道。今天婉儀的堂妹婉瑩倒是來了。她丈夫煙玉成卻是給華夏移動的領導電召開會去了。6景要找他說件事情。
  “這我哪里知道啊。”郁曉嵐嘴角笑意漣漣,漂亮的大眼睛看著6景,“6景,你不是對白露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吧?”
  她和風白露是好友。風白露前陣子對6景什么態度,她都看在眼里。今天接了個電話卻是態度大變。
  6景無奈的道:“看你說的,我能對風白露做什么事?她可是柔道黑帶高手。”
  郁曉嵐遺傳了郁家優良的基因,長的十分靚麗,橄欖色的棉衣與黑色的帶底褲勾勒著她窈窕修長的身材,笑起來清麗動人,道:“得了吧,京城里誰不知道你打架很厲害。白露單對單肯定沒你厲害。”
  這時,6景的電話通了,6景對郁曉嵐做了一個待會聊的手勢,三言兩語和煙玉成約了晚上在京城飯店里見面。然后掛了電話和郁曉嵐隨意的聊著
  6景拍拍額頭忽而想起一件事來:“我聽郁揚說,你準備換一份工作。”
  “不是吧,我哥這么快就和你說了。我還在猶豫怎么向你開口呢。”郁曉嵐美眸瞪圓的說道,對郁揚干涉她的事情有些不滿。
  “這有什么好猶豫的?”6景笑著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私t最近準備在京城開一家分公司,你要有興趣的話,可以進去工作。具體職位你自己挑。我回頭讓人把職位信息到你私t郵箱里面去。”
  郁曉嵐眼睛一亮,興奮的道:“行啊。6景,謝了。”
  郁曉嵐到這個靜雅的房間里來是準備休息一會,醒醒酒。6景告辭離開。心里卻是搖搖頭。實話說,郁揚肯定不會給他爸郁行知惹什么麻煩。倒是郁曉嵐有這個可能。6景聽羅華說過,郁曉嵐在京城里很有些高調。
  …
  夜里,寒風呼嘯。京城飯店中燈火輝煌。
  1oo8號包廂里,6景和煙玉成隨意的閑聊著,幾個鍋底的熱菜熱氣騰騰,香氣四溢。
  6景昨天晚上見過大哥6江,已經征得他的同意,將傅婕調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總經理。此前,陳九林已經確定要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巨額虧損負責。
  而按照傅婕的想法,她將不會繼續兼任中建七局的董事長職位,需要另派得力人手負責中建七局在仰光蘇山港的建設。大哥目前還沒有決定人選。
  6景在回京城的飛機上從煙詩凝那兒了解到她亡夫的弟弟容鑫在京城里辱罵煙詩凝不守婦道的事情。等回京城后,他便現他和煙詩凝流言漫天飛。他對傅婕的繼任人選有些想法。
  吃了一筷子干鍋雞,6景和煙玉成碰了一杯,問道:“玉成,你有沒有興趣去中建七局做事。”
  煙玉成笑道:“姐夫,你準備讓我去仰光參與修建蘇山港?”
  他的年紀比6景大,叫6景姐夫是從妻子衛婉瑩那里算。但6景關照他最早是因為堂妹煙詩凝的人情,而不是看他妻子衛婉瑩的情分。他在華夏移動握有一定的實權之后,立即照顧煙詩凝的父親做點文具用品生意。
  6景筷子沒停,慢條斯理的咀嚼著瑤柱碎扣鴨,口感極佳,“哦,你知道蘇山港?”
  6景有些好奇。緬甸油路是很機密的事情。消息靈通如風白露之前都不知道。她今天下午找他,估計是從傅婕那兒得到了一些消息。煙玉成在華夏移動豫北省分公司做事,按理說他的消息肯定沒有風白露靈通。他怎么知道的?
  煙玉成放下五錢大小的酒杯,笑說道:“今年七八月份,傅婕離婚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她被6主任打到了仰光修港口在京城可是傳為笑柄。蘇山港的事情,京城這里有流傳。”
  原本風光無限的第三石油集團總經理傅婕因為離婚聲譽受了很大的損失。她性格很強勢,得罪了不少。被打到仰光修港口當時很多人都幸災樂禍。這事,他有關注過。
  6景微微點頭,原來是這樣。不過,他并沒有打算告訴煙玉成蘇山港在緬甸油路中的意義。他只是需要煙玉成把蘇山港在明年1o月按期完工。
  “不是參與,是負責。傅婕另有重用。你覺得你有沒有能力做好?”
  “啊…,姐夫,這…”煙玉成吃了一驚,看看6景,見他沒有開玩笑的意思,喉結滾動了下,費力的咽了口口水,心臟猛烈的跳動,感覺有種被餡餅砸中的感覺:他這個副廳在華夏移動只是方面大員,但是他如果到中建七局就是副總級別了。
  聽6景的意思,只要他在仰光花費幾年的時間把蘇山港修建好,只怕他就可以順利成章的再升一級了。這讓他如何能不激動呢?不是他是官迷,實在是煙家沒落的太久,急需有人出來扛旗。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有。”煙玉成喉嚨蹦出一個有力的字。干他娘的。這事,他接了。
  6景笑著擺擺手,道:“先別急著下證明。假設你去仰光,你的工作思路是什么?”
  他想要推薦煙玉成去仰光接替傅婕有多方面原因的考慮。解決煙詩凝目前面臨的“困境”是主要的誘因。假設煙家有李菲菲家里那般顯赫,容鑫敢這么撕破臉罵煙詩凝?
  至于流言什么的,和煙詩凝關系不大,那是沖他來的。
  但仰光的蘇山港建設關系重大,委以重任之前,6景需要先考核下煙玉成的水平。
  工作思路是什么?這句話把煙玉成問的一怔。他還沒有想到這方面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