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1 壓力態度轉變

提起寇小蠻,余樂是一臉痛苦又快樂的神情,收起開玩笑的表情,說道:“我帶小蠻住樓下。她住在總統套房這里不方便。”
  陸景笑道:“你自己看著辦吧。”對余樂和寇小蠻關系到了哪一步,他不好多問。現在婚前性行為并不少。
  在會客廳里抽了一支煙,余樂看看時間去了機場等候寇小蠻。陸景回了臥室。臥室里的小圓桌邊擺放著一只黑色的行李箱,隨身的物品放在一個男士單肩皮包中。
  他的行李宋雨綺已經把他收拾好。這次回京城,他沒打算帶隨行的助理。兩三天就會再回來。
  …
  灣流客機直入藍天,在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的天際邊逐漸消失不見。
  陸景喝著香濃的咖啡,靠在舒適的飛機座椅上。坐在他對面,嬌媚動人的煙詩凝愁眉不展。
  煙詩凝完成任務等他一起回京城。名義上,她是和自己一起來新加坡旅游的。
  “陸少,要給你添咖啡嗎?”已經跳槽到陸景這家私人飛機上工作的陳敏輕盈的推著餐車走來。淺藍色的襯衣和黑色的修身長褲盡致的勾勒著她修長起伏的動人曲線,乳挺臀翹。亭亭玉立的美空姐。喜歡空姐制服的男人看到她只怕會壓不住那份心底的躁動。
  陸景笑著擺手,“我不用了,給詩凝來杯百加得。”他剛問了煙詩凝什么事,但是煙詩凝不說。
  “啊…”陳敏自然看得出玉容微沉的大美人煙詩凝正在生悶氣,見陸景要“火上澆油”的給她喝酒。俏皮的吐吐舌頭,“好的。”麻利的倒酒。放在兩人面前的幾案上,推著餐車離開。
  “詩凝。一醉解千愁。來,干杯。”陸景舉起咖啡杯。
  煙詩凝哪里還崩的住臉,嗔了陸景一眼,道:“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這話說的。詩凝,我可沒得罪你啊。”陸景又笑說道:“不是因為我昨天晚上給大家都送了禮物,漏了你那一份讓你生氣了吧?其實,我準備禮物了,準備今天在飛機上送給你。”
  “你哄小女孩呢。”煙詩凝沒好氣的抿抿嘴,感受著陸景的關心。不好再借題發揮的說他,拿起酒杯喝著酒。片刻,半杯酒就下肚。
  陸景笑著搖頭,握住煙詩凝的手,道:“詩凝,跟我來。”拉著煙詩凝到客機中豪華的臥室里,陸景關上門,看著她漆黑如星的晶眸道:“詩凝,玩過真心話大冒險的游戲沒有?”
  煙詩凝略有些疲倦的搖搖頭。“陸景,我又不是人偶,哪能天天都是好心情笑瞇瞇的。偶爾生悶氣很正常,你別管我。我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陸景輕輕的撫了撫煙詩凝肩頭的秀發。“你傻啊。你心情不好,我怎么送你禮物給你。我們倆的交情,你還信不過我嗎?說出來心情會好一些。”
  見陸景堅持。煙詩凝無奈的道:“好吧。”她拗不過陸景,“容鑫在京城里說我不要臉。跟著你在新加坡旅游,對不起陽云。還有更難聽的話。我爸媽都聽到了。”
  尼瑪。陸景微怔。算是知道為什么煙詩凝不肯給他說了。眼睛微微瞇起來,笑容里充滿了冷意,道:“這個容鑫什么來頭?”
  煙詩凝略顯疲倦的道:“陽云的親弟弟。”
  陸景冷笑一聲,“他膽子不小啊。連我的謠言都敢傳。”容家只是京城里一個沒落的三流世家而已。
  “陸景,你別去找他麻煩,我…”煙詩凝握著陸景的手腕,有些哀婉的懇求道。
  陸景要收拾容鑫只是說句話的事情,但是她怎么能讓陸景去對付陽云的親弟弟呢?況且,她和陸景相互之間確實都很有好感。面對指責,心里未免有些心虛。
  “你啊…”看著煙詩凝嬌媚白皙的臉上布滿愁云,陸景伸手將煙詩凝擁在懷里,輕聲承諾道:“詩凝,放心吧,我不去找他麻煩。這件事交給我處理。”
  “好。”煙詩凝俏臉微紅,她還沒整明白她怎么就給陸景抱在懷里了,想著在新加坡去逛街時也給陸景抱過,便當起鴕鳥,沒再想這件事,輕輕的靠在陸景懷里。心情不好時,能有人依靠的感覺真的很好,讓她迷戀。
  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臉色古怪,接了電話,“李菲菲?”認識一二十年,李菲菲主動給他打電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電話里傳來李菲菲的聲音從電話傳來,“是我。陸景,我年后就能回國。你做的努力,王燦都給我說了。謝謝。”
  陸景失神了片刻。昨天和傅婕見面,她說緬甸的油路已經可以初步看到一些成效了。看來,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終于做出決定,不用女兒終生的幸福去取政治利益。
  李菲菲似乎知道她這個電話對陸景有可能造成的沖擊,等了一會見陸景沒有反應,道:“鄭信明和張媛的婚禮我會回來參加。有空的話,我請你喝杯咖啡。”
  “好的。”陸景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些。
  但是,陸景此刻懷里的煙詩凝卻是很清楚的知道他的情緒有波動。聽他的心跳就知道。
  見陸景掛了電話,煙詩凝抬頭看著陸景,她不知道她該說什么。她對陸景有好感,有可能發展成為戀人的那種好感。可陸景不僅結婚了,身邊還一堆鶯鶯燕燕,她心里的疙瘩不少。
  李菲菲是誰她很清楚。陸景的初戀。李菲菲和陸景訂了娃娃親后來解除了。陸景抱著她接李菲菲的電話,情緒還有波動,這叫她心里想為這個風流的男人辯解以求說服自己都找不到理由。
  “唉,詩凝,走,陪我喝點酒,有些話想聊聊。”陸景還沉浸在他自己的情緒中。他這輩子肯定不可能和李菲菲發生什么,但是假若曾經的初戀女孩與自己見面如同陌生人,那人生也是一件蠻可悲的事情。
  至少,也應該像朋友一樣,見面聊幾句。
  他很樂意為李菲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讓她的生活過得好一些,他心里也舒坦。當然,內心也希望能在最后改變和李菲菲僵硬、漠然的關系。
  這次緬甸的油路,李明湖獲益匪淺。但在黃海成為電子競技直播的試點城市李明湖出力不少。他沒有打算就這件事向李菲菲“邀功”。不過,李菲菲既然已經發出改善關系的信號,他也沒什么好矯情的。
  陸景腦子里的思維轉了一圈,時間過去還不到1秒鐘,見煙詩凝微微詫異的看著他。
  煙詩凝一聽陸景的話就有些發愣,陸景并不是對李菲菲動情。她和陸景的關系還沒到可以坦然的聽他講和其她女人的感情這個程度。顯然,她誤會陸景了。
  陸景一想,立即明白煙詩凝在想什么,佯怒的拍拍煙詩凝黑色中短裙下的豐滿**,“詩凝,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會在抱著你的時候還想著對別的女人好。真要是婉儀、關寧她們的電話,我肯定會避開你接電話。”
  煙詩凝的心情莫名的輕快起來,嘴角翹起來,帶一點嬌嗔的道:“誰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
  煙詩凝那令人過眼難忘的嬌媚容顏上浮起帶著嫵媚少婦韻味的笑容,令陸景心神悸動,雙手抱著煙詩凝柔軟纖細的蠻腰,凝望著她漆黑如星的美眸在這一刻沒有遮掩住的美人情意,陸景再也抑制不住,低頭吻住了她紅潤如抹了胭脂的嘴唇。
  溫熱的唇舌溫柔的侵入,煙詩凝一下子懵了。沒有反抗,沒有矜持,就給陸景引領著享受著唇舌纏繞在一起的美妙感覺,恍惚間如同置身于棉花堆當中,渾身使不上力氣。根本沒有去想女子防狼術什么的,只是緊緊的抱著這個她動心了的男人,希望這美妙的感覺永遠不要停下來。
  唇分。陸景看著懷里嬌艷不可方物的大美女,俏臉緋紅,嬌艷欲滴的輕喘著氣。擁抱著她豐腴彈軟的身-體所帶來的美好觸感極好。撲鼻而來的幽香縈繞在心頭。陸景知道她動情了。
  “詩凝,大小合適嗎?”陸景居高臨下,從煙詩凝白色的清爽t恤領口中看到煙詩凝的貼身衣物正是他送給她的那套略顯性感的內衣。
  煙詩凝滿臉緋紅,她知道陸景在問什么,嬌羞的嗯了一聲。見陸景的手得寸進尺的摸到她的衣衫里要解開她的胸衣扣子,禁不住急道:“陸景,不要。”
  陸景笑了笑,沒再繼續,只是和她動情的擁吻、愛撫。抱著溫香軟玉,吻著香唇如蘭,這是極為愜意的事情。
  …
  12月8日,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達成和解的消息傳出來。
  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總計共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約億美元的債務,雙方不再相互起訴。
  鬧得沸沸揚揚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操作石油期貨衍生品巨額虧損的事件以這樣戲劇性的方式落幕。各路媒體紛紛撤離新加坡。然而,參與這件事角逐的各方力量卻是知道事情根本就沒有結束,而是剛剛開始。(未完待續。。